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695 一更



    天穹書院今日放假,顧嬌是在去集市買菜的時候听到路過的商客說的,國師大人是半夜回的盛都,一大早國師殿外便排起了求見國師的長龍。  “這麼多人想見過國師嗎?”  賣菜的小販問坐在隔壁攤位上喝豆漿的商客,對顧嬌道,“十個刀幣。”  顧嬌將十個刀幣遞給賣菜的小販,將兩個新鮮的大瓠子裝進了身後的小背簍。  商客大口大口地喝了半碗,才滿頭大汗地說道︰“那可不?排了三里地呢!馬車都差點兒過不過去!我要不是趕著出城做生意,我也去那兒排排!”  上一次顧嬌去國師殿詢問國師的下落時,大弟子葉青便告訴她,國師早的話會在月初趕回來,最晚月底。  不用等到月底自然是最好的,畢竟顧琰的病情越往後拖延就越嚴重。  顧嬌帶著買好的菜回到了宅子。  “回來了。”南師娘看著她額頭的汗珠,忙將她的小背簍拿了過來,說道,“沒想到盛都今年這麼熱,你悶壞了吧?”  說的是顧嬌纏束胸的事。  顧嬌這兩年長得太好了,為了遮住女人的身體,不得不緊緊地裹了一圈又一圈,南師娘都替她熱。  顧嬌道︰“還好。”  能忍受。  南師娘心疼道︰“真是難為你了,我煮了薄荷水,一會兒就好。”  “南師娘,我不喝了,我要進內城一趟。”顧嬌說道,“國師回來了。”  南師娘眸子一亮︰“當真?”  顧嬌點頭︰“嗯,我方才在集市听到的消息,所以我想去踫踫運氣,看能不能見到國師。”  南師娘看了看在廊下無精打采曬太陽的顧琰,明白顧琰的病情不能再拖延了︰“是不是越早手術,治愈的機會越大?”  “是的。”顧嬌說道,如果拖太久,可能手術也沒用了。  南師娘沒再挽留,讓魯師父給顧嬌準備馬車。  顧嬌將屋子里拿六國棋聖的令牌,她在桌上翻找著︰“咦?令牌呢?我明明放在這兒了的。”  “這里。”  孟老先生出現在門口,手里拿著一個錦囊,令牌在里面。  “哦。”顧嬌走過去,將錦囊接了過來,“哦,你拿去了呀。”  孟老先生狀似隨意地說道︰“就,拿了一下。你打算一個人進城啊?”  “對啊。”顧嬌說。  孟老先生清了清嗓子︰“不帶我了?”  顧嬌一臉古怪地看著他︰“帶你做什麼?”  孟老先生就道︰“去國師殿?”  顧嬌正色道︰“國師認識六國棋聖,你去了會穿幫的。”  真•六國棋聖•孟老先生︰“……”  想到什麼,顧嬌道︰“不對,你還是得去,不然一會兒進不了城。”  不過孟老先生今日還真是需要進城一趟,他要去見一個人,就在國師殿附近,與顧嬌順路。  魯師父將馬車備好了,魯師父本打算用另一匹馬,結果馬王把魯師父和自己同伴一起揍了,然後它雄赳赳地出來拉車了!  它還不忘把顧嬌的小藥箱與小背簍叼上馬車,可以說是服務非常周到了!  顧嬌坐上馬車後,孟老先生也坐了上來。  顧嬌放下簾子,對馬王道︰“可以了,走吧。”  馬王咧開大嘴巴子,揚起前蹄,嗖的一聲奔了出去!  孟老先生猝不及防,朝後一仰,咚的撞到了車壁上!  馬王跑得嗖嗖的!  迎面的風鼓鼓而來,將車簾吹得高高飛起,在車壁上四處亂撞,劈啪作響。  孟老先生被吹得生無可戀,整個人毫無反抗之力地攤開雙臂貼在身後的車壁上,他感覺自己的眼楮都睜不開了,就連臉上的褶子都要被吹平了。  這到底是一匹什麼小瘋子馬呀!  馬車在街道上飛快馳騁,見車就超,呼呼往前跑!  等到停下來過內城門的關卡時,孟老先生已經被吹成了一頭炸毛獅。  這一次,孟老先生沒被顧嬌摁頭說羞恥的台詞,原因是守城的侍衛看到六國棋聖的令牌便給直接放行了。  孟老先生長松一口氣。  馬王沒去過國師殿,還是得指指路的。  進入內城後,顧嬌便坐到了馬車的外座。  今日的盛都格外擁堵,馬車跑了沒多久便給堵在了半路。  街邊一間茶樓之上,二樓臨街的廂房中,一個三十多歲的黑衫男子坐在窗前,望向被堵得寸步難行的車流。  其中一輛馬車吸引了他的注意。  馬車本身並沒什麼新奇的,主要是那匹馬。  別的馬都老老實實地在原地待著,只有它靜不下來,東張西望捉蝴蝶。  “這什麼傻馬?”男子嘀咕,須臾,他的目光順著這匹馬來到了車夫的身上。  車夫是個青衣少年,左臉上長著一塊紅色的胎記。  “是他?”男子唇角微微一勾,“他居然進內城了。”  韓世子順著他的目光望了望,很快便發現了馬車上的顧嬌,他眉頭一皺︰“蕭六郎?師父,你認識他?”  被韓世子喚作師父的男子正是南師娘曾經的師兄齊 。  齊 好整以暇地看著坐在馬車上、被堵車堵得苦大仇深的青衣少年,淡淡笑了一聲︰“我和你說過,我上次踫見我從前在唐門的小師妹了。還有一件事我沒說,我小師妹身邊出現了有有趣的人。”  “就是蕭六郎?”韓世子驚訝。  齊 笑道︰“我想,我猜到南宮厲是被誰殺害的了。”  韓世子蹙眉道︰“你該不會是想說凶手是蕭六郎吧?”  齊 笑著晃了晃手里的茶杯︰“除了他,我想不到別人了。”  韓世子搖頭︰“以他的武功怎麼可能殺得了南宮厲?南宮厲是斷了一臂,可就算這樣,蕭六郎也絕不是南宮厲的對手。”  齊 說道︰“他上次擊敗過幾個煉體的少林武僧,我記得你們擊鞠賽是禁止使用內力的。”  韓世子說道︰“沒錯。”  齊 笑道︰“能在不動用內力的情況擊敗少林煉體武僧,你覺得當今盛都有多少人能做到這一步?還有,驗尸的結果不是出來了嗎?南宮厲沒受內傷,他是被人以樹枝為長槍洞穿心口而亡。據我所知,只有軒轅家的槍法能夠做到這一點。”  韓世子駭然。  齊 望向馬車上的少年︰“我去見我那位小師妹時,曾和這個叫蕭六郎的交過手,盡管他只出了一招,但我可以確定,他當時用的就是軒轅家的槍法!”  韓世子眉頭緊皺︰“兩個疑點,一,他為什麼要殺南宮厲?二,他怎麼會軒轅家的槍法?”  齊 喝了一口茶︰“不知道,這個少年身上似乎藏著不少秘密。你不說,韓家查到南宮厲不久前曾秘密去過一趟昭國嗎?他回來不久,盛都便來了幾個昭國人,你不覺得這其中有什麼關系嗎?”  韓世子說道︰“我二叔猜測,那幾個昭國人是南宮厲從昭國帶來的高手,目的是要對付我們韓家。不過,若果真如師父所說,南宮厲是死于蕭六郎之手,那蕭六郎與南宮家就不是一伙兒的了。”  齊 笑道︰“人與人的關系不僅限于朋友,還可以是對立,興許南宮厲在昭國得罪了什麼人也不一定。”  韓世子沉吟片刻,正色道︰“如果蕭六郎真的這麼厲害,那韓家或許可以摒棄前嫌,考慮一下將他收為己用。”  齊 淡淡放下茶杯,拿起了一塊盤子里的蟹黃酥,看著精致可口的蟹黃酥道︰“你恐怕收買不了他。”  韓世子不解道︰“師父何出此言?”  齊 用眼神示意道︰“你還記得你在街上被人套麻袋的事嗎?喏,就是那小子干的。”  韓世子狠狠一驚︰“怎麼會是……他?”  齊 說道︰“我在你出事的找到了半枚斷入牆縫的棠花針,那是我小師妹最愛用的暗器,總不會是我小師妹偷襲了你。我小師妹三十多了,身形與少年人還是不一樣的。”  韓世子回憶了一番︰“那日偷襲我的……的確是個少年。”  齊 感慨道︰“這小子真不簡單吶,又會軒轅家的槍法,又學了我們唐門的暗器。”  韓世子神色復雜︰“敢一下子得罪兩大世家,的確不簡單。”  齊 望向開始疏通的街道,笑容漸漸淡去,嚴肅地說道︰“得罪?不,他是根本沒將世家放在眼里。”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