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698 相認(一更)



    這是一張化成灰顧嬌也不會認不出來的臉。  是不論年輕、蒼老、健康、疾病都篡改不了的輪廓。  顧嬌已經冒到嘴邊的那句“奇變偶不變”瞬間就卡在了嗓子眼。  她怔怔地看著他,半晌才似是詢問地叫了一聲︰“教父?”  國師大人自光影中抬起了一雙神華內蘊的雙眸,微微困惑地看向顧嬌。  顧嬌繃直的雙肩微微垂下,眼神不同。  但真的……太像了啊。  如果有一日教父老去,應當就是這般模樣。  國師大人泰然自若地問道︰“公子貴姓,所求為何?”  教父不會叫他公子,也不會用這麼平和的語氣。  所以真的只是一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顧嬌的目光落在國師大人的茶盞上,他的茶盞是放在自己的左手邊,硯台與筆架也是。  他是個左撇子。  好巧,教父也是。  她八歲被教父帶回組織,一身的本事都是教父教給她的。  教父雖然很嚴厲,看上去不近人情,不過如果不是教父,她已經在八歲第一次徹底失控時把自己殺死了。  顧嬌斂起思緒,看向面前的長者,沒著急說話,而是眼神詢問國師,可否借他紙筆一用。  國師抬手示意,請顧嬌隨意。  顧嬌拿起桌上的紙筆,寫了一道前世的高數題,將紙調轉方向推到國師面前。  這位國師創造了燕國六書,其中一本在蕭珩手中,上面記載的就是前世的數學知識,被翻譯成了燕國本土的文字。  僅憑那些證據還不夠,顧嬌要親自確認,她寫的簡體字。  如果國師真的是穿越前輩,那他不會不認識。  國師看到那道題時,神色明顯出現一絲變化。  顧嬌感覺他的身軀都似乎抖了一下,顧嬌的眼神亮了︰“是看出什麼了嗎?”  國師嘆息一聲,如實說道︰“多年不見如此丑的毛筆字了,著實辣了一下本座的眼楮。”  顧嬌︰“……”  因為字太丑,國師費了極大的功夫才勉強認出那是一道題。  他盯著那道題,提起筆來,寫下了完成的解題過程與答案。  而用的是與顧嬌一樣的簡體字。  顧嬌拿過來一瞧,撇了撇小嘴兒道︰“你寫的也不好看嘛,還說我!”  “我那是幾十年沒寫了。”  “所以你真的是——”  “你——”  “我也是!”  聰明人說話並不需要太多彎彎道道,也不必遮遮掩掩,畏手畏腳。  顧嬌很清楚自己是來干什麼的,她穿越者的身份遲早要暴露,除非國師不是來自她的時空。  但如果他不是,那麼他就不可能造出顧琰所需的手術室。  所以顧嬌寧願他是,寧願自己暴露。  國師震驚地看著顧嬌,瞳孔中微光熹動︰“真是沒料到啊……這麼多年了……這麼多年了……”  顧嬌理解國師的心情,從她了解的情況來看,國師三十年前就來燕國了,一個人在異世漂泊了三十年,終于踫到一個與自己來自同一時空的人,一定很激動。  顧嬌看上去並沒那麼激動,是因為她沒有與正常人一樣的濃烈情緒與情感。  但是如果非要讓她形容一下自己的心情,那就是她……有點開心。  她並不需要自己的同類,所以嚴格說來,這份開心絕大部分是源自于治療顧琰的希望。  到國師這個年紀,歷經太多大起大落,生死也看破,他很快便接受了眼前的事實。  他問道︰“你,能不能說你的情況?”  顧嬌想了是,言簡意賅地說道︰“我來自二十二世紀,如今是昭國人。”  國師若有所思地說道︰“比我晚了一個世紀,你是怎麼來的?”  顧嬌斟酌著說道︰“飛機失事,國師大人呢?”  國師帶著一絲回憶的神采說道︰“我是找人,找著找著就來了這里。”  這話听著挺具體,實則有些空洞,還是沒交代清楚自己離開那個時空的原因,不過無所謂了,顧嬌本也不是來打听國師的隱私與過往的。  “那你又是怎麼發現我的身份的?”國師問。  顧嬌總不能說你們燕國失竊的國書在我們幾個的手里,這話听上去有點兒刺激,雖是老鄉,但也不能過分揭底。  顧嬌說道︰“我听聞了一些你的事跡,感覺你可能與我一樣,只是我也不太確定,因此適才先試探了一下。”  國師頷首︰“原來如此。”  爐子上的茶水燒開了。  一名弟子從後院走過來,跽坐而下,為顧嬌泡了茶,之後又默默地退下。  “那你今日來找我……”國師看向顧嬌。  顧嬌說道︰“實不相瞞,我有一位朋友患了很嚴重的心疾,需要立刻手術,我想借用一下國師殿的手術室。”  “上次葉青接待的來國師殿打听手術室的人就是你?你是孟老帶過來的人?”  葉青,國師殿大弟子,顧嬌第一次來國師殿時,國師不在,是葉青接待了她。  顧嬌點頭︰“是我。”  國師意味深長地看向顧嬌︰“孟老說他在昭國遇到一個棋藝不錯的小丫頭。”  顧嬌︰“……”  所以還是掉馬了嗎?  國師寬容地笑了一聲︰“無妨,你是小子還是丫頭,本座都不會說出去。”  他說罷,站起身來,看了顧嬌一眼,道,“下次把喉結貼正一點,都歪了。”  顧嬌摸了摸自己的假喉結︰“哦。”  國師說道︰“你隨我來吧。”  顧嬌跟著國師出了竹屋。  于禾已經離開了,只有一名方才給顧嬌奉過茶的弟子默默地跟上來。  國師看看身後的弟子,又看看顧嬌背上的簍子,問道︰“背簍重不重?”  顧嬌搖頭︰“不重,我可以自己背。”  國師不再堅持。  二人走出了竹林,一路往國師殿藏書閣的方向走去。  “你從前是學醫的?”國師問。  “算是。”顧嬌說,“外科大夫,中醫也學了一點。國師大人呢?你也是學醫的嗎?”  國師搖搖頭︰“我不是。”  顧嬌錯愕︰“那手術室……”  國師指了指前方︰“你去了就知道了。”  顧嬌的心底涌上一層古怪,好像會有變數的樣子。  二人路過藏書閣,來到一座恢弘大氣的偏殿,漢白玉為地磚,金絲楠木為房梁,雕梁畫棟,奢華貴重,與小竹屋的陋室簡直是兩方不同的天地。  很難讓人相信擁有如此奢華之所的國師竟然還願意待在那樣的陋室。  殿內忙碌的弟子們見到國師紛紛躬身行禮。  國師帶著顧嬌從右邊的走廊拐了進去,一直來到盡頭,那里有一間鎖著鐵門的屋子被兩名死士把手。  顧嬌能感覺到這兩名死士的功力不在天狼之下。  天狼是顧嬌來異世後遇到的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高手,于是竟無形中成為了她判定死士的標桿。  “打開。”國師說。  其中一名死士掏出鑰匙,打開了鐵門上的銅鎖。  另一名死士將厚重的鐵門推開。  只听那沉悶的聲響都不難讓人感受到鐵門的重量。  國師先進了屋,隨即側身對顧嬌道︰“進來吧。”  顧嬌跨過門檻。  映入眼簾的卻是一間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屋子,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顧嬌張了張嘴︰“這是……”  國師示意門外的死士關上鐵門,鐵門合上後,屋子里瞬間暗了下來。  他對顧嬌說道︰“手術室。”  顧嬌睜大眸子道︰“可這里明明連個凳子都沒有。”  國師來到正對著鐵門的那一面牆邊,抬手輕輕一扣,目光越過顧嬌的肩膀,說道︰“把你簍子里的東西拿出來,放進去。”  顧嬌下意識地反手摸上了自己的小背簍。  國師雲淡風輕地說道︰“別擔心,我不會要你的東西,而且我要了也沒用,不是嗎?”  顧嬌更驚愕了,這家伙好厲害,什麼都能看穿的樣子,連小藥箱只有她才能打開的事都知道。  國師看了看顧嬌,沒強迫她,只是淡笑一聲問道︰“真的不拿過來嗎?手術室在另外一個空間維度,沒有那個東西,我們誰也進不去。”  小藥箱是來自高級文明的產物,它的確有撕裂時空的能力,並且它還連接著前世的研究所,源源不斷地為她提供所需的藥物。  但這些都是她的秘密,他是怎麼知道的?  似是察覺到了顧嬌心底的疑惑,國師耐心地等待顧嬌自己做選擇,卻並沒有向顧嬌解釋的打算。  也是,誰都有自己的秘密,他看出來是他的本事,他不解釋是他的自由。  顧嬌走過去,將小背簍放下來,取出用棉布蓋住的小藥箱,放入了牆體之中。  顧嬌只覺眼前白光一閃,下一秒,一個手術室出現在了她眼前。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