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64章 大義!



    魏公公暗暗松了口氣。

    僵在原地的寧安公主就不那麼高興了,她的眸光冰冷了下來︰“魏公公。”

    “奴才在!”魏公公斂起情緒,立馬化身狗腿小跟班,“公主有何吩咐?”

    寧安公主淡淡吩咐道︰“去把母後找出來。”

    “是。”魏公公應下,與禁衛軍一道將仁壽宮里里外外搜了三遍,其余宮人都在,就是少了莊太後與秦公公。

    “去問問那些宮人。”寧安公主說。

    “問了,都不知情。”魏公公道。

    寧安公主冷冷地看向他。

    魏公公擋住禁衛軍們的視線,小聲提醒道︰“公主,咱不能在仁壽宮用刑,太招風了,再者整頓後宮是皇後的事兒,越俎代庖容易授人以柄。”

    寧安公主深吸一口氣,緩緩壓下了火氣︰“去把付統領叫來。”

    “是。”

    付統領過來後,寧安公主問他︰“你們是怎麼守著仁壽宮了?我母後突然不見了你們難道也沒有絲毫察覺嗎?不知我母後是不是出了什麼事,讓什麼賊人給擄走了。”

    “這……”付統領一籌莫展,老實說他真不知道,明明下午他還看見莊太後在院子里散步,怎麼一頓晚膳的功夫人就沒了?

    “你最後一次見我母後是何時?”寧安公主問。

    付統領如實道︰“是下午,將近酉時的樣子。太後在院子里散步,之後她回了寢殿,小的只負責看守,不能打擾她老人家。”

    言外之意他們禁衛軍只能圍住仁壽宮,又不能貼身盯著莊太後。

    可話說回來,他們守得這麼緊,太後是怎麼不翼而飛的?

    月黑風高。

    一道身影掠上寒風呼嘯的屋頂,在暗夜中輕巧地飛檐走壁。

    不多時,這道身影便竄進了碧水胡同,落進了顧嬌與蕭珩的家中。

    這會兒時辰不早了,姚氏與孩子們都歇下了,只有顧嬌、蕭珩以及老祭酒仍坐在堂屋中。

    听到院子里的動靜,顧嬌起身,蕭珩先她一步走過去拉開了房門。

    顧承風背著一個人風塵僕僕而入,氣喘如牛道︰“累死我了累死我了!從皇宮到這兒太遠了!”

    蕭珩看了眼庭院的方向,合上顧承風身後的房門。

    顧承風小心翼翼地將莊太後放在椅子上。

    “當心點兒。”老祭酒伸出手扶了一把,“凍壞了吧?”

    莊太後沒理他。

    他定楮一看,臉色一變。

    顧承風轉過身來,一邊扯領子一邊看向不省人事的莊太後。

    呃……太後是睡著了?不會是被他顛暈了吧?

    好吧,他方才的速度確實有點兒快。

    “莊錦瑟,莊錦瑟,莊錦瑟!”老祭酒叫了幾聲,心口一揪,“不會出事了吧?”

    顧嬌彎下身湊近姑婆道︰“姑婆,三缺一。”

    莊太後瞬間清醒,唰的睜眼坐起身,“哪兒呢?”

    然後她就真的去打葉子牌了……

    眾人望著她虎虎生風、挽著袖子、勢要大戰三百回合的瀟灑背影,嘴角齊齊抽搐。

    顧承風︰“……她是不是早盼著出來打牌了?”

    寧安公主帶上魏公公去了一趟坤寧宮,與她稟報聖旨與仁壽宮的事情。

    蕭皇後放下手中看了一半的賬冊,對寧安公主不咸不淡地道︰“以後再有這種事你最好先知會本宮。”

    寧安公主欠了欠身︰“是,嫂嫂。”

    魏公公為蕭皇後捏了把冷汗。

    蕭皇後叫來甦公公︰“你去告訴付統領,不論太後是自己離開的還是被人擄走的,都務必要找到太後,皇宮要找,宮外也要找。”

    “是。”甦公公應聲。

    蕭皇後的目光淡淡地掃過二人,道︰“寧安公主先回吧,魏公公留下。”

    “寧安告退。”寧安公主行了一禮,後退幾步轉身與魏公公擦肩而過。

    魏公公目不斜視地保持著福身的狀態,寧安公主亦沒有絲毫異樣,就那麼出了坤寧宮。

    蕭皇後看了眼手中的聖旨,嚴肅地看向魏公公︰“本宮問你,陛下方才真的醒了?”

    魏公公道︰“是的。”

    蕭皇後狐疑道︰“陛下在立聖旨時,你一直都在?”

    魏公公點頭︰“在,是奴才伺候的筆墨。說完詔書後,陛下耗盡元氣,又昏睡了過去。”

    蕭皇後蹙眉。

    誰她都可以起疑,但魏公公她總還是能信的。

    蕭皇後嘆了口氣︰“知道了,聖旨你拿好,好生照顧陛下,下次陛下再醒來時,記得先讓人來通知本宮。”

    “奴才記下了。”

    魏公公出坤寧宮後往華清宮的方向而去,沒走幾步在大樹下看見一道倩影。

    他嚇了一跳︰“公主?”

    寧安公主似笑非笑地轉過身來。

    魏公公眨了眨眼,行禮道︰“公主,皇後方才問……”

    “不必告訴我,諒你也沒膽子在皇後面前出賣我。”

    “是,是。”魏公公訕訕一笑,“那公主在這兒等奴才是……”

    “這個。”寧安公主拋給他一個瓷瓶,“明天的藥,晚飯的時辰給陛下吃下去。”

    魏公公眼神一閃︰“啊,是,奴才一定照辦。”

    寧安公主呵呵道︰“你若是沒辦……”

    魏公公撥浪鼓似的搖頭︰“不敢不敢!奴才的小命捏在公主手里,公主讓奴才往東,奴才不敢往西。”

    寧安公主冷冷地勾起唇角︰“知道就好,行了,你趕緊去伺候皇兄吧,這個藥也不是萬無一失的,若真醒了……”

    魏公公忙道︰“奴才不會讓任何人發現陛下醒了,奴才會及時通報公主。”

    “知道就好。”

    寧安公主說罷,淡淡地回了碧霞殿。

    確定他走遠,魏公公長松一口氣,麻溜兒地回了華清宮。

    過去這麼久了,也不知陛下嘴里的魚鰾怎麼樣了?有沒有灑藥,有沒有吞下去?

    魏公公來到龍床前,把伺候的宮人支開,隨即他掰開皇帝的嘴,將魚鰾緩緩地取了出來。

    里頭的藥汁還在。

    魏公公心頭一松。

    “得趕緊處理掉……”魏公公拿著魚鰾走了出去,他隱約覺著自己似乎忘了什麼事情,卻又一時半會兒想不起來。

    無法動彈的皇帝︰朕的褲衩!朕的褲衩里有個東西!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莊太後勾結邢尚書謀害皇帝一事很快便在京城不脛而走,文武百官與京城百信萬萬沒料到幕後元凶竟然會是莊太後。

    可若是仔細回想一下莊太後歷年來把持朝政,對皇帝的打壓與掣肘,似乎就不難接受她是元凶的事實。

    民間響起了討伐莊太後的聲音,而莊家在如此緊要關頭竟然保持了沉默。

    莊太傅也稱病不去上朝了。

    這令莊太後的聲望與境況雪上加霜。

    “祖父!”

    安郡王氣沖沖地來到莊太傅的院子,門口的侍衛想守都沒能守住。

    莊太傅正在書房練字,听到自家孫兒的聲音眼皮子都沒抬一下,筆尖蘸了墨汁,道︰“你這個時辰不該在內閣上值嗎?”

    安郡王是去內閣了,可听說了一些事他又立馬回來了。

    多虧他的身份,內閣中竟無人膽敢阻攔他。

    他來到書桌前,看著潛心練字的莊太傅,就明白他這些日子不是真的病了,只是故意不去上朝而已。

    “祖父可有听聞姑婆的事?”他問道。

    莊太傅沒有看他,落筆寫了一個山字︰“這不是你該操心的事。”

    安郡王目光灼灼地看向莊太傅︰“不是我該操心的事,那麼祖父呢?祖父也不操心嗎?太後出了這麼大的事,祖父不該出面維護太後的名聲,並去大理寺與刑部積極尋找太後被污蔑的證據嗎?”

    莊太傅筆鋒頓住,睨了他一眼︰“你就知道是污蔑了?”

    安郡王正色道︰“太後不會做出這種事來,若她想要陛下的命,不用等到現在,太後的手段祖父比我更明白。”

    莊太傅︰“那又怎樣?”

    安郡王深深地看了莊太傅一眼︰“祖父……是打算袖手旁觀嗎?”

    莊太傅沒承認也沒否認︰“我這麼做也是為了莊家。”

    安郡王冷笑︰“為了莊家?為了莊家的什麼?失去太後的庇佑,莊家還能是從前的莊家嗎?”

    莊太傅將毛筆啪的拍在了桌上︰“那你以為太後還是從前的太後嗎?她早與莊家劃清界限了!”

    安郡王捏緊了拳頭,痛心疾首道︰“所以祖父就見死不救了?她是您的妹妹!在她被親生父親賣女求榮送去那個吃人的皇宮後,在她連唯一的骨肉都失去之後,在她舔著傷口也要為莊家殫精竭慮了那麼多年之後,祖父就這麼將她拋棄了!祖父只記得她與莊家劃清界限的這一年,卻不記得莊家啃食她血肉的那幾十年!”

    莊太傅怒道︰“夠了!”

    安郡王並未被莊太傅的怒火所震懾,他失望地看著自己敬重了這麼多年的莊太傅︰“祖父,我八歲那年,你送我去陳國為質,太後竭力阻攔,她說,莊家有她就夠了,不要再犧牲更多的人了。祖父是怎麼告訴我的?祖父您說,太後一個人撐著莊家太辛苦了,不能所有的事都讓太後一個人扛著……于是我去了!在陳國那些年我受盡折辱,但我從來沒有後悔過!可現在,我後悔了,祖父根本不是為了太後,也不是為了莊家,你只是為了你自己。”

    這番話不可謂不誅心,不過莊太傅到底過了與晚輩掐架的年紀了,他將怒火壓了下去,繼續提筆寫了幾個字,說道︰“恆兒,你是我最優秀的孫子,是莊家未來的繼承人,我希望你能認為自己的身份。”

    “呵,身份。”

    安郡王自嘲一笑,再不與莊太傅說什麼了,因為他已經明確祖父的意思了,多說無益,不如省省力氣。

    莊太傅叫住他︰“你去哪兒?”

    安郡王回頭冷聲道︰“祖父不管太後,那我只好自己去救太後,我去為太後翻案!”

    莊太傅威脅道︰“你敢走出莊家一步,就不要再回來見我。”

    安郡王捏了捏手指,邁步跨過門檻。

    莊太傅沉聲道︰“我說到做到。莊玉恆,你的身份是我給的,你的權勢與地位也是我給的。沒有我,沒有莊家嫡孫的身份,你莊玉恆在京城什麼也不是。你想清楚了,今日你走出府不難,他日想回來就沒那麼容易了!”

    安郡王聞言,果真將踏出去的那只腳收了回來。

    莊太傅滿意地挑了挑眉︰“你這幾日就不要去內閣了,好生在家……”

    休養二字尚未出口,就見安郡王撩開下擺,撲通跪在了地上。

    他雙手撐地,重重地磕了個響頭,只一下,便將額頭都給磕紅了︰“一謝祖父教養之恩。”

    莊太傅一愣。

    安郡王紅著眼眶,磕了第二個響頭︰“二謝祖父提攜之恩。”

    他的額頭滲出血絲,眸中水光閃動。

    莊太傅臉色一變,厲喝道︰“莊玉恆!”

    安郡王沒有停下,沉沉地磕了第三個響頭,滾燙的淚珠吧嗒一聲砸在冰涼的地板上︰“三謝祖父厚愛之情!玉恆不孝!”

    他說罷,頂著滿是鮮血的額頭站起來,哽咽著轉過身,頭也不回地奔入了夜色。

    首輔嬌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