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639章 601 宣平侯之怒(二更)



    翻車來的太快,就像龍卷風。

    安郡王在隔壁住了這麼久後院都沒起火,只是為柳一笙踐了一下行,結果就火燒眉頭了。

    淨空啊淨空,你可真會坑我。

    這邊,顧嬌尋思著如何哄好自家相公,另一邊,蕭珩被蕭皇後宣入了皇宮。

    “姑姑。”

    蕭珩給蕭皇後行了禮。

    “這里沒外人,別多禮了,過來坐。”蕭皇後對蕭珩說。

    蕭珩依言在蕭皇後身邊坐下。

    蕭皇後看著不經意微微蹙起的眉頭,問道︰“阿珩怎麼了?好像不大高興的樣子,是在擔心你娘嗎?”

    “我娘?”蕭珩在刑部忙了一整晚,還不知信陽公主的事。

    蕭皇後問道︰“你不知道?你娘昨日在宮門口暈倒了,我叫你過來就是想問問她怎麼樣了。”

    雖說她與信陽公主互不喜歡,可到底是蕭珩的娘。

    蕭珩的眼底掠過一絲擔憂︰“我不清楚,我昨日一直在刑部,沒去我娘那邊,我一會兒去看看。”

    蕭皇後拉住他的手腕︰“你先別著急,我還有一件事與你說。”

    ……

    宣平侯今日沒睡懶覺,早起去了朱雀大街。

    信陽公主的宅子前意外地停著幾輛馬車。

    這很奇怪,畢竟信陽公主這里除了顧嬌與蕭珩幾乎沒什麼訪客,而這幾輛奢華的馬車顯然不是小倆口的。

    車夫將輪椅拿下了來︰“侯爺。”

    宣平侯皺眉。

    車夫忙道︰“是顧大夫吩咐的,她說您要是不坐,就告訴蕭大人。”

    宣平侯黑著臉坐上了輪椅。

    就在他剛坐上去的一霎,信陽公主的院子里傳來了一道吵吵嚷嚷的聲音。

    緊接著,是玉瑾與幾個院子里的小丫鬟拎著大包小包的東西走了出來。

    她一邊走,一邊回頭像是在對什麼人說︰“這些東西你們還是拿回去吧,老王妃的心意我們心領了,禮就不收了。”

    一個富態的嬤嬤在幾個丫鬟婆子的簇擁下跟了出來,她用手擋住玉瑾打算退還的禮物,笑著說道︰“這些都是老王妃的一番心意,特地從封地帶過來的!怎麼能不收呢!”

    玉瑾客氣一笑︰“桂嬤嬤,真的不能收啊,公主剛任監國一職,貴嬤嬤也明白公主如今這身份為人處世都得謹慎些,她曾吩咐過我們,不論誰上門送禮都絕不能收下。”

    桂嬤嬤嗔了她一眼,道︰“那些人能與老王妃比嗎?老王妃看著公主長大的,與公主情誼深厚,就是自家人!”

    玉瑾依舊保持著得體的笑容︰“桂嬤嬤,您就別為難我們了。”

    桂嬤嬤的笑容淡了幾分︰“不為難你也行,你去稟報公主,就說老王妃的人來看她了。”

    玉瑾不卑不亢地說道︰“公主近日身體不適,昨夜更是一宿未眠,臨近天亮了才歇下,吵醒公主怕是不妥吧。”

    桂嬤嬤呵呵道︰“我倒是不知信陽公主身邊幾時輪到一個奴婢來做主了。”

    一旁的小丫鬟道︰“玉瑾大人是公主府的府丞,有朝廷官餃在身,嬤嬤慎言!”

    桂嬤嬤冷冷看了玉瑾一眼,揚起下巴︰“那好,老身就在這里等公主醒過來!”

    “什麼人這麼吵?”

    宣平侯坐在輪椅上,被車夫緩緩推了過來。

    玉瑾听到他的聲音,眸子一亮,轉身行了一禮︰“侯爺!”

    “侯爺?”桂嬤嬤看向坐在輪椅上的俊美男子,不由地愣了一下。

    這、這、這是信陽公主的駙馬?

    這麼多年了,怎麼一點兒沒變呀?

    桂嬤嬤是老梁王妃身邊的老人,曾在京城住了許多年,自然見過宣平侯。

    但是也萬萬沒料到歲月不催他老。

    “侯爺!奴婢是……”

    桂嬤嬤話才說了一半,宣平侯便直接抓過玉瑾手中的包袱,毫不客氣地扔在了桂嬤嬤的腳邊。

    桂嬤嬤又是一愣。

    小丫鬟們見侯爺帶頭扔,她們也挺直了腰桿兒往那些禮物往地上一扔!

    哼!

    桂嬤嬤一行人被扔得後退好幾步。

    這可是打臉啊。

    她們千里迢迢來給信陽公主送東西,人家不要不說,還直接給扔了出去!

    桂嬤嬤當即怒道︰“侯爺!我們可是梁王府的人!老身是奉老梁王妃的命來的!”

    老梁王與老梁王妃的身份究竟有多硬,當今太後見了他二人也得恭恭敬敬地按輩分叫一聲叔嬸兒。

    宣平侯與信陽公主是孫子輩的,他怎麼敢!

    宣平侯就是敢!

    他听了桂嬤嬤的威脅眼皮子都沒抬一下,只是懶洋洋地靠在椅背上。

    明明桂嬤嬤站著,他坐著,可他身上就是有一種老子天下第一的氣場。

    宣平侯不可一世地說道︰“還不走,等著本侯攆人嗎?”

    桂嬤嬤氣壞了︰“你!”

    她身邊的一個下人陰陽怪氣地道︰“算了嬤嬤,宣平侯目中無人不是一天兩天了!大不了我們回去稟報老梁王妃,讓她老人家去聖上面前評評理!看是不是有人欺負老梁王卸去官職,不在京中做事了,便不將我們梁王府放在眼里了!”

    這自然也是一番威脅宣平侯的話,她們就不信宣平侯不怕老梁王妃,也不怕當今聖上!

    誰料宣平侯杵都沒杵一下。

    玉瑾抿唇笑了一下,對桂嬤嬤一行人道︰“我家侯爺剛立下戰功,你們猜這個節骨眼兒上陛下會不會動他?攆幾個奴才罷了!又不是攆了你們家王爺王妃!”

    我家侯爺。

    玉瑾第一次這麼稱呼宣平侯。

    宣平侯眉梢一挑︰“听到了?還不快滾。”

    桂嬤嬤咬牙︰“你們不要……”

    唰!

    宣平侯將輪椅後的長刀抽了出來。

    “殺人啦!”桂嬤嬤嚇得抱頭逃竄!

    其余人也直往自己的馬車里,連禮物都忘了帶上。

    玉瑾指揮丫鬟們將這些礙眼的東西扔回了他們的馬車上,一行人灰溜溜地走了。

    宣平侯將長刀扔給車夫,推著輪椅進了院子。

    他去了信陽公主的屋,不出意外,她根本沒睡,她坐在床頭,面色蒼白。

    這輪椅也進不去。

    宣平侯想了想,站起來,將輪椅搬過門檻,然後再重新坐了上去。

    他來到床前,信陽公主側過身子背朝他。

    這是拒絕交流的意思了。

    宣平侯想到她的病癥,沒敢靠得太近,他四下望了望,確定門窗都開著,方對她說道︰“秦風晚……”

    “別問。”信陽公主輕聲開口。

    宣平侯欲言又止,將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行,我不問,我就是來告訴你,你是我蕭戟的妻子,沒人可以欺負你。”

    說罷,他打算推著輪椅出去。

    奈何駕駛輪椅的技術不太好,推了半天也沒轉過來。

    他索性站起身來,用手將輪椅抓起來調了個方向。

    他剛把輪椅放在地上,便听到信陽公主似有還無地呢喃了一聲︰“我還是公主呢。”

    宣平侯的眉頭皺了下。

    宣平侯沒在這里多待,怕待多了又引起她不適。

    只是宣平侯沒料到,他前腳剛走,後腳老梁王妃便上門了。

    這次她是親自登門拜訪。

    老梁王妃年事已高,身子骨大不如前,行動多有不便,她雖然還能走動,卻多數是坐著輪椅。

    屋內門窗緊閉,光線昏暗,只有信陽公主與老梁王妃二人。

    信陽公主面色蒼白地坐在床上,腿上蓋著被子。

    老梁王妃坐在床前的輪椅上,兩只蒼老枯瘦的手緊緊地握住信陽公主的手,哽咽地喚道︰“……囡囡。”

    囡囡,信陽公主的乳名。

    信陽公主一臉痛苦地听著。

    玉瑾不敢進去,但也不敢明目張膽地偷听,只得不著痕跡地靠近門縫,努力豎起自己的耳朵。

    她知道自己不該這麼做,可若是不這麼做,又怎能了解公主的病因?

    她听見信陽公主低低地說︰“別這麼叫我,惡心。”

    惡心?

    這反應——

    玉瑾又听得老梁王妃語氣愧疚地說道︰“囡囡,你是不是還在生叔公與叔婆的氣?怪叔公叔婆沒照顧好你?當初你在王府摔斷腿,在井里困了一夜才被人發現,是叔公叔婆的疏忽……叔婆叔婆當初就該更盡心才是……還有你與宣平侯的婚事……他是個不著調的……早知道……叔公叔婆不論如何都該阻止這門親事的……”

    “夠了!”

    “你別生氣,叔婆有什麼做得不對的地方,你說出來,你對叔婆發火也好,打罵也罷,叔婆都認了。叔公叔婆當年突然去封地也是逼不得已,原本要帶上你一起的,可是你終歸是公主,不能在我們身邊一輩子,你不要覺得是叔公叔婆拋棄了你……”

    信陽公主要崩潰了。

    有些真相永遠都無法宣之于口。

    但並不是對方不知道,而是仗著她不敢捅破那層窗戶紙。

    老梁王妃拿帕子抹了淚,真誠又歉疚地哭道︰“你怎麼怪叔婆都好,但你叔公年紀大了,快要不行了,在臨走之前他想見見你。你叔公最疼你了,看在他曾經那麼疼愛你的份兒上,你去見他最後一面吧。”

    信陽公主捂住胸口,一陣干嘔︰“嘔——”

    她紅著眼眶,惡狠狠地瞪著她。

    這個人是怎麼有臉……怎麼有臉說出這種話?

    信陽公主氣得渾身發抖。

    老梁王妃卻仍不罷休,神情悲痛地哀求著,然而她的眼神卻充滿了女人的嫉妒與不屑。

    信陽公主快要支撐不住了,她的身子劇烈地發抖,眼淚大顆大顆往下掉,她想逃,卻被魘住了似的無處可逃。

    一陣天旋地轉,耳邊的聲音變得緩慢而模糊了起來。

    一直到她听見老梁王妃的一聲慘叫——

    “啊——”

    一道高大健碩的身影大步流星地走進來,長著厚繭的大掌直接抓住了老梁王妃的領子,將她從輪椅上拖了下來。

    像拖著一麻袋,不顧老梁王妃的尖叫,將她在院子里拖了一路,毫不客氣地扔出了大門外!

    老梁王妃老了,這一拖一摔的,她半條命都差點搭進去了。

    “王妃!”

    桂嬤嬤一行人連滾帶爬地撲過去。

    老梁王妃虛弱地靠在桂嬤嬤的懷中,氣喘吁吁地望向那個惡霸一般的男人︰“宣……宣……平侯……”

    宣平侯居高臨下地看著她︰“本侯是很尊老愛幼的,但我不尊老畜生。”

    所有人大驚失色。

    宣平侯是瘋了嗎!他居然敢這麼說話!

    桂嬤嬤怒氣填胸地看著他︰“宣平侯!你竟敢如此羞辱老梁王妃!你不怕砍頭嗎!”

    宣平侯呵呵一聲,一腳踹了過去,將老梁王妃與桂嬤嬤二人踹了個底朝天!

    老梁王妃當場吐出一口鮮血!

    所有人都給嚇懵了!

    他們想到了京城的傳聞,宣平侯一直是京城百姓茶前飯後的談資,但提到他最多的是他如何如何風流,如何如何不要臉,至于說他的脾氣倒是沒什麼人詬病。

    他極少與人紅臉,最多就是不要臉。

    他都是笑著整人。

    然而眼下,他整個人籠罩著一層寒霜,如一柄寒光閃閃的長劍。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