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56章 少主曝光



    被射穿了頭顱的灰袍男子朝側面倒在了雪地中,腦漿與鮮血迸了一地!

    這一幕實在太可怕了,被一支箭射穿腦袋都足以令人不寒而栗,何況是一桿又長又沉的紅纓槍!

    所有灰袍高手都感覺自己的腦袋也被射穿了一樣,他們腦門兒一涼,渾身都僵住了。

    他們殺人無數,卻當真沒見過這樣的殺人之法,太殘忍也太驚悚了!

    這得是心底有多大的殺氣才射得出這一槍!

    究竟是誰!

    誰干的!

    所有人都察覺到了事態的不妙,被積雪覆蓋的官道上陡然間充斥起一股緊張而又恐懼的氣息,另一名灰袍男子接替先前的人開始發號施令。

    “拔刀!都拔刀!”

    他大喝!

    眾人被他的聲音拉回神識,紛紛拔出腰間的彎刀。

    而與此同時,仿佛能踏破山河的馬蹄聲由遠及近的傳來,雪地都好似被震到抖動,眾人循聲一看,只見一名青衣少年騎著矯健的駿馬風馳而來,眨眼間到了幾人面前,騏驥一躍,自幾人頭頂騰飛而過!

    馬蹄落地的一霎,少年伸出戴著護掌的手拔出刺穿了人頭顱的紅纓槍。

    隨即他指尖一動,解下身上披風,徒手一揚,罩在了衣衫不整的莫千雪的身上!

    莫千雪躺在冰冷的雪地中,看著少年鮮衣怒馬而來,沒戴面具,眉目冷峻,左臉上那塊醒目的胎記卻非但不丑陋,反而多了一絲冷邪的艷。

    少年一身殺氣,卻為她披上了蔽體的衣。

    顧嬌的馬兒沒有停下,她拔出紅纓槍後立刻朝著余下五人出手。

    這伙人的功力並不弱,加起來能有一個天狼的實力那麼強,只是顧嬌並不是兩個月前的顧嬌了,她的實力又恢復了一點,此時就算再戰天狼,她也不會像上次那麼狼狽了。

    顧嬌翻身下馬,雙方激烈地交起手來。

    其中一名灰袍男子忽然想到了什麼,指著顧嬌道︰“她!她就是我們要的人質!”

    顧嬌握緊紅纓槍,冰冷地說道︰“有本事來抓。”

    五人奮力朝顧嬌攻擊而去。

    令人意外的是,顧嬌的功力並不像信函里交代的那樣,按理他們五人的實力已足夠控制他,保險起見還多加了一個高手。

    然而他們完全沒能在她手里討到便宜。

    顧嬌討厭麻煩,也討厭花里胡哨的攻擊手段。

    影,嗜殺。

    殺招才是她最厲害的招。

    灰袍高手們接連倒下,伴隨著顧嬌的最後一刺,最後一位灰袍高手也倒在了血泊中。

    但這一個她沒殺死,留了一口氣。

    顧嬌將紅纓槍插在雪地中,彎身用披風裹緊莫千雪,雙臂繞過她的後背與後膝,將她冰冷僵硬的身子抱了起來。

    而就在此時,刑部的馬車趕到了,蕭珩掀開簾子,看了眼顧嬌與莫千雪,又掃了眼現場,差不多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他忙避嫌下了馬車,將車夫也叫到了一邊。

    顧嬌把莫千雪抱上馬車。

    蕭珩隔著簾子問道︰“你們沒事吧?”

    顧嬌看向莫千雪。

    莫千雪蒼白著臉搖搖頭,示意顧嬌她沒事。

    顧嬌回答道︰“沒什麼事。”

    “你臉上都是血。”

    “不是我的血。”

    蕭珩神色微松。

    莫千雪的身子瑟瑟發抖,一件披風顯然不夠給她保暖。

    顧嬌將自己的冬衣脫給了莫千雪。

    馬車內並無炭盆,冷如冰窖。

    忽然,門板被叩響,隨即一只修長如玉的手將一件官袍與冬衣遞了進來。

    是蕭珩的。

    刑部只來了一輛馬車,莫千雪如今這副樣子蕭珩自然不能再上車,這意味著他得騎馬回去。

    冰天雪地的,他一個文官的身子哪里受得住?

    何況一會兒進城,堂堂刑部書令竟然要穿著中衣招搖過市嗎?

    顧嬌沒有全部拒絕,卻也沒有全部接受,她只拿了冬衣,讓蕭珩將官袍穿了回去。

    顧嬌下車將紅纓槍拿回馬車上,對蕭珩道︰“對了,我留了一個活口,你看看能不能問出什麼。”

    “那個嗎?”蕭珩指向單獨倒在最邊上的一位灰袍高手,那位高手在裝死,只可惜沒瞞過蕭珩的眼楮,“好,你們先回去,接下來的事交給我。”

    “嗯。”顧嬌上了馬車。

    車夫得了蕭珩的指令,坐上外車座,將馬車調轉了方向,往京城行駛而去。

    馬車上,莫千雪靠著車壁,漸漸恢復了體溫與知覺,她看了眼坐在對面仿佛正閉目養神的顧嬌,小聲道︰“你睡著了嗎?”

    “沒有。”顧嬌睜開眸子,冷靜的眉眼看著她,“你感覺怎麼樣?”

    莫千雪垂下眸子,低聲道︰“像一場噩夢。”

    顧嬌沖她伸出手。

    莫千雪明白她的意思,緩緩地抬起手來,將手腕遞給了顧嬌。

    顧嬌給她把了脈,從脈象上看她受了一點內傷,元氣大損。

    “身上有傷嗎?”顧嬌問。

    “沒有。”莫千雪道。

    那人沒能侵犯到最後一步。

    “你怎麼會來?”莫千雪問。

    “小九帶我來的。”不然她可找不著路。

    莫千雪張了張嘴︰“我是說……你不是被我下了藥嗎?怎麼還能醒?你的酒量難道比花夕瑤還好?”

    花夕瑤是仙樂居最能喝的,迄今為止就沒見過誰能喝過她。

    七日醉是她的獨門迷藥,連她都能藥倒。

    莫千雪意識到了什麼,杏眼一瞪︰“你不會是沒喝進去吧?”

    “……嗯。”顧嬌大方承認。

    那晚蕭珩與她說了仙樂居的事,提到了莫千雪的目的以及仙樂居少主的命令。

    莫千雪遞給她的那杯水,她表面上喝了,實際並未吞下。

    她想看看莫千雪接下來會做什麼。

    莫千雪先是將她放到了床上,隨即從床底下拖出一個人,正是花夕瑤。

    莫千雪給花夕瑤換上了她的衣裳,戴了一層面紗。

    到這里,顧嬌差不多猜出莫千雪會做什麼了。

    她之所以沒立刻阻止是因為莫千雪的藥確實太猛了,她饒是沒吞下,可在嘴里含了許久也多少殘留吸收了一點。

    她睡了半個時辰。

    萬幸莫千雪這一路走得不算太快,否則她趕到時悲劇已釀成,殺了那個男人也于事無補。

    莫千雪沒問顧嬌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懷疑她的,不太好意思問,也沒必要問。

    她接近她另有目的,如今東窗事發,她卻依舊趕來救她……

    “下次再有這種情況,你就帶我去。”顧嬌說,“不要自己一個人做傻事。”

    莫千雪定定地看著她。

    半晌,她低下頭,低低地應了一聲︰“嗯。”

    顧嬌帶著莫千雪回了醫館,另一邊,蕭珩與刑部的衙役將那名“幸存者”帶回了刑部,一並帶回去的還有暈倒在附近的花夕瑤。

    花夕瑤中了七日醉,沒個七天七夜醒不過來,蕭珩暫且將她關進了單獨的牢房。

    那名灰袍男子則被帶去了刑房。

    他嘴里有毒囊,被蕭珩發現並讓人取了出來,之後他數次試圖咬舌自盡,蕭珩索性給他下了一點軟骨散。

    蕭珩是刑部書令,審問犯人並不在他的職權之內,但當他親自向邢尚書申請由他來審訊時,邢尚書十分爽快地答應了。

    灰袍男子無力地癱坐在刑房中央的鐵椅上,他身後是一個架住犯人的刑台,兩面的牆壁上則掛著各種嚴刑拷打用的刑具。

    刑房光線昏暗,未掌燭火,只在進門的右手邊燒著一個半人高的火爐,火爐上架著被燒得通紅的烙鐵。

    蕭珩就坐在灰袍男子的對面,火爐與他不過幾步之距,火光映在他右側的俊臉上,讓他的臉看上去半面是陰暗半面是火光,無端多了幾分陰森冰冷之感。

    “你們先退下。”蕭珩對刑房內的兩名衙役道。

    “是,蕭大人。”

    衙役奉了邢尚書的令,一切听蕭書令示下。

    蕭珩一改人前的好官做派,神情冷漠甚至帶了一絲陰狠,看向灰袍男子道︰“誰指使你們的?”

    灰袍男子是見過風浪的人,倒也算淡定,他軟趴趴地癱在椅子上,腦袋也歪著,渾身無法動彈,听了蕭珩的話卻冷冷地笑了一聲︰“你們衙門審案,不都是先從犯人的身份問起嗎?大人不問我是誰?”

    蕭珩淡淡地看著他︰“你叫白坤,撫城人士,今年二十五,雙親于三年前去世,無兄弟姊妹,亦無家室。你少時在撫城劉先生的私塾念過兩年書,因性情頑劣被私塾退學,之後你爹娘將你送去鐵鋪做學徒,又是沒學兩年你因行竊被鐵鋪的老板攆回了家。你輾轉過不少地方,最終被一間武館的教習師父看上。你天賦不錯,短短數年便練就了一身好武功,你二十二歲那年,雙親相繼病逝,安葬了雙親後你便離開了撫城,自此杳無音訊。”

    灰袍男子滿臉震驚地看向蕭珩。

    蕭珩一步一步踱到他面前,那張俊美得過分的臉上卻有著一雙陰狠的眼︰“怎麼樣?我可說對了?”

    “不……不是……我不是白坤!”灰袍男子拼命搖頭,奈何軟骨散的作用令他半點兒也搖不動。

    蕭珩微微俯下身子,湊近了看著他,淡道︰“你是白坤重要嗎?”

    灰袍男子再次一驚!

    蕭珩自官袍的寬袖中拿出一張認罪書,又拿出一盒朱砂印泥。

    灰袍男子的心底陡然升騰起一股不祥的預感︰“你、你要做什麼?”

    蕭珩撢了撢認罪書,修長如玉的指尖挑開印泥的盒子,隨後抓住了灰袍男子的手。

    灰袍男子試圖掙扎,可被下了軟骨散的他又哪兒來半分力氣?

    他一雙眸子瞪如銅鈴,咆哮道︰“你是朝廷命官!你這麼做是要被砍頭的!”

    蕭珩︰“哦,是嗎?”

    灰袍男子︰“你瘋了!我要見你們大人!我要見刑部尚書!你們不能屈打成招!”

    蕭珩︰“我可沒打你。”

    “我不認罪!我沒認罪!不是我認的……不是我……你!你……”灰袍男子慌得語無倫次。

    蕭珩不理會他的掙扎與控訴,他不是那種表面冷漠內心柔軟的人,他的心是黑的。

    只不過,顧嬌看不見的地方,他不必再偽裝。

    蕭珩面無表情地抓住他的手,先是摁了摁印泥,隨即在認罪書上摁下了一道鮮紅的手印。

    刑房是嚴刑拷打重要犯人的地方,一般的罪犯不會被送來這里,而送來這里的基本上都要被扒掉一層皮。

    為了隔絕犯人的慘叫聲,刑房的門做得極為隔音。

    走道中的衙役並未听到里頭的動靜。

    約莫半個時辰後,蕭珩一臉疲倦地從刑房內出來了。

    他的額頭與脖子上滿是粘膩的汗水,胸口微微起伏著,呼洗短促。

    他看上去故作鎮定,眼底卻好似透著一絲不忍。

    衙役見狀,忙去通報了邢尚書。

    邢尚書腳步匆匆地趕來︰“六郎你怎麼了?”

    蕭珩神色復雜地看向邢尚書︰“我沒事,不過,犯人他……畏罪自盡了。”

    邢尚書愣了愣,儼然有些詫異對方竟然會畏罪自盡。

    “那他招供了嗎?”邢尚書問。

    蕭珩如釋重負一般呈上手中的文書︰“幸不辱使命,白坤招供了,這是白坤的認罪書。”

    邢尚書忙將認罪書拿了過來,從上到下,從右往左仔仔細細看過去。

    越看,他神色越凝重。

    這人果然與仙樂居有關,認罪書的最後提到了仙樂居的少主。

    只見上頭白紙黑字地寫著——仙樂居少主,昭國公主,喚今上皇兄。

    邢尚書如遭雷劈!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