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623章 逆天同窗



    劫持個人竟然劫持到了同窗的身上,還被同窗給認出來了,這簡直就是大型的社死現場!

    顧嬌都不明白他是怎麼認出她的?

    雖說沒戴面具,可她往臉上抹了一斤牆灰,這都沒遮住她的臉嗎?

    更重要的是,在馬車里自始至終他似乎都沒有抬頭去看她。

    “坐。”

    江夫子說。

    所有學生坐下。

    顧嬌與自己的同桌也坐下了。

    顧嬌這會兒總算明白輕塵公子的熟悉感從何而來了,昨夜的魚符上可不就寫著沐輕塵嗎?

    “我的魚符呢?”沐輕塵拿出一本書問。

    “扔了。”顧嬌說。

    這可是證物,她出內城前便扔掉了,否則萬一出城那會兒讓官兵攔住搜身,她是抵賴呢還是不抵賴呢?

    “我就知道。”沐輕塵說道。

    顧嬌往他腰間一瞟,不出意外地看見了一塊新的魚符。

    顧嬌並不認為這是她扔掉的那一塊,因為她扔進青樓的茅廁了,他這樣的身份大抵是不會要茅廁里撿回來的東西的。

    他目不斜視地望向講座上的夫子︰“怎麼?還想搶?”

    顧嬌乖乖坐正,一副好學生的模樣,仿佛根本沒听見他在說什麼。

    顧嬌感覺到他用余光睨了自己兩下,不過她秉承著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的強大信念,愣是理直氣壯一整堂課都沒開(搭)小(理)差(他)。

    但是,真是拜這位輕塵公子所賜,他們這張桌子成了整個明心堂的焦點,就連江夫子都時不時地朝這邊投來驚訝欣喜欣慰等復雜的視線。

    所以這位仁兄大概真的極少來上課,才會引起如此大的轟動。

    可做人能有一點基本的準則嗎?不來就一直不來好了,怎麼她一來他就來?

    總不能他昨日在馬車上就認出了她是明心堂的新生,今日是特地來找她報仇的。

    顧嬌仔細思考了一下,覺得這種可能性為零。

    昨日馬車上是他們第一次見面,他記住了她,並且在今日認出她尚且說得過去,可要說他昨夜便猜出了她就太離譜了。

    他又不是妖孽。

    一上午都是江夫子的課。

    顧嬌無比確定她與她身邊的輕塵公子一句也沒听。

    但二人都做出了一副學霸吊炸天的樣子。

    上午的課程結束後,沐輕塵在一片羨慕與巴結聲中離開了。

    顧嬌也打算收拾東西去找顧小順,可就在她即將起身的一霎,六個二十左右的年輕同窗朝她不懷好意地圍過來了。

    幾人十分囂張地擋在她的面前,其中一個國字臉更是抬起腳來,想要一腳踩在她的書桌上。

    可大概是記起這張書桌也是屬于沐輕塵的,他的腳尷尬地在半空僵了半晌,又悻悻地落了回來。

    國字臉不可一世地說道︰“我姓吳,燕國人,听說你小子是昭國人,如今這世道,連一個低賤的下國人都有資格坐在輕塵公子的身邊了嗎?還不快給大爺我讓開!”

    “就是!憑你也配與輕塵公子同桌!”

    “不自量力!”

    不斷有人附和,好似顧嬌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可仔細一想又不是顧嬌要與沐輕塵同桌的,是沐輕塵放著那麼多空位不坐,非得與她擠一張桌子的。

    沐輕塵是見她形單影只所以過來扶扶貧麼?

    顯然不是。

    他是兵不血刃,為她拉了一手好仇恨值。

    “鐘鼎。”顧嬌開口。

    不遠處想裝瞎的鐘鼎一怔,頂著巨大的壓力朝顧嬌這邊走了過來。

    “干、干干干啥?”他小聲問。

    “揍人記過嗎?”顧嬌問。

    鐘鼎顫聲道︰“記、記過,你問這個做什麼?”

    顧嬌惋惜︰“真遺憾。”

    說著,她一只手肘撐在桌上,單手托腮望向幾人,說道,“好,我這就給你們騰地方。”

    幾人齊齊一怔。

    這、這就妥協了?

    都不掙扎一下的?

    太特麼沒有欺負人的成就感了叭!

    “不過——”顧嬌的目光掃過六人的臉,“位子只有一個,我該騰給你們誰呢?”

    一個長著一對三角眼的書生挺身而出︰“當然是我!”

    國字臉怒道︰“怎麼就是你了!我先來的!”

    三角眼︰“我先提議的!”

    國字臉︰“那我還先看上的呢!”

    另一人說道︰“你們都別爭了!”

    二人異口同聲道︰“不爭你來坐啊!”

    那人說道︰“我坐就我坐!”

    ……

    幾人激烈地爭執了起來,顧嬌慢悠悠地收好書籍,雲淡風輕地站起身從後門走了出去。

    鐘鼎看著快要打起來的六人,再看看瀟灑離去的顧嬌,一臉懵逼。

    這也行?

    顧小順的明月堂與明心堂之間隔了一條開滿鮮花的小道,顧嬌邁步走在小道上,忽然間一隊身著盔甲的侍衛威風八面地朝這邊走來。

    他們身邊跟著一名書院的夫子,並不是江夫子,具體是誰顧嬌也不認識。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穿得花枝招展的老鴇。

    “幾位官差大哥!就是他!”

    顧嬌很快反應過來老鴇指的是自己。

    這位老鴇她並不陌生,昨夜她去過她的青樓。

    什麼情況?

    她都那樣了,一個兩個還能認出來?重要的是都能追到書院來?

    “你沒認錯?確定是他?”為首的官差問。

    一旁的夫子也道︰“是啊,這可是我們天穹書院的學生,你別亂咬人啊!”

    老鴇揚著帕子道︰“我絕不會認錯的!他臉上那塊胎記,多厚的牆灰都遮不住!”

    哦,是胎記。

    所以沐輕塵也是通過她的胎記在明心堂里認出她的?

    可青樓的老鴇又是怎麼追到這兒的?

    老鴇指著顧嬌道︰“官差大哥,昨夜就是此人拿著輕塵公子的魚符上我們青樓!輕塵公子是何等俊美似仙的人物,我沒見過也听過!一見此人便知他不是真正的輕塵公子!”

    顧嬌問道︰“那你為何不報官?”

    老鴇捏著帕子道︰“我……我那不是以為你是輕塵公子的朋友嗎?”

    顧嬌又道︰“那你後來為何又報官了?”

    老鴇哼道︰“你把輕塵公子的魚符扔進茅坑了!真是朋友誰會這麼干呀!奴家當機立斷,此人定是竊取了輕塵公子的魚符!”

    顧嬌︰我扔茅坑的東西你也刨出來,你什麼癖好!

    顧嬌道︰“那你又怎知是我天穹書院的人?”

    老鴇眼神一閃︰“是、是他自己說漏嘴的!”

    顧嬌才沒說漏嘴,並且為了掩飾身份,她身上沒帶任何與天穹書院有關的物件。

    老鴇前面的話或許都是真的,但這一句一定是假的。

    既不是她說的,也不是老鴇自己發現的,那便只有一種可能——昨夜有個知曉她天穹書院學生身份的人也在青樓。

    顧嬌唰的看向了與老鴇一並過來的夫子。

    啊,認出來了。

    這不是昨日在清正堂為她與顧小順辦理入學手續的夫子嗎?

    與老鴇一個裝作互不相識,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原來早就把她的身份告訴老鴇了。

    那位夫子感受到了顧嬌的目光,神色一慌。

    “學生逛青樓違法嗎?”顧嬌看向對面的官差首領。

    他說道︰“逛青樓不違法,可你涉嫌行刺太子殿下,罪大惡極!還侮辱了太子殿下的侍女,令整個太子府蒙羞!”

    昨夜突然宵禁是因為這個啊?

    顧嬌不驚不慌地說道︰“說我是刺客,有證據嗎?”

    官差首領道︰“有!太子府的侍女曾無意中瞥見刺客的臉上有一塊紅斑!並且就在左臉上!”

    摔!

    要不要這麼倒霉!

    臉上的紅斑也能撞上嗎?

    嚴重懷疑蕭六郎的身份是和天道犯沖啊!

    “侍女可還活著?”讓侍女見見,總該明白自己不是昨晚的刺客了。

    “她已懸梁自盡。”官差首領說。

    顧嬌︰“……”

    這是連給她證實清白的證人也木有了?

    蕭六郎啊蕭六郎,你這身份有毒!

    顧嬌問道︰“刺客剛從太子府逃走,你們便全城宵禁了嗎?”

    官差首領道︰“那當然!以煙花為信號,全城宵禁。”

    還有煙花,不愧是上國。

    她沒看見煙花,是因為她那會兒極有可能正躲在那個中年男子的被子里。

    凶手有兩個關鍵點——左臉有紅斑,是個男人。

    顧嬌想要證明自己不是凶手的辦法有兩種——第一,直接亮明自己的女子身份,只是這樣一來,她會被逐出書院,無法繼續待在燕國。

    第二,讓沐輕塵給她做一下不在場證明。

    她雖不知太子府在哪里,可想來不會離她當時所在的街道太近,畢竟那是鬧市區。

    宵禁剛開始她便上了沐輕塵的馬車,她是沒有足夠的作案時間的。

    只不過,她都把沐輕塵給打劫了,沐輕塵還會願意給她做不在場證明嗎?

    首輔嬌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