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602章 護妻



    老梁王妃出行是帶了護衛的,可所有人都被宣平侯的氣勢震懾住了,竟無一人敢沖上前與之硬拼。

    宣平侯是上過戰場的武將,他殺過的敵人何止千兒八百,豈是這些沒見過世面的侍衛可以比擬的?

    老梁王妃一時也被宣平侯的氣場鎮住了,世上眾人大抵都是欺軟怕硬的,然而正所謂硬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宣平侯就是那個不要命的。

    桂嬤嬤面色發白道︰“你……你你你……你……你太過分了!陛下若是知道你這麼對待我家王妃……一定會殺了你!殺了你!”

    “滾!”

    宣平侯一聲厲喝,先前還在叫囂的桂嬤嬤連滾帶爬地撲過去將自家主子扶起來,拖上馬車灰溜溜地走了。

    一天之內來了朱雀大街兩次,兩次都被羞辱,只怕這輩子都對宣平侯有心里疙瘩了。

    老梁王妃一行人走後,車夫忙將輪椅推過來︰“侯爺!”

    宣平侯沒事人似的在輪椅上坐下。

    玉瑾神色復雜地走上前,望了望遠去的馬車,不無擔憂道︰“侯爺,您打的是老梁王妃。”

    宣平侯是突然出現的,他一句話也沒說便奪門而入,將老梁王妃給拖了出來,玉瑾嚴重懷疑他根本不清楚里頭的人是誰。

    誰料宣平侯只是淡淡地應了聲︰“你家侯爺知道。”

    玉瑾︰你家侯爺?有這麼稱呼自己的嗎?

    宣平侯是個殺伐決斷的人,他做事干脆利落,從不拖泥帶水,他很少有糾結的時候,但他這會兒他糾結了。

    走還是不走呢?

    他的眉心蹙了蹙,最終還是將輪椅推了進去。

    信陽公主依舊維持著坐在床頭的姿勢,雙手死死地揪著被子,兩眼呆滯。

    宣平侯叩了叩敞開的房門,信陽公主睫羽一顫,回過了神來,宣平侯方才站起身來將輪椅搬進去。

    他來到床前,這才發現適才出手太快,只把那老貨拖出去了,沒把她的輪椅扔出去。

    “玉瑾。”他喚道。

    玉瑾進屋,看了看一旁的空輪椅,會意地點點頭,將老梁王妃的輪椅推了出去。

    信陽公主抬手,平靜地擦了臉上的淚水,她沒看宣平侯,而是望向床的另一頭,淡道︰“你查到什麼了?”

    她問的是查到什麼,不是听到什麼。

    的確,任誰听了老梁王妃適才那一番苦口婆心的話,都不會認為老梁王妃有什麼做得不對的地方。

    宣平侯坦率道︰“我手下有個叫劉釗的管事,他曾在京城的梁王府做過事,他說你在梁王府好像不太開心的樣子,但偏偏所有人包括他在內都認為你受盡老梁王夫婦的疼愛、過得極好。”

    信陽公主微微訝異︰“就這些?”

    宣平侯攤手道︰“嗯,就這些。”

    信陽公主似是難以置信地呢喃︰“那你還那麼對老梁王妃。”

    宣平侯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她︰“秦風晚,你過得好不好需要那些冷冰冰的證據嗎?她說的話要是有一個字可信,你至于那樣嗎?是你瘋了,還是我瞎了?我連你高不高興都看不出來?”

    信陽公主怔怔地朝他看過來︰“就這麼簡單嗎?”

    宣平侯對上她的目光︰“有多難?”

    信陽公主自嘲一笑︰“是啊,有多難?”

    “母妃!我一會兒可不可以不去見九叔公?”

    “怎麼了?你九叔公和九叔婆是專程來看你的呀,他們買了你最愛吃的點心,你不是也很喜歡九叔公和九叔婆嗎?”

    “我……”

    “好了,別任性,母妃知道你還在為母妃罰抄你的事生氣,可母妃也是為了你好,你父皇那麼多孩子,母妃膝下又沒個兒子,你若再不爭氣,我們母女倆可就真的舉步維艱了。你九叔公每次入宮都來看你,你父皇都對你器重多了,來母妃宮里的次數也多了,過不了多久母妃就能給你添個弟弟,屆時我們在後宮就有依靠了。”

    “瑜妃知道嗎?”宣平侯打斷了信陽公主的思緒。

    信陽公主拽緊了被子,語氣如常地說道︰“知道什麼?什麼事也沒有。”

    宣平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又道︰“老梁王備受先帝敬重,卻突然辭去京城所有職務,拖家帶口去了封地,做了個沒有官職的閑散王爺,一直到先帝去世才回京吊唁。”

    “小七,你在胡說什麼,沒有證據的事不可以亂說,知道嗎?”

    “父皇……”

    “小七是昭國最聰明伶俐的公主,你的功課是所有公主里最好的,可惜不是男兒身。父皇對你寄予厚望,小七不要讓父皇失望。”

    可是父皇,小七真的好害怕……

    信陽公主的指節隱隱泛出了白色。

    這世上若是連父親都不能保護自己的女兒,那麼還有誰能保護她?

    她早已失去了全部的信念。

    她站在無法吶喊的深淵,永遠都沒人听見。

    宣平侯開口︰“先帝不能殺的,我來殺。”

    信陽公主眸光一顫,扭頭看向了宣平侯。

    宣平侯站起身來,定定地看著她︰“秦風晚,這個人我來殺。”

    信陽公主張了張嘴,眼眶微紅︰“你……瘋了?”

    宣平侯卻沒再說話,神色威嚴地轉過身。

    信陽公主叫住他︰“你又不喜歡我,為什麼這麼做?”

    他們之間沒有夫妻之情可言,唯一的聯系大概就是蕭珩這個兒子。

    宣平侯對秦風晚又有多少感情呢?起初的確是帶著巨大的憧憬與她成婚的。

    他曾喜滋滋地想著,那麼好看的媳婦兒,他得用一輩子去疼。

    誰曾料到秦風晚要與他有名無實,他又不犯賤,再大的喜歡也淡了。

    只是偏偏造化弄人,他竟與秦風晚有了一個孩子。

    “我喜不喜歡你,你都是我蕭戟的妻子,是我兒子的娘。”

    他淡淡說完,仿佛根本沒受傷似的,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車夫慌慌張張地來到門口,他不敢進去,只得對門外的玉瑾道︰“我家侯爺的輪椅……”

    玉瑾將輪椅推了出來。

    車夫接過便往外跑︰“侯爺!侯爺!您的輪椅!”

    宣平侯對著空蕩蕩的巷子吹了聲口哨,一匹驕傲的高頭駿馬威武霸氣地飛馳而來,正是宣平侯的坐騎。

    宣平侯翻身上馬。

    恰在此時,蕭珩從皇宮過來了,他是來探望信陽公主的,他剛從馬車上下來,差點兒與宣平侯的馬兒撞到。

    宣平侯勒緊韁繩,將馬兒調了個方向。

    蕭珩見他一副神色匆匆的樣子,雖不大搭理他,但還是說了一句︰“你傷還沒好,不能騎馬。”

    要听兒子的話,但不是眼下。

    老梁王妃說那老東西命不久矣,他怕自己再不快點,老東西就安詳地死在病榻上了。

    他不配這麼痛痛快快地死去。

    宣平侯騎在馬背上,對兒子道︰“你是男子漢大丈夫了,照顧好你娘,別讓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欺負你娘。”

    蕭珩一怔。

    他當然會照顧好他娘,不用他吩咐。

    只是,他為何會這麼說?他不是一直拿他當三歲小孩看待嗎?

    “你娘心情不好,你乖一點,這幾日別惹她生氣。”

    這才是他會說的話。

    宣平侯顧不上去管兒子心底的驚濤駭浪,或者他自己都沒意識到對兒子態度上的變化,他心里拿他當孩子,可在大事面前,他兒子早已有了頂天立地的模樣。

    宣平侯一騎絕塵,飛快地朝城東的方向奔了過去。

    梁王府封地,遠在城東外百里。

    屋內,玉瑾與信陽公主清晰地听到馬蹄聲漸漸遠去。

    玉瑾一知半解的,但也大概猜出宣平侯去干什麼了,她憂心忡忡地望了望門口的方向,說道︰“公主,侯爺他……”

    信陽公主垂下眸子,低聲道︰“傻子。”

    首輔嬌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