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622 夜半美人(二更)



    折騰了這麼半日,顧嬌從府邸出來天都黑了。

    按理說即便天黑了也沒什麼,盛都如此繁華,半夜都有生意做,可還真不湊巧了,她竟然遇上了宵禁。

    街道上的行人急劇減少,兩旁的商鋪接二連三地關閉。

    顧嬌就迷了。

    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她是出門忘記翻黃歷了嗎?

    她打听過了,盛都內城門戌時二刻才關閉,此時戌時剛過,她還有半個時辰。

    看來今日是來不及打听醫館的消息了。

    得盡快出城,並且不能步行,否則一樣趕不及。

    顧嬌很快鎖定了一輛停放在巷子里的馬車。

    許久沒干過這種打家劫舍的事,今日一整天全干完了。

    車夫不在。

    不知是不是干什麼別的事去了,但馬車內有人,燭燈上映出了一道男子的身影。

    顧嬌打算摸出面具戴上,一摸就發現面具沒了。

    看樣子是掉在哪里了。

    算了,沒面具就沒面具,顧嬌在牆上薅了一把牆灰抹在臉上,隨即握緊手中的匕首走過去竄上馬車,將匕首抵在了對方的脖子上。

    “別動。”

    她用低沉而青澀的少年音威脅。

    這是一名年輕的男子,穿著一襲素白長衫,外罩一間墨藍紗衣,腰束玉帶,側臉儒雅精致,睫羽縴長。

    饒是見過了蕭珩這樣的人間絕色,也依舊不得不承認這是一位美男子。

    年紀看上去與蕭珩不相上下的樣子,氣質矜貴,從容不迫,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也不見他有一絲一毫的慌亂。

    顧嬌道︰“你送我出內城,我不傷你,南城門。”

    年輕男子沒說答應不答應。

    就在此時,車夫回來了︰“公子,我問過了,老板說還沒做好,讓咱們過兩日再來。咱們現在是回去嗎?”

    顧嬌坐在男子身側,將匕首往男子的脖頸上貼了貼,威脅的意味很明顯。

    年輕男子道︰“我要出南內城門。”

    隔著一道簾子,顧嬌也能感覺到到車夫狠狠地愣了愣︰“不是才回來嗎?怎麼又要出去啊?今晚城中突然宵禁,咱們出去了就進不來了。”

    年輕男子沒再說話。

    車夫許是習慣了將男子的默認當作一種威懾,囁嚅了幾句,道︰“好吧好吧,拗不過您。”

    車夫坐上外車座,駕駛馬車去了難內城門。

    可俗話說得好,人倒霉起來喝水都塞牙縫。

    明明沒到戌時二刻,城門便已受宵禁的影響提前關閉了。

    “出不去了,公子。”車夫說。

    年輕男子依舊沒說話,顧嬌明白,他是在等她的回答。

    顧嬌一手拿匕首抵住他,另一手將簾子挑開一條縫隙,看沿途是否有可以住宿的客棧。

    年輕男子突然開口︰“我勸你不要輕易住客棧,沒有符節會被抓起來。”

    “符節是什麼?”顧嬌問。

    年輕男子不疾不徐地說道︰“外城人進入內城的憑證。”

    顧嬌正想問你怎麼知道我是外城人,話到唇邊又覺得此話多余,若她是內城人,宵禁了就該回去,而不是劫持馬車趕快出城。

    顧嬌看了他一眼,問道︰“那你有符節嗎?”

    年輕男子道︰“內城人有魚符,不需要符節。”

    顧嬌知道燕國的魚符,一種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

    顧嬌看向他︰“你的魚符呢?”

    男子沒動。

    顧嬌往他腰間瞟了瞟,單手撤下他的錢袋,從里頭掏出一塊青銅魚符來。

    “公子?”車夫在外問道,“你和誰說話呢?馬車上有人嗎?”

    顧嬌的匕首動了動,用眼神示意他。

    年輕男子淡淡地說道︰“附近哪里有客棧?沒關門的。”

    車夫覺得自己听見聲音了,可是自家公子不肯說他也不能逮著問,他道︰“往回走二里,好像有一間客棧。”

    “去那里。”年輕男子說。

    “是。”車夫將馬車駛去了那間客棧。

    年輕男子又道︰“馬車就停在這里,你再去附近找找,還有沒有別的客棧。”

    “是。”

    車夫依言去了。

    還懂得用這種法子將車夫支開,顧嬌當然不會認為他是在為她著想,多半是擔心她會將車夫打暈。

    倒是個有腦子的。

    想到什麼,顧嬌又問道︰“你會不會報官?”

    年輕男子雲淡風輕地說道︰“你以為官府一夜之間就能查遍整座內城的客棧嗎?”

    “也是。”顧嬌點頭。

    看來他猜到她不會住進他給她找的這間客棧了。

    真是個聰明人。

    長得還美。

    顧嬌沒忍住,又往他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不經意地看見了寬袖處微微露出了一點美玉指尖。

    顧嬌不算嚴格意義上的手控,但這手也長得太想讓人抓過來那什麼了——

    顧嬌不由地想到了在驛站見到了的那只手。

    燕國男人的手都這麼好看的嗎?

    顧嬌下了馬車。

    她不確定男子會不會報官,但她還是沒去客棧。

    她去了青樓。

    對方應該不會猜到她會去青樓過夜的吧?

    ……

    顧嬌在內城滯留一夜,天亮城門一開,她便用同樣的法子潛在一輛馬車下出了內城。

    南師娘一宿未眠,在院子里等了一夜,終于見到顧嬌回來,她神色一松握住顧嬌的胳膊︰“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你昨晚去哪里了?”

    顧嬌不願讓南師娘擔心,便只輕描淡寫地說道︰“昨晚遇上宵禁,我被滯留在了內城,後面偷了一個人的魚符在內城住了一夜。”

    “內城宵禁了?”南師娘很是驚訝,“盛都極少會宵禁,內城一定是出了什麼大事。”

    顧嬌心道,難道是因為我偷偷進了那個人的府邸被發現,所以驚動了整個內城?

    那得是個什麼大人物?都弄得全程宵禁了?

    算了,反正也沒人知道是她。

    南師娘道︰“我沒和小順說,我讓小順先睡了,他剛起來問我你去哪兒了,我說你去買菜了。但琰兒知道。”

    顧嬌是家里最不好糊弄的孩子,他除了身子不好,腦子卻比誰都精明。

    顧嬌一夜未歸的事瞞不住他。

    顧嬌去了顧琰的屋子,在床邊坐下,看著顧琰濕潤發紅的眼眶,彎了彎唇角,說︰“我沒事。”

    顧琰緩緩將頭枕在了顧嬌的腿上。

    ……

    顧嬌陪了顧琰一會兒,去堂屋吃過早飯後與顧小順一道去了天穹書院。

    天穹書院一共十二堂,顧嬌被分在了明心堂,顧小順被分在明月堂。

    他們先一起去書院指定的小值房領了書籍,之後便去了各自的課室。

    院服是根據二人的尺寸定做的,過幾日才能拿到。

    顧嬌進了課室。

    燕國的課室與昭國的不大一樣,他們用的是矮案,坐的是小凳,一張桌子兩個學生。

    每一排四張桌子,一共有八排。

    大多數桌子都坐了人。

    眾人或是低頭念書,或是三五成群地聊天,一時間倒真沒人留意到課室里來了個新學生。

    鐘鼎也在明心堂

    他坐在第三排靠近內側牆的的位子,他身邊沒人,他忙激動地朝顧嬌招手。

    顧嬌真是怕了他的聒噪,假裝沒看見,抱著書籍默默地去了倒數第一排靠進後門的那張空桌。

    鐘鼎挺失望︰“是沒看見我麼?蕭兄!”

    他站起身,猛地朝顧嬌嚎了一嗓子!

    這下好了,全明心堂的人都唰的朝顧嬌的方向望了過來。

    顧嬌一襲青衣,用青色發帶扎了個簡單的少年發髻,干干淨淨的氣質,眼神清冷,偏那張年輕的面龐上長著一塊惹眼的胎記。

    明心堂一下子靜了。

    鐘鼎不知所措地眨了眨眼,用手擋住嘴,繼續隔空與顧嬌對話︰“蕭兄……我聲音是不是有點兒大?”

    顧嬌真想一棍子悶暈他。

    你說呢!

    不過這種集體目光的凌遲並未持續多久,明心堂外突然奔進來一名年輕書生,大聲叫道︰“輕塵公子來上課了!”

    鴉雀無聲的明心堂轉瞬之間炸了鍋。

    “什麼?輕塵公子?”

    “你確定沒看錯?”

    “輕塵公子怎麼會突然來書院了?”

    “對呀,他不是從不來上課嗎?”

    “走走走!去看看!”

    卻不等眾人一涌而出,書院的撞鐘聲響起了。

    眾人只得不甘地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

    顧嬌對見那位輕塵公子沒興趣,她只是覺著這名字莫名有點兒熟悉。

    她正琢磨著,忽然感覺所有人的視線再一次齊刷刷地回到了她這里。

    不是,你們看你們的輕塵公子,又來看我做什麼?

    下一秒,一名身著天藍色院服的年輕男子徑自朝後排走來,二話不說坐在了顧嬌的身邊。

    顧嬌︰“……”干嘛坐我身邊?前面那麼多空位看不見嗎?

    顧嬌沒理他,甚至都沒拿正眼瞧他,只是淡淡地拿出一本書,裝模作樣地翻了起來。

    很快,授課的夫子進入明心堂。

    所有學生起身,拱手作揖以行師禮︰“江夫子安!”

    在一片問安聲的掩蓋下,顧嬌清晰地听見自己身旁的這位輕塵公子輕描淡寫地問了一句︰“我的魚符還好用嗎?”

    “咳!”

    顧嬌嗆到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