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609章 571 龍一歸來(二更)



    顧嬌看著寧安公主的這件斗篷,不由想到靜太妃也有一件一模一樣的斗篷,不愧是母女。

    這是一家魚龍混雜的賭坊,里頭什麼樣的人都能見到。

    寧安公主卻好似對此地輕車熟路,不多時便進了一樓拐角盡頭有專人看守的一間廂房。

    顧嬌嘗試進去,卻被告知那里不是普通人有資格進的地方。

    那就只能從別處盯梢了。

    “這里這里!”

    賭坊隔壁的一座小破院里,顧承風沖顧嬌招了招手。

    顧嬌走過去。

    這是一間久不住人的宅子,後院的牆壁與賭坊那間廂房僅一牆之隔。

    二人將耳朵貼在牆壁上,隱隱能听到一點廂房里的談話聲。

    “……我不是把人引出去了?你們自己的人失了手,難道還怪在我頭上?”

    是寧安公主的聲音。

    顧承風無聲地問顧嬌︰“什麼意思?”

    應該是蕭珩被李侍郎的案子引出京城的那一次,邢尚書也在,二人險些遭到一伙黑衣人的毒手,是有黑火珠才殺出了重圍。

    從這番話幾乎是能判斷出對方是燕國來的那股勢力了。

    里頭有一道令顧嬌都感到忌憚的危險氣息。

    顧嬌眯了眯眼,心底涌上一點小興奮。

    寧安公主再度開口︰“話說回來,他究竟是誰?你們為何要殺他?”

    “這不是你該過問的事。”

    是一個男子的聲音。

    看來寧安並不清楚蕭六郎的真實身份,她甚至可能都不知道蕭六郎就是蕭珩,不然她也不會跑到蕭皇後面前挑撥離間,結果落了個自討沒趣。

    挑撥離間這件事兒是秦公公在坤寧宮的眼線將消息帶出來的,秦公公又在信上與顧嬌幾人說了。

    寧安公主不知情並不奇怪,首先她沒見過蕭珩,從容貌上就很難將二人聯系在一起,其次,可能這伙人也並不希望仙樂居打听到蕭珩的身份。

    寧安公主道︰“好,你們的事我不管,不過我答應你們的事我已經做到了,你們答應我的卻一次也沒兌現。”

    男子道︰“你再把他引出來一次。”

    寧安公主道︰“為什麼一定要引出來?在京城隨便找個地方不能動手嗎?他每天去翰林院與刑部上值,來來回回的路上總是能找到機會動手的吧?”

    男子道︰“目擊者太多,我們不能冒這個險。”

    寧安公主道︰“那晚上總可以了吧?或者你們直接潛入他家里,難道也不行?”

    男子道︰“那除非我們殺光整個胡同,一個目擊者也不留。”

    但就算這樣,也還是會留下作案的痕跡。

    不到萬不得已,他們不會想在京城動手。

    寧安公主譏諷道︰“看來我們之間是沒得談了。”

    男子道︰“你想要回你的東西,就最好按我們說的去做。”

    寧安公主冷笑︰“何必這麼麻煩?不如我幫你們殺了他?”

    男子說道︰“你要真能殺了他也可以,拿著他的人頭過來,我們把東西給你。”

    之後屋子里便陷入了詭異的沉默。

    誰也不知寧安公主心里怎麼想的,但通過里頭踫桌子、扔杯子的動靜,不難判斷出寧安公主很生氣。

    最後,男子似乎給了寧安公主一樣禮物,暫時安撫住了寧安公主的情緒。

    顧承風小聲道︰“那伙人就是那股燕國勢力了,他們拿了寧安公主的什麼東西,竟然逼得寧安公主為他們賣命?會不會與那把鑰匙有關?”

    “她走了。”顧嬌說。

    顧承風道︰“那我們是跟蹤她呀,還是跟蹤那伙人?”

    顧嬌道︰“那伙人。”

    他們放了這麼長的線,好不容易釣到了魚兒,自然要追著魚兒咬了。

    只是誰也沒料到的是,顧承風突然鼻子癢癢,實在沒忍住,打了個大大的噴嚏!

    “什麼人!”

    男子冷聲問。

    顧承風恨死自己這鼻子了,早不打噴嚏,晚不打噴嚏,偏偏這時鬧出動靜!

    這下好了!

    暴露了!

    顧嬌對著天空吹了聲口哨,隨即抓住顧承風飛快地出了院子。

    寧安公主的護衛施展輕功追了上來。

    顧承風將斗笠的罩紗掀起來,雙手抓住厚重不已的裙裾,踩著八字腳,啾啾啾地往前跑!

    女人的裙子委實影響速度。

    一不留神,二人被四名護衛追上了。

    雙方激烈地交起手來。

    顧嬌沒帶兵器,徒手與之對戰。

    她以一己之力拖住了三個護衛,然而還是有一個朝著顧承風奔了過去。

    顧承風這身厚重的宮裝真是跑也跑不動,打也打不得。

    對方一記冰冷的長劍斬下來,顧承風閃身一避︰“我躲!”

    對方砍了個空,再次揮劍而上。

    “我再躲!”

    對方砍了幾次沒砍中,徹底被激怒,忽然他放棄了長劍,改為抽出腰間的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顧承風的心口扎了過去!

    這一招太強太迅猛了,顧承風根本來不及躲避。

    就听得 的一聲巨響,顧承風的胸口爆炸了!

    護衛被整個人都懵了。

    什麼情況?

    他把一個女人的那什麼玩兒炸了?

    顧承風要女扮男裝,形體上就必須相像,有關衣襟內的填充物他們第一選擇是饅頭,奈何輕的饅頭太小,大的饅頭太重,最後,顧嬌從小藥箱里拿了兩個小杜杜,讓顧承風自己吹。

    想要多大就有多大,輕盈不易掉,完美。

    顧承風覺得挺好玩兒的,問顧嬌有沒有多的,他給大哥和顧承林也各送一個,讓他們沒事兒的時候吹一吹。

    結果顧嬌說沒有了。

    就剩這倆了,這家伙還給他扎爆了一個!

    顧承風氣壞了,抄起自己的一雙大巴掌,沖對方啪啪啪啪地扇了下來!

    顧嬌把那三個人都解決了,顧承風還在義憤填膺地扇大耳刮子。

    “行了,走了!”

    “別攔我!我要揍他!我要揍他!”

    顧嬌抓住憤怒咆哮的顧承風,將他拖出了巷子。

    寧安公主與男子趕到巷子時,早已不見顧嬌與顧承風的蹤影。

    寧安公主折損了四名護衛,不過她並非一無所獲,她在現場發現了一截被勾掉的金紗。

    這種金紗她今早在一個人的身上見到過。

    而第四名護衛咽氣前透露了兩個重要消息——炸了;穿著女人的衣裳,說話卻是男人的聲音。

    寧安公主又丈量了一下地上的腳印。

    兩雙女子鞋印,一雙是正常尺碼,另一雙卻比幾個護衛的腳還大。

    “呵。”寧安公主低低地笑了,笑得肩膀都在顫抖,“信陽啊信陽,原來你是個假的!”

    顧嬌與顧承風坐上馬車後,讓車夫迅速將馬車往人多的地方駛去。

    顧承風還在肉痛自己炸掉的寶貝︰“為什麼跑這麼快?”

    顧嬌道︰“他們有個高手,帶上你我打不過。”

    顧承風冷哼道︰“你什麼意思啊?難道我武功很差嗎?呵!當出夜闖元帥府,也不知是誰把你從唐家軍的弓箭下帶出來的!”

    顧嬌睨了他一眼︰“你也知道是當初。”

    顧承風︰“……”

    顧承風清了清嗓子︰“他們不是不能在京城動手嗎?”

    顧嬌道︰“是輕易不動手,但總有萬不得已的時候。”

    顧承風遺憾一嘆︰“那我們這就把他們跟丟了?”

    顧嬌彎了彎唇角︰“不會。”

    碧空如洗的蒼穹,一只威猛的海東青振翅飛過——

    翌日,寅時剛過,蕭皇後便帶上甦公公去了東宮。

    今日是太子第一天上朝,蕭皇後擔心兒子會有所疏漏,又過來將該交代的事情交代了一遍。

    蕭皇後為兒子整理衣冠,道︰“你舅舅不在朝廷,有拿不定主意的你就別當場應下,你放心,該打點的母後都打點過了,你舅舅的部下會幫著你的。”

    太子道︰“知道了母後,您都叮囑了我許多遍了。”

    “這還不是因為沒人提點你——”蕭皇後話說到一半頓住了,她話鋒一轉,道,“回頭母妃再為你挑選幾個側妃,等時機成熟,你挑一個喜歡的做正妃。”

    “全听母後吩咐。”太子低聲應下。

    蕭皇後欣慰地撫了撫兒子的肩膀,雖然他心里依舊難受,但總算沒像他父皇那樣一根筋。

    太子道︰“母後,我去上朝了。”

    蕭皇後仍不放心︰“我素日里雖與信陽公主不和,可她到底是你舅母,她不會害你,她說什麼你就听著,不要當堂與她起爭執。若是有人想離間你們關系,你半點兒也不許听。”

    太子嘀咕道︰“我欺負她舅舅回來會揍我的,舅舅可疼舅母了。”

    蕭皇後翻了個白眼︰“哼,你舅舅才不疼她,只是男人好面子罷了。”

    甦公公神色匆忙地走了進來︰“皇後!殿下!出事兒了!”

    蕭皇後蹙眉看向他︰“出什麼事了?”

    甦公公難掩驚慌道︰“信陽公主與寧安公主在金鑾殿外吵起來了!”

    蕭皇後一臉不解︰“她們兩個吵什麼?寧安怎麼又去金鑾殿了?”

    甦公公道︰“寧安公主好像是特地去找信陽公主的,她說……”

    蕭皇後問道︰“說什麼?”

    甦公公硬著頭皮道︰“說……信陽公主是個假的!”

    “你說我是假的?有何證據?”

    金鑾殿外,戴著斗笠與罩紗的信陽公主站在最高的一個台階上,居高臨下地看著矮了自己好幾個台階的寧安公主,“沒證據就是血口噴人。”

    御史台大夫道︰“是啊,信陽公主怎麼會是假的?明明聲音都一模一樣。”

    寧安公主真誠地看向所有人︰“我猜到你們不會相信,可我昨日的確在大街上親眼看見這個人假扮信陽公主。我問過宮里的老嬤嬤了,信陽公主身邊是一位叫玉瑾的女官,不論信陽公主去哪里,玉瑾都隨侍左右。那為何上朝如此重要的日子,她身邊都不見玉瑾的影子?”

    “這……”御史台大夫噎住。

    玉瑾跟了信陽公主十幾年了,確實每次入宮玉瑾都會跟著。

    寧安公主的目光落在信陽公主身邊的小丫鬟臉上,這是昨天的那個小丫鬟,不過她也已經猜出對方的身份了。

    寧安公主指著小丫鬟道︰“這個丫鬟的臉上戴著人皮面具,她也是偽裝的。”

    “什麼?”

    眾人一驚。

    不僅公主是假的,連丫鬟也是?

    眾人一時半會兒還沒想到那道冊封信陽公主監國的聖旨,不過若是他們知道這對主僕是顧家兄妹假扮的,那麼一個謀反的罪名顧家是逃不掉了。

    謀反之罪當滿門抄斬,蕭六郎是顧家的女婿,他也將死在鍘刀之下。

    什麼叫瞌睡來了送枕頭,這就是了。

    她正愁沒辦法殺了蕭六郎。

    眾人看了看那面無表情的小丫鬟,又看向戴著斗笠不敢露出真容的信陽公主,只見信陽公主的手指微微捏緊,不難看出她是緊張了。

    小丫鬟輕輕地拍了拍信陽公主的手背,並沖她微微搖了搖頭。

    這個動作看似不經意,卻依舊被眾人捕捉到了。

    信陽公主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寧安妹妹,我試問從未做過對不起你的事,你為何要如此污蔑我?”

    寧安公主道︰“我不是要污蔑你,我只是不希望你頂著信陽公主的身份招搖撞騙。昨日你還去見了陛下,也不知你有沒有對比下做什麼,听說陛下的情況越發不好了。”

    所有人眸光一沉,看向信陽公主的眼神浮現起一絲狐疑與冰冷。

    寧安公主直勾勾地看著她︰“你若是信陽公主,可敢摘了斗笠?”

    信陽公主捏緊了帕子,語氣鎮定︰“我長了疹子,儀容不堪,不便見人。”

    寧安公主一步步走上台階︰“是長了疹子,還是你根本就不是?”

    信陽公主淡道︰“如果我是呢?”

    寧安公主忽然望向信陽公主身後︰“皇兄?”

    信陽公主回頭。

    寧安公主趁機不備,唰的摘了她的斗笠!

    一張布滿疹子的臉就那麼突入的暴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令人驚訝的是,這的的確確就是信陽公主的臉!

    寧安公主狠狠一驚︰“……不可能!你一定是戴了面具!”

    她伸手去撕扯信陽公主臉上的人皮面具,卻被信陽公主反手甩了一耳光!

    “放肆!”信陽公主目光冰冷,氣場全開!

    寧安公主被打得滾落台階。

    她身後的大內高手一擁而上,要去擒住信陽公主,哪知忽然間,一道游龍般的身影從天而降,氣勢磅礡地擋在了信陽公主面前!

    ------題外話------

    龍一︰略(求)略(月)略(票)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