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616 護國郡主(二更)



    信陽公主信她才有鬼了!

    信陽公主不想看見這兩個小惹禍精,讓人把他倆送回去了。

    她讓玉瑾找來宋大夫,開了一碗避子湯。

    卻說另一邊,常回來了,他不知宣平侯出了事,他先回了一趟侯府,從劉管事口中得知了宣平侯的下落。

    他施展輕功來到碧水胡同,蕭珩與顧嬌這邊住滿了,宣平侯、皇甫賢以及曾經的莊玉恆都是住在老祭酒這邊。

    常一下子就找準了宣平侯的氣息。

    他躍窗而入。

    里頭的景象卻讓令他瞬間拔出了劍來,他唰的閃到床邊,將宣平侯擋在身後,警惕著四周的動靜。

    宣平侯晃了晃被綁在床頭的手腕,說道︰“沒人,先過來把這個解開。”

    “哦。”常長劍一挑,將繩索割斷,他劍法精準,未傷及宣平侯分毫。

    他拾起斷裂的繩索看了看,古怪道,“就是普通的繩子,你為什麼連這個都掙不開?”

    宣平侯挑眉一嘆︰“你不懂。”

    身體被掏空。

    常皺了皺眉,他目光掃過滿地狼藉,落在宣平侯滿是“傷痕”的身上︰“你被人揍了?誰干的?我去殺了他!”

    這也太慘了!

    常跟了宣平侯這麼久從未見他傷得這麼慘不忍睹過!

    宣平侯睨了常一眼,想到常還小,他擺擺手︰“算了,沒事兒,不用追究。對了,你不是去追南宮厲了嗎?他人呢?”

    常的臉色沉了下來︰“我沒追到,讓他跑了。”

    宣平侯詫異地看向他︰“還有你追不到的人?”

    倒不是說常的武功就天下無敵了,而是南宮厲那家伙明顯不是常的對手,何況還斷了一條胳膊,受著傷的情況下怎麼還能跑了呢?

    “有人救他。”常猶豫了一下,還是如實說了,“是暗夜門的護法。”

    宣平侯蹙眉︰“就是你之前待過的那個暗夜門?”

    “嗯。”

    常點頭。

    宣平侯道︰“既然是護法,你打不過也正常。”

    我打得過,只是沒打。

    常在心里暗暗嘀咕。

    宣平侯對暗夜門了解不多,只听說過那是一個六國之中最強大神秘的殺手組織,他踫到常時,常正在被暗夜門的人追趕,無意中上了他的馬車,在他馬車里睡著了。

    宣平侯還以為他是得罪暗夜門才會被暗夜門的人“追殺”,常說他就是暗夜門的人,只是他不想回暗夜門了。

    他見常有幾分本事便提出讓常跟著他,但常起先並不答應,他又發現常喜歡玩彈珠,于是苦練多日,終于成功將常贏回了家。

    直到現在,宣平侯都以為常只是暗夜門的一個小叛徒。

    他哪里知道自己拐走的其實是暗夜門的少門主?

    “不過他活不了多久了,我砍了他好幾劍。”常說。

    仿佛是想從那個打不過暗夜門護法的小誤會找回一點場子。

    “行。”宣平侯笑了笑,看向他道,“你沒事吧?”

    “我沒事。”常搖頭。

    宣平侯頷首︰“沒事就再替我去辦件事。”

    常俊臉一黑,現在裝有事還來不來得及?

    ……

    經歷了數月的審核與爭議,有關有功人士的封賞聖旨終于擬定了。

    邊塞一役天下兵馬大元帥唐岳山統帥有功,封唐恩伯,賞銀千兩。

    定安侯世子顧長卿披堅執銳,身先士卒,率領顧家軍殲滅前朝余孽,擊退陳國大軍,封正三品定北將軍,賞銀千兩。

    另外,定安侯府二公子顧承風守城有功,獲封正六品越騎都尉,賞銀八百兩。

    除此之外,還有幾位在戰役中表現突出的將領也一一得到了封賞。

    童醫官以及宋大夫協助平定瘟疫有功,御賜昭國名醫匾額,賞銀五百兩。

    其余的隨行大夫也得到了各自的封賞。

    顧嬌自然也不例外,她不僅是平定瘟疫的首要功臣,也是守住了月古城的重要猛將,更不提她還以一己之力滅掉了前朝五千大軍。

    皇帝封她為護國郡主。

    宣平侯與信陽公主亦是守衛昭國的功臣,皇帝的意思是要麼冊封宣平侯為宣平王,要麼擢升信陽公主為定國長公主。

    但不可二者兼得。

    具體就看夫妻二人的選擇了。

    另外,袁首輔向皇帝遞交了折子,要求在內閣立一位少輔。

    “哦?”御書房內,皇帝驚訝地看向袁首輔,“袁愛卿在內閣待了這麼多年都沒動過立少輔的念頭,如今為何突發奇想?”

    袁首輔拱了拱手,說道︰“老臣年紀大了,許多事力不從心了,加上莊太傅的事對內閣影響頗深,內閣動蕩,力量與威信都大大削弱,老臣希望有人能夠重振內閣,更好地為陛下、為昭國朝廷效力。”

    這話算是說到了皇帝的心坎兒,莊太傅那個老匹夫禍禍了半個內閣,兩位次輔都是他的人,雖說沒干太出閣的壞事,可皇帝也不大放心將內閣交到這二人的手上。

    皇帝道︰“袁愛卿心目中的少輔人選是——”

    袁首輔笑了笑︰“翰林院侍讀、刑部書令……蕭六郎。”

    關鍵他是蕭珩啊,朕怎麼給他把這身份扳回來呢?

    總不能一輩子頂著蕭六郎的身份。

    皇帝沉吟片刻︰“你先容朕考慮一二。”

    “是。”袁首輔應下,事關重大,仔細考慮也是對的。

    “對了。”就在袁首輔打算退下時,皇帝叫住他,“朕听說袁家要與定安侯府結親了?可有此事?”

    袁首輔說道︰“確有此事,顧長卿與老臣的孫女袁寶琳。”

    皇帝頗感意外,但細想也覺著合適︰“長卿和寶琳……倒是一樁天作之合。”

    提到這個,袁首輔無奈地笑了︰“其實是兩個孩子自己同意的。”

    袁寶琳沒懷孕的誤會早就解除了,老實說,袁首輔覺著他倆沒戲,彼此都沒什麼太大的熱情,他尋思著他倆若是有一方不樂意,袁首輔都沒打算強迫二人成親,誰料他倆突然有一天齊齊答應了。

    像商量好似的,這倒叫袁首輔不好拒絕了。

    ……

    欽天監的吉日測算出來了,就在三月初九。

    顧侯爺接到消息,莊太後會親自來驗收府邸,他天不亮便起了,好生收拾了一番,衣冠整齊地等在了新府邸的門口。

    他很激動。

    因為要見到莊太後了。

    要知道,以他的官職上朝都不多,更別提見權傾朝野的太後了。

    他哪里知道自己不僅見過,還冷嘲熱諷過。

    他激動的第二個原因便是終于要見到這座府邸的神秘主人。

    這座府邸是以公主府的規格建造的,起先他以為是為莊月兮所建,後面又以為是為從邊塞歸來的寧安公主所建。

    可莊家人被流放了,寧安公主是假的,所以到底這座府邸的主人是誰呢?

    總不會是那個小小余孽皇甫賢吧?

    不對,建造初期可沒听說皇甫賢回京的動靜。

    “到底是誰呢?”

    顧侯爺好奇得心里如同有只貓爪在撓。

    “侯爺侯爺!”黃忠奔過來,“太後的儀仗過來了!”

    “準備迎駕!”顧侯爺正了正頭頂的烏紗帽,又撢了撢寬袖,與諸位官員以及在場侍從一道虔誠地拱手福下身去。

    太後的儀仗浩浩蕩蕩地停在了大氣輝煌的府邸前。

    顧侯爺大聲道︰“恭迎太後!太後千歲千歲千千歲!”

    所有人跟著行禮︰“恭迎太後!太後千歲千歲千千歲!”

    秦公公先下了馬車,為莊太後挑開簾子。

    莊太後攜著一名身著青衣的少女下了馬車。

    顧侯爺的目光落在少女的青色裙裾上與白色繡花鞋上,心道這就是府邸的主人嗎?

    果然氣度不凡,走起路來都比尋常女子英氣尊貴。

    “過來看看你的郡主府。”莊太後說。

    “好。”少女應下。

    顧侯爺眉心一蹙。

    為毛這聲音有點兒耳熟?

    顧侯爺壯膽抬起頭,看了那少女一眼,驚得當場愣在原地!

    怎麼是這個臭丫頭!

    他再看向太後——

    下一秒,他撲通一聲跪下了——

    不是嚇的,是驚的。

    這不是那丫頭家里的老太太麼?

    在鄉下他見過,那會兒他便覺著眼熟,只是他與太後沒正兒八經地見過幾次,沒太敢認。

    這擱誰也不能認吧!

    太後怎麼會……是一個鄉下的吃貨老太太呢?

    他有沒有對老太太……呃不,太後,說什麼大不敬的話?

    完了完了,太緊張了,完全記不起來了!

    顧侯爺想死的心都有了,這丫頭到底干了什麼?怎麼會把太後藏自己家里?還不給他吱個聲?

    告訴他一聲會死嗎!

    一天天的就知道坑爹!

    顧侯爺捂住心口,他感覺自己要得心疾了。

    “這丫頭是來克我……她是來要我命的……”

    顧侯爺覺得自己十有**死定了,他咬牙,視死如歸地閉上眼。

    誰料,莊太後看也沒看他一眼,直接帶著顧嬌進府了。

    顧侯爺︰“……”

    “喜歡嗎?”

    涼亭中,莊太後問顧嬌。

    “喜歡。”顧嬌認真說道。

    確實喜歡,有按照碧水胡同一比一建造的宅子,也有按照醫館一步一復刻的院子,除此外,亭台樓閣,水榭回廊,還有藏書閣、練功房以及騎馬射箭的草場。

    莊太後說道︰“碧水胡同就快住不下了,找個日子搬過來。”

    “我……”顧嬌張了張嘴。

    莊太後將她的神色盡收眼底,問道︰“怎麼了?舍不得?”

    顧嬌捂了捂心口。

    這個就是舍不得?

    當初離開村子時,顧嬌都沒有這種感覺。

    她好像……有一點點能感知到曾經無法感知的復雜情緒了。

    莊太後將房契交到她的手上︰“不著急,什麼時候想搬了再搬。”

    “好。”顧嬌應下。

    二人在府上轉悠了一圈便乘坐馬車回去。

    車上,顧嬌的心口忽然抽了一下。

    她捂住心口,眉心一蹙。

    莊太後察覺到了她的異樣,擔憂地問道︰“怎麼了?”

    顧嬌指了指心口︰“疼。”

    莊太後古怪地問道︰“你又沒心疾,怎麼會疼?”

    顧嬌沉思片刻,眸光一凝︰“不是我,是阿琰。”

    顧琰的心疾發作了。

    發作得毫無預兆,夫子正在講課,忽然底下的學生大叫,夫子抬眸一瞧,就見顧琰倒在了地上。

    顧小順立馬沖上去,拿出他荷包里的藥喂他服下。

    顧琰的心疾已有半年不曾嚴重發作了,偶爾難受,吃下一顆立馬見效。

    但這次……似乎不怎麼奏效了。

    顧嬌飛快地奔回碧水胡同。

    姚氏已經哭暈了。

    顧小順從堂屋里奔出來︰“姐!姐你可回來了!顧琰他——”

    顧嬌凝眸道︰“他在哪兒?”

    顧小順忙道︰“在你屋里!”

    顧嬌進了東屋。

    顧琰的情況非常糟糕,他又出現了心髒驟停。

    一切都仿佛回到了二人第一次在溫泉山莊見面的時候,他也是這樣,隨時可能救不過來。

    顧嬌從小藥箱取出腎上腺素與生理鹽水。

    一針下去,兩針下去,三針下去……

    足足注射了四次,顧琰才重新恢復心跳。

    他緩緩睜開眼,看見顧嬌,他空洞暗淡的眼楮里瞬間好似有了光亮︰“姐姐。”

    他早被小淨空帶歪叫嬌嬌了,也只有虛弱到一定的程度才會發生回退行為。

    顧嬌摘下手套,摸了摸他額頭︰“我在。”

    “你抱抱我。”他說。

    顧嬌將他輕輕地抱入懷中。

    顧琰呼吸著她的氣息,安心地閉上眼,虛弱地說︰“你在,我就不怕了。我要走了,我走的時候,你陪著我,我想你送我走。”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