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631章 霸氣馬王!



    顧嬌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真想掰開沐輕塵的腦子看看他里頭是怎麼長的!

    怎麼就懷疑她是得了這個!

    “沐輕塵你——”

    “怎麼了?藥不對嗎?”

    顧嬌深呼吸,深呼吸︰“……對,我謝謝你啊!”

    沐輕塵一臉莫名其妙,謝謝就謝謝,怎麼謝得那麼咬牙切齒?又不是他讓他痔瘡發作的。

    沐輕塵心知這種病被人發現了十分難為情,故而很是貼心地背過了身去︰“話說回來,你年紀輕輕的怎得了這種病?”

    顧嬌黑臉,對啊,我為什麼年紀輕輕得了這種病,還不得問你!

    ……

    顧嬌沒打算住寢舍,因此寢舍里並未備用任何衣裳,她這身行頭自是不便出去的。

    沐輕塵同情舍友的遭遇,大方地讓人去馬車上取了他的披風來遞給顧嬌。

    下午是江夫子與高夫子的課,武夫子主動去為顧嬌請了假。

    事實上顧嬌比武夫子想象的能扛,歇半個時辰,起來又是一條好漢,不過有免費的假,不請白不請。

    顧嬌沒在飯堂吃午飯,直接回了租住的宅子。

    她人雖走了,關于她的議論才剛剛開始。

    飯堂中。

    “哎,听說了沒?上午明心堂來了個新生,把武夫子的馬王給馴服了!”

    “什麼馬王?”

    “就是武夫子與人比武贏來的那匹野馬啊!”

    “就那匹把武夫子門牙都摔瘸了半顆的黑馬?”

    “應當就是它!”

    “武夫子不是訓了它許久都沒轍嗎?你方才說被誰馴服了?”

    “一個新來的學生!叫什麼……蕭……六郎?”

    “沒听過,咱們盛都的世家公子有姓蕭的嗎?”

    “不是盛都人,別國過來的。”

    “晉國?”

    “不是。”

    “梁國?”

    “是趙國!”

    “昭國!”

    “一個下國人?怎麼可能?是不是那匹馬出了什麼問題?被武夫子打傷了的吧?”

    沒有親眼所見的人確實無法想象當時的場景,只有明心堂與明月堂的學生全程目睹了顧嬌訓馬的經歷,他們無比確定那匹馬不僅沒被武夫子打傷,反而被武夫子關出了好幾分報復的戾氣。

    但凡在場的就沒一個人認為顧嬌是僥幸取勝的,顧嬌倒也沒揍它,就是一次次將它撂倒,撂到它沒脾氣為止。

    這听起來容易,做起來卻不亞于他們這些文弱書生考上武狀元的難度。

    那個叫蕭六郎的小子是要多狠有多狠,對馬狠,對自己更狠。

    這日後誰敢惹他?總之明心堂與明月堂的人是不敢了。

    事情進展到這里並沒有草草結束,沐輕塵將李宏義六人交給了武夫子。

    他們六個先是沐輕塵恐嚇了一番,又被顧嬌訓馬的全過程狠狠震懾了一把,哪里還敢撒謊?乖乖地把將顧嬌騙去騎馬王的事與武夫子交代了。

    “糊涂!”

    武夫子氣壞了。

    這虧得是蕭六郎能耐!若換成書院其它任何一個人,只怕早已死在馬蹄之下!

    武夫子又想到了差點喪命的甦家千金,後背冒了好大一層冷汗。

    此事決不能姑息,武夫子上報了院長。

    院長了解情況後對事件的主使李宏義進行了停課處罰,對其余五人嚴厲警告,並且所有人記大過一次,全院批評,集體罰去掃茅廁。

    “還有悔過書,明早都給我交上來!”院長嚴厲地說道。

    六人灰溜溜地出了院長的值房。

    顧嬌對此事的後續一無所知,她正優哉游哉地躺在院子里的藤椅上和顧琰一起納涼。

    盛都的氣候比昭國潮濕,熱起來空氣里黏黏的。

    顧嬌給顧琰打著扇︰“怎麼樣?涼不涼快?”

    “涼快。”顧琰虛弱地說。

    顧嬌摸了摸他的脖子,沒什麼汗了,她將蒲扇放下來。

    忽然,門口傳來咚咚咚的叩門聲。

    “誰呀?”魯師父提著砍柴的斧子從後院出來。

    “我去開門!”顧嬌說。

    門是虛掩著的,對方約莫是出于禮節才會先敲門。

    顧嬌走過去,將木門拉開,一個黑黝黝的馬頭鑽了進來。

    緊接著,顧嬌看見了站在馬旁鼻青臉腫、右手臂用紗布掛在脖子上的武夫子。

    顧嬌古怪地問道︰“這是……”什麼情況?

    武夫子訕訕一笑︰“你馴服了這匹馬,我與書院商議了一下,決定把它作為獎勵送給你。”

    真相是,顧嬌走後,武夫子以為這匹馬被馴服了,也跑過去騎它,結果被它摔得好慘!

    院長大人那會兒也在,差點被它的馬蹄子踢飛,要不是武夫子以身作盾,這會兒斷了一只胳膊的就是院長了。

    院長說他再也不想看見這匹馬了!

    武夫子……武夫子也不敢再看見它了。

    顧嬌頓了頓,說道︰“可是我家里窮,怕是養不起這匹馬。”

    他們帶的銀子本就不夠,什麼都得省著花。

    “養馬的銀子我出!”武夫子說道。

    求你收了這匹馬吧,它被打敗後顏面盡失,氣得不行,回了馬棚就瘋狂欺負別的馬,書院已經容不下它了!

    最後,顧嬌從武夫子那里白得了一匹馬,外加每月十兩銀子的飼料錢。

    臨近傍晚,南師娘回來了。

    南師娘穿著夜行衣,魯師父早上說南師娘出去辦點事,可瞧這身行頭只怕不是辦的什麼小事。

    南師娘進屋先喝了幾杯水,才喘息著對顧嬌道︰“嬌嬌,我找了點從前的關系,聯系了一個國師殿的後廚管事,一會兒他會來家里一趟,與你商議去國師殿的事。”

    原來是為了這個。

    顧嬌看著南師娘道︰“師娘先去換身衣裳吧,我去給師娘打水。”

    南師娘奔走了一天一夜,渾身濕透,確實不大舒服。

    顧嬌去灶屋給南師娘打了水來。

    南師娘洗完澡,換完衣裳出來時那位國師殿的管事也登門了。

    是個身材發福的中年男子,模樣算是周正,穿著與那日顧嬌所見的國師殿弟子們差不多的灰色長袍,腰帶與衣襟袖口上刺繡有所差別。

    “這位是廖管事。”南師娘介紹。

    顧嬌打了招呼︰“廖管事。”

    南師娘笑著對廖管事道︰“這位是我義子,小六。”

    為了好辦事,南師娘盡量把顧嬌與自己的關系往近處說。

    廖管事淡淡地看了顧嬌一眼,道︰“就是他想進國師殿?他去國師殿做什麼?別是做些不干淨的事連累到我!”

    “怎麼會?”南師娘和顏悅色地說道,“他只是好奇,想進去長長見識,廖管事放心,就沖我們是一個師門出來的,你都該信任我才是。”

    原來和南師娘是同門啊。

    說是同門並不假,可事實上,廖管事只是外門弟子,根本巴結不上南師娘。

    但俗話說得好,風水輪流轉,如今他倆都離開了師門,他進了國師殿混得風生水起,這個曾經的內門嫡傳弟子卻還要哀求到自己名下。

    就為了這一時的優越感,廖管事都決定自己可以幫她一回。

    廖管事拿腔拿調地說道︰“我丑話說在前頭,只帶你進去轉轉,你不能在里頭行竊或者作出任何不利國師殿的事。”

    南師娘笑道︰“瞧你這話說的,有廖管事這樣的高手看著,我這義子還能干出什麼事?”

    高帽子誰不愛戴?

    廖管事恣意地笑了一聲。

    南師娘從屋子里取出兩條金條遞給他。

    廖管事挑了挑眉,絲毫沒客氣,將金條揣進了袖子。

    若他只拿金條倒也罷了,偏偏他不經意地一瞥,瞥見了正在後院吃草的馬王。

    他伸手一指︰“那匹馬,我要了。”

    南師娘方才沒去後院,還是眼下定楮一看才發現家里多了一匹通體黝黑的駿馬。

    它在馬棚里亂欺負馬,在草場上亂欺負人,在這兒卻乖得很,顧琰都能給它刷毛。

    顧嬌于是沒給它栓繩。

    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有人要它,它不吃草了,邁著野性而優雅的步伐穿過堂屋,朝廖管事走來。

    廖管事看著那雙炯炯有神的眼楮,心里一陣歡喜︰“這馬有靈性!”

    馬王的確有靈性。

    且靈性極了。

    它踱步來到廖管事面前,緩緩地轉過身去。

    廖管事貪婪地欣賞著它健碩的身軀,這是上等的馬王啊!

    “就……就它了!就它——”

    話未說完,馬王撅蹄子,毫不留情地將廖管事踢飛了出去!

    顧嬌︰“……”

    南師娘︰“……”

    顧嬌看著倒在門外、口吐舌頭、兩眼翻白的廖管事,懵懵地問道︰“南師娘,你說我還去得成國師殿嗎?”

    南師娘比她更懵︰“……做夢去得成。”

    馬王不知自己闖下彌天大禍,還在院子里亂蹦,似乎還挺得意。

    顧嬌轉過身,黑下臉來看向它︰“你就不能假裝跟他走,然後偷偷溜回來嗎?”

    要做一匹有心機的馬!

    顧嬌雙手抱懷,凶巴巴地瞪著它。

    瞪著瞪著就開始有點兒不對勁了。

    馬王的眼神里竟然開始流露出一絲委屈,然後它竟然好像要開始……哭了?!

    顧嬌嬌軀一震,滿臉拒絕!

    你不能這樣!

    你是馬王,不是小公舉!

    馬王︰嚶嚶嚶!

    顧嬌︰“……”

    ……

    卻說廖管事被馬王踹了一腳後顏面盡失,渾身疼痛,不論南師娘如何溝通,他都拒絕再幫南師娘這個忙。

    南師娘無奈,只得眼睜睜地看廖管事離開。

    “金條。”顧嬌叫住他。

    “什麼?”廖管事蹙眉看向這小子。

    顧嬌道︰“你又沒帶我國師殿,金條還回來。”

    廖管事︰“……”

    “很好,你們這輩子都別想進國師殿!”

    廖管事咬牙說完,氣呼呼地坐上馬車,想到今天遇到的事,他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車夫問道︰“廖管事,咱們回國師殿嗎?”

    廖管事沒好氣地說道︰“不回國師殿你想去哪兒!”

    車夫忙道︰“小的多嘴了。”

    車夫將馬車一路趕回國師殿。

    “這麼快你想顛死我嗎!”

    車夫放緩了速度。

    “這麼慢你想走到明天去嗎!”

    車夫又加快了速度。

    “你會不會駕馬車了?會不會了?”

    在廖管事罵罵咧咧的挑剔聲中,馬車總算抵達了國師殿。

    以廖管事的身份是不夠資格走正門的,甚至都不能坐著馬車從正門路過,他老遠便下了馬車步行。

    到正門口,一輛樸素卻不失大氣的馬車朝國師殿正門駛來。

    廖管事一改臉上的囂張與氣悶,客客氣氣地沖著馬車行了一禮。

    馬車沒有停下,暢通無阻地進了國師殿。

    車夫是新來的,他不大懂這是怎麼一回事,就連國師殿的內殿弟子都必須下車步行,究竟誰有這麼大的面子直接坐馬車從正門進去了?

    “廖管事,那是誰呀?”車夫問。

    廖管事望著逐漸駛遠的馬車,不無艷羨道︰“還能是誰?六國棋聖,孟老先生。國師大人愛與人切磋棋藝,只要孟老先生在盛都,每月都會被國師大人請到殿中對弈。以後見了孟老先生記得尊重些,他可是國師殿的貴客。”

    首輔嬌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