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54章 恩愛



    醫館,蕭珩正在書房與二東家聊天,最近顧嬌住醫館,蕭珩來這兒的次數也變了。

    “蕭大哥,蕭大哥。”

    門外,小江梨小聲沖蕭珩招了招手。

    蕭珩朝門外看了看,對正在沏茶的二東家道︰“……失陪一下,我去看看嬌嬌回來沒有。”

    二東家忙道︰“去吧!”

    小倆口真恩愛呀,想當年他與他娘子也這般如膠似漆過呢,就是歲月蹉跎,他交不起公糧了,也就不大敢往娘子身邊湊了。

    蕭珩出了書房,與小江梨去了樓下的一間庫房。

    小江梨在外頭望了望,確定無人靠近才合上房門,低聲對蕭珩道︰“蕭大哥,莫姐姐房里來過人。”

    小江梨是仙樂居的藥童,表面上是去給莫千雪解悶的,實際卻是蕭珩派去的小間諜。

    蕭珩畢竟不是莫千雪真正認識的那個人,他對莫千雪多少是有點防範的。

    “什麼人?”他問。

    小江梨搖了搖頭︰“我沒看清她的樣子,听她的聲音是個和莫姐姐差不多大的女子,可能大一點,聲音沒莫姐姐的年輕好听。”

    蕭珩看過仙樂居一案的卷宗,知道莫千雪今年十七,比她大一點的女子蕭珩第一個便想到了花夕瑤。

    花夕瑤十九,撫城人士。

    當然了,籍貫是可以造假的,年齡也能,但邢尚書見過花夕瑤,他判定花夕瑤的年齡就是不到二十。

    小江梨說道︰“她一來就給我下了藥。”

    蕭珩眉心一蹙︰“你被下藥了?沒事吧?”

    小江梨再次搖頭,被人關心的感覺真好,小江梨很開心地拍了拍小胸脯道︰“那些藥對我沒用。”

    “沒用是什麼意思?”蕭珩不解。

    小江梨抓了抓自己的小辮子︰“就是……就是我身體好,特別抗藥!我哥哥是這麼說的!我酒量也好!”

    蕭珩︰……你才九歲你都能喝酒了?

    蕭珩道︰“你還小,以後不要喝酒。”

    “嗯……好的。”小江梨覺得這個建議也不是不能接受,反正她也不愛喝酒。

    蕭珩又道︰“說說你被下藥之後都發生了什麼。”

    小江梨回憶道︰“被下藥後,我有點困,就假裝睡著了,她給我下的是蒙汗藥,她也是這麼說的。”

    這話就很奇怪。

    正常的說法應該是,我听到她說,她給我下的是蒙汗藥。

    可小江梨的言辭分明是她知道是蒙汗藥,之後從對方嘴里得到了證實。

    蕭珩問道︰“你還認得蒙汗藥?”

    小江梨自豪地說道︰“我當了這麼久的藥童,當然認識了,我還認識砒霜與鶴頂紅呢!”

    蕭珩哭笑不得︰“好,你接著說。”

    小江梨道︰“我听見那個人說,三天的期限到了,姐姐準備何時對他下手呀?姐姐該不會是心軟下不了手了吧?蕭大哥,她說的那個‘他’是誰呀?是你嗎?”

    是顧嬌。

    蕭珩的眸光涼了涼︰“不是我,還有嗎?”

    小江梨道︰“她說,‘少主讓我告訴你,計劃有變,三日之內,將他引出京城!’”

    三日之內,引出京城?

    越是簡單的話蘊含的信息量就越大。

    仙樂居的少主為何突然放棄殺掉顧嬌?是仙樂居的少主認為莫千雪無法得手,還是對方覺得顧嬌還有再利用的價值?

    殺害顧嬌與將顧嬌引出京城,從難度上看是有所差別的,可若是放在整間事件中就會發現二者本質相同,那就是都必須取得顧嬌的絕對信任。

    而若是莫千雪做到了這一點,無論她是殺了顧嬌還是引顧嬌出城都是可以辦到的事。

    由此推斷,應該是後者——顧嬌的利用價值。

    他們想利用顧嬌做什麼呢?

    蕭珩閉了閉眼,將所有與仙樂居有關的事件在腦海里聯系起來,忽然,一個大膽的揣測冒了出來——他們想在城外抓住顧嬌,利用顧嬌將他引出去。

    是那伙勢力!

    他幾乎可以斷定,一旦自己落在那伙人的手里,仙樂居少主會立馬下令殺了顧嬌。

    ……

    顧嬌從御書房出來後去了一趟仁壽宮。

    小淨空在前院蕩秋千,小九在附近的雪地上拆宮人給他做的鳥籠。

    它最近不知怎的,有點兒愛拆家。

    “嬌嬌!”

    小淨空一眼看見了顧嬌,停下秋千,從坐板上蹦下來,噠噠噠地朝顧嬌撲了過來。

    大雪天,他玩得滿頭大汗。

    顧嬌拿帕子給他擦了汗,又摸了摸他脖子,也是一片濕漉漉的汗水。

    “進去換件衣裳。”顧嬌說。

    “好的嬌嬌!”小淨空特別乖地應下,牽著顧嬌的手一蹦一跳進了內殿。

    莊太後正在寢殿偷吃蜜餞,听到小淨空叭叭叭的小聲音,火速將蜜餞藏起來。

    “姑婆。”顧嬌進屋與莊太後打了招呼。

    “嗯。”莊太後一本正經地翻開書桌上的折子,裝模作樣地看了起來。

    她雖不垂簾听政了,但有些折子還是會送到她手里來,只是最近送的少了,想來是莊太傅慢慢與她生疏了。

    小淨空來仁壽宮住過,這里留著他的衣裳。

    顧嬌里里外外找了一套給他換上。

    換衣裳的時候,小淨空對顧嬌道︰“嬌嬌,小哥哥同意了,你什麼時候去見見他?”

    顧嬌道︰“什麼時候都可以,他現在在碧霞殿嗎?”

    “在的在的!”小淨空說完,忽然有些愣住,“咦?嬌嬌怎麼知道是碧霞殿的小哥哥?”

    顧嬌彎了彎唇角,指尖點著他亮蹭蹭的額頭道︰“因為我有法術,能看穿你腦袋里的想法。”

    小淨空唰的抱住自己小腦袋︰“我沒有想逃學!沒有沒有沒有!”

    顧嬌一個沒忍住,哈哈地笑了!

    顧嬌笑得少,笑出聲來的時候更少。

    她的笑點總是很奇怪。

    莊太後听到小淨空的話沒笑,倒是看顧嬌笑得哈哈哈的,忍不住笑了一聲。

    顧嬌笑夠了,小淨空的臉也紅透了。

    “我真的沒想逃學。”他心虛地說。

    得知顧嬌要給皇甫賢治腿,莊太後並不反對,她讓秦公公去了一趟碧霞殿。

    不多時,秦公公回來了,一臉訕訕地稟報道︰“賢兒公子不過來,他說……他不治。”

    莊太後道︰“他親口說的?”

    這話問的,難道還能是寧安公主替他說的不成?

    秦公公就道︰“是,他親口說的,態度十分堅決。”

    莊太後嘆了口氣︰“那隨他吧。”

    他自己不樂意,總不能把他綁過來,這又不是什麼小病,掐住嘴灌一碗藥就行。

    他不配合,大夫就治不了。

    也別說拿太後懿旨壓他什麼的,那孩子一看就是個會抗旨的。

    “傳膳。”莊太後對秦公公說。

    小淨空失望。

    回去的馬車上,小淨空一言不發。

    他的小情緒很低落。

    顧嬌不知如何安慰他,摸了摸他的小蘑菇頭,輕聲道︰“要抱抱嗎?”

    小淨空轉過身撲進了顧嬌懷里。

    顧嬌抱著他柔軟的小身子,一下一下撫摸著他的小脊背。

    “為什麼小哥哥不想治腿?”

    “可能……”

    是對人生很絕望吧?

    找不到活下去的動力,有沒有腿,是站著還是坐著,甚至跪著爬著,都不在意。

    小淨空難過著難過著,在顧嬌的懷中睡著了。

    顧嬌帶著他回了碧水胡同。

    她打算抱著小淨空走下馬車時,蕭珩先一步從院子里走了出來,伸出手︰“我來。”

    “好。”顧嬌將熟睡的小淨空遞給了蕭珩。

    離開顧嬌時小淨空掙扎了一下,但落入蕭珩的懷抱後他又安心地枕著他臂彎繼續呼呼大睡。

    蕭珩將小家伙放回西屋,脫了外衣與鞋子,拉過被子蓋上。

    顧嬌打算去醫館了,蕭珩走出來叫住她︰“嬌嬌,我有話和你說。”

    二人去了東屋。

    顧嬌點了一盞油燈。

    蕭珩將燈芯調到最亮後又多點了一盞油燈。

    顧嬌其實喜歡亮一點的屋子,只是她誰也沒告訴。

    顧嬌坐在椅子上,單手托腮看著認真調著燈芯的蕭珩,心頭忽然有些發暖。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