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80章 強大



    天不亮,顧嬌從東屋出來,這幾日皇甫賢歇在西屋,蕭珩與小淨空原本是要歇在東屋,結果被姑爺爺抓去了隔壁。

    隔壁已經傳來了一大一小斗嘴的聲音,看來也是起了。

    顧嬌去後院洗漱,剛擦著臉便在地上瞧見了一道被廊下的燈籠照過來的影子。

    她轉過身,定楮一看,就見皇甫賢推著輪椅從書房走了出來。

    書房是沒有門檻的,輪椅能自由出入。

    不過他又是怎麼從西屋出來的呢?

    “你醒很久了?”顧嬌問。

    “也沒太久,讓你們的暗衛幫了一下我。”

    指的是讓暗衛甲把他和輪椅從西屋弄出來的事。

    這小子,還使喚上暗衛了。

    顧嬌道︰“你等一下,我洗完臉就去做早飯。”

    皇甫賢定定地看著她︰“听小蘑菇說,你有辦法讓我站起來?”

    小……蘑菇?

    顧嬌錯愕地眨眨眼,半晌才反應過來他指的是小淨空。

    顧嬌看了他一眼︰“你想通了?”

    皇甫賢垂眸,捏了捏冰涼的指尖,道︰“想通了。”

    他想活下去,不是像個行尸走肉一般活下去,而是活得像個真正的人。

    即便沒有雙腿也要頂天立地。

    他要訪遍昭國的河山,用腳步丈量昭國的疆土,他會帶著娘親的希冀,一直一直、努力地活下去。

    “很辛苦的。”

    “我不怕。”

    “還很疼,比刮骨更疼。”

    “我不怕疼。”

    顧嬌抓了抓腦袋,現在不是你怕不怕的問題,是我這里沒有做接受腔的材料。

    算了,等開春了我就去割樹脂。

    顧嬌洗完臉回到東屋,拿出小藥箱準備取出藥水與紗布去給皇甫賢換藥,卻驚訝地發現小藥箱的重量不對勁。

    她打開一瞧,只見那些應急的藥品之上,赫然多了一對嶄新的接受腔。

    ……

    靜太妃母女的事給了皇帝一個血的教訓,他再不提為誰隱瞞罪行,當然,就算他要隱瞞也瞞不住了,信陽公主早在金鑾殿當著文武百官的面將靜太妃的罪行宣之于眾,收也收不回來了。

    至于說寧安的身世也必須要昭告天下,假寧安的種種罪狀也將公之于世。

    這些事全權交由刑部處理。

    邢尚書已于今早翻案,無罪釋放。

    蕭珩與李侍郎親自去大理寺接他回來。

    李侍郎沖邢尚書拱了拱手,歉疚一笑,道︰“邢大人,那日污蔑您是演戲,實屬無奈,得罪了!”

    “你小子!”邢尚書抬手就要給李侍郎一個大耳刮子。

    李侍郎嚇得直縮脖子。

    邢尚書最終忍住了,只是拿腳輕輕踹了他一下︰“也不提前和我打聲招呼!我就說我平日里待你不薄,你怎的轉頭就往我頭上潑起了髒水!”

    李侍郎訕訕地笑了笑,看了眼一旁的蕭珩,說道︰“這不是六郎不讓我告訴大人嗎?六郎說,我假意被她收買已經夠危險了,再多個人知道恐怕會露餡兒。”

    邢尚書不服氣道︰“怎麼?你能演,本官就不能演吶?”

    李侍郎苦笑道︰“您……就是不會演吶,您那麼正直……”

    這馬屁拍的,邢尚書的火氣瞬間跌了一半兒,他看了看二人,嚴肅地說道︰“僅此一次,下不為例,以後再有什麼計劃記得提前通知我,不許再將我蒙在鼓里!”

    “是是是!是!”李侍郎笑著應下。

    說話間,幾人出了大理寺,馬車在路邊停下。

    李侍郎親自將邢尚書扶上馬車,隨後他轉過身,神色訕訕地走向蕭珩,壓低音量道︰“六郎,這次……多謝你了。”

    李侍郎並不是假意被仙樂居少主收買,他是真的被收買了。

    東窗事發後,是蕭珩出面,說李侍郎是采納了他的建議與人逢場作戲,目的是引魚兒上鉤。

    蕭珩道︰“李侍郎客氣。”

    李侍郎難為情地說道︰“這次的事是我鬼迷心竅,我以後再也不敢了,你的救命之恩我銘感五內,日後若是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盡管與我說,我一定會兩肋插刀的!”

    蕭珩淡淡一笑︰“客氣。”

    李侍郎是不是真的感激到願意為他兩肋插刀不重要,重要的是有這個把柄在自己手里,李侍郎就會為他所用。

    從這一刻起,蕭珩開始了培植勢力的第一步。

    那本靜太妃的賬冊,信陽公主是交給了蕭珩,蕭珩明白信陽公主的意思,如果他願意,他可以把賬冊交出去,也可以選擇將賬冊攥在自己手里。

    有了那些把柄,靜太妃這麼多年經營出來的人脈就成了他的韭菜。

    回到刑部後,邢尚書立馬讓蕭珩拿來了本次案件的卷宗。

    蕭珩梳理得很清晰,一目了然,邢尚書很滿意。

    他覺得經過這件事後,蕭六郎就該升官了。

    邢尚書一邊翻看卷宗,一邊說道︰“孫平的身後事我會交給李侍郎去處理,你就專心整理這次的案子,對了,寧安……”

    話說到一半,邢尚書記起那是個假的寧安公主,他改口道,“既然這件事交給刑部處理,那一會兒你派人去一趟大理寺,將仙樂居少主押過來。”

    蕭珩說道︰“仙樂居少主被陛下的人帶走了,陛下說要親自處置她。”

    “這樣?”邢尚書點點頭,“……行吧。”

    陛下是老大,他能說啥?

    “大人!大人!”

    談話間,一名獄卒神色匆匆地走了進來,拱手稟報道︰“邢大人,宮里來了一位姓甦的公公,說是有急事找蕭書令。”

    “我記得皇後身邊有個姓甦的公公……”邢尚書並不知蕭珩身世,卻也明白蕭珩深受皇宮兩位主子的寵愛,但幾時連皇後也來摻上一腳了呢?

    邢尚書看向蕭珩︰“行了,去吧,別讓人久等。”

    蕭珩行禮告退。

    在刑部衙門的門口,他看見了著急上火的甦公公。

    “甦公公。”他打了招呼。

    “哎喲!”甦公公忙不迭地朝他小跑過來,抓住他的手臂低聲哽咽道,“小侯爺,不好了,七殿下出事了!”

    ……

    蕭珩去了一趟醫館,將顧嬌接上了馬車,以最快的速度趕往皇宮。

    “什麼情況?”顧嬌問。

    蕭珩道︰“暈倒了,說是那日被救回去之後就有點兒沒精打采的,皇後讓御醫給他檢查了身子,並無異樣,便只當他是驚嚇過度,但是中午他在吃飯時突然從椅子上栽了下來。不知是暈倒了才再下來,還是栽下來才摔暈了。”

    顧嬌沉思︰“御醫怎麼說?”

    蕭珩搖頭︰“御醫診不出問題。”

    二人進了坤寧宮,老遠便听見蕭皇後的哭聲。

    太子去上朝了,還不清楚自己弟弟出了事。

    蕭皇後沒派人通知他。

    “主子,蕭大人與顧大夫來了!”甦公公在門外稟報說。

    蕭皇後屏退了宮人,只留下甦公公。

    “阿珩!”蕭皇後哽咽不已。

    作為一國皇後,蕭皇後一貫端莊自持,鮮少有如此失態的時候。

    蕭珩輕聲安撫道︰“姑姑保重身體,先讓嬌嬌給小七看看。”

    蕭皇後讓到一旁︰“嬌嬌,你一定要治好小七……”

    顧嬌頷首︰“我盡力。”

    顧嬌放下小背簍,打開小藥箱拿出听診器,肺部沒有雜音,心跳有些過快。

    她又給秦楚煜把了脈,這個脈象太奇怪了,她活了兩輩子從未見過這種脈象。

    顧嬌問蕭皇後︰“能把七皇子暈過去時的場景詳細描述一下嗎?”

    蕭皇後回憶道︰“當時小七在吃飯,他說不想吃青菜,本宮就說了他一句,他突然啊了一聲,捂住心口歪著栽了下去。”

    “捂住心口?心絞痛麼?”顧嬌喃喃,又道,“他平日里會這樣嗎?”

    蕭皇後哽咽搖頭︰“不會,他一直好好兒的,就自從被那個女人擄了一次回來後就有些萎靡不振,本宮以為他是受了驚嚇,御醫也這麼說。可孩子小,不能亂給吃藥,御醫說過陣子便能沒事,可誰曾想……”

    顧嬌拉開被子,解了秦楚煜的衣裳,仔仔細細檢查他身上有無隱藏的傷口。

    什麼也沒有。

    蕭珩忽然開口︰“嬌嬌,他的右手腕。”

    顧嬌看向秦楚煜的右手腕,沒看出什麼,她換了個角度,站到蕭珩的身邊來,這次她看清了。

    秦楚煜的手腕處有一塊灰白的印子,光線太亮太暗都會看不到。

    顧嬌拿指尖摩挲了一下,擦不掉︰“他以前也有這個嗎?”

    蕭皇後想了想,搖頭︰“應當沒有,這個印子雖說很淺難以發現,但如果真的很多天了,總會有機會發現。”

    顧嬌︰“這麼說極有可能是最近出現的。”

    顧嬌沉思片刻,對蕭珩道︰“仙樂居少主人在哪里?她應該知道這是什麼。”

    蕭珩道︰“她被陛下的人帶走了,陛下說要親自處置她。”

    蕭皇後趕忙吩咐甦公公︰“快去陛下那里要人!”

    首輔嬌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