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699章 661 女兒(二更)



    顧嬌有個毛病,一背詩就犯困。

    前面還能咬牙堅持,到後面困得小雞啄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寫了什麼。

    就連荷包都是小九自己叼走的,她早趴在桌上睡著了。

    蕭珩看到後面簡直又好氣又好笑。

    虧得他還以為那些詩是她自己肺腑之言的文采,現在看來,不知打哪兒抄來的。

    再看最後幾張字條上歪歪斜斜的字,怕是抄困了,都不知自己究竟抄到哪兒了。

    蕭珩氣得牙癢癢︰“白瞎我這麼激動,以後再不上你當了,小騙子!”

    她必定已經睡了,蕭珩沒再回信。

    小九見沒自己什麼事了,又飛回了樹枝上。

    蕭珩依舊有些睡不著。

    不是為情詩的事,他不至于心眼小到連這個都計較。

    是白日里查到的一些消息,讓他需要靜下來仔細梳理梳理。

    顧嬌告訴他,南宮厲的背後之人是皇族之後,他便去盛都最熱鬧的茶樓找了幾位說書先生,大致了解了一下皇族的背景。

    沒打听到太多,但有關南宮家的還是略知了一二。

    南宮家與太子府走得近,這在盛都早已是心照不宣的秘密。

    昭國太子是入住東宮,而燕國太子則是出宮建府。

    燕國太子是國君的第二子,生母為韓貴妃。

    那日為他準備了看台的公子便是太子的嫡長子明郡王。

    明郡王與今日平陽書院的擊鞠手韓徹是表兄弟。

    盡管目前沒有證據表明是太子府指使了南宮家,但太子府的嫌疑仍然最大。

    那麼問題來了,太子府中是何人在對付他?又為什麼要對付他?

    ……

    今晚的盛都格外悶熱,入夜了也不見半分涼意。

    忙碌了一整日的國公府漸漸安靜下來。

    慕如心有些煩悶地坐在屋子里。

    “再拿點冰塊過來。”她蹙眉說。

    “小姐,你怎麼了?”丫鬟不解地問,屋子里已經放了兩盆冰了,再放就得著涼了。

    “我心里不痛快!”慕如心郁悶地說。

    想到在書院發生的事,她越來越覺得那個蕭六郎處處礙她的事。

    她沒好氣地說道︰“他就是看準了這是結交三個院長的大好機會,故意把重傷都搶去,只留給我幾個無關痛癢的輕傷下人。”

    這話丫鬟就不知道該怎麼接了。

    “算了,睡吧。”慕如心放下扇子,起身去了床上。

    丫鬟跟過來為她放帳幔,寬慰道︰“小姐,他只是一個下國來的學生,你很快就要成為國公爺的義女了,屆時看他怎麼爭得過你?”

    提到這個,慕如心嘆了口氣︰“你說,咱們都放出消息這麼久了,全府都知道了,二爺與二夫人怎麼還沒個動靜?難道我會錯二夫人的意了?”

    丫鬟道︰“怎麼會?二夫人那麼問小姐,就是在探小姐的口風!我猜一定快了!”

    慕如心躺下來,憧憬地說道︰“我沒有爹娘,是師父將我養大的,若我真成了國公爺的義女,一定好生孝敬他!彌補……他痛失女兒的遺憾!”

    國公爺的院子。

    國公爺原本已經歇下了,奈何連翹毛手毛腳的,不小心把一碗茶全潑在了床上。

    連翹不得不將國公爺扶上輪椅,找了褥子來更換。

    國公爺睜著眼,兩手搭在輪椅的扶手上。

    右手邊便是床頭櫃。

    櫃子上放著連翹剛剛從外面買來打算帶回房中的胭脂。

    她方才就是在玩胭脂,才心不在焉地把要給國公爺擦手的水盆打翻了。

    她嚇壞了,胭脂蓋子都沒來得及合上。

    國公爺的右手距離胭脂只有約莫兩寸的距離,稍稍動一下便能踫到。

    然而對于連眨眼都無法自如控制的國公爺來說,精準地挪動手指是十分困難的事。

    國公爺死死地盯著那盒胭脂,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顫抖著摸到了胭脂。

    他的手指蘸了一坨胭脂,又再次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無比顫抖地寫下了一個歪歪斜斜的字。

    ……

    翌日,顧嬌與顧小順去天穹書院上課。

    一進書院,顧嬌便感覺到了幾道莫名朝她投來的視線。

    “六郎!”

    一個學生笑著與她打了招呼。

    她不認識。

    “六郎!”

    又一個學生滿臉笑容與她打了招呼。

    她又不認識。

    什麼情況?

    一夜不見,大家都這麼熱情了嗎?

    “六郎!”

    不知被多少陌生學生打了招呼後總算來了一個認識的。

    周桐。

    “小順。”周桐在顧嬌二人面前停下腳步,也笑容可掬地與顧小順打了招呼。

    顧嬌︰“今天是有什麼事要發生嗎?為什麼大家那樣子?”

    周桐︰“哪樣子啊?”

    “六郎!”第大概十七個陌生學生與估計大了招呼。

    顧嬌用眼神示意︰“就剛剛那樣。”

    周桐望著那名學生遠去的背影,恍然大悟地笑了笑︰“你說大家都認識你的事啊,這有什麼可奇怪的?你不記得昨天你們贏了比賽了?”

    顧嬌道︰“那也不該都認識我。”

    又不是都去看比賽了。

    周桐嘿嘿一笑,隔著袖子抓住她的手腕︰“你跟我過來就知道了!”

    顧小順呲牙,哎,你放開我姐!

    周桐帶著顧嬌來到了書院的公告欄前,那里早已圍滿了書院的學生。

    “六郎來了!”

    人群中不知誰叫了一句,原本圍在公告欄前的眾人忽然唰的一下散開,為顧嬌讓出一條道來。

    這待遇……叫顧嬌有點兒措手不及。

    周桐倒是沒與他們客氣,樂呵呵地拉著顧嬌來到最前面,指著公告欄上道︰“你看!”

    顧嬌凝眸看去。

    公告欄的左面貼著昨日的賽況以及對他們幾人的大力表彰,右面則掛著他們幾人的獨立畫像,但只有顧嬌是騎在馬上。

    她一手拽著韁繩,一手握著球桿。

    是大半個背影,她扭頭露出半張側臉。

    露的恰巧是沒有胎記的右臉,衣袂翩飛,發帶自她臉龐飛過,說不出的英姿颯爽,即使在俊美出塵的沐輕塵身邊也毫不遜色。

    顧嬌看著那個鮮衣怒馬的少年,差點沒認出是自己。

    這就是旁人眼中的她嗎?

    周桐道︰“是我們合力畫的,畫了一整夜呢。”

    顧嬌這才留意到周桐的眼底一片鴉青,再看正在張貼畫像的鐘鼎等人,果真個個都頂著厚重的黑眼圈。

    這是顧嬌前世不曾有過的經歷。

    明明前世她總考第一,比賽拿獎拿到手軟,但就是沒有一個人可以靠近。

    或者說她也並不想靠近。

    她的身份注定她不能有任何朋友。

    “我們畫得怎麼樣?”周桐期盼地問。

    顧嬌的目光掃過周桐、鐘鼎以及昨日去了比賽現場的所有人,眾人也看向她,眸中隱隱透出期盼與忐忑。

    “還湊合。”顧嬌說。

    眾人如釋重負地一笑。

    他們是文舉科的學生,琴棋書畫都不差,可不知為何,一定要等到顧嬌親口承認他們的畫,他們才好似大功告成了。

    “都不上課的嗎?”顧嬌淡淡地問。

    周桐笑了笑︰“上、上課!”

    顧嬌轉身,酷酷地走了。

    走了幾步,狀似無意地說道︰“再多畫幾幅,家里的牆壁有點空。”

    ……

    天穹書院許久沒這麼風光過了,別看他們素有皇家書院之稱,事實上那都是許多年前的風光了。

    上一次他們書院出狀元還是十七年前的事了,那之後別說狀元,連榜眼與探花都沒再出過。

    文不成武不就的,沒少讓人笑話。

    如今接連贏下兩場擊鞠賽,擊敗了兩個強大的書院,揚眉吐氣極了。

    岑院長也挺高興,將顧嬌與沐輕塵幾人叫到他的值房中一頓夸贊︰“……這兩場比賽的確打得不錯,打出了我們天穹書院的水平,但也不要驕傲,好好訓練,爭取下一場再為書院爭光!”

    沐輕塵四人拱了拱手。

    顧嬌挑眉道︰“這就完了?”

    岑院長一愣。

    顧嬌說道︰“不來點兒實際的嗎?譬如……獎金?”

    岑院長︰“……”

    “咳!”岑院長不動聲色地輕咳一聲,正色道,“書院最近經費緊張,下次你們贏了,一起給!”

    顧嬌抓到重點︰“那要是輸了就不給了?”

    岑院長︰“咳咳!你這小子,能不三句話不離錢嗎?讀聖賢書的人,怎可滿身銅臭?”

    顧嬌問道︰“那到底是給還是不給?”

    岑院長︰“……”

    他說不給還來得及嗎?

    回明心堂的路上,沐輕塵問顧嬌︰“你缺銀子?”

    顧嬌挑了挑眉︰“算是吧,你有掙錢的法子?”

    沐輕塵道︰“可以借給你,你要多少。”

    “借就不必了。”顧嬌擺手,她如今又不是捉襟見肘,她只是未雨綢繆。

    下個月顧琰便要手術了,可能會花不少銀子。

    顧嬌認真道︰“你要是有掙錢的門道就叫上我,不虧待你,讓你做中間商賺點差價!”

    沐輕塵︰“……”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