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60章 神勇



    寧安公主出了院子後,蕭珩將不細看根本看不出開了一條小縫的窗子徹底推開。

    他望著她消失在宮殿門口的背影,輕聲道︰“多謝姑婆。”

    寧安公主出了仁壽宮後並未立刻回碧霞殿,而是去了一趟御書房。

    “寧安來了啊,過來坐。”皇帝放下手中的奏折,休朝多日,堆積了不少公務,加上封賞寧安與仙樂居的殺人案,令他著實有點兒焦頭爛額。

    寧安公主來到皇帝身邊。

    魏公公搬來一個小凳子放在皇帝身側。

    寧安優雅地坐下,目光溫和地看向皇帝︰“我是不是打攪到皇兄了?”

    皇帝笑了笑︰“沒有,你坐吧,朕說過你想什麼時候過來都可以,你永遠都不會打攪到朕。”

    寧安公主回憶道︰“我記起小時候皇兄也常這麼說,皇兄是皇子,課業繁重,我每次去找皇兄,皇兄都在做學問。”

    皇帝感慨道︰“朕不受父皇寵愛,不努力在學問上給父皇留點印象,只怕父皇都要忘記有朕這個兒子了。”

    寧安公主轉頭看向他,滿眼崇敬︰“可最終穩定帝位還是皇兄。”

    “那是多虧了母後。”提到莊太後,皇帝心中多了幾分感慨,“你不在的這些年大概不清楚朕與母後都發生了什麼事。”

    皇帝雖憎惡靜太妃,可到底心疼寧安,沒將靜太妃挑唆他與莊太後的罪行一一告訴寧安,可眼下乍然提前,他就忍不住給說了。

    “……朕中了藥,與母後離心,做了太多對不起母後的事,而今回過頭一想,母後親手將朕扶上帝位,朕卻這麼對她,她心里……一定難過極了。”

    寧安公主輕聲道︰“如今誤會都解除了,皇兄不必再為從前的事自責。”

    皇帝慚愧道︰“朕一直怪罪母後把持朝政,可若非如此,只怕這江山早落在靜太妃與前朝余孽的手中了。”

    寧安公主低下頭。

    皇帝語重心長地說道︰“寧安,那個女人不配做你的母親,你心里只能有母後,母後才是真正疼你護你的人。”

    寧安公主笑了笑︰“寧安知道,寧安會孝敬母後的,寧安也會孝敬皇兄。”

    皇帝欣慰地笑了。

    寧安公主的眸光動了動,說道︰“對了,皇兄,我方才在母後宮里見到了蕭大人。”

    皇帝想了想︰“六郎嗎?”

    能進莊太後寢殿的外男可不多,姓蕭的只有蕭六郎一個。

    寧安公主點頭︰“是,母後喚他六郎。蕭大人好像也是為了刑部的案子來的,具體說了什麼我沒听清。”

    皇帝記起了什麼,啊了一聲說道︰“的確有這麼一回事,他方才來過御書房,說仙樂居的嫌犯醒了。”

    “真的醒了嗎?”寧安公主問。

    “嗯?”皇帝古怪地看向寧安公主。

    “這件事有關皇室聲譽,我就格外關心了些,不會是我逾越了吧?”

    皇帝笑了笑︰“怎麼會?”

    “那就好。”寧安如釋重負地一笑,“我看卷宗上寫的是她中了一種叫七日醉的藥,據說要昏迷七日。”

    提到這個,皇帝笑了︰“有小神醫在,這些都沒什麼難的。”

    寧安公主看了看桌上的奏折,語氣輕松地問道︰“那她招了嗎?”

    皇帝道︰“還在審問。”

    寧安公主拿帕子輕輕踫了踫鼻尖︰“皇兄要不要讓人去瞧瞧?”

    皇帝沉思片刻︰“也好。”

    皇帝這次派過去的是何公公。

    何公公在靜太妃面前都不曾暴露,皇帝在寧安公主面前卻毫不避諱,除了寧安公主在邊塞吃的苦,又多加重他的信任與疼惜了。

    何公公回來得很快,寧安公主仍在御書房。

    他稟報道︰“回陛下的話,那個叫花夕瑤的嫌犯確實醒了,邢尚書親自審問了她一番,不過她什麼都不肯說,也不吃不喝,似乎打算絕食而死。”

    “仙樂居知道她醒了嗎?”

    問話的是寧安公主。

    她對這樁案子似乎格外關注。

    不過想到她也是皇帝的妹妹,是本案幕後凶手的嫌疑人之一,她的關注就顯得情理之中了。

    若是信陽公主在這里,只怕比她更關注案件的進展。

    何公公心中這麼想著,恭敬地回答了她的問題︰“知道,自打仙樂居的案子鬧得滿城風雨後,刑部的一舉一動便很難對外隱瞞了,總有人想法子從刑部打听一點什麼。仙樂居也不例外,仙樂居還有個丫鬟帶了點心來探望嫌犯。”

    寧安公主問道︰“叫什麼名字?”

    何公公疑惑地看了寧安公主一眼,再看皇帝的面上並未絲毫異樣,皇帝樂得慣著寧安公主,那何公公也不好不給公主面子。

    何公公道︰“好像叫玲兒?還是菱兒了?大概是這麼個名字。”

    鈴兒,花夕瑤的貼身丫鬟。

    寧安公主再次問道︰“她們倆說了什麼?”

    何公公道︰“這個奴才就不清楚了,那丫鬟懇請單獨與花夕瑤說幾句話,邢尚書同意了。”

    ……

    刑部大牢的盡頭有間單獨的牢房,與尋常的牢房不大一樣,它更像是一間單獨的密室,不僅多加了一扇鐵門,更有兩名孔武有力的衙役把守。

    走廊兩側的牆壁上掛著燃燒的火盆,熊熊跳躍的火光照在衙役面無表情的臉上,無端多了幾分威嚴冷肅。

    牢房的門緊鎖著,一切看似很平靜,殊不知牢房內早已讓嫌犯鬧翻了天。

    花夕瑤被綁坐在椅子上,雙手雙腳讓繩索束縛。

    蕭珩沒有撒謊。

    花夕瑤的確醒了,仙樂居那個鈴兒的丫鬟也的確來過了。

    給花夕瑤送了一碗“斷頭飯”。

    花夕瑤冷笑︰“你們以為隨便買通一個丫鬟冒充少主的名義給我下毒,我就會懷疑少主?天真!”

    蕭珩不置可否,看著她道︰“你對你們少主深信不疑,不知你們少主是不是一樣對你有信心?”

    花夕瑤笑得身子都輕輕顫抖了起來︰“蕭大人,蕭狀元,我竟不知該如何稱呼你才好。你真以為少主會上當嗎?你太小瞧少主了!也太狂妄自大了!從你們拿白坤的身份寫認罪書的那一刻起,少主便已經知道你們再給她下套了!因為,少主手下根本沒有一個叫做白坤的人!你們這點手段也就只能愚弄一下京城百姓,可只要我不說出少主的身份,你們就定不了少主的罪!”

    蕭珩的神色沒因她的話而有絲毫變化︰“白坤是假的,可你花夕瑤是真的。”

    花夕瑤笑容一收,冷聲道︰“那又如何?我不會認罪的!也不會供出少主!”

    蕭珩反問道︰“你認不認罪重要嗎?這世上可以有一個白坤,就可以有第二個。”

    花夕瑤柳眉一蹙︰“你什麼意思?”

    蕭珩點到為止,撢了撢寬袖,按下手邊的機關,石門緩緩打開。

    他自懷中拿出一封認罪書︰“來人,這是花夕瑤的認罪書。”

    花夕瑤臉色一變︰“你!”

    蕭珩淡道︰“親筆的。”

    花夕瑤氣得渾身發抖︰“你又來栽贓嫁禍!能不能有點兒新意了蕭大人?你就只剩這點手段了嗎?”

    “手段老不老套不重要,實用就好。”蕭珩將認罪書遞給身旁的衙役,“送去皇宮給陛下,就說花夕瑤認罪了。”

    花夕瑤怒罵︰“卑鄙!你有本事就殺了我!否則一旦陛下審問我,我就會說那封認罪書是你寫的!”

    “那要不打個賭,你活不到陛下提審你的那一刻……”蕭珩挑了挑眉地看著她,眸光漸冷,“凶手不是我。”

    衙役是邢尚書的心腹,得了蕭珩的指示後即刻前往皇宮。

    衙役可沒有入宮的令牌,得稟報之後皇帝同意了才能讓人領他進去。

    衙役拱手道︰“勞煩二位大哥去稟報陛下一聲,我是來送認罪書的,仙樂居的犯人認罪了!”

    這樁案子鬧得大,蕭珩與邢尚書幾番入宮,傻子也看出陛下對案件的重視了。

    守城的禁衛軍不敢怠慢,忙差了一人前去御書房通傳。

    御書房的小太監又通報到了魏公公這邊。

    魏公公躬身進入御書房,稟報道︰“陛下,仙樂居的犯人認罪了。”

    皇帝很是激動︰“當真?”

    魏公公道︰“是的,刑部的人將認罪書送來了,就在宮門口,說是花夕瑤的親筆手書。”

    寧安公主︰“不會是假的吧?”

    魏公公道︰“不能造假!仙樂居花魁假死那一次,花夕瑤作為嫌犯去刑部做過筆錄,有她的筆跡呢!”

    寧安公主的帕子唰的捏緊了。

    皇帝激動不已︰“愣著干什麼!快宣快宣!”

    魏公公也挺激動,笑著道︰“是!奴才親自去!”

    寧安公主眸光微動,放下喝了一半的茶水,對皇帝道︰“既然皇兄有要事要辦,那我先告退了。”

    皇帝拍拍她的手,寵溺地說道︰“你不用回避,一起听听案子。”

    寧安公主的睫羽微微一顫︰“這……不太好吧。”

    皇帝道︰“有什麼不好的?你是朕的妹妹,是昭國的公主,這件案子既然與昭國公主有關,你便有資格听。要是信陽在這里,朕趕她走她都不會走。”

    信陽是一個將手段與野心寫在臉上的人,她想干涉朝政就去干涉朝政,所幸她志不在此,干涉過幾次朝政覺著沒意思,就又回家帶兒子去了。

    從御書房到宮門口是有一點距離的,魏公公的腳程並不快,若是走小道一定能趕在魏公公之前“劫”下那封認罪書。

    寧安公主用帕子擦了擦額角的薄汗,望了眼漸漸暗沉的天色,道︰“這個時辰,賢兒該要找我了。”

    “他又不是三歲孩子,到了晚上還要找娘嗎?”皇帝不大喜歡那個前朝小余孽,但看在寧安公主的份兒上,還是沒將對皇甫賢的厭惡表現得太過明顯,“朕一會兒和你一起去看看賢兒,坐朕的鑾駕,很快的!”

    這麼冷的天,他怎麼放心讓寧安一個人走回去?

    寧安公主開始頻繁交換左右手拿被子喝水。

    “你這麼渴嗎?”

    “有點。”

    喝了足足三大杯後,寧安公主對皇帝道︰“陛下,我想如……”

    如廁二字未說完,魏公公滿臉喜色地將人帶進來了︰“陛下!人到啦!”

    皇帝正色道︰“進來!”

    魏公公領著衙役進了屋。

    衙役雙手將認罪書呈上。

    魏公公伸手去拿。

    “我來吧。”寧安公主站起身,繞過書桌接過衙役的那封信。

    正月的京城依舊寒冷,御書房燒了兩個炭盆,其中一個就在皇帝身側不遠處。

    寧安公主拿著認罪書走向皇帝時,忽然腳底一絆,花容失色地啊了一聲,整個人朝前栽去!

    她手中的認罪書也飛了出去,不偏不倚地飛進火盆!

    在認罪書與寧安公主之間,皇帝當然會選擇保全寧安,他怎麼舍得讓寧安摔傷呢?

    皇帝唰的起身,結實有力的右臂接住了寧安。

    寧安被接住的一霎,長長地松了一口氣,她伏在皇帝懷中,微微喘氣,語氣愧疚地說︰“對不起,皇兄,我把認罪書弄沒了。”

    皇帝沖她挑眉一笑︰“你看!”

    寧安扭頭一看,瞬間被雷給劈中!

    只見皇帝的左手準確無誤地抓住了那封認罪書!

    皇帝︰多虧經常跟著母後打葉子牌,左手抓牌妥妥的!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