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704章 667 相認



    小丫鬟長這麼大頭一次見馬自己拉著車跑的,那馬還怪有意思,蹦得可歡了。

    她忍不住掀開簾子一直一直看。

    馬王是個人來瘋,越是有人看,它越蹦。

    顧嬌坐在馬車里閉目養神,結果馬車一晃一晃的,都把她給晃暈了。

    她掀開簾子,對馬王說道︰“好好拉你的車!”

    馬王一下子蔫了下來,老老實實地走了幾步,像是在試探顧嬌的底線似的,又蹦了一下!

    顧嬌︰“……”

    小丫鬟噗嗤一聲笑了。

    顧嬌下意識地朝她看了一眼,小丫鬟約莫是意識到自己失態,沖顧嬌欠了欠身聊表歉意,隨後便放下了簾子。

    顧嬌收回目光。

    兩輛馬車擦肩而過。

    不知怎的,顧嬌心里怪怪的,說不上來的感覺。

    她蹙了蹙眉,挑開簾子往旁側望去,那輛馬車卻已經走到了前面,而她的馬車也拐進了那條巷子。

    沒錯,這條顧承風曾經暈倒的巷子是他們來時走過的路,回去自然也要打這兒經過。

    若不是中年婦人將顧承風帶走,這會兒顧嬌已經遇見顧承風了。

    可惜顧嬌並不知情。

    只不過,在路過那條巷子時,心底的那股古怪被無限放大。

    巷子里的水窪比街道上的多。

    馬王忍不住要踩水坑了,它又開始蹦,在顧嬌揍死它的邊緣反復試探,然而這次它並未蹦多久,它忽然就停了下來。

    讓馬王自動駕駛的弊端就是它有時跑著跑著就去玩自己的了,但它玩夠了總會把馬車拉回來,只要時間不長顧嬌一般不說它。

    顧嬌靜靜等著。

    可這次的情況似乎不一樣,馬王很安靜。

    馬王似乎嗅了嗅,咬住了什麼東西,隨後它把套在身上的車轅抖落了,轉過身來,將馬頭伸進馬車。

    “怎麼了?”顧嬌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馬王,結果就看見它嘴里叼著一張面具。

    面具被水泡過,沾染了一點淤泥,但並不影響顧嬌認出它來。

    這是顧嬌的面具。

    或者準確地說是顧承風的面具,顧嬌從顧承風那里打劫過來,後面顧承風有了新的,她又把新的打劫了,這個舊的還給了顧承風用。

    馬王之所以將面具叼起來,大概是在上面聞到了屬于顧嬌的氣息,以為這是顧嬌掉落的。

    顧嬌將面具拿了過來。

    她翻來覆去地看,確定與自己從顧承風那里打劫來的第一個面具。

    其實若單單只是一個面具,顧嬌不一定會認,可陌生的東西馬王不會撿。

    再想到自己那日在內城門附近看見的身影,難道……真的是顧承風來了?

    那麼他的人呢?

    去哪兒了?

    ……

    大雨如注,馬車在逐漸冷清下來的街道上艱難行駛,馬兒累壞了,索性地方兒也到了。

    馬車在一座雕梁畫棟的戲樓前停下。

    “夫人,到了!”車夫大聲說。

    中年夫人的鼾聲戛然而止,她坐起身,拿袖子擦了把口水,輕咳一聲,皺眉道︰“到了就到了,嚷什麼!”

    她下了馬車,找了兩個小廝將馬車里的人抬下來。

    小廝們對這種事見怪不怪了,麻溜兒地把人抬進戲樓,按理說,這種新來的都是要放柴房的,但中年夫人挑開顧承風臉上的頭發看了看他的臉後,立馬讓人收拾了一間屋子出來。

    “媽媽……夫人!”丫鬟又叫錯了,慌忙改口,說道,“干嘛還給他弄間屋子啊?”

    中年夫人哼了哼,說道︰“這種姿色的男人可不多了,自從春風閣來了幾個狐媚子,整條街的聲音都被它搶光了!你媽媽我……咳!你家夫人我……得好生養著他,讓他替我多攬些生意回來!”

    丫鬟撇了撇嘴兒︰“他要是不願意怎麼辦?”

    中年夫人譏諷道︰“呵,由得了他?”

    小廝將顧承風放進房中後,中年夫人又叫人給他換了身干爽的衣裳。

    顧承風躺在柔軟的床鋪上,衣襟半敞,露出半片結實的胸膛。

    他被人鞭打過,胸口有深淺不一的鞭痕。

    “嘖嘖嘖,誰下的狠手?”中年夫人在床邊坐下,喜滋滋地解開顧承風的衣裳,滿意地上下打量,“哎呀,瞧瞧這身材,媽媽我今日是撿到寶了!銀杏!”

    “夫人。”丫鬟走過來。

    中年夫人笑道︰“去把我屋里最好的那瓶金瘡藥拿來,還有玉雪膏,我要他身上干干淨淨的,別留下半點鞭痕。”

    丫鬟遲疑了一下,說道︰“可是他好像生病了,一路上都沒醒過,他會不會快死了啊?”

    中年夫人狠狠瞪了她一眼︰“你才快死了呢!有你這麼咒我的嗎?”

    丫鬟小聲道︰“我、我又沒說你。”

    中年夫人哼道︰“他是我撿回來的搖錢樹,你咒他死,不就是咒我沒錢賺!”

    丫鬟無言以對。

    中年夫人為顧承風合攏衣衫︰“別在這兒杵著了,快去把劉大夫請來,你真想看著他死?”

    劉大夫是附近的郎中,這會兒恰巧在家,丫鬟很快便將他請了過來。

    劉大夫給開了方子,中年夫人讓丫鬟去抓藥。

    煎藥的途中顧承風醒了,他腦袋昏昏沉沉的,意識不如以往,只是也認得出這並非自己倒下去的小巷。

    屋子里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人,為何說奇怪,一是她們的衣著過于風塵華麗,二是她們此時手頭正在做的事情。

    “還沒好嗎?”中年夫人問。

    “快了快了!”丫鬟一邊拿著藥杵在碗里搗騰,一邊從一旁的籃子里拿了兩片葉子扔進去。

    她將碗中倒成藥泥,拿出一個小罐子,將藥泥倒了進去。

    不多時,小罐子里似有一道黑光閃出,丫鬟用瓷瓶眼疾手快地接住。

    “出來了夫人!”她說道。

    “給他用上啊。”中年夫人說。

    “哦。”丫鬟轉身朝顧承風走來。

    直覺告訴顧承風,這不是什麼好東西,他定了定神,用所剩無幾的力氣掀開被子。

    “呀!你醒了?”丫鬟驚叫。

    顧承風猛地站起身來,不知是站得太快還是本身就太過虛弱,他只覺一陣眩暈,又跌坐了回去。

    “趕緊給他用上!”中年夫人說道。

    丫鬟伸手去抓顧承風,被顧承風抬手推開,丫鬟哎喲一聲,撞上了身後的柱子。

    中年夫人見狀,眉心一蹙,都病成這樣了還能把人推開,力氣這麼大的嗎?

    她冷聲道︰“來人!給我把他摁住!”

    門外兩名小廝推門入內,快步朝顧承風走去。

    顧承風燒得稀里糊涂的,渾身乏力,早已施展不出自己平日里的功力,掙扎了幾下便被會武功的小廝摁在了床鋪上。

    中年夫人徐徐一嘆,居高臨下地看著他道︰“你乖乖听話,我不會虧待你。”

    “放開我……”顧承風虛弱地說。

    中年夫人听不懂昭國話,她笑了笑,說道︰“我又不是要毒死你,你逃什麼?你說你一個低賤的奴兒,能被我看上是你的造化,你反抗什麼呀?”

    丫鬟忽然捧著手中的碗開口道︰“夫人,蠱蟲快不行了,得趕緊給他喂下去!”

    “拿過來。”中年夫人伸出手。

    丫鬟將碗交到中年夫人的手中。

    這種蟲子是他們青樓……不對,如今該說戲園子了,慣用的控制人的手段,沒人能夠抵抗它的藥性。

    每月若是不服解藥,便如同萬蟻噬咬,生不如死。

    “掰開他的嘴。”

    中年夫人冷聲說。

    小廝撬開了顧承風的嘴。

    中年夫人拿著蠱蟲朝顧承風的嘴里灌過去。

    顧承風突然不知哪兒來的力氣,一腳將她踹開,掙脫兩名小廝的魔爪,起身奔到門口,拉開房門跑了出去。

    中年夫人捂住疼痛的肚子咬牙道︰“這里是老娘的地盤,你以為你跑得出去嗎!趙四!”

    她一聲令下,一名黑衣高手從天而降,一掌將顧承風打飛在了地上!

    顧承風胸口一痛,吐出一口血來。

    趙四揪住顧承風的衣襟,將他從地上抓起來,抬起另一只手,朝著顧承風的臉狠狠地砸過去!

    這一拳頭下去,顧承風不死也殘了。

    千鈞一發之際,一樓大堂的門猛地被人踹倒了!

    巨大的動靜震得所有人為之一驚!

    趙四的拳頭頓住了,他冷冷地朝一樓望去,就見一名身著穿著某書院院服的少年神色冰冷地出現在了門口。

    雷電閃在他身後,他滿身的殺氣,宛若煉獄走來的修羅。

    “放開他。”

    少年冷聲說。

    趙四眉頭一皺,他承認有那麼一霎他被少年的氣場震懾住,然而對方一開口,他便確定這是活生生的人,哪兒有什麼煉獄的修羅?

    他再次朝顧承風咋去。

    少年掌心朝下,單臂一抖,一把匕首滑落,自少年掌心一轉,被少年猛地揮了出去。

    趙四根本沒看清匕首的軌跡,只覺一道銀光閃過。

    下一秒,他的右手被狠狠刺中,匕首帶著可怕的力道將他整個手掌都釘在了牆上!

    他的身子也朝牆壁撞去,他不可避免地松開了另一只手。

    顧承風跌在地上。

    趙四忍住劇痛去拔匕首。

    他竟然拔不出來!

    也正是這時他才真正意識到少年的力道有多強!

    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于將匕首拔出來,轉身便要朝少年發動攻擊,可他根本還沒站起身來,便被不知何時來到面前的少年一腳踢上下顎骨。

    這是一個回旋踢,直接將他整個人從二樓踢飛了出去。

    他重重地砸在一樓大堂的桌子上,桌子砸成碎片,他也徹底摔暈了過去。

    中年夫人出來時看到的就是這一幕,她整個人都驚呆了。

    這個小子是誰啊?

    怎麼把趙四打成了那樣?

    要知道,趙四是她花重金買來的死士,從來沒在哪個高手的手里吃過虧的呀!

    “哪里來的臭小子,竟敢在我的青樓鬧事,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啊——”

    她話音未落,少年已經走過來掐住了她的脖子上,將她毫不客氣地懟在了牆壁上!

    她後背狠狠一痛,恨不能當場吐出一口血來。

    少年仰頭,冷冷地凝視著她︰“誰讓你動他的?”

    他?

    哪個他?

    那個奴兒嗎?

    “夫人,這蠱蟲你還給不給……啊!”丫鬟捧著碗,嚇得呆在了原地。

    “拿過來。”少年對她說。

    丫鬟抖抖索索地端著碗走了過來。

    少年看了無法呼吸、面色發紫的中年夫人一眼︰“給她喂下去。”

    丫鬟嚇得要哭了。

    喂還是不喂啊?不喂會不會死啊?

    少年面無表情地說道︰“不喂你就自己吃。”

    丫鬟把心一橫,伸出手來,將碗對準了自家夫人的嘴。

    中年夫人忙撇過臉︰“少俠饒命啊——少俠饒命——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他是你的奴兒——早知道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把他撿回來——”

    “夫人!官差來了!正在隔壁的酒館搜查!好像是韓家的礦場逃走了一個奴籍徭役!”

    中年夫人唰的看向了地上的顧承風!

    顧承風的身子就是一僵。

    中年夫人恍然大悟︰“他、他、他是韓家的逃奴?”

    少年的眼底閃過一絲滅口的殺氣。

    中年夫人腦門兒一涼!

    沒錯,方才有那麼一瞬她的確想過,要是官差過來將他們抓了就好了,自己就能得救了。

    但眼下看來並非如此。

    中年夫人驚慌失措道︰“別殺我……我不說……我什麼都不說!”

    少年儼然並不信她。

    少年足尖一點,挑起地上的匕首,反手一抓,橫在了她的脖子上。

    中年夫人勃然變色︰“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有法子幫你們躲避官兵!你殺了我你們自己也暴露了!得不償失!你留我的命!我保證沒人能發現他!”

    ……

    半刻鐘後,官差搜查完隔壁過來了。

    大堂內簡單清理了一下,趙四被人帶走了,只是被少年踹倒的大門還來不及裝上去。

    官差一共六人。

    並非與顧承風交手的那一波,而是另外的。

    且因發現了顧承風會武功的事實,韓家礦場派了幾個厲害的龍影衛過來,六人中有三個都是龍影衛。

    中年夫人姓徐,名鳳仙。

    她風情萬種地走下樓,笑盈盈地說道︰“喲,什麼風把幾位官爺給吹來了?咱們天香閣今夜可真是蓬蓽生輝呀!”

    為首的官差拿出一幅畫像,問中年夫人道︰“有沒有見過這個人?”

    徐鳳仙掃了眼畫像,不動聲色地笑道︰“喲,這麼俊的小生,可惜了,沒見過。”

    為首的官差冷聲道︰“你當真沒見過?”

    徐鳳仙笑道︰“我天香閣可找不出這般模樣的伶人,若我見過,一定會記得。”

    為首的官差下令道︰“給我搜!”

    徐鳳仙花容失色道︰“哎!你們做什麼?你們知不知道南宮三公子是我們天香閣的貴客!”

    “哼!”為首的官差不屑一哼。

    南宮家的人也配與韓家相提並論?

    幾人進去里里外外搜了個遍,也虧得是天香閣生意不好,沒幾個客人,否則今晚損失大了。

    “頭兒,沒找到!”

    官差們回到大堂復命。

    為首的官差亮出畫像,對徐鳳仙道︰“日後若是見到了這個人,記得去韓家稟報一聲。”

    “有銀子嗎?”徐鳳仙問。

    為首的官差一記冰冷的目光打來,徐鳳仙脖子一縮,低聲道︰“是,奴家記下了。”

    一行人轉身離開。

    徐鳳仙望著他們進了隔壁的賭坊,這才去了後院的柴房,搬開柴火,拉開地上的暗門,對地窖中的二人道︰“他們走了!”

    顧嬌將顧承風背了上去。

    方才徐鳳仙其實是有機會告密的,她之所以沒有,是因為顧嬌對她說︰“你出賣我,我就逃走,然後回來殺掉你,你可以賭一下我逃不逃得掉。”

    少年說這話時嗜血的眼神不像活人,徐鳳仙不敢拿自己的命去堵那一絲僥幸。

    徐鳳仙將顧承風安置在自己的屋子,這絕不是她要佔顧承風便宜,而是她的屋子里有一條逃生的通道,是天香閣最安全的屋子。

    顧嬌將顧承風放在床鋪上,打算去馬車上拿急救包來給他治傷。

    剛一轉身,一只滾燙的大掌抓住了她的手。

    有些事他平日里不會做,有些話他平日里不會說。

    但他高熱得太厲害了,腦子都漿糊了,哪里還分得清自己的顏面與體面?

    他緊緊地抓著她,努力睜開眼,視線模糊地看著她,沙啞而虛弱地說︰“我找到你了嗎?”

    顧嬌看著他,點頭︰“嗯,找到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