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675 套麻袋(一更)



    蕭珩無奈扶額。  這丫頭……  不讓她去是不行的,她當面答應得很好,轉頭就能開溜。  別看顧嬌在家里是最好說話的人,那是因為她對家人的包容度極高,她對外人就是另一個標準了。  韓世子弄來的少林武僧把天穹書院的擊鞠手全打傷了,她咽得下這口氣她就不是顧嬌了。  她是一頭幼狼,面對一頭成年的猛虎,就算無法戰勝也要咬下一塊肉來。  這是她刻在骨子里的血性。  也不要說別和韓家對上以免遭到韓家報復,從韓徹垂涎馬王的那一刻起,雙方的梁子就已經正式結下了。  下國人在上國是沒有任何地位可言的,韓家人看上什麼,剝奪就夠了。  但顧嬌絕對不是一只可以任人宰割的羔羊。  沒人能剝奪她。  她不允許,蕭珩也不允許。  ……  “上午的課就上到這里。”  凌波書院神童班內,呂夫子講完最後一首詩後便下了課。  因為都是孩子,大多有大人來接。  小淨空是班上最小的,卻也是最像個小大人的,別的孩子都爭先恐後地沖了出去,只有他還坐在座位上,老神在在地收拾書袋。  其實他所謂的收拾就是把課本毫無章法地塞進去,回去後蕭珩都得給他重新整理一遍。  可就算是這樣,小淨空也還是收得很慢,比烏龜還慢的那種慢。  而書院神童班有規矩,學生走完夫子才能走。  畢竟都是小孩子,怕出事。  呂夫子坐在講座上,看著小家伙慢吞吞地收拾書袋,堂堂儒家文人急到抖腳。  他倒不是餓,也不是有急事,完全是那孩子的慢動作看得他抓心撓肺。  就、就不能快一點兒嗎?  又等了一會兒,呂夫子嚴重懷疑半盞茶的功夫都過去了,這孩子還沒收到一半。  呂夫子實在繃不住了,對小淨空道︰“淨空啊,夫子幫你收吧。”  小淨空認真地說道︰“不行,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呂夫子要抓狂了,你不是小孩子誰是啊?班上就屬你最小了好麼?我做夫子二十年,頭一回收這麼小的學生!  呂夫子伸長雙腿,換了個坐姿。  小淨空繼續慢吞吞地收拾。  呂夫子又換個坐姿。  小淨空還在收拾。  呂夫子血壓都要上來了。  終于,小淨空收拾完了。  呂夫子長松一口氣,謝天謝地——  嘩啦——  小淨空又把書袋里的書倒出來了︰“我有個東西找不到了。”  看著桌面上堆積如小山的書,呂夫子終于兩眼一翻,朝後倒了下去!  小淨空是被程夫子帶走的。  程夫子牽著小淨空走出課室,對小淨空和顏悅色地說道︰“今天中午我帶你去吃飯。”  程夫子是凌波書院的老師,書法造詣極深,蕭珩請了他教導小淨空練字。  小淨空門門功課拿第一,唯獨一手毛筆字寫得宛若殘兵敗將,這一點倒是深得顧嬌真傳。  “哦。”小淨空的反應很平靜。  程夫子︰“……”  怎麼感覺這孩子今天有點毫無靈魂?  擊鞠賽結束了,他還沒看到嬌嬌就已經走了,他的小小靈魂也跟著嬌嬌一道離開了,他現在是一個毫無靈魂的小淨空。  ……  韓世子與明郡王自閣樓出來後便去了書院門口,明郡王的馬車與韓世子的馬都已在外等候。  “我先送你回府。”韓世子說。  “那,多謝表哥了。”明郡王笑著說道。  韓世子翻身上馬,護送明郡王回往太子府。  明郡王挑開車窗的簾子,對韓世子道︰“表哥。”  韓世子看了眼前方的路況,再扭頭看他︰“什麼事?”  明郡王道︰“方才看的話還沒說完呢,你說陛下不再忌諱自己的生辰了是什麼意思啊?”  韓世子望向前方,眸光深邃,說道︰“要麼是原諒太女了,要麼是徹底與太女父女情斷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後者的可能性更大。”  明郡王嘀咕道︰“那皇祖父為何還不廢了皇長孫?”  當初國君將太女廢為庶人,發配皇陵,並未殃及皇長孫,可誰料皇長孫執意要追隨自己母親。  國君于是說了一句“你要是敢走,朕就當沒你這個孫子!”  皇長孫走了。  按理說這是默認與國君斷絕關系了,國君自那日之後也再沒提起過皇長孫,因此不少人都認為國君不認這個孫子了。  但國君又沒頒布廢皇長孫為庶人的聖旨,所以他到底還是不是皇長孫呢?  沒人敢質問國君,也沒人敢揣測國君的心思,終歸皇長孫是個晦氣的稱呼,太子索性勒緊底下的人三緘其口,不讓他們稱呼明郡王為長孫殿下。  明郡王哼道︰“明明我生來是皇長孫,偏偏太女從外頭帶回來一個孩子,說是比我大半月,生生搶了我皇長孫的身份!”  他做夢都想被人光明正大地稱呼一聲長孫殿下。  韓世子正色道︰“你不用再想他的事,口諭也是君令,陛下說了不認他,那就不會再認他。你才是大燕的皇長孫,整個韓家都是你的後盾。”  沒錯,整個韓家都是他的後盾,就憑一個生父不詳的野種也配和他爭?  想到了什麼,明郡王神秘兮兮地問︰“表哥,你說那則傳言是不是真的呀?”  韓世子看了他一眼,道︰“什麼傳言?”  明郡王沖隨行的錦衣衛比了個手勢,錦衣衛將馬車團團圍住,不許任何人靠近。  明郡王這才小聲道︰“他是太女從外面抱回來的孩子,根本不是太女的骨肉。”  如果這是真的,那家伙就徹底與長孫之位無緣了。  韓世子劍眉微蹙,嚴肅地說道︰“這些話郡王最好還是不要亂說,事關皇室清譽,國君若怪罪下來,郡王擔當不起。”  想到喜怒無常、手段凶殘的國君,明郡王的頭皮麻了麻。  韓世子薄唇緊抿,這個表弟什麼都好,學習上的天賦也高,就是被養得寵溺了些,性子上不夠沉穩。  “郡王最近功課如何了?”他問道。  明郡王說道︰“挺好,太傅剛夸過我,說我文章作得好。可是我不太明白,為什麼我一身才華,父王卻不允許我在皇祖父面前施展?”  這就是國君的怪癖了,他不喜歡太聰明的人。  韓世子只得道︰“太子殿下既然這吩咐,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郡王遵從就好。”  其實太子的兒子並不只有明郡王一個,但嫡子是他,加上太子妃也是韓式一族的人,所以韓家人是很器重明郡王的,不希望明郡王有任何行差踏錯的時候。  明郡王嘆了口氣,韓世子說話永遠都這麼滴水不漏,他想套點消息都不行。  明郡王不想再說話了,打算把簾子放下來,卻忽然,街邊出現了一道熟悉的女子身影。  他一眼認出對方是他派去看台伺候顧小姐的侍女,侍女看著他似乎有事要稟。  他追求滄瀾書院女學生的事可不能讓表哥知曉,表哥一定會稟明父王,那樣他就慘了。  他輕咳一聲,對韓世子道︰“表哥,我……想去一下恭房。”  韓世子點頭。  明郡王讓人將馬車停下,邁步去了侍女剛走進去的一家茶肆。  確定韓世子看不見他後,他才將侍女叫到跟前︰“突然來找本郡王,可是顧小姐有什麼事?”  侍女恭敬地說道︰“顧小姐說她想見你。”  明郡王眸子一亮︰“此話當真?”  侍女笑道︰“千真萬確,原本已經散場了,顧小姐也離開了,可是突然她又回來了,說,感謝郡王為她訂的擂台,她作了一幅畫,想要親手送給郡王。”  明郡王激動地笑了︰“她終于肯見本郡王了!還要給本郡王送謝禮!看來本王亮出身份是對的!”  侍女說道︰“您可是太子嫡子,大燕皇長孫,她不過是一個下國人,又怎敢拒絕您的追求?”  明郡王眸光一沉︰“不許這般輕慢她!”  侍女忙低下頭︰“奴婢失言。”  明郡王雙手負在身後,望了望川流不息的人群,恣意笑道︰“只要她從了本郡王,本郡王給她一個上國的身份又有何難?月賓樓是吧?”  侍女猶豫了一下,勸誡道︰“郡王,韓世子在外面,您就這麼去見顧小姐會不會不大好?”  表哥那兒確實有些麻煩,可明郡王追求美人許久,美人連個眼神都不給他,他擔心錯過今日,下一次美人便又不搭理他了。  一番糾結之下,他最終還是硬著頭皮向韓世子撒了謊。  “表哥,我在茶肆里遇到一位朋友,表哥就不用送我了,一會兒我自己回府。”  說罷,他按耐住心底的緊張,努力讓自己看上去坦蕩又平靜。  韓世子似乎並未看出任何破綻,點了點頭︰“那你自己當心。”  明郡王展顏一笑︰“我會的,有那麼多錦衣衛呢!”  韓世子離開後,明郡王迫不及待地去了附近的月賓樓。  蕭珩在二樓靠近街道這邊的一間廂房中等候。  明郡王神采飛揚地進了屋,六名錦衣衛警惕地守在門口。  別小看這六人,他們全是太子府一等一的高手。  不然,蕭珩也不會想法子把他們從韓世子身邊引開了。  不過,就算韓世子落單了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他的武功太高了,高到龍影衛都遠不是他的對手。  所以還要通過一些輔助手段來削弱他的實力。  韓世子騎著馬拐進了巷子。  他騎的並不是黑風王,黑風王太強大了,走在大街上會嚇得別的馬四處逃竄,引起不必要的事故與恐慌。  他走了幾步,忽然勒緊韁繩,微微側頭,用余光瞥向身後︰“什麼人,出來!”  屋頂上,顧嬌指尖一動,三枚棠花針飛射而出!  韓世子自馬上一躍而起,凌空翻轉,三枚棠花針嗖嗖嗖地釘在了他身側的牆壁上!  好厲害的輕功,好敏捷的速度。  顧嬌淡淡地看著他,避過棠花針的韓世子沒落回馬上,而是穩穩當當地站在了地上。  他警惕地望向棠花針射來的方向,顧嬌並不給他看清自己的機會,再次射出棠花針。  這次是十枚。  韓世子拔出腰間寶劍,催動內力,挽起道道劍光,將棠花針一枚不剩地擋飛出去。  顧嬌不射棠花針了,改為射飛鏢。  飛鏢也是南師娘做的,比棠花針威力更猛。  然而也全都被韓世子不費吹灰之力地擋下了。  南師娘有多寵,看看暗器就知道,顧嬌一連射了十多種,有無毒的也有帶毒的,不過並沒有一件暗器成功傷到了韓世子。  韓世子差不多摸清了對方的實力,不屑一哼,足尖一點,掄劍朝屋頂掠來。  顧嬌的唇角微微勾了一下,兩手同時出動,又一輪暗器射了出去。  韓世子毫無畏懼,揮劍一斬!   !  六枚黑火珠毫不留情地炸了!  韓世子被炸得整個人一懵,身形于半空一滯!  他其實已經飛上屋頂的高度了,並且看到了偷襲自己的面具少年。  少年與他不過咫尺之距。  就是現在!  顧嬌冷冷地抬起腿來,一腳將他踹了下去!  只听得 的一聲巨響,他如同小山一般重重地砸回了地上!  堅硬的青石板地面被砸到地裂,寶劍脫手而出,撞在街角, 擦插進了牆體的縫隙!  韓世子渾身劇痛,他捂住胸口,目光凶狠地站起身來。  顧嬌微微眯了眯眼。  這麼多黑火珠外加雙倍蒙汗藥的藥效,居然還能起來嗎?  那就再送你六枚黑火珠好了。  “真是個費黑火珠的家伙。”  顧嬌又沖他扔了六枚黑火珠,扔完又用上了小半支神經毒素,這才勉強讓他倒下。  然而他的一撮頭發還頑強地翹著,仿佛是他不屈服的意志!  “呵呵。”  顧嬌一巴掌拍平他頭發,唰的將他套了麻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