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626章 秘辛



    此時顧嬌與沐輕塵早已坐上了離開的馬車,並不知國公爺的動靜。

    那位被稱作邵大人的青年男子也與他們一道出了國公府,臨走前嘲諷了沐輕塵兩句,可到底沒能抓住沐輕塵的把柄,最終還是策馬離開了。

    “你們有仇啊?”顧嬌問。

    “家族矛盾。”沐輕塵輕描淡寫地說。

    具體什麼矛盾他就沒展開解釋了。

    顧嬌也懶得刨根問題,她又不是真的對他的事多感興趣。

    “一千兩?”沐輕塵淡淡地看向顧嬌。

    顧嬌擺了擺手︰“不想給就算了,大家同窗一場,只當幫了你一個忙。”

    “呵。”沐輕塵都氣笑了,“你這睜眼說瞎話的本事都是和誰學的?”

    “那你又是和誰學的?”顧嬌反問。

    論睜眼說瞎話的道行,你也不差好麼。

    沐輕塵果斷移開視線,不再深入此話題。

    顧嬌開口道︰“我能去一趟醫館嗎?”

    沐輕塵睨了她一眼,道︰“已經結束了,不用再假扮大夫了。”

    顧嬌︰我說我是真大夫你信嗎?

    “話說回來,你方才還裝得挺像。”要不是她那個神奇的說話療法,沐輕塵差點就信以為真了,“下次別這樣了,露餡兒我保不了你。”

    顧嬌︰“哦。那能去一趟醫館嗎?我想買點藥。”

    沐輕塵看向她︰“你病了?”

    “我弟弟。”顧嬌說。

    顧琰請病假的事不是秘密,雖然也沒公開,不過沐輕塵要查的話還是不難查到。

    沐輕塵不知想到了什麼,沒再說話,讓車夫將馬車駛去了一間醫館。

    “我在馬車上等你。”沐輕塵說。

    “嗯。”顧嬌沒有拒絕。

    沐輕塵為顧嬌找的自然不會是太差的醫館,病人多,大夫也多,各種珍稀藥材應有盡有,如果她真是來買草藥的,大抵不會空手而歸。

    只可惜她是來問手術室的。

    “你們這里有這些東西嗎?”顧嬌遞出那張手術室的圖紙。

    醫館的大夫連連搖頭︰“見都沒見過。”

    顧嬌收好圖紙上了馬車。

    “沒有你要的藥材嗎?”沐輕塵看著空手而歸的顧嬌問。

    “嗯。”顧嬌淡淡應了一聲。

    “前面還有兩間醫館。”沐輕塵說。

    “有勞。”顧嬌道。

    這句話是迄今為止沐輕塵听到的最有誠意的一句話,盡管只有兩個字。

    沐輕塵吩咐車夫去了那兩間醫館,然而令人失望的是,他們也沒見過圖紙上的手術室。

    所以手術室究竟是沒建造出來還是沒在民間普及開來?

    沐輕塵說道︰“你究竟要買什麼藥?把藥名告訴我,回頭我幫你問問。”

    “不用。”顧嬌道,這種事她要自己打听,她不習慣讓自己的秘密掌控在一個陌生同窗的手里。

    沐輕塵見顧嬌不肯說倒也沒強迫她。

    很快,二人出了內城。

    “你住哪里?”沐輕塵問。

    “送我回書院就好。”顧嬌說。

    沐輕塵深深地看了顧嬌一眼,似是不難感受到她的謹慎與警惕,他依舊沒說什麼,把顧嬌送回書院後便離開了。

    此時書院早已結束了一整日的課程,顧小順卻抱著書袋執著地在明心堂的門口等顧嬌。

    “小順。”顧嬌走過去。

    “姐!”顧小順眼楮一亮,抱著書袋跑過來,“他們剛剛說你被官差帶走了,出什麼事了?”

    “沒什麼,進內城給一個人治病。”

    听到這里,顧小順懸了一下午的心總算放了下來,小聲道,“是給人治病啊,我還擔心是你偷偷去……那什麼的事被發現了呢。”

    顧嬌彎了彎唇角。

    “給什麼人治病啊?”顧小順問。

    “給一個國公爺。”顧嬌進課室收拾了書袋。

    “我來拿!”顧小順二話不說將顧嬌的書袋抱了過來,“他是什麼病?治好了嗎?”

    姐弟倆一邊說著話,一邊出了天穹書院朝自家住處走去。

    回到家後,南師娘也問起了二人晚歸的原因。

    顧小順與有榮焉地道︰“姐進內城給人治病去了!還是個國公爺!”

    他滿臉都寫著“我姐咋這麼厲害,我姐就是牛”的自豪感。

    南師娘與魯師父則是一臉驚訝地看著顧嬌。

    他們了解燕國,自然明白一個新來的學生是不可能有資格去為國公爺治病的。

    似是看出了他倆的疑惑,顧嬌不動聲色地說道︰“我同桌好像是世家子弟,與國公府關系匪淺,我听他無意中提到國公爺的病情,便提出去為國公爺看看。我同桌人好,就帶我去了。”

    天穹書院被譽為皇家書院,自然有不少世家公子前來求學,比起這位世家子弟的身份,南師娘更好奇的是那位國公爺。

    “哪位國公爺啊?”南師娘問。

    “安國公。”顧嬌記得牌匾上就寫著安國公府。

    “是他?”南師娘驚訝。

    “南師娘認識他嗎?”顧嬌問。

    南師娘笑了笑︰“認識談不上,只是听說過他的事,這位國公爺年輕時可是一位風雲人物,俊美不凡,才華橫溢,不知折了多少盛都女兒家的芳心。”

    魯師父忽然有點兒黑臉。

    媳婦兒當著他的面夸另外一個男人可還行?

    “他出了什麼事?”南師娘離開燕國太久,並不清楚盛都近幾年的狀況。

    顧嬌道︰“他三年前中毒墜馬,成了植物人。”

    “植物人?”南師娘一頭霧水。

    “就是昏迷不醒。”顧嬌解釋。

    南師娘啊了一聲︰“你是說活死人?”

    原來這邊是把植物人叫活死人,顧嬌唔了一聲︰“算是吧。”

    南師娘惋惜地嘆了口氣︰“怎麼發生了這種事呢?安國公真是命運多舛吶。”

    顧小順不解道︰“他是燕國的國公爺,還命運多舛吶?”

    南師娘再次一嘆︰“這你們就有所不知了,這位安國公啊幼年喪母,青年喪妻,後又喪女……活脫脫孤家寡人一個。”

    顧小順咋舌︰“這麼慘。”

    人在家里難免就會說一些八卦的事,聊天聊到這兒了,南師娘便索性將這位國公爺的事跡與幾個孩子說了。

    如今這位安國公是老國公爺的嫡長子,老國公夫人去得早,也沒給他留下個弟弟妹妹什麼的,還是老國公爺續娶後,繼夫人生下了一兒一女。

    國公爺為人寬厚,待弟弟妹妹十分和善,彼此的相處倒也融洽。

    老國公爺去世後,身為嫡長子的他世襲了安國公之位。

    顧嬌哦了一聲︰“所以我在府上見到的那位二夫人是他的弟媳?”

    南師娘點頭︰“沒錯,他一生只娶一妻,不曾納妾。”

    顧嬌摸了摸下巴,在古代這麼專一的男人很少了︰“那他妻子……”

    “唉。”提到這個,南師娘都不知是今晚第幾次嘆氣了。

    魯師父的臉黑透了。

    怎麼?

    為個男人長吁短嘆的?

    我不要面子的啊!

    南師娘日常忽略自家相公,惋惜地說道︰“這也就是咱們關上門才能說,外頭都不敢提起他妻子。”

    “為何?”顧嬌問。

    南師娘猶豫了一下,說道︰“他妻子是軒轅家的人。”

    顧嬌看了看掛在自己屋子的紅纓槍︰“軒轅厲的那個軒轅家嗎?”

    南師娘道︰“沒錯,軒轅家當年貴為燕國第一武將世家,號稱擁兵百萬,功高蓋主,風頭無兩。軒轅家的孩子不論男女個個驍勇善戰,只可惜軒轅家走上了一條謀反之路。自古以來,謀反都沒什麼好下場,強大如軒轅家也不例外。朝廷大軍與軒轅大軍決一死戰,軒轅家的將軍盡數戰死,安國公的妻子為救父兄,身懷六甲仍披甲上陣,最終也戰死了,腹中胎兒亦沒能保住,只留下一個兩歲大的女兒。”

    “這件事險些讓國公府遭到牽連,燕國國君逼國公爺交出軒轅家的余孽,也就是那個兩歲的女兒。國公爺費了極大的力氣,甚至不惜辭去官職才保下了女兒的命。軒轅家本家的孩子就沒那麼幸運了,但凡姓軒轅的男丁皆被殺死,最小的還只是襁褓中的嬰孩;女眷皆充入教坊司,自此淪為樂女。”

    顧嬌道︰“燕國皇帝是個暴君啊。”

    南師娘苦澀一笑︰“不是誰都像昭國陛下那樣立志做一個仁君的。”

    顧嬌皺了皺眉,問道︰“南師娘方才說國公爺喪女,可是那孩子不是被保下了嗎?”

    南師娘笑著搖搖頭︰“國君對軒轅厲恨之入骨,怎麼會當真放過他的外孫?安國公辭去官職後,將國公府交由二房打理,自己則帶著女兒離開京城,找了一處世外桃源隱居。然而沒幾年,那孩子還是去了。去得十分突然,就像是暴斃,當時有不少人猜測她是被國君暗殺了,只不過,所有這麼說的人都被國君抓走了,之後再無人敢議論此事。”

    顧嬌頓悟︰“原來如此。”

    南師娘道︰“這都是十多年前的舊事了,如今燕國誰還記得軒轅家?或許也有記得的吧,只是都不再敢提及了。國君厭惡軒轅厲,連軒轅厲的神兵都被國君被當作一堆破銅爛鐵扔給了陳國人。”

    ……

    吃過飯,魯師父去收拾碗筷,南師娘想到白日里的事仍有些不放心︰“嬌嬌,安國公府耳目眾多,你還是少去為妙,以免暴露了身份。”

    “好。”顧嬌應下。

    想到什麼,南師娘繼續叮囑︰“還有你那位同桌,他既然能與安國公府有所來往,想必不是泛泛之輩,適當的結交就好,不要太深入。”

    盛都水深,南師娘主要是擔心顧嬌這樣的好苗子會一不小心被人看中,卷入了盛都的是是非非。

    顧嬌明白南師娘是為了她好,她點頭︰“放心吧,南師娘,我明天就換個位子,不和他坐了。”

    她和沐輕塵不會有更多的交集了。

    翌日一大早,顧嬌便去了課室,她來得早,課室的人不多。

    她一眼看見鐘鼎,在沐輕塵與鐘鼎之間猶豫了一下,還是拿著自己的書袋走了過去。

    鐘鼎一愣︰“你干什麼?”

    顧嬌道︰“今天和你坐。”

    鐘鼎想了想︰“你是不是怕那些人揍你啊?其實這樣也好,輕塵公子那樣的人物不是咱們結交得上的,會讓人眼紅的。”

    顧嬌沒說話︰“作業借我抄一下。”

    她昨天忘記做作業了,還是看見鐘鼎在復習作業才想起來。

    鐘鼎很大方地把自己的作業給了顧嬌。

    沐輕塵今日又來了上課,這簡直刷新了沐輕塵來書院的記錄。

    他是屬于半年也不來一次,一輩子都不會連著來兩次。

    他一進課室便看見了坐在鐘鼎身旁的顧嬌。

    他什麼也沒說,面無表情地坐到了昨天最後一排的位子上。

    昨兒找顧嬌茬兒的國字臉是六人中第一個進入課室的,他一見沐輕塵身旁的位子空著,抓起書袋嗖嗖嗖地奔了過去!

    “輕、輕、輕塵公子!”

    啪!

    沐輕塵將自己的書袋往旁邊的矮凳上一放。

    國字臉沒地方坐了。

    顧嬌昨晚練紅纓槍練到半夜,妥妥的沒睡好,一上午都在打瞌睡。

    “這個句子哪位學生可以講解一下?”講座上,夫子望向莘莘學子問。

    “夫子。”沐輕塵起身道,“蕭六郎會。”

    一個小雞啄米差點啄到桌上的顧嬌︰“……!!”

    首輔嬌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