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576 清算總賬(二更)



    定安侯府,顧承風剛洗完澡,發了一身汗,按理說他該很熱才對,然而他莫名打了個冷顫!

    “怎麼了?”顧承林問他。

    顧承風古怪地撓撓頭︰“不知道,突然脊背涼颼颼的。”

    皇帝醒了,寧安公主自然是要入宮去見他的。

    蕭珩與顧嬌也一並站起身來,信陽公主看了看二人,淡道︰“你們兩個就別去了,在家等消息。”

    干了那麼多事,還偽造了聖旨,誰知道皇帝心里怎麼想的,會不會遷怒他們?

    信陽公主決定自己先去打個頭陣,等確定前方安全了再叫兩個小的入宮。

    信陽公主帶上玉瑾坐上馬車。

    蕭珩送她到門口,問道︰“不帶龍一嗎?”

    信陽公主淡道︰“不帶了,听話總是听一半。”

    皇帝剛昏睡了好幾日,容顏十分憔悴,信陽公主抵達華清宮時蕭皇後剛給皇帝喂了點粥。

    皇帝對蕭皇後道︰“朕這里沒事了,你去照顧小七,朕有話與信陽說。”

    “臣妾告退。”蕭皇後放下粥碗走了出去。

    信陽公主對著蕭皇後微微欠了欠身。

    皇帝渾身酸軟無力,連抬胳膊的力氣都沒有,他嘆了口氣,吩咐魏公公等人道︰“你們都退下。”

    “是!”魏公公不著痕跡地瞄了瞄信陽公主,奇怪,今天把手毛刮了麼?喉結也沒看見了……臉上的疹子更是全都消了……

    魏公公一邊暗暗嘀咕,一邊掃了掃信陽公主的衣襟處。

    玉瑾眸光一沉︰“魏公公!”

    魏公公如遭當頭一棒,麻溜兒地滾了出去!

    “怎麼了?”信陽公主問。

    玉瑾欲言又止,主要是有些難以啟齒,從前也沒發現魏公公這麼不正經!

    玉瑾小聲道︰“算了,一會兒再與公主說,公主先見陛下吧。”

    信陽公主來到龍床前,微微行了一禮︰“陛下。”

    這就是信陽公主與寧安公主的區別,信陽公主從來不會叫他皇兄,即便是他做皇子的時候,信陽公主也是一口一個六殿下。

    皇帝瞅了瞅一旁的凳子,說道︰“你坐吧。”

    “多謝陛下。”信陽公主依言落座。

    玉瑾守在她身後,皇帝都屏退了宮人,按理說信陽公主也該屏退玉瑾。

    信陽公主沒這麼做,是因為她本就不習慣與男人獨處一室,除了蕭珩與龍一。

    皇帝不知她的習性,但也沒在意她留下了玉瑾。

    信陽公主道︰“御醫還說陛下還得昏迷好幾日,不曾想這麼快就醒過來了。”

    皇帝咬牙切齒︰“還真多虧了顧家小子呢!”

    “什麼?”信陽公主沒听明白。

    “沒什麼。”皇帝輕咳一聲,道,“最近宮里發生的事朕差不多都知道了,六郎的事皇後也和朕說了。”

    信陽公主看向皇帝︰“既然陛下知道了,那陛下打算怎麼辦?”

    皇帝神色復雜地嘆了口氣,說道︰“偽造聖旨的事,朕就不追究了。”

    信陽公主柳眉一蹙︰“不追究了?”

    皇帝點點頭,語重心長地說道︰“沒錯,不追究了,她謀劃的那些事,朕統統不追究了。畢竟不論怎樣,她都是朕的……”

    “陛下,那是什麼!”信陽公主打斷他的話,指向皇帝身後。

    皇帝扭頭看去。

    信陽公主猛地抓起龍床上的玉枕,一枕頭將皇帝悶暈了!

    玉瑾驚訝︰“公主!您干嘛打暈陛下?”

    信陽公主氣不打一處來道︰“不打暈陛下,等著陛下赦免那個女人嗎!做了那麼多喪心病狂的事,陛下竟然統統不追究了!那不如我先辦了她!先斬後奏!之後陛下想怎麼處置隨他心意!”

    “公主……”

    “你想說什麼?”信陽公主問。

    玉瑾訕訕道︰“我覺得陛下方才不是說的不是她,是他!”

    玉瑾拉過她的手,在她手心寫下他字。

    信陽公主古怪道︰“他?”

    玉瑾道︰“是啊!您想想您在問陛下打算怎麼辦之前,陛下說了什麼?”

    信陽公主回憶道︰“最近宮里發生的事他差不多都知道了,六郎的事皇後也和他說了……”

    玉瑾道︰“六郎的事還能是什麼事啊?小侯爺的身世啊!陛下說的偽造聖旨,是指小侯爺偽造了讓您監國的聖旨,還有讓人假扮您入宮,以及暗中謀劃的一些行動,陛下是說小侯爺做的事統統不追究了。”

    信陽公主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皇帝被那對母女迷得團團轉,她對陛下已經失去了基本的信心,所以才以為他說的是不追究寧安。

    信陽公主看著被自己一枕頭悶暈的皇帝,牙槽隱隱作痛︰“……草率了!”

    天牢是關押重罪犯人的地方,守衛森嚴,機關重重。

    而看守最嚴密的一間牢房里,被打斷了雙腿的寧安抓住髒兮兮的木板,聲嘶力竭地咆哮著︰“放我出去!我要見陛下!我要見太後!我是陛下最寵愛的妹妹!你們敢我關在這里,陛下與太後知道了,一定會治你們死罪的!”

    看守的獄卒冷硬如鐵,沒有一個人為之所動。

    她抓起送進來的饅頭猛地朝其中一個獄卒扔過去。

    饅頭早已僵成了石頭,砸在獄卒的背上,獄卒紋絲不動。

    “你們是死了嗎!我是寧安公主!我要見陛下!”

    “我要見陛下!”

    “皇帝不會來見你,你死了這條心。”

    一道威嚴霸氣的聲音自走道的另一頭徐徐響起,狹窄的牢道理瞬間充斥起一股令人臣服的氣場。

    獄卒們齊齊躬身行禮。

    寧安公主怔怔地望著一襲黑金鳳袍的莊太後朝她神色冰冷地走來。

    莊太後看著渾身是血的她,眼底不見一絲一毫的疼惜。

    寧安公主的心咯 一下︰“母後……”

    莊太後面無表情地說道︰“哀家說過,別叫哀家母後。”

    寧安委屈道︰“母後……我是您的寧安啊……我不叫您母後叫什麼……”

    莊太後淡道︰“罷了,你愛叫就叫吧,反正也叫不了多久了。”

    寧安雙眸含淚地仰起頭︰“母後您此話何意?”

    莊太後俯視著她︰“你這麼聰明,會不明白哀家的意思?”

    寧安哭訴道︰“母後!信陽害我!他們都害我!”

    莊太後冷聲道︰“他們害你什麼了?是害你背棄駙馬回京復仇,還是害你接替靜太妃的勢力,勾結燕國人為禍我昭國功臣?亦或是害你行刺陛下,最終統統栽贓給哀家?”

    寧安的眼底掠過一絲慌亂︰“母後……你不要相信他們……”

    莊太後冷漠地看著她︰“事到如今,你大可不必裝無辜,哀家來也不是為了听你承認真相,你承認與否,哀家不在乎。哀家說你有罪,你就是有罪。”

    寧安咬牙,哽咽地控訴道︰“母後根本就是偏心!母後從前不是這樣的……母後從前最疼寧安了……自從那個丫頭出現……母後心里就沒有寧安了!”

    莊太後正色道︰“哀家就偏心怎麼了!需要得到你的允許嗎!”

    寧安心口猛震!

    她萬萬沒料到莊太後如此直接,如此坦蕩,如此不留情面!

    寧安的淚珠子吧嗒吧嗒落了下來︰“可是母後……我是你的寧安啊……”

    莊太後冷冷地看著她,一字一頓地問道︰“你真的是寧安嗎?”

    寧安公主瞳孔猛縮!

    顧嬌不必入宮,從醫館出來後便與蕭珩一道回了碧水胡同。

    皇甫賢醒了,此時正坐在西屋的輪椅上發呆。

    小淨空偷偷來瞄了他好幾次。

    “他怎麼了?”顧嬌站在前院,透過半開的窗子望向皇甫賢。

    小淨空小大人似的嘆氣道︰“小哥哥想他娘了,小哥哥的娘對他不好,還打他,但是他仍然很擔心他娘。我剛剛想了想,要是嬌嬌打了我,我也還是會很喜歡嬌嬌。”

    寧安一旦被定罪,受傷最大的就是皇甫賢。

    “我去看看他。”蕭珩說。

    “算了,還是我去,我看看他的傷勢。”顧嬌把小淨空交給蕭珩,邁步進了西屋。

    夕陽早已落山,西屋內昏暗一片。

    顧嬌拿出火折子。

    “別掌燈。”

    皇甫賢說。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