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658 完勝(兩更)



    什麼叫活久見?  那絕對是看天穹書院擊鞠。  他們從不知道擊鞠賽居然可以打成這樣!  第一場偷師許平,用“許平”打敗“許平”已經夠讓人大開眼界了,不料今日又來了更猛的。  他們之中不少是沖著目睹盛都第一公子沐輕塵的風采來觀賽的,結果全被那個新生帶歪了。  上一場也是被他帶歪的,所以驗證了那句話——什麼樣的擊鞠手養什麼樣的馬嗎?  擊鞠手不正常,這馬特麼的也不正常!  打到最後平陽書院的人徹底沒脾氣了,他們的馬被嚇跑算什麼,被那小子的馬拐跑才可怕好麼?  韓徹勒緊韁繩︰“不是!停下!停下!吁——”  吁也不管用了,黑風騎全跟著馬王跑了。  馬王咧著大嘴巴子呼呼往前跑。  來呀!朕帶你們飛呀!  天穹書院的擊鞠手都沒眼看了,這貨不是我們隊友。  看台上的人笑得肚子都疼了。  不懂馬的人會覺著這匹馬實在太厲害了,真正懂的人就會明白馬固然厲害,但能完全駕馭這匹馬的人更令人矚目。  看台東頭的一間掛了珠簾的亭子里,一名身著玄色寬袍的男子端身跽坐飲茶,他右側稍後的地方跽坐著一名身著官服的男子。  “馬跑成這樣都沒掉下來,那小子是誰?”問話的是玄衣寬袍男子。  官服男子恭敬地說道︰“啟稟殿下,此人我見過,是沐輕塵的同窗,據說是個下國人,油嘴滑舌的,還曾冒充過大夫去國公府行騙。”  玄衣男子道︰“就是你上回說的沐輕塵帶去國公府的庸醫?”  官服男子道︰“正是他。”  若是顧嬌在這里,一定能認出對方便是當初那位負責捉拿太子府刺客的邵大人。  與沐輕塵有所過節,所以得知她拿了沐輕塵的令牌去內城青樓後,果斷踩著她給沐輕塵扣帽子。  也是他的緣故,顧嬌光明正大地去了一趟國公府。  玄衣男子若有所思道︰“我看此人倒也有幾分本事,你不要因為與沐輕塵有過節就亂打一氣。”  邵大人垂眸︰“殿下所言極是,這小子的騎術確實了得。”  言外之意顧嬌的醫術的確是假的,去國公府招搖撞騙的事也不是自己在污蔑顧嬌與沐輕塵的。  玄衣男子似乎的確對那小子有幾分興趣,邵大人很擔心他會問那小子的名諱,他不希望沐輕塵身邊有人擠到殿下身邊。  但玄衣男子只是端起桌上的杯子,輕輕品了一口茶,沒再過問其它。  這場比賽最終以十二比二十七落下帷幕,天穹書院二十七,刷新了擊鞠賽的旗數記錄。  韓徹的那句“下半場,我會讓你們一個球也拿不到”算是應驗了,只不過應驗在了他們自己身上。  平陽書院的院長就坐在岑院長隔壁,他這會兒臉色也不大好看,他冷笑著說道︰“天穹書院好本事,為了本場比賽特地弄了這麼一匹瘋馬?”  岑院長笑了笑,意味深長地說道︰“誒?此言差矣,論尋馬的本事天穹書院不及平陽書院一半,你們找了四匹黑風騎,我們這不是被逼得沒轍了,才把一匹沒受過訓的備用馬用上了嗎?”  平陽書院的院長差點吐血了。  沒受過訓的就已經這麼猛了,再訓一下是想上天嗎?  不帶這麼顯擺的!  韓家在京城的簪纓世家中能排上前四,顧嬌的馬將韓家的黑風騎碾壓到沒脾氣,一場下來,名聲大噪。  韓徹想踩著沐輕塵上位,結果被顧嬌踩著上了位,不用看也知道韓徹回去後要吐多少血了。  接下來還有五幾場,第四場打完後會休息一個時辰,下午繼續。  “你們換一下衣裳,一會兒去看看接下來的比賽,他們之中說不定就有咱們下一次的對手。”閣樓,武夫子對眾人說。  眾人點頭,拿了帶來的包袱去換衫。  只有一間廂房,顧嬌照例讓別人先換,大家只覺著他害羞不好意思,倒也沒多疑。  畢竟,沐輕塵也從不與人一間屋子換衫。  “你先換。”只剩二人時,沐輕塵對顧嬌說。  “哦。”顧嬌進了屋。   。  是插上門閂的聲音。  沐輕塵︰“……”  一行人換完衫去了天穹書院的看台,顧琰與顧小順坐在岑院長身邊,二人的臉頰都被曬得紅撲撲的,顧嬌覺得很可愛。  自己的弟弟,怎麼看、多大了都可愛。  顧嬌一來,顧小順自動把身邊的位子讓給她。  他一貫懂事,不會和誰去搶顧嬌,何況坐在顧嬌的另一邊也挺好,獨佔什麼的他壓根兒沒根筋。  顧琰是坐在輪椅上,顧嬌是跽坐在墊子上,比他略矮一點。  天穹書院的人都知道“蕭六郎”是顧琰與顧小順的未婚姐夫,為何是未婚,主要是為了與蕭珩撇清關系,不讓有心人將他們的身份聯系在一起。  至于為何不直接撇干淨,也是由于他們起先不知“顧嬌”也來了,顧小順叫姐夫都叫了姐夫許多次了。  如今在座所有人都知道顧嬌在昭國還有一個未婚妻。  這種情況倒也正常,袁嘯與趙巍都是有未婚妻的,一個是指腹為婚,一個是三年前定的婚。  “四哥!”  忽然,一襲粉色院服的甦雪戴著面紗出現了。  甦雪明眸善睞,身姿窈窕,面紗也遮不住她盈盈美貌,饒是有了未婚妻的趙巍與袁嘯都忍不住驚艷了一把。  隨後就被她身後跟著的小黑娃萌到了。  小家伙黑是黑了點,但小臉真是可愛極了,五官也精致得不像話,尤其那一雙眨巴眨巴的大眼楮,只是那麼看著就仿佛會說話。  睫毛也長,像個小睫毛精。  岑院長認出了小家伙,笑著沖他招了招手︰“淨空來了啊?”  “院長伯伯好。”小淨空禮貌地打了招呼。  岑院長對沐輕塵幾人介紹道︰“你們上一場比賽是在閣樓看的,沒過來,不認識,他是凌波書院的小神童,叫淨空。”  “哥哥們好。”小淨空拱手鞠了一躬。  岑院長老喜歡這個小家伙了,指了指身旁的顧琰與顧小順︰“來來來,這是顧琰哥哥,這是小順哥哥,你們上次見過的。”  “嗯,見過,琰哥哥好,小順哥哥好。”小淨空一路上與壞姐夫跋山涉水,演技深得壞姐夫真傳,滴水不漏。  岑院長又要介紹顧嬌,小淨空萌萌噠地說道︰“我認識他,院長伯伯上次指給我看過,六郎哥哥好!”  顧嬌高冷臉︰“嗯,你們書院不上課嗎?”  小淨空道︰“我們的課上完啦!”  神童班上午最後一節課是自習,小淨空這種神童有的是法子讓夫子放他出來。  恰巧甦雪打他們課室門前路過,他便跟著甦雪一起過來了。  “這是……”沐輕塵古怪地看著小淨空。  甦雪道︰“他就是我和你說過的,我舍友的弟弟。”  她雖不住寢舍,但小淨空有時會去她們課室找蕭珩,因此她與淨空也算認識。  小淨空噠噠噠地來到顧嬌面前︰“六郎哥哥,我可以和你一起坐嗎?”  甦雪柳眉一蹙︰“小家伙,你不是要和我一起坐的嗎?”  小淨空攤手,嘆氣地說道︰“可是你已經有哥哥啦,我還沒有。”  甦雪︰“……”  小淨空坐在顧小順與顧嬌的中間,他人小,隨便塞一塞就能坐下,倒也不擠。  沐輕塵看向甦雪,他的眼神很嚴肅,儼然是在告訴甦雪這里不是她一個女子該來的地方。  甦雪理直氣壯地說道︰“我是送淨空過來的!我一會兒還得帶他回去!”  她上次有事沒來,這次怎麼也不會錯過的!  “無妨。”岑院長笑了笑,“牧童,給甦小姐看座。”  “是。”牧童在沐輕塵的身側為甦雪擺了一張席墊。  甦雪笑眯眯地坐在沐輕塵身邊︰“四哥!”  親哥哥在這兒呢,誰又能說什麼?  何況隔壁平陽書院的女夫子也來了,這種情況下倒也不必太過在意男女之防。  第四場比賽開始了,對戰雙方是嵩山書院與紫林書院。  這是兩個擊鞠實力十分強悍的書院,雙方旗鼓相當,打得非常有技術含量。  沒出現讓人驚掉下巴的畫面,中規中矩的,雙方各自都犯了一點規,罰了幾次球。  眾人表情有點兒迷。  精彩是精彩,總有哪里不得勁是怎麼一回事?  對面看台之上,國公爺仿佛經歷完一場可怕的折磨,如釋重負。  慕如心覺得很奇怪,那匹馬讓他看著難受就不看了唄,又一直一直盯著看。  雖然那匹馬是很惹眼就是了。  眼下國公爺仍然在看,眼珠子卻不是望向下方的擊鞠場,而是……對面的看台?  對面是平陽書院與天穹書院的師生。  國公爺在看誰?  沐輕塵嗎?  第四場比賽進行到第七小節時出了一點小岔子,嵩山書院的一名擊鞠手聲稱被對方的球桿打到了手背,對方矢口否認,裁判最終判定紫竹書院的擊鞠手違規。  嵩山書院罰球得旗,雙方的旗數追平,十三比十三。  最後一次歇息。  “你們說誰會贏?”沐川問。  袁嘯道︰“紫竹書院吧,攻勢比較猛。”  趙巍道︰“但他們老是犯規,這都罰了第三個球了。”  顧琰開口道︰“嵩山書院撒謊。”  袁嘯與趙巍齊齊一怔︰“有嗎?”  話音剛落,去閣樓打水過來的牧童便著急忙慌地上來了︰“不好了!嵩山書院與紫竹書院打起來了!”  賽場沖突這種事還真是古往今來都不罕見,一行人坐著也是坐著,索性去閣樓看看。  牧童是恰巧在那里,才及時把消息帶過來了,看台這邊的其余人暫時還不知情。  平陽書院的夫子很奇怪,怎麼都走了?  岑院長、小淨空、顧琰以及甦雪、沐川被留在了這里。  沐川負責看住甦雪與小淨空。  一行人抵達閣樓時,雙方打得不可開交,侍衛都沒法兒插手。  擊鞠是一項高門子弟才玩得起的項目,寒門子弟連擊鞠用的馬都買不起,而這些高門子弟幾乎個個自幼習武,師承高人,又哪里是普通侍衛能夠比擬的?  顧嬌與沐輕塵走過去,一人一個,將扭打在一起的擊鞠手們分開。  袁嘯與趙巍則幫著侍衛一起制住他倆扔過來的人。  現場混亂至極,等全被分開後,還有人想要暴動,沐輕塵一聲厲喝︰“都給我住手!誰再動手,我就不客氣了!”  雙方這才偃旗息鼓。  本以為一切到此結束,誰料雙方適才打斗時多次用內力撞到後堂的一面牆,那面牆終于承受不住壓迫,轟的一聲塌了!  牆塌下去的那一面後是為閣樓與整個看台準備茶水的下人,足足二三十之眾。  沐輕塵的拳頭捏得咯咯作響︰“都是你們做的好事!”  嵩山書院與紫竹書院的擊鞠手們慚愧地愣在了原地。  他們打個架而已,沒想過傷害無辜的人的!  顧嬌淡淡地往了雙方擊鞠手一眼︰“過來救人。”  眾人開始施救。  擊鞠手們遲遲不上場,自然惹來了賽場的注意,隨後整個書院都知道了閣樓的事故。  凌波書院是有大夫的,但也只有一名大夫而已,大夫及時趕來了,可明顯人手不夠。  顧嬌對袁嘯說道︰“去找顧小順,讓他把我的急救包拿來,你再去找人弄幾個擔架過來!”  這麼多人,也不知急救包里的藥夠不夠用,要是——  “好!”  袁嘯應下,立馬去了。  顧嬌又對沐輕塵道︰“大堂內的位置不夠,我需要一片空地。”  “好。”沐輕塵帶上趙巍,叫上凌波書院的幾名侍衛用繩子將大堂外圍了一大片空地出來。  顧小順來得很快。  顧嬌的急救包是提前一日收好的,放在顧琰的簍子里,里頭除了急救包還有一些顧琰所需的藥品。  “六郎!東西來了!”顧小順跨過繩子,來到顧嬌身邊。  此時空地上已經躺了兩名從廢墟下刨出來的傷患,二人都傷到了腿,不算太嚴重,但需要及時嚴重。  顧嬌伸手去拿急救包,卻發現是小藥箱︰“咦?你把藥箱帶來了?”  顧小順問道︰“不是你昨天晚上裝的嗎?”  顧嬌搖頭道︰“我裝的是急救包。”  “哦,急救包我也拿來了!”顧小順將另一只手里的的急救包遞過去。  隨後他想了想,說道︰“可能是顧琰裝的吧?”  ------題外話------  暫時換了個封面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