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627章 589 腹黑(三更)



    夜幕低垂,莊家的府邸漸次亮起燭火。

    下人們將廊下的燈籠一個個取下,點亮之後再高高掛上。

    莊太傅坐在書房翻看徐次輔等人呈上來的折子。

    最近朝中頗大動靜,邢尚書與莊太後平反,各自恢復了身份與權勢,而莊太傅在太後遭人構陷時袖手旁觀的行徑說辭不一,有大臣認為他是忘恩負義,不顧年兄妹親情,也有大臣提出他是知情人,只是在配合莊太後等人一同演戲。

    眾說紛壇,文臣的嘴皮子就是干這事兒的,真讓他們閑下來他們就該找別的不痛快了。

    莊太傅真正在意的不是朝堂上的這點兒口角之爭,而是——

    他的目光落在對面牆壁的一幅山水畫上。

    “老爺!”莊家的管事在門口喜色稟報道,“郡王回來了!”

    ……

    威嚴肅穆的莊府大門外,安郡王一襲素衣長跪在台階下。

    離開莊家的這段日子,莊太傅一直沒他消息,不過沒消息就說明他還活著,若是死了京城早翻天了。

    莊太傅倒也沒刻意去尋他,斬斷他一切退路就料到他撐不了太久,總有一日會主動回到家里來求自己。

    果不其然不是?

    莊太傅披著褐灰色大氅來到了莊府門口。

    下人們全被管事遣散了,不論莊太傅如何制裁安郡王,安郡王都是他親孫子,他可以看安郡王的落魄,下人不能。

    “小的去庫房看看。”祖孫倆見面後,管事也尋了個借口告退。

    莊太傅卻道︰“不用,你就在這兒待著。”

    管事尷尬︰“啊,是。”

    這也太為難他了,今日看了小主子的笑話,來日小主子當家了不得給他穿小鞋呀?

    莊太傅沒理會管事,他緩步來到台階上,居高臨下地看著那道孤零零跪在地上的身影。

    這了這許多日,該知道外頭的日子不好過了。

    “抬起頭來。”

    安郡王緩緩抬起頭,神色惆悵地望向自家祖父。

    莊太傅本想說看看你自己,瘦成什麼樣了,哪知定楮一看,這話就給卡喉嚨了。

    是錯覺嗎?

    怎麼感覺這小子還長肉了?

    安郡王從前是個俊美風華的美男子,只是他臉頰上有淺淺的頰凹,略顯清瘦。

    如今這頰凹沒了!

    臉圓了,面向都有福氣了!

    當然與胖還是不沾邊的,就是……就是長好了,更像這個年紀應有的陽光與豐神俊朗。

    但這很奇怪不是麼?

    他在家里瘦巴巴的,出去一趟還把自個兒養胖了?

    主要是安郡王每日被顧琰壓榨打工,體力活兒干多了,飯量大大增加,一來二去的人就長壯實了。

    原先在府上一碗就飽,如今他可是個兩碗裝得下,三碗不嫌撐的超級干飯人!

    莊太傅的心情突然就有點兒煩躁。

    “祖父。”安郡王主動開口,“孫兒回來了。”

    這句話總算是打破了短暫的沉寂,也將莊太傅從不知如何反應的狀況中拉了回來,莊太傅冷聲道︰“你還知道回來?我早警告過你,你敢走出那個門,就別想輕易地回來!”

    安郡王低下頭︰“孫兒知錯,請祖父寬恕。”

    莊太傅冷冷一哼︰“寬恕?你說的輕巧,日後誰都與你一樣,高興了就擱家待著,不高興了便離家出走,那我莊家成什麼了!”

    安郡王不再狡辯,低頭一副悔過不已的樣子。

    管事忙勸道︰“老爺,郡王也是一時鬼迷心竅,他既知錯了,您就念在他從前對您孝敬有加的份兒上,原諒他一回。郡王日後一定不敢再犯了!是不是,郡王?”

    他說著,看向了跪在那兒低頭懺悔的安郡王。

    安郡王悶悶地點頭︰“管事說的對,孫兒在外吃盡苦頭,以後再也不敢忤逆祖父了。”

    這話就有點兒沒說服力,畢竟吃苦都長這麼好,那不吃苦你不得上天?

    但莊太傅實在想不到安郡王有任何不吃苦的理由,畢竟所有安郡王能夠去投靠的關系全被他提前打了招呼,沒人膽敢收留他。

    大的客棧酒樓也不會讓他入住。

    他這段日子至多是憑著身上的一些碎銀窩在什麼下九流的小客棧中。

    “進來跪著!”莊太傅冷聲道。

    “是。”

    安郡王應下,管事忙走下胎記扶安郡王起來。

    自家郡王這孱弱的身子啊……

    念頭還沒閃過,安郡王自個兒站起來了,要多麻溜有多麻溜。

    管事︰“……”

    安郡王跟著莊太傅去了他的院子。

    莊太傅讓安郡王在書房門口跪著。

    安郡王低聲道︰“讓我去里頭跪吧,丟人。”

    莊太傅呵呵道︰“你還知道丟人?”

    安郡王特別貼心地說道︰“我丟人沒事,害祖父面子無光就不好了。”

    “哼!”

    莊太傅冷冷地拂了拂袖子,到底是沒把人攆出去。

    安郡王跪在了他的書房正中央。

    莊太傅既然要給他一點下馬威,自然不會表現得太過關心他,譬如詢問他這段日子過得怎麼樣、在哪里、吃得飽不飽、穿得暖不暖雲雲。

    如果他問了,興許就能察覺出一點零星的破綻與端倪了。

    安郡王時不時打量莊太傅一番,莊太傅都知道,但他沒多想,只當這孩子是在看他臉色。

    他冷冰冰地說道︰“別想我這麼快原諒你。”

    “那還要跪多久?”安郡王委屈巴巴地問。

    此話一出,莊太傅就被激怒了,這是來認錯的嗎?還沒怎麼跪就想著起來了?

    莊太傅怒道︰“跪到你長記性!”

    本打算讓安郡王回院子的,莊太傅改變主意了,就該讓他把這地板跪穿!

    “老爺。”

    管事又來了。

    這一次,他的神色有些遮掩。

    莊太傅會意,冷冷地看了眼地上的安郡王︰“你給我老實跪著!”

    “是。”安郡王委屈應下。

    莊太傅出了書房。

    安郡王忙起身將耳朵貼在門板的縫隙上。

    管事小聲道︰“老爺,蔣平回來了,他說有事向您稟報,要把他帶過來嗎?”

    莊太傅回頭看了看房門虛掩的書房,淡道︰“算了,你讓他去我茶室等著。”

    管事道︰“是。”

    莊太傅回到書房時,安郡王已恭恭敬敬地跪好,莊太傅的目光在牆壁上的山水圖上掃了一眼,猶豫了一下,對安郡王道︰“你先回去!”

    “多謝祖父。”安郡王拱手欠了欠身,扶著桌子站起來。

    他出了院子後,莊太傅才去了回廊另一面的茶室。

    而安郡王在外頭溜達了一圈又回來了。

    “我的玉佩落里頭了。”

    他對守院子的小廝說。

    安郡王原本在莊家就是十分特殊的存在,能夠自由出入莊太傅的院落,加上他適才是被莊太傅親自領回來的,就說明祖孫倆的矛盾化解了,小廝不敢攔他,將他放了進去。

    安郡王腳步匆匆地去了莊太傅的書房,哪兒也沒找,直奔那副掛在書桌對面牆壁上的山水畫。

    他方才留意到祖父在批閱奏折的過程中一共看了這里三次,出去與管事說話時看了一次,讓他回院子時又看了一次。

    以他對祖父的了解,這幅畫的後頭一定有玄機!

    他將畫摘下來,但令他失望的是,畫後面就是普通的牆壁。

    沒有暗格也沒有裂縫。

    安郡王不解道︰“怎麼回事?難道是我多心了?祖父只是單純喜歡這幅畫?這幅畫價值連城嗎?”

    好像的確是一副古董畫,挺值錢的。

    安郡王蹙了蹙眉︰“不對,一定哪里有問題,祖父眼界那麼高的人,怎麼會那麼緊張一幅古董畫?”

    吧嗒!

    安郡王手一滑,畫卷跌在了地上,畫軸上的頂端竟然松動了。

    他忙蹲下身來,將畫軸拾起來,又拔掉那個看似是整體實則卻是拼接上去的畫軸頂端。

    軸是空心的!

    里頭有東西!

    安郡王將畫軸往下一倒,一道卷著的明黃色聖旨掉了出來。

    安郡王攤開一看,發現竟然是一張先帝的空白詔書,蓋了玉璽與先帝的大印。

    如果在這上面寫下什麼,那就成了先帝的遺昭了!

    廢掉陛下的皇位,立寧王或者任何一個皇子、親王都不是什麼難事了!

    這個就是蔣平從燕國人手里帶回來的東西嗎?

    是靜太妃留給秦風嫣的殺手 ?

    靜太妃既然有如此厲害的東西,為何不早拿出來保命?

    來不及處理這些疑惑了,安郡王只知道這麼可怕的東西千萬不能落在自家祖父的手里!

    他揣上聖旨,把畫完好無損地掛回去。

    他來到門口。

    想了想,又咬牙折了回去。

    ……

    月黑風高。

    安郡王揣著懷中的聖旨神色匆忙地往外走。

    “郡王。”

    一路上,不少小廝與丫鬟與他打招呼。

    他一個也沒理,直直地朝莊家大門的方向走去。

    “郡王,這麼晚了,你要出門嗎?”守門的小廝問道。

    安郡王眼神一閃,語氣如常地說道︰“我有點事出去一下。”

    “要派人跟著您嗎?”小廝問。

    “不用。”安郡王拒絕。

    小廝不好再說什麼,側身給他讓出道來。

    安郡王邁步跨過高高的門檻,一只腳剛跨出去還沒落地,身後便響起了莊太傅威嚴冰冷的聲音︰“站住!”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