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605 二更



    “公主!不好了!”

    朱雀大街,玉瑾下了馬車,提起裙裾直奔信陽公主的屋子。

    信陽公主正坐在窗前練字,她這次從情緒里走出來得比以往要快,才一日功夫已經能心平氣和地做自己的事了。

    她一邊練字,一邊輕聲問道︰“大清早的,什麼事這麼慌張?這可不像你的性子。”

    玉瑾忽然有些猶豫,她到底該不該把這件事告訴公主啊?

    她追隨公主公主,公主才是她的主子,宣平侯就是個與公主搭伙的陌生人。

    可怎麼說侯爺也是為了公主才去刺殺梁王的,萬一侯爺有個好歹,公主的心里也會背上一分愧疚的吧?

    信陽公主道︰“究竟什麼事?是不是你家里人又來找你了?”

    玉瑾是信陽公主身邊的紅人,娘家人不怎麼靠譜,時不時來找玉瑾打點秋風。

    玉瑾把心一橫,說道︰“不是玉瑾家里的事,是侯爺!侯爺出事了!”

    信陽公主握筆的手一頓,淡淡問道︰“他出什麼事?”

    玉瑾焦急道︰“侯爺不是去梁王的封地了嗎?適才我踫到小侯爺,小侯爺說梁王的封地要發生天災了,就發生在侯爺的必經之路上!”

    嘩的一聲,信陽公主的毛筆在紙上劃出了一道長長的墨跡。

    長街之上,劉全望向馬車的簾子,方才玉瑾與蕭珩的話他全听見了。

    宣平侯是個不著調的,但他竟然膽大包天到連先帝的叔公也敢去殺,這是令劉全意外的。

    老實說他對個中緣由感到好奇,只是眼下不是滿足他好奇心的時候。

    “六郎啊,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雖已知悉他的小侯爺身份,可他仍習慣了稱呼了他六郎。

    怎麼辦?

    這是橫在蕭珩面前的一個巨大難題。

    此去梁王封地本就路途百里,而宣平侯昨夜便已然出發,從他的腳程上算,若不盡快阻止他,他恰巧會趕上山體滑坡與泥石流。

    每耽擱一分都是凶險。

    尤其飛鴿傳書根本通知不到他,那是用來解救村民的。

    各大驛站之間有飛鴿往來,雖有一定的失誤率,譬如信鴿被人射殺了或是半路被猛禽吃掉了,不過眼下似乎也只剩這個法子最快最便捷。

    飛鴿踫上暴雨天也是不便飛行的,因此必須趕在暴雨發生前抵達驛站,並且要留出充裕的時間通知府衙、以及由府衙帶兵前去疏通村莊的百姓。

    一邊是宣平侯,一邊是村莊的村民。

    劉全進不了宮。

    若是讓劉全折回去找顧嬌,再由顧嬌入宮將即將到來的再請稟報皇帝,一來二去要耽擱至少半個時辰的救援時間。

    況且還並不確定顧嬌究竟在不在家里,興許她去醫館了,又興許她去出診了。

    他直接入宮是最快解救村民的辦法,但這麼一來,就耽擱了去尋找宣平侯。

    他要在自己的親生父親以及毫無血親的上百村民之間做出選擇。

    “六郎……”劉全喚他。

    蕭珩捏緊的拳頭隱隱發抖︰“入宮!”

    距離下雨只剩不到兩個時辰了,信鴿要趕在那之前抵達平樂府城的驛站!

    華清宮,皇帝見了蕭珩。

    “你怎麼知道平樂府城要下雨了?”皇帝疑惑地問。

    蕭珩自己都不清楚顧嬌為何能觀測出遠在百里之外的天氣,自然不會講出來徒增皇帝的疑惑,何況眼下也不是探究顧嬌能耐的時候,重點是解救那些可能會被埋在泥石流的村民。

    蕭珩道︰“我遇到了一個從平樂府城過來的商人,他說平樂府城這兩日格外悶,天空陰沉沉的,像是要下雨了,他還說,他路過溪水村附近的官道時,險些被山坡上滑下來的石塊砸中。我在翰林院的書籍上看到這是山體松動的跡象,若果真遭遇大雨,勢必引起山體滑坡,屆時,山下的村民就慘了!”

    也虧得他在翰林院學習了不少地理志,不然還編不出如此合理的解釋。

    見皇帝陷入沉思,蕭珩正色道︰“陛下,溪水村一百多條人命,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皇帝的神色凝重了起來︰“若你的推斷是真的,那麼昭國這一年來,又是戰禍,又是天災,是上蒼在預警什麼嗎?”

    蕭珩忙道︰“陛下,救人要緊!”

    皇帝嘆了口氣︰“知道了,朕這就派人去平樂府城。”

    蕭珩正色道︰“人只怕趕不及,陛下不如做兩手準備,信鴿先行!”

    皇帝采納了蕭珩的意見,叫來何公公,讓他即刻去辦。

    從華清宮出來,蕭珩坐上了自家的馬車,隨即他問劉全道︰“劉叔,讓你換的馬都換好了?”

    “換是換好了,都是禁衛軍里速度最快的戰馬,不過……”劉全擔憂地看了看蕭珩的胳膊腿兒,“你傷成了這樣,不便趕路,還是我去吧!你若是覺得我追不上,派刑部的官兵去也行,要不就去找太後與皇後,讓她們派幾名大內高手!”

    蕭珩搖頭︰“你們攔不住他。”

    宣平侯是個倔脾氣,他一旦下定決心去做的事,山崩海嘯都攔不住。

    何況告訴他山要塌了,他就會信嗎?

    他不會信的。

    他也不怕。

    怕就不是宣平侯了,怕就打不了那麼多仗、也干不出要去刺殺先帝叔公的事了。

    “可是、可是侯爺不是昨日便離開京城了嗎?咱們追得上嗎?”劉全倒不是在找托詞不去,他是希望他自己去,讓蕭珩留下。

    蕭珩用右手拿出輿圖,看著上面的路線道︰“山路崎嶇,就算是他的坐騎一日也最多能行六十里,今日午時他會走完一半的路程,進入平樂府城的轄區,但接下來會有一場暴雨,暴雨將大大拖延他的速度。我們從京城出發是不會遇上大雨的,速度快一點,今晚能進入平樂府城。那樣,我與他的距離就不遠了。”

    劉全哎呀一聲道︰“不遠是不遠,可一進平樂府城便有暴雨,就算距離不遠也未必追得上呀,封地的暴雨又不是只拖延他一個人的速度!”

    蕭珩單手收好輿圖︰“你說的都在理。”

    但他還是要去。

    劉全又氣又心疼︰“得,我總算明白為何沒人攔得住宣平侯了,也壓根兒沒人攔得住你,你們父子倆……一根筋!”

    明知不可能,明知有危險,卻還是要一意孤行!

    蕭珩眸光一凜︰“出發!”

    ……

    午時過後的平樂府城像是被驟然打翻了的水盆,傾盆暴雨嘩啦啦地砸下,官道上的行人紛紛開始躲起雨來。

    原本沒什麼生意的小茶棚頃刻間被擠得滿滿當當。

    形形色色的人里,有一道高大威猛的身影格外引人注意。

    一是他這張堪稱昭國第一門面的臉,確實往哪兒站都是帥得慘絕人寰;二便是他通身的貴氣與殺伐之氣,甚至他邊上的馬兒都比別的馬凶悍匪氣。

    茶棚里出現了一個十分奇怪的現象,為了躲雨,所有人擠得摩肩接踵腳踩腳,獨獨他這張桌子連個同坐的客人都沒有。

    宣平侯以往下戰場了沒這麼大殺氣,他長得好看,見人又帶三分笑,屬于風流和氣的類型。

    今日是因為心里憋了一股要將老梁王大卸八塊的火氣,害得一下子就成了生人勿進。

    躲雨的客人里有一伙潛藏的劫匪。

    然而劫匪直接嚇成鵪鶉了。

    宣平侯不是來躲雨的,他是來喂馬的,馬兒吃飽後他便打開起身離開了。

    他伸手往懷中一掏。

    他衣著華貴,氣度不凡,老板見他掏銀子眼楮都亮了。

    結果就看見他掏出一個銅板放在桌上。

    茶棚老板懷疑自個兒看錯了,不是一個銅板,是一錠銀子吧?

    一看就是個大貴人,出手這麼摳的嗎?

    茶棚老板走過去,仔仔細細地數了三遍。

    這特麼還真是一個銅板!

    “這位爺!”

    茶棚老板斗膽叫住了宣平侯。

    宣平侯牽著馬,回頭古怪地看向他。

    茶棚老板用眼神示意桌上的銅板。

    少了呀,好歹你給倆吧!

    宣平侯哦了一聲,邁步過去。

    茶棚老板會心一笑。

    下一秒,宣平侯把那個孤零零的銅板拿起來放回了自己懷里。

    這里的鄉親真客氣,喝茶不收錢。

    茶棚老板︰“……”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