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690 擊殺南宮厲!(兩更)



    馬車上,心腹侍衛勸阻南宮厲︰“將軍!那可是皇宮!咱們不能貿然行動!還是改天吧?又或者,等他一會兒出來!”  南宮厲冷冷一哼︰“等他出來?你不知道他今天要去見誰?”  心腹侍衛道︰“知、知道,國君陛下。”  南宮厲沒好氣地說道︰“蕭六郎若是向國君抖出我們這些年追殺他的事情,你我都活不到明天早上!”  心腹侍衛道︰“國君也未必會信他呀!”  南宮厲冷聲道︰“萬一信了呢?這天底下,誰的心思都能揣摩,唯獨咱們大燕的國君,你永遠都猜不透他在想什麼。他行事詭異,完全沒有任何章法說他暴虐,他又可以不計較一個鄉下的野孩子在他鞋子上撒尿。這听起來很匪夷所思,但卻是我親眼所見。”  心腹侍衛瞠目結舌。  南宮厲接著道︰“你若是因此便認為國君是對孩子有所仁慈,他又親自下令賜死過一個放牛娃。”  心腹侍衛徹底啞巴了。  有關國君的傳聞有很多,但畢竟都是道听途說,不敢盡信,沒想到自家將軍竟然親眼見到過國君的瘋狂之舉。  難怪坊間對國君還有一個稱呼——瘋君。  南宮厲說道︰“現在你明白我不能冒這個險了吧?就算蕭六郎只有萬一的機會讓國君相信他,本將軍也不能拿身家性命去賭這個萬一。”  心腹侍衛抱拳︰“屬下明白了,將軍,此行危險,就讓小的去刺殺他吧!”  “危險?”南宮厲意味深長地笑了,“蕭六郎為了見國君還真是費盡心思,不過他以為這樣就萬無一失了嗎?他很快就會知道,本將軍在皇宮里殺了他會比在外面殺了他容易一百倍!”  ……  馬車晃悠晃悠地進入了內城。  顧嬌在內城走得最遠的地方是滄瀾女子書院,再往前就沒走過了,也不知究竟是個什麼樣。  一路上,她沒遮掩自己的好奇,將簾子挑開,大大方方地打量。  其實除了沐川入過宮,其余幾人都是頭一次進宮,他們也挺新奇。  沐川十分樂意給幾人做向導,他指著路邊的商鋪一一介紹,哪家鋪子的果脯好吃,哪家鋪子的肘子很膩。  “到長陽街了。”馬車往東拐了個彎後,沐川興奮了一下下,“一會兒再拐個彎就到大燕門了!”  雖說他有過入宮的經驗,可與家人和與同窗去感覺很不一樣。  武夫子在前面的那輛馬車上,看似淡定,實則也豎起了耳朵偷听,畢竟,他也是頭一次進宮嘛!  “大燕門是什麼?”顧嬌問。  沐川與有榮焉地介紹道︰“你是昭國人,你有所不知,我們大燕的皇宮共有五道大門,第一門便是皋門,之後是依次是奉天門、端門、午門以及太和門。我們要去的地方在午門後的三大殿之一的金鑾殿,原先叫太和殿,後面改名了。”  不愧是上國,門都比昭國皇宮多了幾道。  臨近皇宮的路段馬車不能行使太快,他們走了約莫一刻鐘才抵達皋門。  今日入宮面聖是早就定下的行程,是以早有一名三十多歲的太監在皋門外等候。  他見到馬車停下,上前笑眯眯地問道︰“是天穹書院的夫子與學生嗎?”  武夫子掀開簾子,下了馬車,與他拱了拱手,客氣地說道︰“我是天穹書院的武成。”  太監和顏悅色地說道︰“啊,您就是武夫子,久仰久仰,奴才姓李,武夫子叫我一聲李三德即可。”  武夫子可不會拿別人的客氣當了自己的底氣,他笑著拱手︰“原來是李公公。”  李三德笑意更甚︰“那就請武夫子與諸位公子下車吧,奴才帶幾位進宮。”  顧嬌一行人下了馬車。  幾人中,李三德唯獨認識沐川,他笑吟吟地與沐川打了招呼︰“沐公子,許久不見了。”  “我……”沐川顯然並不認識李三德。  李三德笑道︰“奴才原先在保和殿當差,年前才被調到御前,奴才曾在上元節的宴會上遠遠地見過沐公子。”  “原來如此。”沐川頷首打了招呼,喚了聲李公公。  別小看金鑾殿的太監,可他們日日出入御前,是最接近天子的人,不說拉攏他們,但至少不要明面上輕慢他們。  沐川平日里看著咋咋呼呼傻白甜,實則有著世家公子敏銳的人際嗅覺。  李三德笑得看不見眼楮了。  顧嬌與袁嘯三人沒特地與李三德套近乎,李三德也不是誰都搭理的,給武夫子面子是因為他是擊鞠隊的夫子,給沐川面子是因為他是沐家嫡子。  余下三人的身份就有些——  李三德目光一掃,看見了左臉上有塊胎記的顧嬌,微微頓了一下。  這幅長相委實不多見。  對方身上的氣度更是罕見。  按理說,容顏有殘之人莫不都心生自卑,這名少年卻器宇軒昂、英姿颯爽,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不羈的桀驁。  不是吧?  長這樣還這麼拽?  “李公公?”沐川恰如其分地擋住了李公公的視線,他不希望有人過多關注蕭六郎的容貌,從而輕視蕭六郎。  李三德回神,訕訕一笑︰“馬上就到了,話說甦公子這次為何沒來?”  沐川道︰“我四哥他臨時有事,已經拜托賢妃娘娘向陛下告罪了。”  王賢妃,王家嫡女,她的大嫂王老太君是沐家老爺子的親妹妹。  李三德嘆了口氣︰“唉,你們膽子也是真大,居然敢與迦南書院的人換獎勵,就不怕陛下怪罪。”  顧嬌點頭點頭,就是!  快點還她金子!  沐川笑道︰“迦南書院是國師殿開的,陛下都不知讓他們進宮打了多少次球了?哪里還會想見他們嘛?”  他問過賢妃娘娘,賢妃娘娘說可以他才這麼做的。  他們走過一條長長的青石板宮道,奉天門與端門都各自有一道關卡,過了端門便是外朝的所在地。  沐川為顧嬌介紹︰“咯,東面是宗人府、六部與鴻臚寺,早年欽天監也在這邊,後面建立國師殿後,欽天監就遷走了。西面是大理寺與前、後、左、右四座都尉府。”  說話間他們來到了午門。  午門的關卡明顯比前面三道門嚴格,要不是李三德攔著,顧嬌一行人還險些被搜了身。  “是防止我們帶兵器。”沐川小聲解釋。  這一趟走得可真夠久的,好在總算是進入午門了。  恢弘巍峨的金鑾殿映入眼簾,如同一頭蒼穹下的雄獅王者,散發著莊嚴肅穆的氣息。  沐川本以為他們是要去金鑾殿,誰料卻被李三德帶去了後面的中和殿。  李三德笑著說道︰“陛下還在早朝,我先帶你們去偏殿等候。”  一行人來到中和殿的偏殿,李三德又讓下人奉上新鮮的荔枝與點心。  約莫是明白自己在場會讓他們感到不自在,李三德十分體貼地去了偏殿門口守著。  除了顧嬌,屋內的幾人都不約而同地開始激動或緊張起來。  “要要要、要那啥、面聖了啊。”武夫子端起茶杯,手都在抖。  趙巍與袁嘯手不抖,抖腿。  沐川則是興奮與激動,終于要見國君了!  他雖入過宮,但只拜見過宮里的娘娘,要不就是宮宴上遠遠地見國君一眼,可沒面對面地被國君召見。  他感覺自己可以吹一輩子!  顧嬌有些心不在焉的。  南宮厲是傻了嗎?還是說他沒膽子追到皇宮里來?  再不動手,一會兒他們見完國君就該回去了。  顧嬌站起身來。  沐川問道︰“你干嘛?”  顧嬌哦了一聲︰“去恭房。”  “要不要我陪你啊?”沐川貼心地問道。  顧嬌睨了他一眼︰“不必。”  沐川道︰“哎呀還我陪你去吧!你頭一次宮……”  顧嬌道︰“你是要幫我扶著還是怎麼著?”  沐川猛地嗆到了!  顧嬌邁出門檻,問了廊下的宮女恭房在哪兒,宮女給指了路。  顧嬌走出偏殿,一路往恭房的方向走去。  路過一個小花園時,迎面走來一個神色匆匆的小宮女,小宮女沒看路,直愣愣地撞在了顧嬌的身上。  顧嬌下盤穩如石,絲毫未動,反倒是她自己撞得跌在了地上。  她懷中有幾個金元寶跌了出來,她慌忙將金元寶抓進手里,起先飛快地看了顧嬌一眼,心虛地低下頭,將金元寶藏到身後︰“對、對不起!”  “無妨。”顧嬌說。  她沖顧嬌欠了欠身,隨後頭也不回地跑掉了。  皇宮行竊麼?  以顧嬌的性子,自然不會去管這種閑事。  顧嬌繼續往前走。  快到恭房時,一個面生的小太監氣喘吁吁地追了上來︰“前面、前面是蕭公子嗎?”  顧嬌頓住腳步,淡淡地看向他︰“我是,你是誰?”  小太監彎著腰,兩手撐在大腿上,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小的是小鄧子,陛下……陛下召見……李公公帶著其他人去了……小的……小的來帶……蕭公子過去……蕭公子趕緊……隨奴才去吧……別讓陛下久等……否則陛下怪罪下來……蕭公子可就遭殃了……”  “哦。”顧嬌從善如流地轉過身,“那有勞你帶路了。”  小太監抬袖擦了擦脖子上的汗水︰“這、這邊請!”  顧嬌跟著他邁步往前走。  “這不是我來的那條路。”顧嬌說。  小太監說道︰“那條路來不及了,回廊都得繞半天,咱們從這兒過去,一下子就到金鑾殿了!”  顧嬌︰“哦。”  小太監繼續在前帶路,他臉上的諂媚與笑容漸漸凝固,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不屑與算計。  顧嬌隨著走出了中和殿,來到一塊郁郁蔥蔥的草地上,草地東面是個小花房,西面是一間置放工具的小柴房。  “很快就到了。”小太監皮笑肉不笑地說。  “不到也沒關系。”顧嬌說。  小太監就是一愣。  他不著痕跡地瞥了眼小柴房。  顧嬌唔了一聲︰“不帶我去柴房里坐坐嗎?”  小太監再度一愣。  顧嬌淡道︰“那我可真走了哦。”  說罷,她徑自越過小太監,從小柴房的門口走了過去。  小太監眸光一顫,下意識地伸出手來,似乎是想抓住顧嬌,卻又終究沒那膽子。  就在他猶豫不決之際,柴房的門 啷一聲被人從里頭拉開了。  兩個孔武有力的太監凶神惡煞地走了出來,一個人手里拿著繩子,一個人手里拿著麻袋。  顧嬌看著麻袋,挑了挑眉︰“喲。”  自己人吶。  拿麻袋的太監對小太監冷聲道︰“和他廢話做什麼?還不快抓了他?”  “呃……是……是!”小太監得了令,把心一橫,鼓足勇氣朝顧嬌撲了過去。  小太監是沒有武功的,那兩個大太監倒是有,但不算太高。  如果今日入宮的是真正的書生蕭六郎,這個陣容實則是綽綽有余的,所以南宮厲也不算低估了蕭六郎的實力。  只是南宮厲萬萬沒料到,入宮的人是顧嬌。  顧嬌沒功夫與他們耗,眨眼楮將三人放倒。  三倒在地上,疼得五官都扭曲成三團。  “不是說沒有武功的嗎?”  “誰知道啊?哎喲喂,我的老腰……”  顧嬌居高臨下地看著三人︰“南宮厲在哪兒?”  三人眼神一閃,不吭聲。  顧嬌偏了偏頭,一腳踩上其中一人的胸口,當場踩斷他一根肋骨︰“別讓我問第三遍。”  那人疼得青筋暴跳,渾身的冷汗都冒了出來,呼吸也仿佛被扼住,他用最後的意志力強壓住來自身體的劇痛說︰“你……你說什麼……我們听不明白……這里是皇宮……南宮將軍……怎麼可能……會來……”  顧嬌淡道︰“他不親眼看著我死,怎麼放得下心?”  南宮厲已經失敗了一次,她就不信他還敢賭第二次。  “你們的命,我其實一點兒也不關心。”顧嬌冷冷地說完,一腳踩下去,就听得擦 一聲,腳下的太監瞬間頭一歪,不省人事。  余下倆人簡直都嚇傻了。  什麼情況啊?  這小子是把老曹給殺了嗎?  說好的文弱書生呢?  顧嬌看向小太監與另一個大太監︰“三個人里只能活一個,你們倆到底誰說?”  “我說!我說!”  “我說!”  二人異口同聲。  “我先說!”小太監仗著自己年紀小,反應快,張口就道,“南宮將軍在……”  咻!  一枚暗器凌空飛來,聲音極其,速度奇快,直取顧嬌的脖頸。  顧嬌雙耳一動,指尖一翻,射出一枚棠花針來!  棠花針擊中那枚暗器,將暗器打在了不遠處的樹枝上。  “原來是一顆石頭。”  顧嬌淡淡地挪開腳,轉過身,目光冰冷地望向了暗器射來的方向。  並不意外的,她看見了施展輕功飛掠而來的南宮厲。  南宮厲斷了一臂,右邊的袖子空蕩蕩的,然而即便是用左手,適才那一擊若是叫顧嬌挨上了,也絕不會好受。  顧嬌對上大燕國赫赫有名的將軍,氣場上竟不弱分毫。  二人之間相距一丈,她毫不畏懼地朝前走了幾步,似笑非笑地說道︰“好久不見啊,南宮將軍。”  南宮厲的眸子微緊︰“你不是蕭六郎!你是誰!”  顧嬌見過南宮厲兩次,兩次都在暗處,不曾現身。  顧嬌負手又朝他走了一步︰“南宮將軍不是在調查我麼?難道還猜不出我是誰?”  她用了自己的聲音。  是女子!  南宮厲的瞳仁猛地一縮︰“你……你是顧嬌!”  南宮厲整個人都不好了!  追蹤了那麼久的蕭六郎,到頭來卻是這個鄉下來的丫頭!  南宮厲調查過蕭珩,知道他假死離開京城,以蕭六郎的身份隱姓埋名,又一路科舉扶搖直上回到京城,當時他身邊就有一個從鄉下帶過來的女子,叫顧嬌。  據說還是個流落民間的侯府千金。  南宮厲並沒在意。  他這個上國將軍,連昭國的皇帝都不放在眼里,何況一個侯府千金?  是以他從未深入調查過顧嬌。  入宮的是顧嬌,不是蕭六郎,那他還來追殺個狗蛋啊!風險很大的好麼!  南宮厲轉身就走!  “想走?”顧嬌一枚棠花針射出去。  南宮厲只覺後背一涼,忙飛身而起,足尖踩中樹干,一個翻轉避過一擊。  “你瘋了!”南宮厲落地穩住身形後,怒不可遏地看向顧嬌,“你是想與我同歸于盡嗎?一會兒陛下發現我私自闖入皇宮,我也會咬出你冒名頂替的事實!你不會以為你的下場比我好多少吧!”  顧嬌抬手, 的自頭頂折了一支長長的樹枝,以枝為長槍,冷冷地指向他︰“誰要和你同歸于盡了?殺了你,不就沒人知道我冒名頂替了?”  南宮厲懷疑自己听錯了,這丫頭說什麼?  殺了他?  在皇宮嗎?  她是哪兒來的自信認為她可以殺了他?  他就算斷了一臂,可捏死她仍是如同捏死一只螞蟻一樣容易!  只不過,到底是有被發現的風險。  為蕭六郎冒這個險值得,為一個冒名頂替的丫頭就實在沒必要了。  不遠處有腳步聲傳來。  南宮厲冷笑道︰“丫頭,偏殿已經有人找過來了,你不要逼我殺你。”  “我知道,所以,勞煩你去死!”  顧嬌說罷,足尖一點,飛身而起,手中“長槍”如尖嘯的游龍猛地朝南宮厲攀咬而去!  南宮厲看著那熟悉的槍法,幾乎是瞬間便難以置信地睜大眼。  這是……軒轅家的槍法!  ------題外話------  新的一個月開始了,求一波保底月票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