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575 護崽(一更)



    皇甫賢是在一陣吧唧吧唧的口水聲中醒來的。

    他睜開眼就發現自己躺在一間陌生的屋子里,頂上是簡陋的房梁,牆壁既不像皇宮也不像農舍的模樣,盡頭有個大衣櫃,衣櫃旁是一張案桌。

    床對面是一扇窗子,有明亮的天光透射而入。

    許是人都有趨光性,皇甫賢下意識地朝光照進來的方向望了一眼,太亮了,刺得他眼楮都閉了一下。

    吧唧吧唧。

    那股口水聲又來了。

    皇甫賢緩了一下,讓自己適應了光線後再度睜眼,就在靠近窗子的地方看見了一個搖籃。

    搖籃原本比床高,但它四周的護欄是鏤空的,皇甫賢清楚地看到了搖籃里的小嬰孩。

    他正在吃自己的手指,那股吧唧吧唧的聲音便是從他嘴里發出來的。

    陌生的環境,寂靜的屋子,因為這個不哭不鬧的小生命而多了一分別樣的親切與生機。

    忽然,一道年輕的身影邁步走了進來,他看了看床鋪上扭頭打量搖籃的皇甫賢,又順著皇甫賢的目光看了看搖籃里的顧小寶,展顏一笑,走過去捏了捏顧小寶的臉︰“小寶醒了?”

    顧小寶給了他一個對視的小眼神,然後繼續吃手指。

    “你說你怎麼這麼乖呢?醒了沒人也不哭。”他笑著說完,轉頭看向皇甫賢,表情正式了幾分,“你也醒了?”

    皇甫賢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臉上︰“宋大夫。”

    宋大夫驚訝︰“你認識我?”

    皇甫賢仍十分虛弱,他淡淡點了點頭,說︰“一起從邊塞回來的,路上我听見有人這麼稱呼過你。”

    宋大夫恍然大悟,笑了笑,說道︰“啊,原來是這樣,你記性真好,我自己都不記得有人叫我被你听到了。”

    “我在馬車上。”皇甫賢說。

    就算是在馬車上,然而醫療隊上百人,能只听見人叫一聲便記住足見皇甫賢的記憶不是一般的強悍。

    也可能是我比較帥?

    皇甫賢︰“你的國字臉,很好認。”

    宋大夫︰“……”

    宋大夫清了清嗓子︰“你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皇甫賢微微搖頭,這才意識到自己的確沒有太大的不舒服。

    傷口仍有微微的疼痛,但比起之前的已是好受了太多。

    似是察覺到他的疑惑,宋大夫指了指他腿部的位置,解釋道︰“我們東家給你做過手術了。骨頭磨了,傷口也縫合了。”

    “那我怎麼沒感覺?”

    從小到大,皇甫賢不知經歷了幾次磨骨,每一次都痛得死去活來,那不僅是肉身上的折磨,也是一種精神上的折辱。

    因此這次他是寧死也不要再受這種痛苦了。

    宋大夫笑了笑,說道︰“給你做了麻醉,你當然沒感覺了。傷口還疼嗎?”

    “不太疼。”皇甫賢微微搖頭。

    太震驚的緣故,他都忘了去說誰讓你們給我治傷了?我不要治。

    “那就好,東家交代過了,你要是醒了就把藥吃了。”宋大夫倒了一杯水,拿了幾顆消炎藥與止血藥遞給他。

    皇甫賢懵得很,稀里糊涂地吃了。

    吃完才想起來問︰“這里是哪里?”

    宋大夫道︰“碧水胡同,我們東家的家里。我們東家你認識,是顧大夫。”

    皇甫賢突然想起來了,蓮兒摔了一跤,他似乎從橋上跌了下去,他以為自己死定了,卻迷迷糊糊中隱約看見一道縴細的身影一躍而下,朝他飛撲了過來。

    撲通一聲,他們跌進了水里。

    之後發生了什麼,他就不記得了,他暈過去了。

    皇甫賢問道︰“是顧大夫……把我帶回來的?”

    宋大夫道︰“是啊!說起來你命可真大,我听人說了,那晚的河流很湍急,掉進去就被浪給沖走了,幸虧我們東家水性好。”

    皇甫賢垂下眸子︰“她人呢?”

    宋大夫嘆了口氣︰“她救了你之後……”

    皇甫賢睫羽一顫看向他。

    宋大夫接著道︰“就去醫館了,京城出了一樁斗毆的案子,砍傷了七八個,她忙得腳不沾地,便讓我過來照顧你。”

    “哦。”皇甫賢不著痕跡地神色一松。

    “小哥哥!你醒啦!”

    小蘑菇來了。

    宋大夫笑著對小淨空道︰“淨空來啦?你陪小哥哥說會兒話,我先把小寶抱出去。”

    “嗯!”小淨空點頭點頭。

    宋大夫將吃手指的顧小寶抱了出去,小淨空噠噠噠地來到床邊,睜大一雙烏溜溜的眼楮看著皇甫賢︰“小哥哥,你都睡了兩天了!你感覺怎麼樣呀?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皇甫賢︰你們這兒的人問話都一個樣嗎?

    “沒有。”皇甫賢漫不經心地說。

    小淨空趴在床沿上,眨巴眨巴地看著他︰“那你餓不餓?”

    皇甫賢道︰“不餓。”

    “你好厲害,兩天沒吃東西了也不餓。”小淨空指了指他身下的床,道,“你睡的是我的床哦!有沒有很舒服?”

    皇甫賢道︰“你的床好硬。”

    皇甫賢喜歡軟軟的床,小淨空在廟里睡慣了硬床,恰巧蕭珩流落民間的這幾年也睡的是硬床。

    小淨空的小身子趴在床上,小腳腳一下一下在地上蹬著︰“嬌嬌的床很軟,但是、但是不可以給你睡,嬌嬌的床只有我可以睡。”

    皇甫賢斜斜地睨了他一眼,沒好氣地嘀咕道︰“誰想睡了?”

    小淨空忽然從荷包里抓出一塊小奶酥︰“小哥哥你想不想吃這個?”

    皇甫賢撇過臉︰“我才不吃這種東西。”

    小淨空把小奶酥塞進了他嘴里。

    一口濃郁的奶香在唇齒間彌漫開來,攜裹著清淡的甜味,皇甫賢一下子愣住了。

    小淨空歪了歪小腦袋,問道︰“好吃嗎?嬌嬌做的!”

    皇甫賢沒說話,只是含糊地嗯了一聲。

    另一邊,顧嬌總算醫治完最後一個病人,她顧不上歇息,回院子換了身夜行衣便打算出去,剛到門口被信陽公主的馬車堵了個正著。

    玉瑾為信陽公主打開簾子,信陽公主淡淡地看向顧嬌,問道︰“這身打扮,上哪兒去呢?”

    “咳咳!”

    馬車里傳來一聲男子的咳嗽。

    “你閉嘴。”信陽公主扭頭說。

    蕭珩閉了嘴。

    “你上來。”信陽公主對顧嬌說道。

    “哦。”顧嬌拿著紅纓槍上了馬車。

    玉瑾抿唇笑了笑︰“我去打點茶水。”

    說罷,她下了馬車。

    車上只剩下信陽公主與蕭珩顧嬌。

    蕭珩穿著外出的常服,也是半路被信陽公主逮住的,之後信陽公主就來逮顧嬌了。

    信陽公主沉著臉看了看顧嬌手上的紅纓槍︰“怎麼?要去搗毀那伙人的老巢啊?”

    蕭珩張了張嘴。

    信陽公主︰“沒問你。”

    蕭珩再次自閉。

    顧嬌眨了眨眼︰“寧安公主不是跑了嗎?我去逮她的。”

    “我不在了是嗎?用得著你去逮?小小年紀,操那麼多心!”信陽公主冷冷說完,伸手要將顧嬌手中的紅纓槍奪下來,奪了一下沒奪動,她一臉尷尬。

    “我、我來。”蕭珩雙手握住用布包裹著的紅纓槍,把它從媳婦兒以及自家親娘的手中拿了過來。

    “ ——”

    真夠沉的!

    差點兒沒接住。

    但媳婦兒和親娘面前不能露怯,蕭珩還是面不改色地紅纓槍緩緩放在了自己腿上。

    “重嗎?”信陽公主呵呵道。

    蕭珩若無其事道︰“不重,一點兒也不重,這馬車太小了,不然我可以給你耍兩槍。”

    信陽公主冷哼一聲,淡道︰“那晚是故意放她走的,我放的人我心里有數,打仗我幫不上什麼忙,對付幾個余孽我還是綽綽有余的,你們在家里好生等著就行。”

    顧嬌道︰“燕國人好像有對付龍影衛的手段。”

    信陽公主嗯了一聲︰“我知道,放心吧。”

    蕭珩沒動。

    他不動,顧嬌便也沒動。

    信陽公主對蕭珩道︰“杵著干嘛?還不下去?”

    蕭珩笑了笑︰“我這不是想多陪陪您?”

    信陽公主對顧嬌道︰“他拿不動了。”

    蕭珩︰“……”這麼揭兒子的底可還行?

    顧嬌彎了彎唇角,拿著紅纓槍下了馬車。

    信陽公主離開後,顧嬌問蕭珩︰“我真的不用去嗎?”

    蕭珩搖搖頭︰“不用,她手上除了龍一,還有四個龍影衛,夠抓住一個寧安了。”

    信陽公主放走寧安並不是為了獲取燕國人的下落,燕國人的下落早已被小九跟蹤到了,信陽公主是想知道寧安還有哪些底牌。

    信陽公主派了兩名龍影衛以及一名公主府的暗衛盯梢寧安。

    寧安警惕性極高,在山林里繞了一天一夜才從一個看似不起眼的山洞鑽進去。

    之後她來到了一個世外桃林一般的秘密營地。

    營地**有百名高手。

    這應當就是靜太妃留給寧安的老巢了。

    信陽公主帶上龍一、四名龍影衛以及一批公主府的暗衛殺進營地抓住了寧安。

    除此之外,還在密室里搜出了一個小匣子。

    “打開。”信陽公主對寧安說。

    寧安冷笑︰“要開自己開。”

    信陽公主看了看桌上的木匣子︰“你當我砸不開?”

    寧安挑釁道︰“請便。”

    “看來是不能隨便砸開。”信陽公主對暗衛道,“把箱子帶回去,用鑰匙開。”

    寧安公主臉色一變。

    信陽公主笑了一聲︰“你的鑰匙被重新做了一把,很驚訝嗎?”

    寧安公主滿眼驚詫︰“你們!”

    信陽公主道︰“帶回去,也別弄什麼軟禁了,直接押入大牢。”

    寧安威脅道︰“你敢!我是公主!”

    “巧了,我也是。”信陽公主居高臨下地看著被龍影衛摁跪在地上的寧安,“你這次最好不要再想逃走,否則我打斷你的腿。”

    龍一听到的是——略略略,打斷你的腿。

    龍一唰的沖過去,打斷了寧安的腿!

    寧安︰“……!!”

    信陽公主︰“……”

    這一次,信陽公主沒把人帶回皇宮,而是直接關進了大理寺的天牢。

    隨後她帶上那個小匣子去了一趟碧水胡同。

    顧嬌取模做的鑰匙已經打造完畢,果真是能開這個匣子的。

    打開後,他們才發現這個看似簡單的木匣子居然有十分復雜的機關,若是強行劈開或撬開,機關便會將匣子里的東西攪碎。

    “看看靜太妃給寧安留了什麼。”顧嬌道。

    “好。”蕭珩將匣子里的東西取了出來,是幾本賬冊,上面記錄了靜太妃這些年與朝中某些官員的往來,“這些官員……都是靜太妃留給寧安的人脈。”

    信陽公主頓了頓,說道︰“這些賬冊很重要,有了它們,就能要挾住那些官員。”

    蕭珩往下翻了翻,道︰“還有一張藏寶圖。”

    顧嬌唔了一聲︰“真有藏寶圖?”

    蕭珩好笑地看了顧嬌一眼︰“騙你的,是銀票,粗略算起來,有數十萬兩。”

    顧嬌兩眼放綠光。

    信陽公主將顧嬌的小眼神盡收眼底,無奈地按了按眉心︰“邢尚書他們可以翻案了。”

    蕭珩點點頭︰“沒錯,該到手的東西都到手了,不必再顧忌什麼了。”

    信陽公主起身道︰“寧安的罪行也該昭告天下了。”

    “公主!”玉瑾來到門口,稟報道,“陛下醒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