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604 一更



    男人幼稚起來真是不分年齡的,他特地趕在引線燒完的最後一秒扔出去,顧嬌真是想攔都來不及。伴隨著今晚鞭炮的最後一聲絕唱,蕭珩被炸成炸毛小黑雞。  蕭珩頂著爆炸頭、口吐黑煙,仿佛被雷電擊中。  顧嬌捂住眼︰“……”  醫館的小院,花夕瑤在屋子里徘徊來徘徊去,晃得花夕瑤眼暈。  “花夕瑤你干什麼!”莫千雪不耐地說道。  花夕瑤搖了搖扇子,望向門外的院子,說道︰“我在等顧大夫的消息呀,我給她支了這麼多招,也不知他倆現在如何了?”  莫千雪沒好氣地說道︰“真是多管閑事!”  花夕瑤笑了笑︰“這怎麼是多管閑事呢?少主死了,仙樂居被查封了,我孤苦無依的,官府那邊還等著我去坐牢,顧大夫可是我唯一的大腿,我得抱緊了。”  莫千雪譏諷道︰“呵,從前也不知是誰發誓對少主忠心不二,還罵我沒良心,恩將仇報來著?”  花夕瑤並不生氣,笑吟吟地說道︰“我可不像你,我自始至終都不曾背叛少主,只是人都不在了,總不能讓我去殉葬吧!人活著還是得往前看!”  莫千雪冷哼一聲︰“說的比唱的好听。”  花夕瑤翻了個白眼︰“我不和你吵,我去等顧大夫!不過,顧大夫為蕭大人準備了如此多的驚喜,想必已經與蕭大人花前月下,樂不思蜀了。”  莫千雪恨不能找東西把莫千雪的嘴給縫起來!  “哎!回來了回來了!”花夕瑤遠遠地看見了在大堂後門一閃而過的熟悉身影,她提著裙裾拿著團扇一路小跑而去。  莫千雪也忍不住伸長了脖子往外望。  花夕瑤進入大堂,抓了個藥童,問道︰“顧大夫呢?我方才還看見她。”  藥童被花夕瑤抓胳膊抓得臉紅耳赤︰“顧大夫在東頭的診室。”  花夕瑤沒理他,搖著團扇進了顧嬌所在的診室。  “顧——”  她推開房門,才說了一個字便噎住了。  這這這這……這個坐在輪椅上的小煤炭是誰呀?  “相公,你忍著點,馬上就好了。”顧嬌蹲下身給蕭珩包扎完傷勢,他的傷勢主要集中在左臂與左腳。  左臂是被鞭炮扎傷的,已經從手到肩膀讓顧嬌纏成木乃伊的胳膊了。  至于他的左腳則是被木桿子砸倒摔傷的,顧嬌把人扶起來坐在了石凳上,他當時沒走路,因此沒立刻察覺。  是被炸了要回到馬車上時才發現自己的腳其實也崴了。  然後還有一點擦傷刮傷什麼的,顧嬌也給纏好做了制動。  ——儼然也是一條木乃伊的腿了。  花夕瑤的身子抖了抖。  顧大夫,人家道歉要誠意,你這道歉要人命啊。  顧嬌用輪椅將蕭珩推回了碧水胡同。  夜深人靜,喧鬧的胡同只剩下腳步聲與輪椅咯吱咯吱的聲音。  家里人都睡下了,壞姐夫不在,小淨空果斷抱著小枕頭去爬皇甫賢的床了。  他們家因為多了皇甫賢的緣故,門檻都做了改動,輪椅十分容易推過去。  顧嬌把人推到西屋的門口。  想到今晚發生的事,她怪抱歉的,說好的哄他呢,怎麼反而弄成這樣了?  她想了想,彎下身,在他耳畔輕聲說︰“其實,我還準備了一個驚……”  喜字未說完,蕭珩毅然用右手推著輪椅進了屋,他轉過輪椅,合上房門,插上門閂,一氣呵成!  隨後他又轉了過去,靠在輪椅上捂住胸口長舒一口氣︰“呼!”  不能再驚了,再驚命沒了。  顧嬌抓了抓腦袋。  這到底是哄好了還是沒哄好?  “那……相公,晚安。”  她對著西屋的門道了聲晚安,轉身回了東屋。  顧嬌入睡很快。  自從顧家的夢境後,顧嬌已經有小半年沒做過夢了,然而今晚她的夢境又來了。  她以為自己又會夢見什麼身邊的人,結果卻是不相干的人,她一個也不認識。  或者確切地說,她壓根兒沒看清楚那些人的樣子。  那是一場可怕的暴雨,持續了整整一天一夜,導致山體滑坡,並且出現了泥石流,山腳恰巧有個村子,整個村莊都被淹沒了。  或許因為是天災的緣故,不存在受人為的影響推遲或提前,它就發生在後天的子夜。  若是白天興許還有人能警覺,可半夜都睡著了,村莊里當真是一個人都沒能逃出來。  顧嬌醒來後直接去了蕭珩的西屋。  蕭珩剛醒。  男人大清早醒來都會有個羞羞的現象,尤其是血氣方剛的年輕男子。  一般這種情況,蕭珩都會淡定地等它偃旗息鼓了再掀開被子下地。  哪知顧嬌突然就敲門了︰“相公,你起了嗎?我有事對你說。”  蕭珩看了看自己耀武揚威的,心里一陣慌亂︰“等、等下!”  “相公,事情有點急。”顧嬌說道,“我進來了。”  蕭珩手足無措,慌亂中他抓了個枕頭蓋在自己腿上,一本正經地望向門閂。  門門門、門閂!  難道要去給她開門嗎?  那豈不是——  蕭珩看看門閂,又看看遮住那里的枕頭,起來就露餡兒了,不起來又給她開不了門——   !  門閂直接掉了。  顧嬌一臉懵圈︰“我不是故意的!”  真不是。  蕭珩輕咳一聲,暗暗轉過臉,小聲嘀咕︰“差點忘了她是什麼身手,我居然還擔心她開不了門……”  顧嬌邁步入內,在床邊看著他︰“你的傷勢怎麼樣了?有沒有哪里很疼很不舒服?”  蕭珩不著痕跡地壓住腿上的枕頭,一本正經道︰“沒,沒有,對了你方才說什麼事很著急?”  顧嬌直言道︰“平樂府城要下暴雨了,有很大的可能會引起山體滑坡與泥石流,屆時附近的村莊會有危險。”  “平樂府城遠在百里之外,你怎麼知道那里會下暴雨?”蕭珩知道她懂得觀測天象,但也不能觀測那麼遠不是嗎?  顧嬌想了想,道︰“我說我是夢到的你信嗎?”  蕭珩︰“……”  顧嬌拿出一張昭國的輿圖,指了指天災發生的地方︰“就是這里。”  蕭珩蹙眉,沉吟片刻,點點頭︰“我知道了,我會入宮稟報陛下,讓他盡快派人通知村子里的人撤離。”  顧嬌道︰“要趕在明晚子時之前,最好用飛鴿傳書。”  人趕過去,半路會踫上暴雨。  “好。”蕭珩應下。  雖不知她是怎麼觀測到的,但蕭珩信她。  顧嬌把輿圖收好,準備離開,臨走前她忽然看了蕭珩蓋在腿上的枕頭一眼,雲淡風輕地說道︰“生理現象而已,沒什麼好遮掩的。”  蕭珩眸光一顫。  顧嬌︰“別給壓壞了。”  蕭珩︰“……!!”  ……  吃早飯時,全家都知道了蕭珩的傷勢。  蕭珩說自己是意外摔傷的,家里竟然個個都不驚訝。  畢竟他倒霉不是一天兩天了,他們最近還在納悶怎麼蕭珩許久不倒霉了,是不是轉運了?  眾人看著他齊齊點頭。  這就對了,還是熟悉的六郎。  早飯過後,蕭珩坐上劉全的馬車入宮。  走到半路,踫上了出門采買的玉瑾。  玉瑾並不知蕭珩是入宮有急事,她認出劉全後叫住了蕭珩的馬車。  “小侯爺。”  兩輛不同方向的馬車停在了街道上,玉瑾掀開簾子,對蕭珩道,“這麼早就去上值嗎?你的胳膊怎麼了?還有你的腿?”  蕭珩的胳膊與腿上都纏著厚厚的布條。  蕭珩不甚在意道︰“我沒事,摔了一下,我入宮見陛下有事稟報。”  玉瑾心疼道︰“你都傷成這樣還是不要去了,我去稟報公主。”  信陽公主去見陛下也一樣的。  蕭珩道︰“來不及了,平樂府城要下暴雨了,極有可能會導致山體崩塌,要趕緊把山腳的村民撤出來。”  玉瑾的眉心一蹙︰“平樂府城?那不是梁王的封地嗎?”  蕭珩點頭︰“沒錯。”  玉瑾臉色一變︰“遭了!”  蕭珩不解地問道︰“怎麼了?”  玉瑾拽緊了車窗︰“侯爺去平樂府城了!”  蕭珩知道宣平侯走了,但不知他是走去哪里︰“他去平樂府城做什麼?”  “他……”玉瑾四下看了看,小聲說道,“他去刺殺老梁王!”  蕭珩的臉色也變了,山體滑坡的地方就處在通往梁王府的必經官道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