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611



    安郡王道︰“你不用立刻給我答復,這畢竟是大事,你不妨再回去好生考慮考慮,切莫一時沖動做出將來令自己後悔的事來。”  他說罷,站起身走出堂屋,他還要去收拾行李。  顧瑾瑜也跟著站了起來,望著他的背影顫聲道︰“我願意!我願意嫁給你!只要你不嫌棄我的出身,我願意隨你去邊塞!”  安郡王緩緩轉過身來︰“我是郡王的時候都沒嫌棄過你的出身,如今就更不會了。”  顧瑾瑜欣慰一笑︰“那就好。”  安郡王深深看了她一眼,道︰“不過,你父親可能不會同意,如果你執意嫁給我,可能只能選擇私奔這一條路。”  “我不怕!”顧瑾瑜說。  安郡王說道︰“那好,明日一早,我在城門口等你。”  顧瑾瑜離開後,劉全走過來,看向安郡王,神色有些一言難盡︰“你真的要帶上她啊?”  顧瑾瑜曾搶過顧嬌的功勞,還總是給顧嬌與姚氏添麻煩,劉全就覺著她自己是個大麻煩。  安郡王苦澀地說道︰“畢竟是有婚約在身,她若是連私奔都願意,我沒理由負她。”  顧瑾瑜回到定安侯府後,立刻將屋子里的丫鬟攆了出去。  丫鬟們目瞪口呆。  “小姐,您怎麼了?”一個大丫鬟問。  顧瑾瑜拉開櫃門,扭頭望向門口,命令道︰“都不許進來!”  “小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大丫鬟來到門口問。  “我說了不許進來!”顧瑾瑜將櫃子里的衣物全都抱了出來。  大丫鬟從未見過顧瑾瑜如此失態的模樣,哪兒敢真放任不理?  她推開門便瞧見了滿床的衣物,她當即傻眼了,也不顧顧瑾瑜命令了什麼,邁步走進屋︰“小姐!你在做什麼呀?怎麼把衣裳全都拿出來了?你……你……”  她又看見顧瑾瑜拿過一個箱籠,將衣物一股腦兒地塞了進去。  大丫鬟忙道︰“大小姐,您要搬出去嗎?”  顧瑾瑜正色道︰“誰都不許管我!還有,誰也不許把我回來的事說出去!”  門口的小丫鬟們面面相覷。  大丫鬟預感不妙,悄然沖她們使了個眼色,示意道︰“去請侯爺!”  一個腿腳麻利的小丫鬟去了。  顧侯爺今日恰巧在府上,莊太後要求的府邸在經過一系列的改造與擴建之後終于竣工了,現如今就只剩一個交接儀式,他請了請天假算日子。  如今正在府上等結果。  小丫鬟在門口稟報道︰“侯爺!您快去看看吧!小姐她出事了!回到府里就收衣裳,還不讓奴婢們走漏風聲!”  顧侯爺眉頭一皺,二話不說地去了顧瑾瑜的院子。  顧瑾瑜收拾完一箱子衣裳,開始收拾自己的首飾,她剛拉開梳妝台的抽屜,顧侯爺便背著手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  “瑾瑜,你在做什麼?”  他沉聲問。  顧瑾瑜的身子一抖,一支上等的珠釵自掌心滑落,啪的一聲摔在地上,珠花都摔掉了。  她眼神慌亂地轉過身,將梳妝台擋在身後︰“父親……”  顧侯爺看了看地上尚未合攏的箱籠,又看了看被顧瑾瑜失手摔斷的珠釵,目光一點點涼了下來︰“瑾瑜,你要偷偷出走?”  “我……我……”顧瑾瑜結巴了。  顧侯爺冷冷地看向一旁的大丫鬟︰“小姐今日去哪兒了?”  大丫鬟低聲道︰“去……去了碧水胡同。”  顧侯爺眸光一涼︰“是不是那丫頭又欺負你了?”  顧瑾瑜忙道︰“不是的父親!不干姐姐的事!是我!是我見到了安郡王!我想和他一起去邊塞!”  顧侯爺眉頭一皺︰“邊塞?他也被流放了?你——”  顧瑾瑜上前一步,抓住顧侯爺的胳膊︰“父親!他沒被流放!他是自清去邊塞了,為此他把王位都請辭了,他是重情重義的好男兒,女兒願意跟著他!你就成全女兒吧!”  顧侯爺不假思索地說道︰“我不同意!”  顧瑾瑜苦苦哀求道““女兒與安郡王有了肌膚之親,這輩子何以再嫁他人?”  顧侯爺沒好氣地說道︰“肌膚之前那事你不說,我不說,他也不往外說,誰能知道?”  顧嬌嫁人了,顧侯爺都不願意承認那門親事,何況顧瑾瑜還沒過門?  顧瑾瑜眼眶一紅,跪在地上道︰“父親!女兒對安郡王是真心的……求父親成親女兒……”  顧侯爺氣壞了,這若是個兒子他就上手揍了!  他咬牙看著她道︰“瑾瑜!你太年輕了!你知道真心是什麼?當年的寧安公主對駙馬不真心嗎?結果你猜怎麼著?她死在邊塞了!為父是絕不可能同意你嫁給一個落魄子弟的!”  從前他有多高攀安郡王,如今便有多瞧不上安郡王。  都不是第一世家的嫡孫了,還有什麼資格做他的女婿?  到底是女兒,顧侯爺不忍凶得太厲害,放緩了語氣,說道︰“瑾瑜,你是為父最疼愛的女兒,為父不會讓你去邊塞受苦的!”  “可是父親……”  “瑾瑜,不要讓父親失望!”顧侯爺不自覺地多了一分嚴厲。  顧瑾瑜長這麼大,幾乎沒惹顧侯爺動過怒,丫鬟們也都嚇傻了。  顧侯爺冷聲道︰“你一定是被那丫頭帶壞了!她不听話,害得你也去學她!”  顧瑾瑜哽咽︰“父親……”  顧侯爺眸光一厲︰“來人吶!”  “侯爺。”大丫鬟走了過來。  顧侯爺吩咐道︰“從即日起給我日夜把門守著,看好小姐,不許放她出去!否則,你們一個兩個,就都等著被發賣吧!”  大丫鬟看了顧瑾瑜,欠身應下︰“是,侯爺!”  顧侯爺邁步離開,顧瑾瑜追上去︰“父親!父親!”  丫鬟們及時攔住她。  大丫鬟勸慰道︰“小姐,您趕緊進屋吧,不要讓奴婢們為難。”  顧瑾瑜眼淚直冒︰“你們讓我再見見父親好不好?我再求求他……”  大丫鬟語重心長道︰“小姐,侯爺也是為了您好。安郡……莊……莊公子他如今什麼都沒了,只是一介庶人,你嫁過去不會有好日子過的。奴婢明白您心地善良,不忍在此時做出背棄未婚夫的事情,可您難道就不為侯爺想想嗎?他那麼疼您,您不在他身邊了,他思念女兒了怎麼辦?”  顧瑾瑜跌坐在地上,捂住臉,泣不成聲。  “二小姐就是心腸太好了。”  “誰能都像大小姐那樣,心里只有自家相公,沒有侯爺這個親爹。”  “那還不是因為她相公能干?她相公在鄉下便是書院最厲害的學生,大小姐就是看中了他能考狀元才逼著嫁給他的。當初蕭大人若是一無是處,或者被流放,你看大小姐還會不會願意跟過去?”  “還是咱們二小姐真心。”  “只是可惜他們有緣無分,此生注定無法成為夫妻。”  伴隨著夜深人靜,廊下丫鬟們的議論聲也漸漸消了下去。  顧瑾瑜靜靜地坐在屋子里,沒有掌燈,也沒有丫鬟們送進來的吃東西。  忽然,外頭的動靜徹底沒了。  她抬起頭,只見一道黑影自窗戶上閃過。  下一瞬,房門被人推開,那道黑影唰的竄了進來!  顧瑾瑜嚇了一跳,自凳子上起身,驚恐地看向對方︰“你是誰?”  對方沒說話,而是往旁側一讓,隨即一道清瘦的少年身影漫不經心地走了進來。  “是我。”  少年說。  顧瑾瑜又是一愣︰“琰兒?這麼晚了,你帶人來我屋子里做什麼?”  顧琰如今的身子骨真是比從前好太多了,不僅活過了十五歲,還生龍活虎的,幾乎與正常人沒什麼分別。  顧琰挑眉看了看屋內的箱子與首飾盒子,說道︰“姐弟一場,我來幫你最後一個忙,省得你說我這個弟弟偏心,只知道照顧嬌嬌。”  顧瑾瑜不解地看著他。  顧琰沖身後的暗衛甲以及守在門口的暗衛乙勾了勾手指,道︰“你們進來,把我二姐連夜送出城,就用太後給我的仁壽宮令牌。”  顧瑾瑜完全沒第一句話驚到了,乃至于都忘記去震驚他手中竟有仁壽宮的令牌了。  “你……”  “怎麼?高興得說不出話了?別這樣啊,從前我老是欺負你,是我不對,我今日來就是要好生彌補你的,盤纏呢我也給你備了一點,節衣縮食,應該能支撐你們到達邊塞。”  他說著,自懷中掏出一張五十兩的銀票,遞給暗衛甲。  暗衛甲十分識趣地將銀票塞進了顧瑾瑜的首飾盒子。  五十兩……顧瑾瑜在京城買一匹不料都不止這個價了。  顧瑾瑜張了張嘴,眼神慌亂地看著顧琰︰“琰兒你……”  顧琰不耐道︰“快點呀!那些迷藥維持不了多久,一會兒她們就該醒了,被我父親知道,我二姐可就走不了了!”  “是!”  暗衛甲來到顧瑾瑜的身邊,“二小姐,得罪了!”  顧瑾瑜花容失色︰“你們干什麼?”  暗衛甲一把將顧瑾瑜扛在了肩上。  暗衛乙則一手抓起箱籠,一手抓起首飾盒,麻溜兒地跟上。  顧瑾瑜方寸大亂︰“琰兒!琰兒!”  顧琰安撫地笑道︰“放心,我的暗衛武功很好,不會被府上的侍衛發現的,你就安心地出城與我二姐夫私奔吧!”  顧瑾瑜︰“琰兒!”  顧琰︰“你不要叫,會把父親引來的,還是說你就是要將父親引來,讓父親阻止你?那看來你對我二姐夫也沒幾分真心。”  顧瑾瑜狠狠一噎︰“要是被父親發現了……父親會責罰你的……我走了沒事……你怎麼辦?我不想連累你……你放我下來……我自己想法子……”  “全府上下,父親最不會責罰的人就是我了,他就算打顧小寶都不會打我。”顧琰挑眉道,“我有病。”  顧瑾瑜︰“……”  “誰!”  不遠處的小道上突然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  顧瑾瑜心頭一喜,大聲道︰“琰兒!你快走!是二哥來了!”  這聲音只差沒傳到老太太的院子了。  顧承風快步走了過來,與他一道的還有顧承林。  兄弟二人看著大搖大擺的姑爺,又看著被暗衛扛在肩上的顧瑾瑜,齊齊驚訝。  顧承風問道︰“你們這是在干什麼?”  不待顧琰回答,顧瑾瑜抽泣道︰“二哥,你快勸勸琰兒吧,他要幫我逃出府,可我不想連累他。”  “逃出府?什麼跟什麼?”顧承風一頭霧水地看向顧琰。  顧琰嘆道︰“這不是我二姐夫要自請去邊塞了嗎?二姐對二姐夫情誼深厚,不願在他落魄之際背棄他,于是決定與他私奔,到了邊塞繼續履行彼此的婚約。”  尋常人家是不能干出私奔這種事的,有辱門楣,還會害得其它子嗣的婚事大受影響。  顧承風皺眉想了想︰“顧琰,你這麼做確實太欠妥。”  顧瑾瑜心頭一喜。  二哥要將她攔下了。  “行了,把人放下。”顧承風對暗衛甲道。  暗衛甲看向自家小主子。  小主子點了點頭,暗衛甲將顧瑾瑜放回地面。  顧承風對顧瑾瑜神色復雜地說道︰“兄妹一場,這點小忙我還是會幫的,我帶你出城。”  顧瑾瑜︰“……!!”  顧承風了道︰“二哥,我也要出城。”  顧承風沒好氣地說道︰“你去做什麼?頭發長好了嗎?”  顧承林委屈地摸了摸自己腦袋上長了一半的頭發。  顧瑾瑜如鯁在喉︰“二哥我……”  顧承風擺擺手︰“行了,什麼都別說了,趕緊走吧。”  顧瑾瑜眼神一閃,道︰“二哥……我……我會連累你的……我不能這麼自私……我自己走……我自己能想到辦法的……”  顧承風側目看向她︰“難為你這個時候還肯為我們著想,看來從前是我錯怪你了,你倒也並非薄情之人。放心,我的輕功比顧琰的暗衛好,沒有任何人會發現我把你帶走了。”  這是顧承風的真心話。  顧承風拉住了顧瑾瑜的手腕。  “不是……二哥……”顧瑾瑜這下真的快哭了。  “二哥……二哥……大哥!”  她看見了打馬回府的顧長卿。  “大哥怎麼來了?”顧承風眉心一蹙。  顧承風策馬來到幾人面前,居高臨下地看了幾人一眼,目光落在哭個不停的顧瑾瑜身上︰“怎麼了?”  顧琰將方才與顧承風說的話與顧長卿說了一遍。  顧瑾瑜哽咽哀求︰“大哥,二哥與琰兒他們也不是故意的,我不走了!我乖乖听話!你千萬不要生他們的氣!不要告訴祖父與父親!我怕他們會罰二哥!”  沒人舍得罰顧琰,但顧承風還是經常挨罰的。  “二哥你快放開我吧!”顧瑾瑜紅著眼眶道,“不要為我犯傻!今天我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你乖乖與大哥回去!我……我不能為了我的一己之私,連累自己的手足兄弟!瑾瑜雖非親生,卻也明白生恩不及養恩大的道理!哥哥們與琰兒自幼不曾苛待瑾瑜,瑾瑜無以為報,只求不連累了你們!”  顧長卿蹙眉看著雙目紅腫的顧瑾瑜︰“你當真願意追隨莊玉恆去邊塞?”  顧瑾瑜再次一怔,心底涌上一股不祥的預感。  “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顧長卿不知想到了什麼,少有的沒露出冰冷剛硬一面,他徐徐一嘆,說道,“罷了,莊玉恆明德惟馨,忠義良善,是個可以托付終身的男人。你執意要嫁,便嫁過去吧,父親這邊我來說,不會讓你為難。”  顧瑾瑜差點快被幾兄弟活活噎死了︰“他……他都要走了……就是明早……”  顧長卿眉頭皺得更緊︰“日子改不了嗎?”  顧瑾瑜道︰“改、改不了了!已經定了!”  “婚事太倉促了也不行。”顧長卿沉默,半晌後說道,“那你先去邊塞,正巧他的家人也都在邊塞,你們的婚禮在邊塞舉行更合適。”  顧瑾瑜如遭雷劈!  顧長卿對顧承風道︰“好了,你先送瑾瑜出城。”  顧瑾瑜慌得臉色都變了︰“大哥!大哥!我——我不走——我不嫁!”  顧長卿道︰“父親不會怪罪你的,我會說服父親。”  顧承風就要施展輕功將顧瑾瑜帶走。  顧瑾瑜嚇得大哭出聲︰“我不想嫁!我不想嫁給他!我不要去邊塞吃苦!我不要做庶人!”  顧長卿︰“可你不是說願意嫁給他——”  顧瑾瑜嚎啕大哭︰“我那是騙人的!我是故意這麼說的!我也是故意收拾東西讓父親發現的!我知道父親一定會攔住我!我——父親?安郡王?”  花園門口,顧侯爺與安郡王齊齊頓住。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