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614 夫妻之實(為催更圈催更邀請函活動加更)



    顧嬌的滿腦子都飄著一句話——完了,徹底完了。  顧嬌從牙縫里咬出幾個字︰“藥怎麼會被信陽公主給喝掉的!玉瑾不是送給你了嗎?”  還不是某人嘴賤,N瑟又炫耀,惹怒了信陽公主,信陽公主一氣之下不給他藥止疼了,直接自己喝掉了。  信陽公主並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她見顧嬌在院子里,邁步朝顧嬌走來,看也沒看顧嬌身旁的宣平侯一眼︰“剛剛去哪兒了?找你沒找到。”  這話該我問你才對,剛剛去哪兒了?不是說去布莊了嗎?怎麼來了這里?  似是看出了顧嬌的疑惑,信陽公主道︰“我回了朱雀大街才想起來給你們的衣裳做好了,便去布莊取了過來,你的放在你屋里,趕緊去試試,要是不合適我再拿去換。”  信陽公主給家里的孩子都做了,皇甫賢也有,她來老祭酒這邊就是給皇甫賢試衣裳大小的。  只是沒料到與宣平侯發生了一點兒不快。  算了,這個男人哪天讓人痛快才是怪了。  “你怎麼這麼看著我?”信陽公主察覺到了顧嬌一言難盡的目光。  我說你吃錯藥了你信嗎?  “看你美行了吧?”宣平侯吊兒郎當地說道。  信陽公主狠狠瞪了他一眼,對顧嬌道︰“杵著干什麼?還不快過來?”  “哦。”  顧嬌默默跟上。  二人來到顧嬌的屋子。  信陽公主拿出疊放在床上的裙衫,展開後先在顧嬌身上比了比︰“看著倒是挺合適,原本也是按你的尺寸做的,就怕有些繡娘針黹功夫不夠。”  信陽公主給顧嬌買的衣裳夠多了,但一個有錢的婆婆是永遠不嫌給兒媳的衣裳多的。  顧嬌這會兒沒心思琢磨衣裳合不合身,她一直在暗暗觀察信陽公主的臉色與呼吸。  “公主。”她開口。  “怎麼了?胳膊抬起來。”信陽公主說。  顧嬌將胳膊抬了起來,信陽公主又展開袖子比了比。  顧嬌一邊任由她比衣裳,一邊不動聲色地說道︰“你有沒有感覺哪里不舒服?”  信陽公主道︰“沒有啊,為什麼這麼問?”  顧嬌的指尖動了動“就是你剛剛吃的那個……”  顧嬌話未說完,蕭珩從翰林院回來了,他來到顧嬌的門口,看見二人,忙打了聲招呼︰“娘,嬌嬌。”  “回來了。”信陽公主看了他一眼,“趕緊去試試你的衣裳。”  又有衣裳。  蕭珩嘴角一抽︰“好。”  果然,又和小時候一樣,一個月恨不得三十套衣裳,天天不重樣。  他對穿新衣裳沒意見,可他不喜歡試來試去的。  但母上大人發話了,他也沒辦法。  “好了,你自己試。”信陽公主將衣裳遞給顧嬌。  “你要去哪里?”顧嬌問。  信陽公主嗤笑了一聲︰“我不走。去問問劉全前幾日給他換的馬可還好用?”  你可不能去找劉全!  顧嬌忙道︰“好用好用!千里馬!特別快!我都試過了!要不……公主你上書房坐坐?”  信陽公主古怪地看了顧嬌一眼,覺得顧嬌的反應有些奇怪,但並未太放在心上︰“知道了。”  她去了書房。  顧嬌放下衣裳去了蕭珩的屋子。  蕭珩正在解褲腰帶,她猝不及防地進來,把他嚇了一跳!  顧嬌看了看他松松垮垮的褲腰帶,平靜地說道︰“相公,出事了。”  蕭珩捏緊了褲腰帶,你這反應我怎麼不大滿意呢?  他清了清嗓子,正色道︰“你、你先轉過去。”  “哦。”顧嬌轉過身,嘀咕道,“像是誰沒看過似的。”  “你說什麼?”  “沒什麼!”  堅決不能承認自己喝醉把他看光了!  蕭珩整理好身上的衣物,將換下的衣衫放到一旁的架子上,問道︰“出了什麼事?可以了。”  顧嬌轉過身來,將藥劑的事說了。  一般人听到這件事的第一反應要麼是“天啦,幸虧淨空沒有喝”,要麼是“信陽公主太倒霉了吧,怎麼被她給喝了?”  然而蕭珩卻是分外一臉不解地看了顧嬌一眼︰“你手里為什麼會有這種藥?”  顧嬌︰“我說是小藥箱自己給的你信嗎?”  蕭珩︰“……”  我信你才怪了。  蕭珩看向顧嬌,神色變得復雜起來。  口口聲聲說等她長大,結果她自己先耐不住打算給他下藥了嗎?  顧嬌︰“……”  你的重點還能再偏一點嗎?  “那現在怎麼辦?”蕭珩問,下藥的事以後再談,眼下先解決這個難題,“有解藥嗎?”  信陽公主與宣平侯又不是真正的夫妻,他倆不能同房的,否則信陽公主醒來只怕是要殺人。  顧嬌遺憾地說道︰“沒有解藥。”  蕭珩的臉色微微一變︰“難道就只能——”  顧嬌眨眨眼︰“公主她……真的沒有面首嗎?”  蕭珩︰“……”  顧嬌能問出這話,就說明這種藥效是輕易扛過去的,但信陽公主真沒面首啊。  她壓根兒不能與男人靠近,所謂面首之說不過是以訛傳訛。  顧嬌嘆氣︰“那……只能多給她喝水,然後我再給輸一些補液,看能不能加速代謝。”  “也只能如此了。”蕭珩道,“我去熬一點清涼茶。”  小倆口分頭行動。  顧嬌回東屋打開小藥箱取了補液出來,只是當她推開書房的門時卻發現書房里早已沒了信陽公主的身影!  “相公!”  顧嬌來到灶屋。  蕭珩剛把柴火放進灶台,聞言一臉懵圈地看著她。  顧嬌小聲道︰“公主不見了。”  蕭珩的手一抖,柴火都從灶膛里掉出來了。  他唰的站起身︰“趕緊去找!”  萬一他娘在大街上隨便薅個男人回來就不妙了!  蕭珩剛出灶屋,顧嬌便拉了拉他的袖子,指著隔壁的後院道︰“好像,不用找了。”  後院,宣平侯正癱在輪椅上大喇喇地曬太陽。  他快閑得發霉了,可是又有什麼辦法?  他一聲一聲地嘆著氣。  忽然,一道仿佛帶著殺氣的身影來到了他的輪椅上,身影的主人探出一只精致如玉的手,緩緩地揪住了他的領子。  宣平侯只覺喉嚨一緊,下一秒,他被一股大力帶得朝後倒去,連帶著輪椅也被壓倒翻在了地上。  宣平侯無法回頭,只得看著投射在地上的影子,蹙眉道︰“秦風晚?秦風晚你干什麼!”  信陽公主沒說話,只是拽著他的領子把他從地上往他屋里拖,像拖著一個麻袋。  宣平侯都迷了。  啥情況這是?  秦風晚瘋了嗎?他下午不就是嘴欠了幾句,至于發這麼大的火?  不過話說回來,秦風晚的力氣幾時變得這麼大了?  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他一個大男人被個女人這麼在地上拖著很丟臉的好麼?  “秦風晚!你放開本侯!”  他冷聲說道。  信陽公主非但沒放開,反倒把他Duang——Duang——Duang地拖上了台階。  褲子都被磨了個大窟窿的宣平侯︰“……”  殺伐決斷的天下第一武侯,毫無反饋之力地被魔怔的信陽公主拖進了屋。  宣平侯蹙眉,為什麼感覺哪里不對勁!   !  信陽公主將房門合上。  宣平侯眯了眯眼,這是要謀殺親夫?  信陽公主背靠著門,屋內光線昏暗,她的容顏籠罩在暗影之中。  宣平侯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覺她的眼楮格外發亮,但卻又透著某股詭異。  宣平侯的眸光動了動,似嘲似譏地說道︰“秦風晚,你是不怕男人了還是不怕本侯了?居然敢與本侯共處一室了。你該不會是殺了本侯吧?本侯告訴你,本侯就算癱得只剩一根手指頭,你也不是本侯的對手!”  話音剛落,信陽公主直接兩手一抓,將他扔到了床鋪上。  被摔得一臉懵逼的宣平侯︰“……!!”  宣平侯邪魅地勾了勾右唇角︰“秦風晚,你是不是又吃錯藥了?”  ……  宣平侯閉上眼,淡淡說道︰“秦風晚,本侯受著傷,無法人道。”  ……  宣平侯炸毛︰“秦風晚……你禽獸——”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