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55章 反擊



    顧嬌還留意到自己的屋子里燒了炭盆,應該是早早地燒上了,屋子里暖和極了。

    她這幾日都住在醫館中,不出意外今晚也是。

    他就因為她要在這間屋子和他說幾句話就特地將炭盆燒上了嗎?

    他是擔心她冷嗎?

    雖然以顧嬌如今的身體並不怕冷,但她的唇角依舊抑制不住地翹了起來。

    蕭珩調完燈芯轉過身來,猝不及防地看見她兩手托腮沖著自己發花痴的樣子。

    蕭珩︰“……”

    蕭珩一臉鎮定地在顧嬌對面坐下。

    顧嬌大大方方地看著他︰“你要和我說什麼?”

    蕭珩自動忽略她炙熱的目光,正色道︰“莫千雪的事。”

    顧嬌哦了一一聲︰“你怎麼知道莫千雪?”她可不記得自己給他介紹過莫千雪的身份。

    蕭珩說淡道︰“一個住進了我娘子房中的病人,我能不關心一二嗎?”

    顧嬌眨眨眼,兩只手都托住了自己的腮幫子︰“你吃醋啦?”

    “沒有。”蕭珩矢口否認。

    天天和你睡!

    顧嬌彎了彎唇角,站起身來,隔著桌子傾過身子,瞬間將自己的臉湊到他的面前。

    這個距離,能夠看清他微微顫動的濃長睫羽,也能夠听到他因自己突然起來的靠近而變得緊張的呼吸。

    蕭珩在衙門里臉皮厚的很,然而在親近的人尤其是在顧嬌面前,總是很容易害羞。

    他垂眸避開她的視線,卻避不開她誘人的氣息,她其實什麼也沒做,然而就是會勾得人心猿意馬。

    啵唧!

    顧嬌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

    蕭珩的身子一僵,下意識地朝顧嬌看去,咫尺之距,他對上了她炙熱的目光。

    他的心口像是被什麼擊中,心跳都漏了一拍。

    “相公吃醋的樣子,真好看。”

    她說罷,唇角微彎地坐了回去。

    蕭珩的臉頰滾燙,被她親過的地方更是如同火燒一般。

    他們是名義上的夫妻,有過比這更親密的舉動,然而不知為何,這一枚猝不及防的輕吻,也仍是撩撥得他險些難以自控。

    他差點忘記他剛剛說到哪兒了!

    蕭珩深吸一口氣,強行摒除腦海中的雜念,定了定神道︰“莫千雪是仙樂居的人。”

    “嗯,我知道。”顧嬌點頭。

    蕭珩對此並不意外,如果是普通患者,她不會帶回自己小院,很大可能就是她早就認識莫千雪。

    蕭珩接著道︰“她的傷是故意為之,目的是接近你,獲取你的信任。”

    顧嬌摸了摸下巴︰“唔,難怪。”

    莫千雪的傷勢其實並沒有太大破綻,的確差一點就能死掉的那種,奇怪的地方在于莫千雪就倒在她從仙樂居回去的路上。

    不是沒懷疑過,只是她從莫千雪的身上感受不到惡意,也就沒往心里去了。

    顧嬌若有所思道︰“如果莫千雪真想殺我,她應該有很多次下手的機會。”

    但她並沒有。

    “你們從前怎麼認識的?”

    “……大街上踫到的?”

    堅決不承認自己去逛過青樓!

    蕭珩︰“……”

    算了,用腳趾頭也猜到這丫頭是去過仙樂居的,估摸著就是曾經調查靜太妃的時候。

    女人是不能進仙樂居的。

    這丫頭莫非是一身男裝打扮?

    那莫千雪對她——

    蕭珩突然感覺自己頭頂有點兒綠!

    顧嬌危機本能護體,眨眨眼,特別真誠地說道︰“相公,你真好看,你最好看!”

    很好,這是心虛了。

    蕭珩默默在心里記了一筆。

    決定等以後再慢慢與她算!

    眼下還是先解決仙樂居少主這個大麻煩。

    ……

    正月十五過後,京城又下了一場雪。

    皇帝上朝了,有關封賞功臣一事在朝堂引起熱議,對唐岳山與顧長卿兄弟的冊封大臣們幾乎沒有人反對,而有關寧安公主的冊封就遭到了諸多大臣們的不同意見。

    朝中臣子約莫分為兩派,一派是以徐次輔為首的微臣,要求重賞寧安公主,封其為護國長公主,而另一派則是以兵部尚書為首的武將,反對冊封寧安公主為長公主,更反對其護國的封號。

    兵部尚書許淵是許粥粥的爹。

    徐次輔請求大封寧安公主的理由是寧安公主在邊塞立下大功,許淵反對的理由卻是寧安公主是前朝余孽的未亡人,她與前朝皇室育有一子。

    她識人不清,引狼入室,還誕下了前朝余孽的孩子,她沒資格獲封護國長公主。

    皇帝的手下就壓著老祭酒呈上來的奏折。

    奏折上就寫著可能會有人拿皇甫賢的身世做文章,還請陛下不要在朝堂之上與大臣反目。

    百姓們同情的是從來都是寧安公主,不是皇甫賢。

    若是陛下為了皇甫賢與朝臣反目,那好不容易堆積起來的民心就功虧一簣了。

    皇帝不得已,只能先退了朝。

    但他心里是疼寧安的,越是有人反對,他越是感覺寧安可憐。

    為什麼天下人都要欺負他的寧安?

    他的寧安究竟做錯了什麼?

    錯的難道不是前朝的那些余孽嗎?

    他的寧安也是受害者!

    憑什麼不能得到補償!

    在回華清宮的路上,某一瞬間皇帝差點生出了一股即便文武百官全都反對,他也要執意冊封寧安的沖動。

    不過想到皇甫賢那孩子,他到底是生生忍下了。

    三日之期的前一夜,花夕瑤又來到了醫館。

    莫千雪已經能稍稍下地走動了,她坐在窗邊,厭惡地看了花夕瑤一眼︰“你能不能不要總是過來,會讓我暴露的!”

    花夕瑤搖著團扇笑道︰“我只是來提醒姐姐,明天真的是最後的期限,姐姐想好怎麼將她引出城了嗎?”

    莫千雪淡道︰“如果我沒將她引出去,會怎樣?”

    花夕瑤笑著道︰“那姐姐會死。”

    莫千雪冷聲道︰“你殺得了我?”

    花夕瑤唇角一勾︰“我殺不了,總有人殺得了,背叛少主的下場姐姐不會不知道。”

    莫千雪撇過臉︰“你的毒藥還有沒有?”

    花夕瑤笑著問道︰“姐姐說的是哪一種?”

    莫千雪冷聲道︰“像軟骨散的那一種。”

    花夕瑤用團扇掩面一笑︰“啊,七日醉啊,有,我帶了,我還怕姐姐不問我要呢。”

    七日醉,藥如其名,一顆藥下去能醉上七天七夜。

    莫千雪頓了頓,問道︰“她酒量很好,會不會沒效?”

    花夕瑤將藥瓶遞到莫千雪手中,隨即用團扇拍了拍藥瓶,道︰“不會,我的毒藥,姐姐放心就是了。全京城我的酒量最好,但我一顆下去也得被藥倒。以防萬一,這里頭有三顆,姐姐慢慢用。”

    夜里,顧嬌過來了一趟,照例為莫千雪檢查身體狀況。

    “愈合得不錯。”顧嬌說。

    莫千雪心不在焉地嗯了一聲,倒了一杯花茶遞給顧嬌︰“喝點水吧,你看你的嘴唇都干了。”

    “是嗎?”顧嬌摸了摸自己的唇瓣,接過茶杯,將杯子里的水一飲而盡。

    莫千雪緊張地看著她。

    顧嬌起先毫無反應,收拾小藥箱時,收著收著咚的一聲倒了下去!

    ……

    天蒙蒙亮,一輛馬車飛快地出了城。

    車夫是仙樂居的人。

    莫千雪就坐在馬車內,醫館無人發現她離開了,等發現時恐怕也追不上她了。

    “快點!”

    莫千雪催促車夫。

    “可是小姐,咱們去哪兒啊?”車夫問。

    “我也不知道。”花夕瑤沒告訴她應該把顧嬌帶去哪里,只說帶出城。

    她這都已經出了城了。

    少主的人究竟發現她沒有?

    “前面是一家驛站。”車夫說。

    莫千雪道︰“不用管,一直往前走。”

    “是!”

    車夫揮了一鞭子,馬車在冰冷的道路上絕塵而去。

    就在他們即將抵達驛站時,一隊身著灰衣的高手忽然騎著駿馬從旁側的小道上沖了出來,在官道上一字排開,瞬間擋住了莫千雪的去路。

    車夫趕忙將馬車停下︰“小姐?”

    “這里沒你什麼事了,你趕緊走。”莫千雪吩咐道,“就去前面的驛站。”

    “這……”

    “快去!”

    “是。”

    車夫一頭霧水地下了馬車,他總感覺那伙人的氣場太可怕,從他們面前走過去時他連頭不敢抬一下。

    萬幸那伙人沒有攔他。

    他加快了步子,飛快地奔入了驛站。

    一直到他進去了,莫千雪才將簾子挑開一條縫隙︰“你們是什麼人?”

    為首的灰袍男子道︰“少主讓我們來接你,人帶到了嗎?”

    莫千雪將簾子挑開了些,露出里頭昏睡的人兒︰“帶到了。”

    他說道︰“把人交給我們。”

    “慢著!”莫千雪拔出了匕首,抵在顧嬌的脖子上。

    他眉頭一皺︰“你做什麼?”

    莫千雪道︰“我想,我的命可能也保不住了,為防止你們卸磨殺驢,我需要先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再把人交給你們。”

    為首的灰袍男子危險地眯了眯眼。

    莫千雪冷聲道︰“少主需要她的命,如果她此時死了,你們也無法向少主交代。至于我,我逃了是我自己的事,少主日後自會追殺我,算不到你們頭上!”

    為首的灰袍男子捏緊了韁繩︰“好,你要去哪里?”

    莫千雪道︰“封縣,距離這里三十里,快馬加鞭半個時辰就夠了。”

    灰袍男子沖手下比了個手勢,一行人將馬車團團圍住,其中一人翻身下馬,給莫千雪做起了車夫。

    一行人快馬加鞭朝封縣趕去,趕到一半時莫千雪突然大聲道︰“等等!你們停下!她要吐了!她是中了七日醉的,吐起來嗆到就麻煩了!”

    習武之人自然明白人在意識不清時嘔吐是很危險的,一行人不得不將車馬停下。

    為首的灰袍男子騎在駿馬上,對充當車夫的手下道︰“看看怎麼回事。”

    手下轉身掀開簾子。

    一枚寒光閃閃的銀針嗖的飛了出來,距離太近速度又太快,他想躲開已經來不及了,他慘叫一聲,自馬車上跌了下來。

    “有詐!”

    灰袍男子拔出腰間寶刀。

    又是一排銀針射出,眾人揮刀擋住。

    而莫千雪飛快地割斷馬車上的韁繩,騎著一匹駿馬飛馳而去!

    為首的灰袍男子正要下令攔住她,馬車內突然大火,剎那間燃燒了起來!

    “人質!”

    未收到灰袍男子飛身而起,一刀劈開馬車,將昏睡的人質抱到了不遠處的雪地中。

    他隱隱感覺到一絲不對勁,拉下對面臉上的面紗,卻哪里是什麼人質,是花夕瑤!

    沒錯,莫千雪在花夕瑤來找她的那晚便將花夕瑤打暈灌下了七日醉。

    她之所以也灌醉顧嬌,是為了能夠離開。

    她背叛了少主。

    她逃不過死的結局

    但她不想死在她的面前。

    莫千雪將速度提到極致,然而她並未逃多遠,便有一支箭矢射中了她的馬。

    馬兒哀嚎一聲朝前栽去,她也栽倒在了雪地里。

    她渾身劇痛,胸口也猛地一痛,側身吐出了一口血來!

    “莫千雪!”

    為首的灰袍男子翻身下馬,手持寶刀邪笑著來到了她面前。

    莫千雪抬手去使銀針,被他一腳踢中穴道,她瞬間僵在了雪地中。

    灰袍男子蹲下身來,抓住莫千雪的衣襟,將她狠狠地拉到自己面前。

    他氣壞了,氣到胸口的怒火無處發泄。

    他的目光落在了莫千雪修長白皙的脖頸上,眼底驀地浮現起一絲邪肆︰“仙樂居第一花魁,據說還沒被哪個男人破身,不如今日就從了我們幾兄弟,讓你死前好生地風流快活一場。”

    莫千雪口不能言,身不能動,只能惡狠狠地瞪著他。

    灰袍男子唰的撕裂了莫千雪的衣衫,大片雪白的肌膚暴露在了冰冷的空氣中。

    灰袍男子原先只是想羞辱恐嚇她一番,並未真要把她怎麼著,可這副身子……未免也生得太勾人了。

    只怕是太監見了都能做一回真男人吧!

    灰袍男子扯落莫千雪的襦裙……

    屈辱而絕望的淚水自她眼角大顆大顆地滑落。

    她顫栗著,絕望著,卻又忍不住地想。

    幸好是我。

    幸好是我……

    莫千雪閉上眼的一霎,頭頂忽然傳來一聲鷹嘯。

    緊接著,一桿寒氣逼人的紅纓槍帶著凌厲的破空之響,以雷霆之勢自灰袍男子的側方射來,由太陽穴猛地刺穿了他的腦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