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697 大燕國師(三更)



    這一幕直把所有人都給看呆了。  棋莊的風大師竟然給一個老頭兒跪下了?  顧嬌歪頭看向孟老。  誒?  慕如心的臉色大變,她心底漸漸涌上了一層不妙。  風大師是既孟老之後棋莊第一人,能讓他下跪的,難道是——  “老、老師!”風大師顫聲行跪禮。  這句老師宛若一記棒槌,敲碎了慕如心因風大師而建立起來的所有底氣與囂張。  她看著跪在地上連頭也不敢抬的風大師,心靈受到了巨大的沖擊。  原來,這就是六國棋聖的強大嗎?  堂堂風家嫡子,竟然跪在一個下國人面前,恭恭敬敬,虔誠謙遜,不敢有絲毫不敬。  那可風家啊,排行第九的世家!  孟老先生原是趙國人,得了國君特赦才入落戶盛都,成為一個上國人。  慕如心感覺自己的心底升起了一簇灼熱的火苗,燒心灼肺,令她疼痛又激動。  等她成了上國人,她也不必再看任何人臉色!  孟老先生氣場全開,冷冷地看著地上的不小徒兒,譏諷地說道︰“我竟不知你何時成了棋莊的主人。”  風月華身子一抖,趕忙解釋︰“老師,那是她胡亂說的,棋莊是老師的,大堂至今掛著國君陛下御賜的匾額——第一棋莊,贈孟老。學生怎敢以棋莊主人自居?”  他這會兒真是怨死慕如心了。  有些話心里想想就好,怎可當眾宣之于口?  這不是落人口實嗎?  孟老先生接著質問道︰“你方才說誰偷令牌了?”  “學生……學生……”風月華再傻也看出那小子的令牌是棋聖親手贈予的了,他就不明白了,那塊令牌他垂涎了那麼多年,看一眼棋聖都不讓,如今怎的竟還大大方方給了人?  孟老先生心道,我自己都舍不得欺負的娃娃,輪得到你們一個二個來潑髒水?  孟老先生從風月華手里奪過令牌,拿袖子仔細擦了擦,才遞給顧嬌︰“娃娃,拿好了。”  顧嬌︰“哦。”  風月華整個人都不好,您老把令牌拿回去就拿回去,還擦?  孟老先生對風月華︰“你,給你小師妹……咳,弟……小師弟道歉!”  風月月狠狠一驚。  顧嬌一臉懵逼看著孟老,我什麼時候成你徒弟了?  孟老先生輕咳一聲,小聲哄道︰“給點面子,給點面子。”  顧嬌︰“……”  風月華萬萬沒料到棋聖出去一趟,回來他就多了個小師弟!  上哪兒說理去?  孟老先生點點頭︰“好,連為師的話也不听了,看來為師已經使喚不動你了。”  哎呀不行啊,這個老頭兒趕走過五十八個弟子!自己是唯一堅持下來的那個!熬了十幾年,眼看著就要熬出頭,這個節骨眼兒被逐出師門就太不劃算了!  他唰的站起身,沖顧嬌拱手作揖︰“小師弟,師兄錯了!師兄向你賠罪!”  突然就被多了個師兄的顧嬌︰“……”  “行了,你先進去吧,不是找國師有急事嗎?”孟老先生是絕不會給顧嬌機會反悔的!收個徒弟容易嗎!好不容易等到這個機會!  天時地利人和!  我不管你承不承認,反正我認了你就是!  顧嬌皺著小眉頭,總覺得老頭兒在算計她。  但她也確實沒時間在這里耗。  她與國師殿弟子進去了。  慕如心看著顧嬌離去的背影,忍不住捏緊了拳頭。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為什麼同為下國人,這小子的運氣就那麼好!  先是結識了輕塵公子,後又結交了甦家三小姐,如今就連六國棋聖竟然也收他為徒!  明明就是個一無是處的家伙!  “孟老先生,我能不能問您……”  “不能。”孟老先生毫不客氣地打斷慕如心的話,他又不聾,適才這個陳國人詆毀顧嬌的話他可是一字不漏地听進去了。  他冷聲道,“你不是棋莊的人,我沒資格去管教你。”  這話表面上是自己沒資格,實際卻是徹底與慕如心撇清關系。  不論慕如心與他的大弟子有何交情,到他這兒都統統不作數,休要越級踫瓷。  孟老先生指了指慕如心,叫來值守的兩名國師殿弟子,正色道︰“你們國師曾允諾我三件事,說我可以對你們國師殿提出任意三個要求,現在,我的第一個要求就是這個陳國人,永遠不得踏進國師殿半步!”  慕如心花容失色!  進不了國師殿不可怕,可怕的是一旦這個消息傳出去,全盛都都會知道她得罪國師殿了。  國師殿是什麼?  是連十大世家都不敢輕易招惹的存在!  被國師殿厭惡了,她還有機會成為上國人嗎?  慕如心咬牙道︰“孟老先生,我治好了你的大弟子,你不能恩將仇報!”  話音剛落,便見風月華掐住喉嚨,倒在地上,白眼翻白,猛烈咳嗽。  慕如心︰“……!!”  ……  顧嬌並不知孟老頭兒還留下來收拾慕如心替她出氣了,她被國師殿的那位弟子帶往了國師大人的別院。  顧嬌問道︰“所以你們國師殿的人都認識孟老先生?”  弟子笑了笑︰“是的,除了幾位最近新來的弟子。”  “我是你們國師殿尊貴的上賓,國師大人最真摯的朋友,偉大的六國棋聖,孟老。”  想到自己給老頭兒寫的羞恥台詞,顧嬌默默地拽了拽拳頭。  沒事。  她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  國師大人居住的地方在一片竹林之中,要走過一座小拱橋,景致宜人,曲徑深幽。  這里與國師殿的整體風格似乎有些出入,別有一種意境深遠之感。  “國師大人就住在那邊。”弟子指了指不遠處的紫竹林。  “原來是紫竹林。”顧嬌下意識地以為是翠竹林,“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于禾。”弟子說。  談話間,二人進入了紫竹林。  林子里清風陣陣,紫竹的香氣令人心曠神怡。  想到顧琰很快就能手術,顧嬌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到了。”弟子說,“我們在這里等里頭的人出來。”  二人站在一片木柵欄外。  木柵欄里是一個光禿禿的大院子,往里是三間小竹屋。  最中間的竹屋大門敞著,但垂下了竹簾,因此也很難看清里邊。  顧嬌無意偷听國師大人與那位客人的談話,奈何她耳力太好了,還是听到里面有人說︰“真的只能如此了嗎?”  是一道年輕的男子聲音。  顧嬌沒听見國師大人的回話,倒是又听見那位年輕的男子便說︰“我知道了,不論怎樣,多謝您的接見。”  須臾,竹簾被一只骨節分明的手玉手挑開,一個身穿深藍色道袍的年輕道長邁步走了出來。  他在台階上穿好鞋子,神色清冷地出了院子。  顧嬌定定地看著他,心道這個道長的顏值也太高了,這年頭,不僅和尚長得好看,道士也這麼俊嗎?  “清風道長。”于禾拱手,與對方打了招呼。  清風道長微微回了一禮。  顧嬌眨眨眼,近看顏值更高啊。  美和尚不像和尚,這個道長倒的確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氣質。  清風道長也與顧嬌見了一禮,隨後也不管顧嬌究竟有沒有回禮,便轉身離開了。  于禾為顧嬌介紹道︰“他是清風道長,出家前曾是迦南書院的學生,迦南書院是國師大人當初一手創立的書院。”  “于禾,是最後一位客人到了嗎?”  竹屋里傳來一道低沉醇厚的嗓音,在這茫然天地間,听得人心頭一震,仿若靈魂都受到了敲擊。  于禾對著竹屋作揖行禮︰“是的,國師大人,是孟老先生的小徒弟。”  “哦?”屋內之人儼然感到一絲訝異。  “進來吧。”他說道。  于禾將顧嬌帶進院子,他是不能進去的,只得目送走上台階,脫下鞋履,穿著白色的足衣進了簾子。  光線微暗的陋室,唯一小桌,兩墊子並個香爐而已。  小桌是側對著門口的。  桌後之人身著玄色長袍,袖口上繡著金光閃耀的麒麟,頭戴一頂烏帽,容顏籠在暗處。  他脊背挺直,身形如松如竹。  到了他這樣的境界,已不是要散發什麼氣場,一切皆內沉內斂,返璞歸真,九九歸一。  這就是被奉為神祗的大燕國師嗎?  顧嬌來到他對面坐下。  光影變化,顧嬌終于看清了他的臉。  顧嬌一下子愣住了。  ------題外話------  三更奉上,謝謝大家的月票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