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650 勝出(加更)



    南宮霖給馬蹄踩踏後,沐川趕忙勒緊了手中的韁繩。  他的速度並未跑到極致,用力勒緊的情況下倒是堪堪將方向偏移了,從南宮霖的身邊飛馳了過去。  馳騁了十幾步後他的馬兒才終于停了下來。  他與清越書院學生的狀況是這樣的,顧嬌去搶南宮霖的球,他緊追不舍,想與顧嬌兩面夾擊南宮霖。  就是為了防著他這麼干,清越書院的那名學生才猛然加速,試圖用自己的馬攔住他的去路。  誰料會出了這檔子事?  在南宮霖那聲淒厲的慘叫過後,全場都安靜了。  賽場的裁判夫子趕忙奔了過來,他蹲下身,看著因疼痛而面容扭曲的南宮霖,一時間勃然震驚︰“南宮霖,你怎麼樣了!”  南宮霖還能怎麼樣?  他疼得死去活來了好麼?  他是習武之人,從小到大倒也沒少受皮肉之苦,但沒這麼狠的啊,他的整個胸腔都好似凹陷了,大腿的腿骨也斷了……  他的每一次呼吸都仿佛有刀子往他的肺髒里捅。  南宮霖的暗衛也驚呆了。  他對天發誓,他瞄準的是天穹書院那小子,他絕沒想過要傷害自家小公子!  顧嬌的馬兒也停下了,她騎在馬上慢慢悠悠地踱過來,居高臨下地看著重傷的南宮霖︰“唔,受傷了啊,比賽還能打嗎?”  听听听听,這都是什麼幸災樂禍的小語氣?  南宮霖一邊飽受劇痛的折磨,一邊猩紅著雙眼惡狠狠地瞪向顧嬌,對裁判夫子道︰“是他!是他害我!”  裁判夫子唰的朝顧嬌看了過來。  現場的觀眾听了這話,也紛紛朝這個天穹書院的新生看了過來。  沐川駁斥道︰“喂!南宮霖!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講!我們天穹書院的人怎麼害你了?明明是你自己摔下來的?也是你們自己書院的人踩踏到你的?干我們什麼事?”  踩踏了南宮霖的那名學生茫然無措︰“我……我不是故意的……”  南宮霖當然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但這個叫蕭六郎的一定是!  南宮霖咬牙道︰“你為什麼突然彎身去搶球?”  早不搶晚不搶,跟了他一路,他一算計他他就搶,誰敢說沒貓膩?  顧嬌理直氣壯地說道︰“你減速了我當然要搶球。”  眾人一頓,是啊,南宮霖方才的確是突然減速了,減速的時候不搶,難道等到南宮霖加速了再搶?腦子有坑吧?  天穹書院的操作完全沒問題啊!  “你……你……”南宮霖嘔出了一口血來,也不知是傷的還是氣的。  南宮霖為何減速,那還不是為了方便暗衛偷襲顧嬌?  他這會兒再想不明白都說不過去了,他就說這小子怎麼這麼容易上鉤,他往哪兒引,他就往哪兒走,一路都不搶球,明明前面這小子搶球搶得挺快。  他還以為是自己技術高超,讓這小子搶不了……  現在一看,這小子是故意的。  他看出他要算計他了,假裝入坑,假裝露出破綻,關鍵時刻卻讓他挨了算計。  但這些他統統不能說。  他想證明這小子在算計他,就得先承認自己計劃算計這小子。  作弊會讓他永遠失去上賽場的資格,也會讓他成為全盛都的笑柄,他丟不起這個人。  所以他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吞。  南宮霖又吐出了一口血後,意識便開始模糊了,呼吸也變得艱難急促。  顧嬌能治他嗎?  答案是肯定的,但她為什麼要治。  治好了等他過來殺她嗎?  剛剛要不是她躲開了,現在渾身骨折氣胸發作的人就是她。  沐輕塵策馬來到顧嬌身邊,低聲道︰“你沒事吧?”  “沒事。”顧嬌說。  沐輕塵看了眼被人抬下去的南宮霖,對顧嬌道︰“專心比賽,別多想。”  “嗯。”顧嬌點頭。  南宮霖被抬下場後,那名踩踏了他的同伴心態也崩了,不能再繼續比賽,被清越書院的夫子換下了場。  出了這麼大的事,按理說天穹書院的學生們心態多少也要受一點影響。  然而並沒有。  就……臉皮都挺厚。  第七小節以天穹書院又拿下一旗結束,場上比分二十比十七,清越書院十七。  最後一小節,許平上場了。  他要打進三球才能將比分扳平,如果只有一個蕭六郎,或者只有一個沐輕塵,他都可以試試,可兩個加在一起,老實說有點兒難度。  那個叫蕭六郎的小子,太特麼膈應人了!  他使絕招吧,怕那小子偷師去了;不使絕招吧,又怕把比賽輸掉了。  許平從沒打過這麼艱難的比賽。  最終許平還是決定全力以赴。  然後詭異的一幕發生了,天穹書院的四名選手不僅不搶球,還給許平喂球。  “你那一桿不行啊,許平差點沒接著。”給許平喂了一球後的沐川對一旁的清越書院學生說。  清越書院的學生都迷了。  不是,你這都什麼操作?  天穹書院的學生看顧嬌的眼神是這樣的,反正領先三旗,不著急,你慢慢學,讓分了也沒關系。  許平差點氣到心梗!  對手集體不要臉是一種什麼體驗!  能打敗許平的果然只有許平,顧嬌超強發揮,利用許式打法與沐輕塵強強聯合,最終以二十三比二十的成績拿下了本場比賽的勝利。  這或許不是戰術最完美的一場比賽,也不是難度級別最高的一場,但絕對是話題度最多的一場。  輕塵公子顏值殺,燃爆全場。  天穹書院新生偷師對手碾壓對手,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  南宮小公子墜馬重傷,生死未卜,前途渺茫。  之後的比賽中盡管出了不少優秀的名場面,然而眾人心里似乎並沒有想象中的激動。  天穹書院是有毒吧?  看了他們那種全員不要臉的打法後,再看別人的打法都覺得有點兒……太正經了。  不對勁,他們不對勁!  “四弟,恭喜你們啊,進入下一輪比賽了。”  供擊鞠手們休息的閣樓中,甦皓來到了天穹書院的屋子,笑著向沐輕塵道賀。  沐川挑眉道︰“這有什麼好恭喜的?等我們拿了第一再來恭喜吧!”  “原來四弟的目標是拿第一。”甦皓笑了笑,對沐輕塵道,“那我提前祝賀四弟拿下第一,父親若是知道了一定會為四弟高興的。四弟曾說再也不擊鞠了,父親為此難過許久呢。”  “為什麼再也不擊鞠了?”顧嬌問。  甦浩轉頭看向顧嬌,和顏悅色地說道︰“我四弟曾敗給過一個人,然後發誓再不擊鞠了。”  “我沒問你。”顧嬌對甦浩說。  甦浩一愣。  沐川不耐地說道︰“你們書院的南宮霖都傷成那樣了,你怎麼還有工夫在我們這兒轉悠?不用給同窗送關懷的嗎?”  袁嘯沒懟甦浩,他只是十分禮貌地拉開了房門。  甦浩︰“……”  第一天比賽結束後,到了公布晉級名單的時刻,每一個晉級的書院的擊鞠手們都要騎馬繞場一圈。  當念到天穹書院時,沐輕塵、袁嘯、沐川與顧嬌騎在馬上,緩緩地從通道上了賽場。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們身上。  誠然,沐輕塵的關注度依然最高,但顧嬌一躍排在了袁嘯與沐家嫡子之上,獲得了僅次于沐輕塵的關注度。  蕭珩的目光落在顧嬌的身上,顧嬌也朝蕭珩望了過來。  二人的目光在半空交匯,只一瞬便輕輕錯開。  在外人看來,蕭珩是在看天穹書院的人,而顧嬌是在看看台上的觀眾。  顧嬌很快就看向了別處,蕭珩則垂眸端起了桌上的茶淡淡地喝了一口。  “那個天穹書院的新生方才好像朝這邊看來了?是在看我們嗎?”  亭子里的一名女學生問。  “有嗎?”另一名女學生望向顧嬌,“沒看啊。”  “有的,看了一眼。”  “好奇,隨意看看的吧?”  “這麼說,他也沒看上咱們書院第一美人了?”  “終于有男人看不上她了!”  三人小聲嬉笑起來。  蕭珩默默喝茶,你們哪里知道,她那一眼,有多少克制與想念?  ……  另一邊,小淨空向天穹書院的岑院長道別,順便與自己新結識的“朋友”顧小順與顧琰道別。  小淨空大可等顧嬌過來與她也“認識”一番,但就連他明白他與顧嬌明面上是不能產生交集的。  與顧琰和顧小順說說話已經是明面上能做到的極限了。  “院長伯伯,我走了,下次比賽的時候我再來找你玩!”  岑院長笑著摸了摸這孩子的小腦袋︰“好啊,下次一定來。”  小淨空抱著裝過瓜果的大空碗,忍住對顧嬌的強大思念,十分堅強地走了。  岑院長帶著顧小順與顧琰離開看台,去凌波書院的門口與顧嬌等人會和。  “你們不會一直這麼幸運的。”  是五岳書院的一名擊鞠手。  他正在與顧嬌、沐輕塵幾人叫囂。  沐川抱懷嗤笑︰“我們幸不幸運不知道,不過你們五岳書院似乎不大走運啊,第一輪就被淘汰了!”  袁嘯神補刀︰“五月書院不是靠運氣啊,是靠實力。”  靠實力輸掉的。  這特麼都是什麼扎心窩子的大實話?  五月書院的人氣了個倒仰,七竅生煙地走掉了。  “慢走不送啊!”沐川笑著揮揮手,“哎,可算揚眉吐氣了,從前讓這幫鱉孫子欺負得夠嗆,只可惜今天沒對上他們,否則一定打得他們落花流水!”  沐輕塵無語地看了他一眼,對顧嬌道︰“坐馬車還是騎馬?”  “騎馬。”  馬車里悶得很。  幾人翻身上馬,等顧琰與岑院長等人坐上馬車後,一道出了凌波書院。  “還好嗎?”顧嬌問顧琰。  顧琰趴在車窗上,沖騎馬陪在一旁的顧嬌點點頭︰“嗯,好看,下次我還來。”  顧嬌繞了繞手中的韁繩︰“好。”  另一頭,景二爺也坐上馬車出來了。  他今日大飽眼福,看比賽過癮,有小美女陪在隔壁一起看比賽更過癮。  听三個女學生言笑晏晏的,他感覺自己也跟著年輕了十幾歲。  這才是人生啊!  “好熱。”景二爺將車窗推開,將前面的簾子也掀開掛了起來。  他與大哥都是男人,不必忌諱被人看去。  太熱了,他搬了個小板凳坐在車廂的門口,搖著折扇一個勁兒地扇。  恰巧此時,岑院長一行人迎面而來。  岑院長與沐輕塵認出了國公府的馬車,岑院長讓車隊停下,沖馬車上的二人拱手行了一禮︰“國公爺,景二爺。”  沐輕塵也打了招呼。  景二爺熱得慌,敷衍地擺了擺手,與二人寒暄了兩句。  他身後,國公爺的手再次抖了起來,可惜他又沒看見。  “那,沒什麼事我們先走了。”岑院長說。  “再會。”景二爺笑道。  岑院長看了看一旁的顧嬌︰“走吧。”  一行人與國公府的馬車擦肩而過。  誰也沒料到的是,輪椅上的國公爺突然額角青筋暴跳,也不知哪兒來的力氣,突然咚的一聲朝景二爺砸了過去。  “啊!”  景二爺猝不及防從馬車里撲了出去,呱啦啦地滾在地上,好巧不巧地滾在了顧嬌的馬前。  只差一點點,他就和南宮霖一樣被馬蹄踩踏了。  大哥,你要不要這麼坑自己弟弟?  顧嬌古怪地看了看地上的景二爺,又看向從輪椅上摔倒的國公爺。  只見倒在馬車內無法動彈的國公爺突然嘴一歪、眼一斜。  仿佛在說,我摔啦,好慘呀!  ------題外話------  關于文中擊鞠的規則,參考現代馬球賽制,但並不完全一樣,有部分改動,考據黨勿深究。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