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654章 小拽嬌!(兩更)



    這會兒正是夜市繁華之際,街道上車馬行人太多,導致南宮厲的馬車行駛速度並不快,這就方便了顧嬌跟蹤。

    南宮厲斷了一臂,身受重傷,據說是要死了,可看樣子分明活得好好的,那他快死的傳言又是怎麼流出來的,目的是什麼?

    顧嬌揣測是南宮厲刺殺蕭珩的任務失敗,為了減輕罪責故意裝作重傷不治的樣子。

    給他這個任務的人是誰?是南宮家的家主還是另有其人?

    不論怎樣,南宮厲此人都並不無辜。

    南宮厲的馬車先是在長街上走了一陣,隨後右拐進入了一條小胡同。

    從胡同穿過去後是另一條相對清淨的街道。

    這條街上賣的多是古玩字畫,不如有青樓有花燈的長街熱鬧。

    但也正因為人煙少了,增加了顧嬌暴露的機會,顧嬌不得不越發放輕步子。

    南宮厲的馬車在一家古董鋪子前停下。

    車夫放下腳凳,將南宮厲攙扶了下來。

    顧嬌就隱在斜對面的一根柱子後。

    適才在二樓隔得遠,看不太清,這會兒近了些,燈籠的光線又全打在了南宮厲的臉上,顧嬌才發現南宮厲的傷勢確實不容樂觀。

    他的臉色十分蒼白,步伐也不如在昭國見到的那般穩健。

    看來常那一劍不僅是斷了他一臂,還傷了他的根基,他想恢復如初基本不可能了。

    南宮厲進入店鋪後,顧嬌也來到了店鋪附近,她猶豫著是直接進去還是偷偷地爬上屋頂。

    她是見過南宮厲的,見過真人也見過畫像,但她不確定南宮厲是否見過她,又是否在調查蕭六郎的時候順帶著調查了她。

    如果沒有,那自己堂而皇之地進去也無妨。

    可萬一有——

    顧嬌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裳,方才出來得急,沒換衫,她穿的是天穹書院的院服。

    “罷了,爬牆。”

    顧嬌走進巷子,蹬著牆壁攀上屋頂。

    夜色恰如其分地掩蓋了她的身形,她循著南宮厲的聲音,輕輕地揭開一塊瓦片。

    南宮厲坐在主位上,在他對面站著一個五十上下的商賈打扮的男子,看上去像是這間鋪子的掌櫃。

    顧嬌如今燕國話十級,自然不存在听不懂二人談話的情況。

    她听見南宮厲問︰“那邊情況怎麼樣了?”

    掌櫃嘆了口氣︰“殿下很生氣,說為什麼連這麼一點小事都辦不好。”

    南宮厲就道︰“這可不是小事!本將軍的一條胳膊都沒了!”

    掌櫃忙道︰“將軍勞苦功高,殿下也說了,讓將軍好生養傷。”

    “哼,只怕若不是本將軍傷得這麼重,殿下就要處罰我了吧?”

    “殿下也是在氣頭上,將軍對殿下的忠心殿下又會不明白?”

    顧嬌听到這里差不多听出個大概了,南宮厲口中的小事應該就是刺殺蕭珩的事,但這件事似乎不止是南宮家的主意,背後還有一個殿下。

    能被稱作的殿下的只能是大燕皇族。

    大燕皇族為何想要蕭珩的命?

    難道蕭珩與大燕皇族有什麼關系?

    南宮厲不耐地說道︰“行了,不提這個了,我讓你查的事查得怎麼樣了。”

    目前看來這個掌櫃有三重身份,第一重就是鋪子里的掌櫃,第二重是那位殿下的線人,第三重則是南宮厲的心腹。

    掌櫃道︰“暗夜門的少門主幾年前與老門主賭氣離家出走,之後一直杳無音信。那幾個去昭國的暗夜門長老應當就是去尋少門主的,誰曾想少門主沒遇到,倒是踫巧將將軍給救回來了。”

    南宮厲蹙眉道︰“我那會兒昏迷不醒,無法告知他們傷了我的就是暗夜門少門主。等我在南宮家醒來,他們已經離開。”

    等等,傷了你的不是常嗎?

    怎麼又成暗夜門少門主了?

    話說暗夜門是什麼?

    顧嬌一頭霧水。

    掌櫃遲疑道︰“那……將軍要把少門主的消息告訴暗夜門嗎?”

    南宮厲冷冷一哼︰“告訴了又能怎樣?他們是能殺了他們少門主為本將軍報仇嗎?少門主傷了本將軍,但他們的護法同樣地救了本將軍,以老門主護犢子的尿性,一定會說功過相抵,才不會大義滅親。”

    掌櫃嘆道︰“老門主老來得子,不知多寶貝這個兒子,自是不忍責罰他的。”

    南宮厲冷聲道︰“但本將軍咽不下這口氣!”

    掌櫃的臉色微微一變︰“將軍是打算——”

    南宮厲卻不往下說了︰“這件事我自有安排。殿下那邊你多替我留意一下,我雖傷了身體,可到底兵權在手,對殿下還算有用。”

    掌櫃笑道︰“南宮家如今是兵權第一世家,殿下器重將軍都來不及。待將軍康復了,再派人去將那小子殺了便是了。”

    “我知道了。”南宮厲淡淡站起身來,不小心扯到斷臂的傷口,他疼得倒抽一口涼氣,下意識地抬起左手去扶,卻不小心撞掉了一副多寶格上的字畫。

    字畫啪的一聲在地上攤開了。

    顧嬌定楮一看。

    是蕭珩的畫像。

    確切地說是滄瀾書院第一美人的畫像。

    畫像上的美人素衣綾羅,戴著半透明的面紗,美得不可方物。

    南宮厲曾劫持過蕭珩,認得蕭珩的臉——

    顧嬌眉心微蹙,捏緊了手中的銀針。

    掌櫃躬身將畫像拾起來卷好,訕訕地說道,“是六國美人榜上的畫像,滄瀾書院新來的美人。”

    南宮厲沒興趣,頭也不回地走了。

    顧嬌收回了銀針。

    通過方才的談話,顧嬌確定了兩件事,一,是大燕皇室中人想要蕭珩的命;二,常小乖乖是暗夜門的少門主。

    宣平侯知道自己拐回來的是暗夜門門主的寶貝兒子嗎?

    暗夜門門主知道了,怕是要提刀過來砍他。

    南宮厲走後,顧嬌緩緩將瓦片放回去,翻身躍了下來。

    南宮厲的身邊原本只帶了一名會武功的車夫,顧嬌跟蹤起來並不太費勁,可就在出了鋪子後,忽然就來了一隊人馬,全是來接南宮厲的。

    顧嬌猶豫了一下,決定今日到此為止。

    既然知道了這間當鋪是南宮厲的據點,只要盯著它,日後總有能再遇見南宮厲的時候。

    可計劃趕不上變化的是,蕭珩竟然與小淨空一道出現在了附近。

    小淨空難得長一點個子,原先的衣裳短了,蕭珩帶他過來定制衣裳。

    好巧不巧,那間繡樓就在當鋪的對面。

    南宮厲與蕭珩的馬車各自停在路邊。

    小淨空將小腦袋伸出窗外,好奇地一陣亂看。

    顧嬌看見他,基本就確定蕭珩也在馬車上了。

    這時,南宮厲也來到了街上,只要蕭珩一下馬車,南宮厲就能看見他。

    馬車的簾子被掀開。

    一只如玉修長的手自馬車內探了出來。

    而像是有冥冥之中有某種的吸引似的,南宮厲下意識地朝對面的馬車看了過去。

    小淨空先蹦下來。

    他曬成小黑蛋了,與夜色融為一體,倒是不顯容貌。

    可蕭珩太惹眼了。

    就在蕭珩躬身走出馬車的一霎,顧嬌忽然拾起腳邊的一顆小石子,猛地朝南宮厲砸了過去!

    咚的一聲,南宮厲的腦袋被砸出了一個大包!

    四周的侍衛紛紛將南宮厲與馬車合圍起來。

    “保護將軍!”

    一名侍衛說。

    就這麼一打岔的功夫,蕭珩順利進了繡樓。

    南宮厲朝馬車望了一眼,什麼也沒看見,這會兒他的注意力已經不在那輛令他心生不妙的馬車上了。

    他的行蹤暴露了!

    他捂住頭上的大包,厲喝道︰“給我追!”

    “是!”

    八名侍衛一擁而上,朝著石子投來的方向追了過去。

    顧嬌身上還穿著天穹書院的衣裳,真不是打架的好時機。

    她快速撤離。

    對方窮追不舍,兵分三路,將她包抄。

    就在她路過一條小巷子時,忽然一只骨節分明的手伸了過來,捂住她的嘴,將她拽了過來。

    力道太大的緣故,她撞入了對方懷中,她單臂一抖,一枚銀針落入手中。

    “是我。”

    熟悉的聲音及時在她耳畔響起。

    顧嬌收了手,扭頭看向他。

    沐輕塵四下看了看,確定顧嬌認出自己了,帶著顧嬌施展輕功,上了巷子另一頭的一輛馬車。

    南宮厲的八名侍衛從不同的方向合圍過來,最終鎖定了這輛馬車。

    車夫不在。

    侍衛們彼此交換了一個警惕的眼神,其中一名侍衛問道︰“馬車里是誰?出來!”

    沐輕塵看了看身旁的顧嬌,用眼神示意她拉開車座下的暗格。

    顧嬌照做了,發現里頭是一套嶄新的女子衣衫,從風格上看像是甦雪的。

    “再不出來我們動手了!”那名侍衛冷聲道。

    顧嬌將甦雪的衣裳套在外面。

    老實說有點兒小,但把天穹書院的院服團巴團巴還是能勉強能遮住。

    沐輕塵的本意是讓顧嬌直接換上,他並不知身邊之人是女子,自然不認為有什麼不方便換衫的,但見顧嬌這麼硬套他也沒起疑,只以為顧嬌領會錯了自己的意思。

    他將簾子微微挑開一點,恰如其分地遮住顧嬌,只露出自己來。

    並不是誰都見過輕塵公子的,但他衣著不凡,自帶貴族氣場,侍衛們齊齊愣了愣。

    沐輕塵亮出自己身份︰“我是沐輕塵,你們是什麼人?”

    “原來是輕塵公子。”先前叫囂的侍衛拱手行了一禮,“失敬。”

    輕塵公子名動盛都,可以有人沒見過,但不會有誰沒听說過。

    沐輕塵反客為主︰“回答我的話,你們是什麼人?”

    “我……我們……”

    侍衛猶豫,南宮厲是暗中出行,侍衛們全都沒穿南宮家的衣裳,他自然不敢擅作主張泄露南宮厲的身份。

    “他們是我的人。”

    南宮厲的聲音忽然出現在了另一端的巷口。

    他的馬車緩緩駛來,侍衛們唰的讓道兩旁。

    馬車在十步之距的地方停下,車夫為南宮厲打開簾子。

    南宮厲坐在馬車上,威嚴地與沐輕塵兩兩相望。

    如果忽略他頭上那個大包的話。

    “沐公子,好久不見。”

    沐輕塵客氣而不失疏離地打了招呼︰“原來是南宮將軍,我听聞南宮將軍身受重傷,看樣子恢復得不錯。”

    恢復得不錯是假的,他臉色一片慘白,可見時時刻刻都在忍受巨大的痛楚。

    南宮厲不與他打太極,直言道︰“我正在追查一名刺客,追到這里就不見了刺客的蹤影,不知輕塵公子可有看見?”

    “沒有。”沐輕塵面不改色地說。

    南宮厲深深地看了沐輕塵一眼︰“沐公子的馬車上似乎還有一人?”

    南宮厲畢竟是高手,听出馬車上有另一道呼吸並非難事。

    沐輕塵說道︰“是我三妹妹,她染了風寒還跑去客棧看我,我正要送她回府。”

    “哦?”南宮厲將信將疑。

    沐輕塵將簾子挑開了些,讓顧嬌也露了出來。

    顧嬌散開了頭發,挑了一指用發帶輕輕地束在腦後,她還戴上了面紗,遮了自己臉上的胎記,只露出一雙冷靜從容的眼楮。

    沐輕塵對顧嬌道︰“是南宮將軍。”

    言外之意是讓顧嬌給南宮厲行個禮。

    可顧嬌怎麼會給這種人行禮?

    顧嬌看向南宮厲,用自己的女聲問道︰“南宮將軍有事嗎?”

    語氣有點兒拽。

    沐輕塵險些嗆到!

    南宮厲一直在觀察顧嬌,倒是沒在意沐輕塵的驚詫。

    甦家的地位在南宮家之上,甦雪這麼不將他放在眼里,南宮厲雖不高興,但也沒去懷疑。

    他最終沒看出任何破綻,最終帶著侍衛離開了。

    人走遠後,沐輕塵才像見了鬼似的對顧嬌說道︰“你、你方才……”

    “哦。”顧嬌換回了少年音,半點兒也不心虛地說道,“愛听戲,學過一點點。”

    听到熟悉的少年音,沐輕塵長松一口氣。

    有那麼一瞬,他差點以為自己同窗是女子!

    沐輕塵看著她的一雙明眸,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心跳有點快,他定了定神,道︰“你、你以後不要再這樣打扮……會讓人誤會,也不要再用那樣的聲音。”

    顧嬌︰“是你讓我換上的。”

    沐輕塵噎住。

    顧嬌戴著面紗,披散著長發,那雙清冷的美眸在他眼底無限放大。

    沐輕塵一眼都不敢多看了,他趕忙岔開話題,問道︰“南宮將軍為什麼說你是刺客?你真去行刺他了?”

    顧嬌道︰“沒有,我只是朝他扔了一塊石頭。”

    沐輕塵疑惑道︰“為何?”

    顧嬌挑眉道︰“誰讓他兒子欺負我?我生氣!”

    沐輕塵︰“……”

    首輔嬌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