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667 嬌嬌之怒



    顧嬌用的是自己的聲音。

    他這會兒已經看不見了,至少讓他听見。

    正在一旁給顧嬌倒茶的徐鳳仙听到這一嗓子少女聲音,驚得一個激靈,難以置信地朝少年看去!

    “準備熱水。”顧嬌說,又恢復了青澀的少年音。

    徐鳳仙抹了把額頭的冷汗,自己是給嚇傻了嗎?居然連聲音都能听錯,這明明就是個小子,怎麼可能變成丫頭?

    丫頭才沒這麼可怕。

    顧承風的傷勢很嚴重,有跌倒的輕微擦傷,也有與人交手留下的刀傷,傷口泡了水,里面全是泥沙。

    清洗的過程里,皮肉都得翻出來。

    顧嬌冷靜地做著一切。

    一旁的徐鳳仙卻看得嗓子眼都差點兒跳出來了。

    我滴個乖乖,這洗得也太殘忍了吧!

    她折磨那些不听話的小倌都沒這麼可怕,這小子是哪兒來的呀?這真的是在救人嗎?這是在死手吧!

    “別清理了。”顧承風虛弱地說,“難看。”

    顧嬌平靜地說︰“比這更難看的傷口我也見過。”

    顧承風的身上除了今日弄的新傷之外,還有不少舊傷,大大小小,幾乎遍布全身,不難看出他路上吃過的苦頭。

    “韓家人干的?”顧嬌問。

    她的聲音依舊平靜,听不出什麼絲毫波瀾,然而屋子里就是莫名地籠罩了一股極寒的殺氣。

    端著熱水進屋的徐鳳仙不自覺地打了個哆嗦。

    她干這一行許多年了,形形色色的人見了不少,但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麼小殺氣便這麼重的少年。

    她將熱水放在床邊的凳子上,問道︰“小公子還有什麼吩咐嗎?”

    “去熬點青菜粥。”顧嬌說。

    “誒,好!”徐鳳仙應下,趕忙吩咐銀杏去辦。

    心底的巨石落下之後,人松懈下來,便很容易入睡。

    顧承風都快要睡著了,忽然感覺有人在扒自己褲子,他迷迷糊糊地一愣,下意識地抓住自己的褲腰帶︰“你做什麼?”

    顧嬌看了看他褲子上滲出來的血跡,說道︰“你的腿上有傷。”

    顧承風用最後一絲意識頑強抵抗︰“不……不許看……”

    顧嬌說道︰“又不笑你小。”

    顧承風︰“……!!”

    他不小!

    他是顧大大!顧凶殘!

    還有這丫頭怎麼說話的!

    這是一個姑娘家能說的話嗎!

    顧承風腦袋一歪,不省人事了。

    徐鳳仙︰“呃……”

    這是睡著的,還是被氣暈的啊?

    顧嬌得虧是檢查了,顧承風大腿上靠近胯部的地方中了一刀,深可見骨,足足縫了七針。

    傷勢全部處理完已是半個時辰之後的事,廚房的青菜粥熬好了,不過顧承風已經睡著了,顧嬌沒叫他,自己吃了一點。

    她不餓。

    只是不喜歡浪費。

    經歷了驚心動魄的一晚,徐鳳仙覺得自己也得吃點粥壓壓驚。

    “那個……沒什麼事我先回房了。”她訕訕地說。

    顧嬌坐在桌邊,放下手中的碗,說道︰“慢著,有話問你。”

    徐鳳仙忙折回來,諂媚地笑道︰“誒!小公子請說!”

    顧嬌問道︰“今天的官差是韓家的,是韓徹的那個韓家嗎?”

    韓徹?

    徐鳳仙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韓家的二公子的確是叫韓徹。

    她點頭︰“是,就是那個韓家!”

    顧嬌又道︰“韓家為什麼會對一個奴籍下人窮追不舍?”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他不是普通的奴……”徐鳳仙說到一半意識到二人的關系,忙輕咳一聲改了口,“方才那些官差的衣著打扮來看,應該是來自韓家的礦場,礦場對徭役的管制極嚴,逃走的統統都得抓回去處以極刑。這是礦場的規矩,也是韓家用來震懾人的手段。”

    “小公子的朋友能逃出來真是萬幸,韓家的礦場就不是人待的地方,只有死囚才會被發配過去,要不就是買來的奴人,那里的人都不是人,起早貪黑的干活,病了傷了沒人治,只往山里一扔,因為治病的錢已經足夠去買一個新的奴人了。”

    顧嬌的眼底迸發出極強的殺氣。

    徐鳳仙勸道︰“我勸小公子不要輕舉妄動,韓家人可不是好惹的。”

    “有多不好惹?”顧嬌問道。

    徐鳳仙道︰“韓家是太子的母族,權勢滔天,別看他們的世家排名不是第一,但有時啊,排名是虛的,手里的兵權才是實打實的。韓家得到了軒轅家的黑風騎,擁有燕國最強大的騎兵。公子你還小,可能不懂打仗,不知騎兵的力量有多強悍。韓世子的黑風王是傳聞中千年不遇的魔馬,能驅狼戰虎,六國僅此一匹,從無勁敵!”

    “啊——”

    後院傳來丫鬟銀杏的驚叫聲。

    赫然是馬王在後院的空地上踩水蹦,水花濺了路過的銀杏一臉。

    說到奴人,顧嬌的目光落在了顧承風右腿外側的烙印上,這是用燒紅的鐵烙生生烙上去的,皮肉都被燒爛,自尊也被碾碎。

    這個印記很刺眼,比他全身上下所有的傷勢加起來都要刺眼。

    顧嬌問道︰“官差多久找不到他會放棄?”

    這話拗口死了,徐鳳仙差點沒听明白,她說道︰“不會放棄的,從韓家礦場逃出去的人就沒有一個沒被找回來的,不然為何如今都沒人敢逃了呢?你這位朋友怕是今年第一個逃走的。你一會兒帶他走的時候要小心一些。”

    顧嬌睨了她一眼︰“誰說我要帶他走了?”

    徐鳳仙一愣︰“什麼?”

    顧嬌看向徐鳳仙,威脅地說道︰“他能藏多久,你就活多久。”

    徐鳳仙︰“……?!”

    不是,這小子是訛上她了嗎?

    她難不成以後要一直幫他應付韓家的官兵?

    徐鳳仙結巴道︰“我我我、我警告你……”

    顧嬌淡淡地說道︰“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你猜我是哪一個?”

    徐鳳仙一口老血卡在喉嚨。

    ……

    顧承風高熱反反復復了一整晚,顧嬌就在床前守了一整晚。

    翌日天不亮,顧嬌乘坐馬車去了天穹書院。

    書院門口,她踫見顧小順。

    顧小順抱著書袋走過來︰“姐!你昨晚是不是歇在小郡主的府邸了?”

    “沒有。”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顧嬌看了看,道,“待會兒再和你說。”

    顧小順應下︰“哦。”

    顧嬌打算先將馬王安置在書院,晚上再帶回去,剛走了沒幾步,有人自身後叫住他︰“是蕭六郎嗎?我家公子有請!”

    “不去。”顧嬌想也不想地說。

    那人一字一頓道︰“我家公子姓韓。”

    顧嬌的步子頓住,將馬車交給顧小順︰“你先進去,我的書袋在馬車上,一會兒別忘了給我拿去明心堂。”

    “好。”顧小順听話地接過韁繩。

    “帶路。”顧嬌轉過身,對那個年輕侍衛說。

    侍衛將顧嬌帶去了附近的巷子。

    韓徹早已在巷子里等候多時,他身邊站著不少韓家的侍衛。

    這架勢擺明就是來者不善。

    其實事情說簡單倒也簡單,就是為了一匹馬而已。

    本以為明郡王出馬,一定能搶走蕭六郎的馬,誰料半路殺出一個小郡主來?明郡王吃了癟,面子上過不去,只有拿他撒氣,怪罪他沒弄清楚形勢,欺負人欺負到了小郡主的頭上。

    這是他的錯嗎?

    難道不是你明郡王干不過小郡主嗎?

    這話他就不敢說了。

    他心里窩了火,一整晚翻來覆去睡不著,決定不論如何也得把那匹馬弄到手,不能白白受這個氣。

    當然了,他也不是什麼蠻不講理之人。

    他會先禮後兵。

    “蕭六郎,實話和你說,我看上你的馬了,你開個價!”

    顧嬌冷冷地看著他。

    “看著我做什麼?我看得上你的馬是你的福氣,要不是這個,你以為就憑你,有資格與韓家嫡子說話嗎?”

    顧嬌依舊只是冷冷地看著他。

    韓徹莫名感覺自己被一頭凶殘的狼給盯上了,他的腦門兒涼了涼,惱羞成怒地說道︰“蕭六郎!你別以為真有人給你撐腰!小郡主只是個孩子,若是讓燕山君與國君知道你利用她,你的下場比死更淒慘!你若是現在將馬賣給我,再好生求我,我說不定能看在你跪舔的份兒上,讓韓家保下——”

    他的最後一個字還未說完,顧嬌飛起一腳,將他重重地踹到了地上!

    少年如修羅,一腳踏上他胸口,囂張地說道︰“韓家人,了不起嗎?”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