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630章 王者歸來!



    顧嬌轉過身來,神色淡淡地看向明心堂六賤客︰“有事?”

    國字臉笑著朝她走過來,語氣和善地說道︰“你剛來書院有所不知,這個馬棚里的馬都是讓人挑剩的,隔壁馬棚里的馬才是上等的好馬,你要不要去試一下?”

    “不要。”顧嬌說。

    國字臉一怔,隨即譏諷一笑︰“你該不是怕吧?”

    顧嬌沒理他。

    不是,這人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呢?

    然而不知是不是老天爺都在幫他們,顧小順那個班的夫子臨時調課,也來上武夫子的騎射課了,如此一來,馬棚里的馬便不夠用了。

    當最後一匹馬兒被牽走時,顧嬌與另外幾名明月堂的學生只能前往隔壁馬棚選馬。

    國字臉給同伴瘋狂使眼色。

    幾人會意,暗戳戳地將某個護欄拉開,並用鉤子將里頭的韁繩勾了出來。

    當柵欄里一眼看去只剩下最後兩匹馬時,國字臉一把抓住其中一根韁繩︰“我要這匹馬!”

    他牽走了那匹棕色的馬。

    顧嬌看了看最後一匹溫順的白馬,沒說什麼,牽了韁繩往外走。

    可她走了幾步,覺著不對勁。

    馬蹄聲不對勁!

    出來的根本不是那匹白馬,而是一匹從暗處走出來的黑馬。

    黑馬那里原本應該有個護欄的,卻不知何時被打開了。

    白馬嚇得瑟瑟發抖,黑馬帶著野性的殺氣,如同一匹萬馬之王朝著顧嬌緩緩走來。

    “哈哈哈哈!你們猜他現在怎麼樣了?是不是被那匹馬踹死了!”

    草場上,國字臉笑得前俯後仰。

    那根本就不是一匹可以用來上課的馬,而是一匹尚未馴服的野馬王。

    武夫子特地把它關起來,讓它不吃不喝,就是為了要挫它的銳氣。

    不然很難馴服的。

    “不過,那匹馬王那麼厲害,會不會鬧出人命啊?”一個同伴說。

    “上回武夫子想馴服它,是不是還被它摔傷了呢?”另一個同伴說。

    “連武夫子都受傷,那個弱不禁風的蕭六郎會死得很慘的吧?要是他死了,會不會怪到我們幾個頭上啊?”第三個同伴說。

    國字臉聞言心虛了一把,但很快,他便擺了擺手︰“怎麼會怪到我們頭上?是他自己去牽繩子的!也是他自己把柵欄打開的!你們都給記好了!再說了,就算鬧出人命又怎樣?誰讓他目中無人的?一個卑賤的下國人給他炒炒他就真把自己當盤菜了!輕塵公子主動去和他同坐,他居然調頭就走了!他連輕塵公子都不放在眼里,他是不是欠教訓!”

    三角眼︰“沒錯!他就該被狠狠地教訓!讓他知道下國人就要有下國人的自知之明,別給臉不要臉!”

    “你們在說什麼!誰要出人命了?”

    沐輕塵的聲音驀地響在幾人身後。

    幾人嚇得一個哆嗦,險些把手里的韁繩扔了過去。

    六人牽著馬轉過身來,望向騎在汗血寶馬之上的沐輕塵,渾身的血液一下子凍住。

    “說!”沐輕塵厲喝。

    幾人腿一軟。

    其中一個叫孫鵬的學生指著國字臉道︰“都都都……都是李宏義的主意!是他要蕭六郎去挑那個馬王的!”

    沐輕塵的眼底殺氣乍現!

    國字臉顫聲道︰“我……我這也是見他對輕塵公子大不敬,想要給他一點兒小小的教訓……”

    沐輕塵冷冷地瞪了幾人一眼,拽緊韁繩,調轉方向,猛地朝馬棚奔去。

    他快要接近馬棚時看見顧嬌騎著那匹無法被馴服的馬王奔了出來。

    他策馬奔向顧嬌,打算將顧嬌的韁繩抓過來,誰料此時,身旁突然傳來一聲玲瓏嬌喚︰“四哥!”

    是甦雪!

    甦雪戴著面紗,提著粉色裙裾雀躍地朝沐輕塵小跑過來。

    她對凶險一無所知。

    顧嬌的馬就要從馬棚的夾道里沖出來了,而他根本趕不及救下甦雪。

    夾道里有視線盲區,顧嬌沒看見甦雪,但她看見了甦雪投射在草地上的影子。

    她試圖勒緊韁繩,只听得啪的一聲,韁繩斷了,馬兒卻依舊野性又凶殘地往前奔跑。

    馬兒揚起了前蹄。

    眼看著就要將甦雪踩踏成泥,千鈞一發之際,顧嬌猛地抱住馬王的頭,竟是生生用力將馬兒扳倒在了草地上!

    要知道,這可是馬王!

    顧嬌自己也摔了下去。

    她打了幾個滾穩住身形,單膝跪地,右手撐住地面,冷冷地看向那匹被摔了依舊未曾馴服的馬王。

    馬王站了起來,朝著顧嬌與甦雪猛踏而來!

    顧嬌卻揪住它的馬鬃,再次翻身而上,再次將它摔倒在了草地上!

    她自己也再次摔下去!

    馬兒站起來,她也爬起來。

    她抬手擦去嘴角的血跡,邪氣地勾了勾唇角︰“你,我要定了。”

    甦雪臉一紅。

    這個登徒子,他、他亂說什麼呀?

    要定誰了?

    顧嬌記不清自己究竟抱馬摔下去多少次,馬王眼底的凶狠與桀驁漸漸退去,但讓它臣服並沒有這麼容易。

    它似乎在等待顧嬌用完身體里所有的力氣,畢竟每一個曾想要馴服它的人都最終比它先力竭,不然武夫子也不會想要先餓上它幾天。

    它才餓了半天,體力充盈。

    可詭異的是,這個少年明明已經精疲力盡了,卻總是能爆發出驚人的戰斗力。

    少年的骨子里仿佛有一股永不服輸的意志!

    四周圍觀的人漸漸多了起來,武夫子難以置信地看著這個狼一般的少年,心底被深深震撼。

    上一次被如此震撼還是十多年前。

    軒轅家的兒郎讓他見識了什麼叫做真正的狼性。

    最終,幼狼擊敗了野馬王,野馬王喘著氣,乖順地臣服在顧嬌面前。

    顧嬌其實也快不行了,但她知道這是馬王的試探,她如果上不了馬,她就再也不會有第二次機會馴服它!

    她抓緊了馬鬃。

    甦雪看著她顫抖的身子,心口一緊,望向沐輕塵︰“四哥……”

    沐輕塵示意她冷靜。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想知道遍體鱗傷的顧嬌究竟還能不能騎在馬王的身上。

    顧嬌的舌尖舔了舔唇角的血跡,邪氣一笑,一個利落的翻身上了馬!

    馬王發出了一聲徹底臣服的長嘶。

    少年馴服了馬王,草場沸騰了,一片歡騰喝彩中,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體內血脈的噴張,就連武夫子都激動得兩眼放光!

    軒轅男兒盡,再無狼少年。

    武夫子卻想說,他看見了新的狼!一頭要成為狼王的幼狼!

    ……

    馴服馬王的代價是慘烈的。

    顧嬌不能再上課了,武夫子讓顧嬌先回寢舍︰“你們誰送他一下。”

    “我送他。”沐輕塵說。

    沐輕塵帶著一瘸一拐的顧嬌回往南院。

    甦雪也邁步跟上。

    “你來做什麼?”南院門口,沐輕塵道,“這是男子寢舍。”

    “反正又沒人!”甦雪說。

    “是不是走錯了?”顧嬌望了望院子里的景觀說。

    甦雪道︰“沒走錯,這里就是南院!”

    顧嬌表示懷疑︰“這是給下國人住的嗎?”怎麼這麼奢華?亭子的牌匾是真金嗎?

    甦雪就道︰“怎麼會是給下國人住的啊?南院是只給上國人住的院子!”

    顧嬌古怪道︰“那我怎麼住進來了?”

    “哦,忘了你是下國人了。”甦雪說。

    甦雪是個傲慢無禮的人,但卻並不是不識好歹,她骨子里的確有點兒瞧不起下國人,可蕭六郎今日的表現太出她的意料了。

    救了她不說,還馴服了連武狀元都沒能馴服的馬王,這個少年用自己的實力贏得了她的尊重。

    她決定從今往後允許他與自己平起平坐!

    她說道︰“其實我的寢舍也住進了一個下國人,也是剛來的新學生,長得挺好看的,就比我……差了那麼一點點!”

    好吧,比她美多了!

    她長這麼大就沒見過這麼美的人!

    來的第一天就把她們書院第一院花古程程比下去了!

    第三天便上六國美人榜了!

    甦雪越想越吃味兒,開始雞蛋里挑骨頭︰“不過吧,她個子高了點兒,女人太高了不好找婆家,然後她還是個小啞巴,還帶著一個拖油瓶小黑娃!”

    滄瀾女子書院某寢舍,一大一小齊齊打了個噴嚏!

    顧嬌不怎麼愛聊天,奈何甦雪與鐘鼎都是易聊體質。

    甦雪繼續對顧嬌道︰“忘了介紹了,我叫甦雪。鑒于你今天救了我,上次在驛站的事我便不與你計較了!”

    沐輕塵淡道︰“上次好像是你先打人家,又技不如人自己摔倒的吧?到底誰不和誰計較?”

    甦雪一噎。

    顧嬌看看沐輕塵,又看看甦雪︰“你叫他四哥,你們是……什麼兄妹?”

    甦雪說道︰“親兄妹啊!”

    顧嬌疑惑道︰“那為什麼你姓甦,他姓沐?”

    “我隨母姓。”沐輕塵輕描淡寫地說。

    顧嬌︰“哦。”

    顧嬌到了寢舍門口才記起來自己沒帶鑰匙。

    “我有。”

    沐輕塵自錦囊里拿出一把鑰匙,雲淡風輕地開了門。

    顧嬌蹙眉看了他一眼︰“為什麼你會有我寢舍的鑰匙?”

    沐輕塵淡淡說道︰“因為這也是我的寢舍。”

    顧嬌︰“……!!”

    顧嬌沒來住過,沐輕塵看樣子也沒住過,本以為里頭空空如也,不曾想被褥細軟應有盡有,還全是上等質地。

    顧嬌挑了挑眉︰“兩張床都鋪好了,挺照顧舍友啊,輕塵公子。”

    事情發展到這里,顧嬌要是再猜不出來都說不過去了。

    一定是那晚她用銀針救下甦雪的事被沐輕塵看到了,于是沐輕塵給她開了一系列的後門。

    還好只是報恩,差點以為這家伙有龍陽之好,看上她了呢。

    顧嬌從荷包里取出一瓶金瘡藥。

    甦雪道︰“我幫你上藥吧!”

    “他是男子。”沐輕塵蹙眉提醒。

    甦雪抓了抓鬢角的發,垂眸道︰“哦。”

    沐輕塵對甦雪道︰“你先出去,我來給他上藥。”

    顧嬌道︰“你們兩個都出去!我自己上藥就行!”

    開玩笑。

    我不能給甦雪看,難道就能給你看?

    沐輕塵自己也不習慣有外人近身,倒是並未起疑,他想了想,說道︰“或者,我把你弟弟叫過來。”

    顧嬌正色道︰“不用!讓他上課!我自己來!本也沒多嚴重!”

    甦雪到底臉皮薄,已經出去了,沐輕塵不打算強迫顧嬌,也起身離開。

    可就在他轉身的一霎,忽然望著顧嬌床鋪上的一灘血跡道︰“還說你傷得不重!你都流血了!”

    顧嬌身上有不少擦傷,血跡是有的,可要說流的程度……

    顧嬌順著他的目光定楮一看。

    那不是受傷。

    是她來葵水了!

    顧嬌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經道︰“這個,不是受傷。”

    沐輕塵深深地看著了她一眼,似乎在琢磨她話里的真假。

    半晌後,他明白了什麼,眸光一動︰“你……”

    顧嬌扶額,得,女兒身就這麼掉馬了。

    沐輕塵的臉上掠過一絲尷尬︰“我去給你拿點藥,你放心,我不會告訴別人。”

    沐輕塵大概是拿出了跑死馬的速度,不一會兒便折了回來。

    他輕咳一聲,尷尬地將手中的藥瓶遞給顧嬌︰“你、你自己來。”

    痛經藥嗎?

    看不出來啊,這個欠欠的沐輕塵居然還是個大暖男。

    “多——”

    謝字未說完,顧嬌便瞧見瓶身上貼著三個醒目的大字——痔瘡膏。

    顧嬌︰“……!!”

    首輔嬌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