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665 超級大佬(一更)



    這一小巴掌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那麼多人看著,明郡王的里子面子全都沒了。

    別說他沒自爆身份,除了蕭六郎那個沒眼力勁的下國人,誰認不出他身邊的太子府錦衣衛?

    他就納悶了。

    這小子怎麼就成了他這小家伙的老師?

    什麼情況!

    “等等!”

    惱羞成怒的明郡王忽然想到了一個重點,他憤怒地看向被抱在自己面前的小郡主,指著顧嬌,咬牙切齒地說道,“為什麼我說我是來交朋友的,你不信我,她說我是來搶馬的,你就信她!你這這麼做不公平!”

    小郡主一噎。

    她突然有點兒心虛。

    自己方才似乎的確有失公允。

    但小郡主也是要面子的,承認錯誤什麼的,不存在的!

    她的眼珠子滴溜溜轉了轉,嚴肅地說道︰“那還不是因為你總撒謊!你有不良的記錄,你的話可信度太低!不足取信!”

    “你!”

    明郡王簡直差點讓她活活氣死!

    被她當眾打頭也就算了,居然還揭短!

    小郡主找到了支撐自己的合理證據,頓時真的理直氣壯了起來︰“你還不承認嗎?去年你偷偷去斗雞被太子堂兄捉住!今年你作弊讓人給你寫文章!上個月你還對陛下撒謊!哼!你當我是小孩子不記得嗎!”

    完了,徹底完了。

    被小家伙揭了個底兒掉。

    其實都是小事,斗雞是隨便玩玩,作弊是懶得寫作業,不是他不會寫,至于撒謊,那怎麼能叫撒謊呢?

    他說自己日夜思念國君,難道有什麼不對嗎?

    世上怎麼會有這麼氣人的小孩子!

    明郡王是不能與小郡主計較的,不僅不能計較,還得好生哄著她,處處讓著她。

    不然她又得跑去國君面前告他一妝,畢竟她最喜歡告狀了!

    他能去告狀嗎?當然也是能的,但羞不羞呢?

    小郡主幾歲他幾歲?

    小郡主絲毫不知明郡王讓著自己是因為自己年紀小,她總覺得是因為自己輩分高,他不能不孝。

    因為小郡主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數,明郡王不得不灰溜溜地走了。

    臨走前還被小郡主摁頭行了一禮。

    岑院長以及所有偷摸著圍觀的學生們齊齊松一口氣。

    小郡主來得可太及時了。

    不然誰對付得了明郡王那尊大佛啊?

    話說回來,小郡主方才說不讓明郡王欺負她的老師,她哪個老師?蕭六郎嗎?

    這時,沐輕塵被顧小順神色匆匆地叫過來了,卻發現明郡王與韓徹已經離開,自己一路的計策都白想了。

    “郡主,你怎麼來了?”沐輕塵上前與小郡主打了招呼。

    “放我下來。”小郡主說。

    丫鬟將小郡主放了下來。

    小郡主其實並不經常被人抱,那樣會顯得她很小,她時刻記得自己是一個長輩。

    小郡主指了指顧嬌,對沐輕塵說︰“我來找她。”

    顧嬌古怪地問道︰“找我做什麼?”

    “騎馬呀。”小郡主說,“我昨天問你什麼時候過來你也沒個準話。”

    哦,原來還要回話的呀,她以為放學直接過去就行了。

    顧嬌認真檢討︰“是我的問題,我下次注意。”

    她在小孩子面前沒什麼大人包袱。

    這態度令小郡主很滿意,小郡主最討厭別人扯東扯西,各種借口,把她當成小孩子糊弄,譬如那個不孝佷兒明郡王!

    小郡主看向顧嬌道︰“那你現在可以說了。”

    顧嬌道︰我今天放了學就過去找你,酉時放學,到你那里小半個時辰。”

    小郡主點點頭︰“好,就這麼說定了。”

    然後她就告別顧嬌與沐輕塵,乘坐馬車回去了。

    顧嬌有點兒迷,大老遠地折騰過來竟然就只為了問一個上課時間,皇族小奶包的世界她不懂。

    ……

    另一邊,群山環繞的礦場之中,顧承風一行人鑿了一整天的井,天氣炎熱,有徭役當場中暑癱在地上。

    顧承風也略有些中暑,惡心乏力,但沒到癱下去的地步。

    他的袖口高高挽起,露出曬成小麥色的肌膚,每一次用力地鑿動,都能看到臂膀上緊實卻並不過分夸張的肌理。

    好不容易到了日暮時分,苦役結束,徭役們幾乎累癱了,顧承風也累得坐在石頭上,汗流浹背地喘著氣。

    這樣的日子從他進入燕國便開始了,不是在礦場就是在別的地方,總之沒一天安生享受。

    打仗時他經歷過生死的苦,卻沒經歷過眼下這種踐踏尊嚴的苦。

    他的雙手早已磨出了厚厚的繭子,今日連繭子都被磨破,長出了疼痛的血泡。

    他眉頭都沒皺一下,從腰間解下一個破舊的水囊,仰頭喝了一口摻著沙子的水。

    “吃飯了!”

    有官差厲喝。

    累歸累,飯還是要吃的,眾人拖著疲倦不堪的身子,踉踉蹌蹌地來到領飯的棚子。

    顧承風這次沒排在最後一個,他搶了第一,打了一碗還算濃稠的粥,拿到了兩個大玉米面饅頭。

    隨後他找了個沒人的空地坐下,囫圇吞棗地吃了。

    看天氣,夜里要下雨。

    正是這一緣故,今晚他們不必繼續鑿井,恐被掩埋在里頭了。

    吃過飯,所有人被押回大通鋪,不得擅自出入。

    天氣悶熱得厲害,大通鋪滿滿當當地睡了二三十號人,猶如蒸籠一般,難聞的氣味不斷在房中發酵。

    顧承風躺在最里頭的木板上,表情沒有一絲變化,仿佛這樣的氣味他早習以為常了。

    約莫半個時辰後,烏雲黑壓壓地籠罩而來,天色一下子暗了。

    不多時,天空開始電閃雷鳴。

    顧承風明白,逃走的機會來了。

    大通鋪里最後一個人也睡著後,顧承風下了床,輕手輕腳地來到門邊。

    門從外頭鎖上了,撬開是不能的,他沒有工具,只能用內力震開。

    但又不能驚動巡邏的侍衛,他只能等,等下一次雷聲的到來。

    一道白熾的閃電晃過,地面上的螞蟻都被照得清晰可見。

    就是現在!

    轟隆一聲巨響,顧承風  震斷了銅鎖。

    他拉開房門走出去,將斷裂的鎖頭用發絲纏繞了一下,裝模作樣地鎖回去。

    雷聲漸止,大雨傾盆而下。

    顧承風義無反顧地奔入大雨中,大雨能遮掩他的蹤跡,也能隱蔽侍衛的氣息,他需得比平日里更小心翼翼,以免撞上了還不自知,當場被抓了現行。

    “哎呀,這雨怎麼說下就下了?衣裳都淋濕了!”

    “明日也不知能不能開工。”

    “官它呢,反正又不要咱們鑿井。”

    顧承風躲在大樹後,任由兩名巡邏的侍衛打不遠處匆忙而過。

    二人走遠了,他才繼續往關卡處奔去。

    關卡那里也有侍衛把守,他觀察過了,這里是唯一的出入口,其余地方都有毒草與陷阱。

    他在雨中等了一會兒,侍衛似有些困乏了,站著打起盹來。

    顧承風悄無聲息地自他面前一閃而過!

    說不緊張是假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了,萬幸並沒被發現,他順利地出了礦場。

    隨後,他順著來時的方向奔去。

    大雨漂泊,他衣衫濕透。

    他一刻也不敢停下,唯恐那群人追上來。

    不知跑了多久,跑得一雙腿都快要不是自己的了,他來到了一條僻靜的官道上,他扶住路邊的樹,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忽然,一陣馬蹄聲由遠及近地傳來。

    “這里只有一條官道,他一定是往這邊去了!”

    是礦場的官差!

    居然這麼快就發現他逃了!

    顧承風咬咬牙,抬眸望了望頭頂的枝丫,足尖一點躍上了枝頭。

    虧得這會讓不打雷了,不然他沒被他們抓回去打死,也得被雷活活劈死。

    “駕!”

    一行人自大樹底下奔騰而過。

    听著越來越遠的馬蹄聲,顧承風靠在樹干上微微喘氣。

    也只有在坐下來之後他才感受到了腿上的疼痛。

    被用烙鐵打了奴隸印記的地方本就沒有長好,如今又淋了雨,簡直鑽心一般地疼。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