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687 為母則剛(加更)



    這麼高的地方摔下去,不死也殘了。

    太子身邊是有暗衛的,當然不可能讓太子受傷,潛藏在附近的暗衛嗖的施展輕功飛過來,接住了太子,並沖著一切對太子有威脅的人發動了本能攻擊。

    他朝太女打出一掌。

    太子勃然變色︰“住手!”

    奈何晚了,掌風已經打出去了,太女被暗衛的掌風打中,先是撞在石桌上後又重重地跌倒在地上,連嘴角都溢出一絲血跡來。

    “主子!”

    不遠處傳來小宮女的一聲驚呼。

    卻原來是小宮女在寢殿找不著太女,擔心太女亂走惹禍,趕忙出來找。

    她還通知了在幾個附近巡邏的太監,因此過來的一共有五人。

    五人沒看見太子是怎麼跌下來的,倒是瞧見前太女被太子身邊的暗衛一掌打吐血了。

    眾人全都驚呆了,太子這是在做什麼?為什麼對讓暗衛打傷前太女?還把四周的宮人全都遣散了,這是想要秘密處置前太女麼?

    要不是他們找來,前太女是否已慘遭太子毒手?

    他們想到了太女在皇陵遇襲的事,該不會——

    “你……”太子冷冷地看著她,“上官燕,你狠!”

    ……

    “事情就是這樣。”顧承風對顧嬌說,“太女失憶了,連自己兒子叫什麼名字都記不清了,一會兒張慶,一會兒李慶,誰問她都換個名。就不知她傍晚那會兒怎麼刺激到太子了,竟讓太子在皇宮對她出了手。原本太女遇襲的事情沒有查到任何有用的線索,換句話說,太子的人做得太干淨了,一絲蛛絲馬跡都沒留下。可如今出了這樣的事,太子的嫌疑一下子就加大了!”

    “太子是這麼沉不住氣的人嗎?”國君在宮里坐著呢,太子真敢明目張膽地來,當初還安排什麼暗殺?太子是嫌自己暴露得不夠看?

    顧嬌覺得事情有蹊蹺。

    “什麼人!”顧嬌眸光一凜。

    “是我!”

    徐鳳仙的聲音傳來。

    “進來。”顧嬌收回手中的棠花針。

    徐鳳仙訕訕地推開房門,端著一盤新鮮的冰鎮瓜果進了屋,笑盈盈地說道︰“剛切的。”

    她將果盤放在桌上,“沒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了。”

    “等等。”顧嬌叫住她。

    徐鳳仙轉過身來,諂媚地笑道︰“小公子有何吩咐?”

    顧嬌問道︰“方才的事你怎麼看?”

    顧承風訝異地看了顧嬌一眼。

    徐鳳仙趕忙擺手︰“什麼方才的事,我一個字也沒听見!”

    顧嬌抽出小刀。

    徐鳳仙嚇得雙腿一軟,用手撐住桌面︰“我說我說我全都說!”

    顧嬌切了一片瓜果,一臉古怪地看著她︰“嗯?”

    徐鳳仙看看她的小刀,又看看被她切成薄片的瓜果,瞬間目瞪口呆。

    你、你只是想瓜麼?老娘還以為你要切了老娘!

    既然都露餡兒了,也不好瞞著了。

    徐鳳仙用帕子擦了擦額頭被嚇出來的冷汗,干笑著說道︰“我沒听到太多,就听見你們在說太女和太子的事情。你們要問我怎麼看,我覺得,是太子動的手。”

    “太子會這麼蠢嗎?”顧嬌問道。

    “太子當然沒這麼蠢,但宮人不都看見了嗎?的確是太子的侍衛把太女打傷的。”雖然徐鳳仙也覺得與太子一貫沉穩的性子不符,可事實勝于雄辯,親眼看見的還有假?

    顧承風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會不會是太女的苦肉計,比如,故意對太子出手,引太子的暗衛對她進行防衛?”

    看老祭酒的話本看多了,三十六計簡直都要爛熟于心了。

    徐鳳仙搖了搖帕子︰“這你們就有所不知了,我寧可相信是太子沉不住氣,也不相信是太女用了苦肉計。因為——”

    言及此處,她神色忽然變得鄭重起來,“那是全大燕最驕傲的女人啊。”

    是被當眾行刑也沒求饒一句的太女。

    無數的鞭子落在她身上,她在金鑾殿上被打得皮開肉綻,接受文武百官的注視與精神上的凌遲。肉體與靈魂的雙重摧殘下,她愣是沒掉一滴淚,沒喊一聲冤枉,沒說一句父皇我好委屈。

    她若是肯彎折自己的傲骨,跪下來哀求國君寬恕她,她又怎麼落得如此淒慘的下場?

    不能做太女了,至少做個公主吧,但她寧可被廢為庶人,永世圈禁,也不要低頭示弱半句。

    這就是太女。

    徐鳳仙嘆道︰“這樣的太女怎麼會去用苦肉計呢?這是她根本不屑去用的手段。讓她折斷自己的一身傲骨,比殺了她還難受。可能我這麼說你們理解不了,唉,我也詞窮了。總之,如果她真的這麼做了,那她……一定是有非常非常想要守護的東西,比她的命與尊嚴更重要。”

    ……

    皇宮,西南角的涼亭。

    上官燕沒走,就那麼一直一直坐在石凳上,小宮女焦灼地隨侍一旁,苦口婆心地勸道︰“主子,咱們回去吧,你受了傷,至少回去躺著啊,一會兒還有人來找你調查情況呢。”

    上官燕沒說話。

    小宮女急壞了︰“那、那回去把飯吃了再來好不好?”

    上官燕依舊沒說話。

    小宮女抓耳撓腮,不知怎麼辦了︰“行行行,我去把飯菜拿過來,主子在這兒等會兒了!”

    小宮女回寢殿拿飯菜。

    上官燕靜靜地坐在涼亭之中,眺望鳳棲宮的方向,也眺望軒轅家的方向。

    夜風帶了一絲涼意,吹上她發梢。

    忽然,一道粉雕玉琢的小身影四角並用地爬上台階,來到了涼亭之上。

    她從柱子後探出一顆可可愛愛的小腦袋︰“咦?你是誰?”

    上官燕听到孩童稚嫩的小聲音,意識回籠,朝對方扭頭看過來。

    見是個穿著宮裝、漂亮得不像話的小小姑娘,她微微一笑︰“我是上官燕,你是誰?”

    “哦。”小孩子對惡意是有本能分辨的,小郡主從她身上感受到了善意,這才從柱子後走出來,“我是上官雪,他們都叫我小郡主。”

    “小郡主。”上官燕于是也這麼叫了一聲。

    小郡主去爬凳子。

    不過凳子太高了,她爬不上去。

    上官燕幫忙把她抱了上去。

    她坐好後,小大人似的正色道︰“多謝!對了,你也姓上官,你是公主嗎?還是說和我一樣,是郡主?”

    如果在外面,她興許不這麼問,可在宮里的上官氏女子一般都是皇族了。

    上官燕說道︰“都不是。”

    “嗯?”小郡主抓了抓小衣角,顯然想不明白宮里怎麼會有不是公主也不是郡主的上官氏女子。

    但小孩子的邏輯和大人不一樣。

    不是就不是。

    小郡主哦了一聲,又說道︰“我爹是燕山君,你爹是誰?”

    上官燕一臉頓悟地看著小郡主︰“原來是九叔的女兒。”

    小郡主是聰明的孩子,她一听這句話便迅速反應過來︰“你叫我爹九叔,這麼說,我是你的小堂妹!可是為什麼我沒有見過你,你是我哪位伯伯的孩子?你為什麼不說話?難道——”

    她有幾位伯伯因為年紀太大已經去世了。

    小郡主嚴肅地皺了皺眉,爬到石桌上,探出小手手,安撫地拍了拍上官燕的肩膀︰“別難過。”

    “我不難過,我已經十多年沒見過他了。”就算是此番回宮,他沒召見她,她也沒主動去請安,倆人都這麼僵持著。

    “十幾年啊……”小郡主懂了。

    “小郡主!”

    “小郡主!”

    “你去哪兒了小郡主!”

    “哎呀,她們找來啦!我今天不能陪你玩啦。”小郡主從凳子上溜溜地滑下來,沖上官燕揮了揮手,“堂姐,再見!”

    ……

    小郡主被宮人帶回了國君的寢殿。

    燕山君是太後為先帝生下的遺腹子,比國君小二十多歲,是被國君當兒子撫養長大的。

    國君對燕山君有子嗣一般的感情,卻沒有子嗣所該承受的望子成龍的期望,沒有期望就不會有失望,如此倒是讓燕山君成了國君身邊十分受寵的弟弟。

    小郡主也因此格外受寵。

    小郡主直接去了國君的書房。

    書房重地,連皇子公主都不能隨意出入,可對小郡主來說就是個小菜園子。

    她想進就進。

    大燕令人聞風喪膽的暴君此刻正一臉冰冷地看著手中的奏折,見到小家伙進來,他神色稍緩,但其實也很嚇人。

    只是小郡主感受不到這種可怕罷了。

    “今天去哪里玩了?”國君問小郡主。

    “陛下伯伯。”小郡主先是端莊地行了一禮,隨後才抬起小腦袋,認真地說,“去亭子里玩了,我今天見到一個堂姐。”

    國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小郡主傷感地嘆道︰“她叫上官燕,她好可憐,她爹都死了十幾年了!”

    國君一口茶水噴出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