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615 清算總賬(一更)



    後院,目睹了宣平侯被拖麻袋全過程的顧嬌與蕭珩簡直都說不出話來。  蕭珩半晌才找回一點自己的聲音︰“我娘……這麼厲害的嗎?”  信陽公主當然沒這麼生猛了,可那不是中了藥嗎?  “我猜,是藥效。”顧嬌小聲說。  前世在組織里他們有一項專門的藥物訓練,她什麼藥都試過了,也都成功扛過去了,獨獨迷幻壹號不曾涉獵過。  據說是因為藥效太強大了,是組織里的三大禁藥之一。  蕭珩捏了把冷汗︰“那這個……”  後面的話他沒說,不過顧嬌听懂了,顧嬌說道︰“一滴見效。”  蕭珩的冷汗再次一冒︰“那我娘喝了多少?”  顧嬌默默地伸出手指頭︰“兩瓶。”  蕭珩听到了天塌下來的聲音,他怔怔地問道︰“那、那我現在究竟是該擔心我娘,還是該擔心我爹啊?”  今晚注定是個不平靜的夜晚,傍晚時分天色驟變,雷電交加,狂風大作,一夜暴雨滂沱。  ……  信陽公主是在一陣酸痛中醒來的,她頭也痛,腿也痛,渾身上下哪兒哪兒都痛。  她一時間沒回過意來,還當是在朱雀大街的宅子,迷迷糊糊地喚了一聲︰“玉瑾。”  剛一開口她便感覺自己的喉嚨火辣辣地痛,嗓音也沙啞得不像話。  “玉瑾。”  她又喚了一聲。  這次她確定不是錯覺,自己真是又累又啞。  “我這是病了嗎?”  她緩緩地抬起酸痛的胳膊,疼得倒抽一口涼氣,她打算揉一揉自己額頭,卻踫到了什麼不太對勁的東西。  她睜大眼一瞧。  自己身下是——  她臉色一變,唰的自那具慘不忍睹的身軀上滾了下來!  她猛地抓過被子蓋在了自己身上,並本能地拿腳狠狠地踹了對方兩下!  “唔……”  宣平侯被踹醒了,喉間發出了一聲富有磁性的低喃,男人的嗓音也有些沙啞,但與女人的沙啞不同,格外有幾分成熟的魅惑。  信陽公主恨不得自己的耳朵立馬聾掉!  她適才跌的不是地方,竟然沒跌在床外,而是跌在了床內側。  這張床並不大,當然也可能是他人太高了,一躺下去從頭佔到尾,她想下床就得從他身上爬過去。  他身上連件完整的衣裳都……無。  信陽公主看一眼頓覺窒息,忙拿棉被捂住了眼!  她這會兒也恨不得自己的眼楮瞎掉!  她在任何事上都能四平八穩、從容淡定,獨獨與男子相處起來十分困難。  宣平侯到底是個男人,還是個臉皮厚的男人,短暫的暈乎後他便醒過了神來。  他望著用被子將自己死死罩住的信陽公主,眸子危險地眯了眯︰“秦風晚,你又在玩什麼把戲?”  “你、你讓開!”信陽公主坐在床角,用被子蒙住頭說。  宣平侯臉色微沉看向她︰“秦風晚,你這是什麼嫌棄的語氣?要不要本侯提醒你,你昨日、不對,是昨日加上昨晚一共都對本侯做了些什麼?”  信陽公主的腦子里開始有畫面了。  她的身子逐漸僵住。  她的棉被只蓋了一半,主要是蓋住頭,腿腳還露在外頭。  宣平侯看了看她,冷笑︰“這是記起來了?秦風晚,多年不見,你手段見長啊,故意讓玉瑾給本侯下藥,本侯不吃,你就搶來吃,還說不是對本侯居心叵測!”  倆人都不是傻子,事到如今還看不出來是那兩瓶藥有問題都說不過去了。  可信陽公主不是故意的!  那明明是小淨空給她的藥,是治腿抽筋的,怎麼會……會是這種藥效?  現在她要說她不知道,她是無辜的,只怕這個男人也不會信。  畢竟,平日里她什麼也沒干,他就已經以為她對他有所企圖,如今真干了什麼……她根本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宣平侯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說不出話了吧?就知道你是故意的!你到底是吃錯了多少藥,本侯半條命都差點沒了。”  信陽公主的臉唰的漲紅了!  你一個大男人能不能給自己留點面子?  信陽公主放棄在藥的事上與他攀扯,她不能被他牽著鼻子走,她要奪回主動權。  她定了定神,努力鎮定地說道︰“你、你既然知道我是吃錯藥了,為何不推開我?”  宣平侯冷冷一笑︰“秦風晚,你要不要看看你對本侯做了什麼?”  信陽公主緩緩地將蒙在頭上的棉被拉下一點,露出一雙哭得紅腫的杏眼,忐忑地朝宣平侯的上半身望去。  結果就見宣平侯的兩只手都被死死地綁在床頭。  信陽公主︰“……!!”  她的眼底閃過難以置信的慌亂,宣平侯將她的神色盡收眼底,他晃了晃手中的繩子,嘲諷地勾起唇角︰“看不出來啊秦風晚,你還有這癖好。”  信陽公主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  她哪里是好這口?她、她是怕他逃走——  但那個不是她!  她吃錯藥了,理智全無,根本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可是你身上不是……不是有……”信陽公主只想岔開話題,想到什麼借口便趕緊給自己用上,可她才問到一半便看見了滿地的石膏塊以及躺在石膏塊上的一把錘子。  很好,說他用內力震開石膏與她同房的可能性也夭折了。  信陽公主紅著臉,余光掃了掃他,道︰“你、你要是不那個,我也不能……”  宣平侯蹙眉道︰“秦風晚,我不是太監。”  一句話直接將這條路也捶死了!  信陽公主緊緊地咬住了唇瓣。  她仍不死心,仍覺得這件事一定不是她一個人的錯。  忽然間她腦子里某些畫面閃過,她坐直了身子,正色道︰“好,就算剛開始是我的錯,可……可後面……不都是你……你自己……你有本事不自己……”  那個“動”字她實在難以啟齒。  宣平侯給她氣笑了,挑了挑眉,呵呵道,“那還不是你技術不好,差點兒把本侯……”  言及此處,他頓了頓,面不改色地說道,“坐斷。”  信陽公主整個人都炸了!  天啊地呀,來個人把他嘴巴縫上吧!  ……  顧嬌與蕭珩被信陽公主叫去朱雀大街是第二天傍晚的事了。  信陽公主已經回到了自己屋子,洗漱了一番,穿戴整齊,仿佛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般。  但是她的氣場很冷。  顧嬌與蕭珩都感覺自己的小脖子涼颼颼的。  蕭珩不著痕跡地將往前走了一步,將顧嬌擋在自己身後,獨自承受母上大人的怒火。  信陽公主氣不打一處來︰“你出去!我有話對她說!”  蕭珩當然不會把顧嬌留在信陽公主的怒火下,他說道︰“不關嬌嬌的事,是我。”  信陽公主怒道︰“是不是你你也給我出去!”  她是真想找兩個小東西算賬的,但不是現在。  她有更重要的事。  “去吧。”顧嬌對蕭珩小聲說,“她打不過我。”  信陽公主︰“……”  蕭珩哦了一聲,出去了。  信陽公主更氣了,她也不知自己在氣什麼,總之自從發生了昨晚的事,她看誰都不順眼!  “把門帶上!”信陽公主對著門口呵斥。  蕭珩嘴角一抽合上門,我娘好凶。  信陽公主深吸一口氣,壓下翻滾的火氣,緩緩說道︰“你有沒有避子藥?”  顧嬌一愣。  事後藥麼?  這麼……令人震驚的麼?  不是挺喜歡孩子?  信陽公主喜歡孩子,可她沒有信心再做一次母親。  “我看看。”顧嬌將小藥箱放在桌上,打開之後開始翻找。  卻哪里有什麼事後藥?  滿滿當當的全是坐胎丸、保胎靈、孕酮口服片、鐵質葉酸片……  瓶身上還印著十分可愛的寶寶頭像。  顧嬌一言難盡地看著小藥箱,你是在逗我嗎?  信陽公主雖不認識上頭的文字,卻也從圖案上判斷出功效了,她銀牙一咬!  顧嬌無辜地眨眨眼︰“我要說這些不是我準備的,你信嗎?”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