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62章 原形畢露(兩更)



    “小哥哥,你娘親出事了!”

    小淨空擔憂地看向皇甫賢,“你別難過。”

    “我不難過。”皇甫賢平靜地說。

    小淨空不解地抓抓小腦袋,怎麼會不難過呢?要是嬌嬌出事了,他會好難過好難過。

    皇甫賢緩緩地抽回被小家伙抓住的手︰“也許他們听錯了,我娘並沒有出事,你先回去。”

    小淨空︰“哦。”

    這次寧安公主的確是出了事,事發地點在御書房,消息一經傳開整個後宮都驚動了。

    蕭皇後與莊貴妃、淑妃等人紛紛前往御書房,卻發現那里圍滿了禁衛軍,誰也不能進去。

    “本宮也不能進嗎?”蕭皇後冷聲問。

    禁衛軍統領姓付,他抱拳行了一禮,道︰“里頭正在搜捕刺客,為了皇後與諸位娘娘的安危,還請娘娘先在此等候片刻。”

    “陛下的情況怎麼樣了?”淑妃焦急地問。

    付統領說道︰“陛下從後門撤離,回華清宮了。”

    莊貴妃翻了個白眼︰“你不早說!”

    她們來這兒難道是為了抓刺客嗎!

    蕭皇後一行人又趕忙前往華清宮,華清宮也讓禁衛軍圍得里三層外三層,好在這里並無刺客出入,沒人攔著蕭皇後。

    莊貴妃與淑妃見她見去了,也橫沖直撞地跟了上去。

    蕭皇後地位穩固自不必提,她兒子穩坐太子之位,兄長宣平侯又在南島征戰。

    莊貴妃因寧王的事失了一段日子的寵,可到底背靠太後與莊家,只要太後不發落她,莊家不厭棄她,她就始終能在後宮擁有一席之地。

    淑妃也一樣,她的兩個佷兒剛在邊塞立下大功,她也跟著水漲船頭高,誰敢攔她的路?

    第四個進入華清宮的妃子是愉妃,瑞王生母。

    瑞王妃于去年十月誕下小郡主,為皇室開枝散葉,也算功勞一件。

    其余嬪妃就沒這個幸運了。

    華清宮所有宮人都垂頭跪在地上,整座宮殿不由地彌漫著一股冷肅沉重的氣息。

    不知為何,蕭皇後的心底涌上了一層不祥的預感,穿過垂花門時,她突然頓住,看向跪在地上的一個小宮女道︰“陛下是一個人回來的嗎?”

    小宮女緊張地說道︰“回皇後的話,是寧安公主一起回來的。”

    蕭皇後眉頭一皺。

    自打秦楚煜一而再被皇甫賢欺負到哭後,蕭皇後連帶著對寧安公主也沒了多少好感。

    只是皇帝時不時來安撫她,她也就沒去找寧安的茬兒。

    可心里到底是不喜的。

    皇帝與寧安公主是乘坐鑾駕一路來到寢殿外,這些小宮女小太監都不清楚皇帝的情況到底如何,只听說寧安公主受了傷,身上全是血。

    蕭皇後沒再多問什麼,快步朝寢殿走去。

    寢殿門口,宮女與太監們正跪在地上擦拭斑駁的血跡,蕭皇後心口一緊。

    她邁步入內,一股濃郁的血腥氣攜裹著金瘡藥的氣息撲鼻而來,蕭皇後的頭皮都麻了一下。

    “陛下!”

    莊貴妃卻是越過她,直直地朝龍床奔去!

    淑妃與愉妃看了蕭皇後一眼,到底是忍住了,她們再擔心陛下的龍體也沒莊貴妃這樣的底氣跑到蕭皇後前頭去的。

    寧安公主就坐在床邊的椅子上,她的額頭受了傷,滿臉是血,右臂也受了傷,一名御醫正在為她處理傷勢。

    而另外兩名御醫則齊聚在龍床前為皇帝檢查傷勢,魏公公在龍床旁惴惴不安地抹著淚。

    “陛下,臣妾來看你了!”莊貴妃迫不及待地來到床前,卻發現皇帝的額頭上纏著厚厚的紗布,面色蒼白,似乎陷入了昏迷。

    莊貴妃花容失色地問道︰“陛下這是怎麼了!”

    梁御醫檢查完皇帝的右臂,開始檢查他的左臂,他聞言,沖莊貴妃行了一禮︰“陛下的頭部受了傷,其余地方是否存在傷勢,微臣們正在仔細診斷。”

    蕭皇後在寢殿中央頓住步子,不怒自威地說道︰“貴妃,你過來,不要打攪御醫為陛下治傷。”

    “我不要!我要守著陛下!”

    “來人!”

    蕭皇後一聲令下,甦公公帶著兩名孔武有力的太監走上前,將大喊大叫的莊貴妃架了下來。

    蕭皇後的目光掃過莊貴妃、淑妃與愉妃︰“你們都在外面候著。”

    甦公公來到三位娘娘面前,道︰“三位娘娘,請。”

    莊貴妃不想出去,可她也知形勢比人強,寧王出事後,母後不慣著她了,她沒資本與蕭皇後叫板了。

    莊貴妃氣呼呼地出了寢殿!

    她都出去了,淑妃與愉妃也不好在原地杵著,只得一道退了出去。

    寧安公主過來給蕭皇後請安。

    蕭皇後看了看她的傷勢,問道︰“御醫怎麼說?”

    寧安公主神情憔悴︰“皮外傷,不礙事。”

    蕭皇後問道︰“御書房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听說是來了刺客。”

    寧安公主低著頭,哽咽道︰“是,刺客……行刺皇兄,我沒能攔住,還是讓皇兄受了傷。”

    蕭皇後正色道︰“你先回碧霞殿好生養傷,本宮會處理刺客的事情。”

    寧安公主依依不舍地回頭看了昏迷不醒的皇帝一眼。

    也看了魏公公一眼。

    魏公公迅速垂下眸子。

    寧安公主正過臉來,對蕭皇後行了一禮,道︰“是。”

    她走後,蕭皇後又將魏公公叫了過來,神色威嚴地問道︰“刺客是怎麼一回事?好端端的御書房為何會混進刺客?陛下身邊不是有大內高手嗎?”

    魏公公一臉為難道︰“有是有,只是……”

    蕭皇後蹙眉道︰“只是什麼?”

    魏公公痛心道︰“只是發生得太快了,誰也沒料到會發生這種事,要不是寧安公主挺身而出,替陛下擋了一刀,只怕陛下已經凶多吉少了。刺客見一招失敗,又抓起了桌上的硯台,朝陛下砸了一腦袋……”

    蕭皇後眸光一片冰冷︰“刺客是誰?”

    魏公公垂眸道︰“刑部的一個衙役。”

    蕭皇後審問完魏公公,總算弄清楚了皇帝遇刺的來龍去脈,原來,陛下最近在查證一樁與皇室有關的案件,今日刑部大牢內的犯人認罪了。

    那名叫孫平的衙役就是來給陛下送犯人的認罪書的。

    邢尚書是皇帝的心腹,他派來的人皇帝自然不會懷疑,這個孫平卻趁著陛下翻閱認罪書時猛地拔出藏在腰帶里的軟刀子,朝陛下刺了過去。

    魏公公在門口,離得遠,壓根兒沒看清孫平在做什麼。

    寧安公主率先反應過來,撲過去擋了一刀,右臂受了重傷,並在摔倒的時候不小心將額頭磕在了凳子上。

    等魏公公發現情況不對叫人護駕時已經晚了,孫平離陛下太近,陛下被孫平抓起的硯台砸中了。

    他還想砸第二下,寧安公主沖過來,拔出殘留在自己右臂上的刀子,捅進了孫平的心口。

    當時御書房只有皇帝、寧安公主與魏公公三人,沒有第四個目擊證人。

    蕭皇後又問了城門的守衛,確定孫平的確是借著送認罪書的名義入宮的。

    當然蕭皇後也讓甦公公去了一趟刑部衙門,得到的消息與魏公公的說法一致——孫平是來認罪書的。

    只不過,刑部沒料到孫平會行刺陛下。

    孫平與孫堅是一對堂兄弟,一個剛二十出頭,一個二十三。他二人在邢尚書手下做事,官職不高,卻總能在邢尚書身邊出入,深得邢尚書器重。

    一听孫平做出此等大逆不道的事,所有人第一反應都是難以置信!

    要說是孫堅干的,他們還掂量一二,孫堅比孫平滑頭,偶爾會有點兒狐假虎威,仗勢欺人,可孫平平日里一直都是老老實實的。

    “甦公公,孫平人呢?”邢尚書問。

    “已經死了。”甦公公冷聲道。

    邢尚書倒抽一口涼氣。

    甦公公拿腔拿調地問道︰“是誰讓孫平入宮的?”

    蕭珩往前走了一步。

    邢尚書拉住他,對甦公公道︰“是我!”

    甦公公揚起下巴冷哼道︰“那就請邢尚書隨雜家入宮一趟吧!另外,事關陛下,這樁行刺的案件將交由大理寺,由御史台協同辦案。”

    邢尚書客氣地說道︰“公公請稍等片刻,容我正衣冠,以免殿前失儀。”

    “嗯。”甦公公不咸不淡地應了一聲,帶著宮人轉身出了邢尚書的值房。

    邢尚書壓低音量,對蕭珩道︰“我不信孫平會行刺陛下,六郎,查出真相。”

    蕭珩鄭重點頭。

    邢尚書前腳剛走,蕭珩後腳便給蕭皇後寫了一封信。

    信上說明了孫平是他派去的,認罪書也是他審出來的,與邢尚書無關,孫平的事另有隱情。

    但他猶豫了一下,最終沒將這封信送出去。

    邢尚書被帶到了華清宮的偏殿。

    蕭皇後端坐在主位上,威嚴冰冷地看著跪在地上的邢尚書,道︰“邢尚書,事到如今,你可有什麼要說的?孫平究竟是不是你派來的?”

    邢尚書道︰“回皇後的話,孫平的確是微臣派來的,但微臣不相信他會做出行刺陛下的事情。”

    蕭皇後︰“你是不相信,還是想與這件事撇清關系?”

    邢尚書︰“孫平是微臣的近身衙役,他無辜往死,微臣自當努力查證真相,替他討回一個公道,又怎會急于撇清關系?”

    蕭皇後眯了眯眼︰“所以你的意思是,本宮在冤枉你?”

    邢尚書不卑不亢地說道︰“微臣不敢。”

    蕭皇後淡道︰“本宮也想信你,可證據確鑿。”

    邢尚書抬眸望向她︰“敢問皇後說的證據是什麼證據?”

    蕭皇後正色道︰“人證,物證,都有!”

    甦公公端著一個托盤走過來,托盤上鋪著一塊錦布,而錦布之上赫然是一把血淋淋的軟刀子,以及一塊被鮮血染紅的硯台!

    “這些就是孫平的凶器。”甦公公將皇帝遇刺的經過說了。

    寧安公主與魏公公口徑一致,寧安公主最大的靠山就是皇帝,朝中上下正在為要不要冊封她為長公主而爭論不休,陛下的意思是冊封。

    陛下出事對她的損失是極大的。

    因此若是從這一層面分析,她沒有作案動機。

    至于魏公公,這是陛下身邊的老人了,誰會懷疑他的忠心呢?

    到這里,邢尚書明白自己的推斷在兩個強有力的人證面前顯得多蒼白了。

    蕭皇後問道︰“你還何話可說?”

    邢尚書道︰“臣無話可說。”

    蕭皇後冷聲道︰“來人,將邢尚書押送大理寺!”

    邢尚書跪在地上,脊背挺得筆直,他緩緩摘下頭上的官帽,小心翼翼地遞給了來羈押他的宮人。

    蕭皇後又將大理寺的官員叫了過來,帶著他們去案發現場取證,先前審問過的宮人也一一審問了一遍。

    蕭皇後忙到深夜,終于支撐不住,靠在偏殿的椅背上睡了過去。

    夜深人靜。

    寢殿的燭火忽明忽暗。

    魏公公跪在龍床的腳踏上,無聲地抹著淚。

    一道幽魂般的倩影悄然入內,華美的裙裾自光潔的地板上迤邐而過。

    魏公公哭著哭著,忽然就看見了一道投射在龍床之上的巨大陰影,他嚇得一個哆嗦,正要轉過身來,卻不料一只素手輕輕按在了他的肩頭。

    魏公公整個人都繃緊了。

    “魏公公是冷嗎?”

    身後之人輕輕緩緩地問。

    魏公公咽了咽口水,壓下心頭驚懼,小聲道︰“回、回公主的話,奴才不冷。”

    “不冷你抖什麼?”她問。

    魏公公強行繃住身子不抖了。

    “皇兄醒了嗎?”她挑開明黃色的帳幔,用掛鉤掛住,在床沿上坐下。

    魏公公不安地看了她一眼,道︰“還沒有。”

    她抬手,輕輕地扶了撫皇帝的臉頰︰“皇兄真是受苦了呢。”

    魏公公低頭不吭聲。

    “魏公公,你說是誰把皇兄害成這樣的?”

    “孫、孫平。”

    “孫平?”她一愣,隨即哈哈哈地笑了,笑得前俯後仰,陰森的笑聲在整個寢殿回蕩。

    魏公公不寒而栗,他悄悄扭頭看了看那些跪守在寢殿中的宮人,就發現他們無一例外全都倒在地上睡著了。

    魏公公更不寒而栗了。

    她笑夠了,用指尖抹了抹笑出來的眼淚︰“魏公公,難道不是我嗎?不是我一頭踫死以證清白,結果皇兄不信我,所以我‘錯手’將皇兄……給害了?”

    魏公公不知該如何接話,說錯了怕她發瘋,說對了還是怕她發瘋。

    她道︰“魏公公,你真是個秒人,我讓你為我所用,你就真背叛了皇兄,你們這些沒了根的人全都這麼沒種嗎?”

    她說道最後,儼然咬牙切齒了起來,一腳將魏公公踹翻在了地上。

    魏公公沒秦公公那麼大年紀,卻也不是什麼小年輕了,這一跤摔得,差點把他渾身的骨頭都給摔散架了。

    這還是他認識的公主嗎?分明是一個施暴狂啊!

    誰和她在一起真是倒了八輩子霉了!

    她嘲諷地笑了笑︰“皇兄,你睜開眼看看,這就是你信任的閹人,他們的身子殘了,心也是殘的,他們沒有忠誠可言。”

    “皇兄,我原本沒打算這麼快對你動手,可是你為什麼不信我?你不是一直最信任我嗎?”

    “難道就因為我沒給你下藥,所以你對我,不像對母妃那樣死心塌地嗎?”

    “可是現在我給你了呢。”寧安公主說著,自懷中拿出一個小瓷瓶。

    魏公公勃然變色!

    他倒是想制止她,可她連龍影衛都打得過,他沖過去不是白送人頭嗎?

    從前真沒發現這個公主藏得這麼深吶!

    “呵。”寧安公主將魏公公的糾結盡收眼底,她不會理會一只螻蟻的猜忌與厭惡,她只覺得好笑,她又笑了幾聲,才轉頭看向龍床上的皇帝,“你放心,不是控制你心智的藥,那種藥你吃得太多了,再吃就要成傻子了,我怎麼舍得?我還希望皇兄能夠清清醒醒地見證我所作的一切呢。”

    寧安公主掰開皇帝的嘴,將藥汁灌了進去。

    不多時,皇帝的眼皮便開始微微顫動。

    這是意識復甦的跡象。

    只是意識雖復甦了,身子卻更加無法動彈了。

    他將知曉寧安所做的一切,在大腦無比清晰的狀態下承受寧安帶給他的全部背叛。

    他將心如刀割,肺如火燒,卻又無計可施,無力回天。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