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606章 父親!



    宣平侯離開茶棚了還在感慨,這兒的鄉親們真熱情,喝茶都不收錢的。

    茶棚老板在這兒開了七八年的攤子,頭一回見這麼摳的客人!

    簡直了!

    暴雨滂沱,沒有絲毫減弱的跡象,在這種雨天趕路是十分危險且不便的事。

    當然了,那是別人,宣平侯是武將,他在戰場上經歷過比眼前更惡劣的天氣,他是不會輕易被阻擋在半路的。

    宣平侯穿著厚厚的簑衣,戴著斗笠,騎在自己的高頭駿馬上。

    他拍了拍它的馬頭,望向如瀑布般的大雨道︰“那老東西快咽氣了,不能讓他壽終正寢明白嗎?”

    馬兒似乎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決心與殺氣,嘶吼了一聲,揚起前蹄,奮不顧身地往暴雨中沖了出去。

    另一邊,蕭珩經過一整日的長途跋涉,終于在夜里來到了宣平侯曾經帶過的茶棚。

    茶棚到了夜里是要收攤的,奈何雨勢太大,客人們走不了,茶棚的老板也回不了家。

    茶棚內擠得滿滿當當,茶水與食物的價格瘋漲,兩文錢一個的包子直接漲成了十文。

    馬車在雨里奔襲,劉全穿著簑衣,眼楮都快睜不開地說道︰“六郎啊,那邊有個茶棚,要去歇會兒嗎?”

    蕭珩凝眸道︰“劉叔,還辛苦你再往前趕路。”

    劉全拽緊韁繩道︰“我倒沒什麼,我是擔心你!都趕了一整天的路了,你的傷怎麼樣了?”

    蕭珩道︰“我沒事,那就繼續趕路吧。”

    “誒。”

    “等等。”蕭珩忽然道,“停一下。”

    劉全將馬車停下︰“怎麼了?”

    蕭珩看了看手中的輿圖,又望了望前方的岔道口︰“前面有兩條路,不知他走的是哪一條。”

    兩條路都可以去溪水村附近的官道,但路況不同,所耗費在路上的時長也會有所不同。

    蕭珩是熟讀了昭國的地理志才知悉這些情況,宣平侯又沒怎麼去過梁王封地,未必知道哪條路更近。

    “去茶棚問問。”蕭珩說。

    “好 !”

    劉全將馬車趕去了茶棚。

    茶棚老板正在燒水,見一輛馬車停在自己邊上,想也不想地說道︰“滿了,沒地兒了,你們還是往前走吧,東頭十里路有個驛站。”

    蕭珩挑開簾子,隔著厚厚的雨水望向茶棚老板的方向︰“打攪一下,我想向你打听個人,今日有沒有一個身材高大、容貌俊朗、約莫三十出頭的男子來過這里?”

    宣平侯可不是三十出頭,但他長得太年輕了,三十出頭都還是老成的氣質加成的。

    茶棚老板往灶台下添了一把柴火,隨口應道︰“來了好幾個,你說哪一個?”

    蕭珩想說最好看的那個,但一個大男人有點兒講不出口,容貌俊朗都是他能啟齒的上限了。

    蕭珩想了想,眼波一轉,問道︰“特別摳門的那個?”

    “啊!你說他呀!”茶棚老板瞬間來勁兒,吐槽之力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

    “我踏馬開了一輩子茶棚沒見過這麼摳的!一個銅板!一個銅板你敢信嗎!”

    “人家那討飯的都給了我倆!”

    “……”

    蕭珩承受了這個年紀不該承受的吐槽之火。

    “那他往哪里去了?”蕭珩問。

    “那邊!”

    茶棚老板氣鼓鼓地搖手一指。

    “多謝。”蕭珩放下簾子,低頭攤開輿圖,“劉叔,出發。”

    茶棚老板都迷了。

    不是,合著你白打听消息的?

    好歹買兩個包子再走啊!

    “站住!”茶棚老板叫住蕭珩的馬車。

    蕭珩挑開簾子︰“請問還有事嗎?”

    茶棚老板抓了兩個包子遞給他,又抬起手掌翻了一下。

    兩個五,就是十的意思。

    蕭珩沒心情吃東西,不太想要,但老板非得給,他只能免為其難收下了。

    他接過包子,也沖茶棚老板揮了揮手,“多謝,再會。”

    然後他就走了。

    茶棚老板再次︰“……!!”

    他看看自己僵在半空的手,又看看被拿走的包子。

    我特麼是這個意思嗎?!

    ……

    雨勢實在太大了,馬兒根本跑不起來,只能慢吞吞地行進著。

    “劉叔,如果一直是這麼大的雨,那他現在應該才到這里。”蕭珩指了指輿圖上的一個小村落,“楊柳村。”

    劉全不懂這個,他沒來過平樂府城,一路上都是蕭珩在指路。

    他問道︰“那他離事發地點遠嗎?要是太遠的話,興許不會趕上山體滑坡。”

    蕭珩道︰“換別人走這條路一定趕不上。”

    但他是宣平侯。

    前方再多險阻,他也一定會走出一條通往梁王府的路。

    劉全听出了蕭珩的憂慮,他按按頭暗了口氣,問道︰“那咱們追得上他嗎?”

    很難。

    這是蕭珩分析了輿圖的每條道路後得出的可能。

    “走另一條路。”蕭珩說。

    “好。”劉全將馬車駛入了對面的小道。

    這條路從輿圖上看比宣平侯選擇的路遠,但它平整,路況比那條好。

    然而饒是如此,往日里兩個時辰就能走完的路,他們仍是走了整整一夜。

    虧得蕭珩提前讓劉全換上了禁衛軍里最強悍的戰馬,否則這會兒他們沒事,馬兒先累死了。

    天亮了,然而暴雨傾盆,整個平樂府城幾乎不見一絲光亮。

    蕭珩蹙眉︰“我們還沒到楊柳村。”

    宣平侯的速度是比他們快的,照這麼下去,過了夜半子時都趕不到事發地點。

    蕭珩掀開簾子,對劉全道︰“劉叔,我們從北面那片林子里穿過去,可以直達溪水村附近。”

    劉全一愣︰“林子里穿過去?那不行啊,馬車走不了!”

    蕭珩道︰“不要馬車了,騎馬。”

    劉全不贊同道︰“你的傷能騎馬嗎?”

    蕭珩從車底拿出一套簑衣穿上,又拿了一頂斗笠戴上︰“我只是皮外傷,未動及筋骨,不礙事。”

    皮外傷也不能淋雨啊!

    再說了,就算動了筋骨,你又會停下嗎?

    劉全拗不過他,只能將馬車棄在路邊,萬幸馬車套了兩匹馬,二人各自坐了一匹,往林子里走了過去。

    宣平侯那一路走得並不平順,他明明按輿圖上選了條近路,卻狀況百出。

    宣平侯望著被暴雨沖垮的木橋,頓覺牙疼。

    下方可不是什麼淺溪,而是奔涌如洪流的大河。

    宣平侯摸了摸馬兒的頭,神色堅毅地望向斷橋,調轉方向往回走,約莫五十步時他停下,再一次調轉過來,眼神變得犀利了起來︰“駕!”

    馬兒揚起馬蹄,飛快地馳騁了起來,在臨近斷橋時,宣平侯的雙腿夾緊馬腹,猛提韁繩!

    面對奔涌的洪流,馬兒沒有退卻,而是順應主人的指令縱身一躍,從斷橋上跨了過去!

    “好樣的。”落地後,宣平侯拍了拍它,“走!”

    過了前面那個村子就是直達梁王府的官道。

    老梁王,你死期到了。

    “六郎!你慢點兒啊!”

    在不知摔了多少跤後,劉全都快沒力氣了,他們如今的狀況是連馬兒都不肯走了,他們只能牽著馬艱難前行。

    “你看!到了!”

    蕭珩指著彌漫在暴雨的村莊,“那個就是溪水村!”

    “有嗎?”

    天太黑,雨太大,劉全的油燈幾乎照不出多大的視線範圍。

    他們從早上到走到現在,他壓根兒不清楚眼下什麼時辰了,他只知道自己實在走不動了。

    “應該快到子時了。”蕭珩氣喘吁吁地說,“你別過去了,就在這里等我。”

    “那不行……不行……”劉全坐在地上。

    蕭珩從他手中拿過油燈,沒牽馬,徒步走向了村莊。

    “六……六郎……”劉全連喊人的力氣都沒了。

    村子里的村民已經疏散了,能帶走的家禽也帶走了,村莊里空蕩蕩,只有他孤單的身影。

    他從村子里穿過去,走到村口時,他听見了官道上由遠及近的馬蹄聲。

    是他!

    是宣平侯!

    蕭珩距離官道太遠了,奔過去的功夫馬兒已經跑遠了。

    他只得一邊冒雨往前走,一邊高聲呼喊︰“停下!停下!”

    暴雨聲最大程度地屏蔽了一切聲響,連身下的馬蹄聲都變弱了,何況是一道遙遠的人聲。

    但宣平侯還是隱隱約約听到了一點,不太真切。

    有人在說話嗎?

    有人在喊他?

    像是……兒子的聲音。

    隨即宣平侯笑了,他兒子在京城,怎麼可能趕來這里?

    一定是自己听錯了。

    “駕!”

    他厲喝。

    蕭珩眼睜睜地看著一人一馬從自己面前的官道上駛了過去。

    他只覺呼吸都被扼住了。

    宣平侯看見他手中的油燈了,但宣平侯沒有停下,他不會隨便為了一個路邊的陌生人停下。

    蕭珩望著搖搖欲墜的山巒,山石已經在簌簌滑落了,他幾乎可以听見山體內部崩塌斷層的聲音。

    他望向不顧一切沖向山巒的高大背影,心底有個聲音沖破厚重的枷鎖。

    “父親——”

    首輔嬌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