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87章 549 霸氣姑婆!(二更)



    這之後的一整個晚上,但凡顧承風抱顧小寶,顧小寶就會鑽進他懷里吃奶。

    方才還奚落自家大哥的顧承風,終于體會了一把什麼叫做“做人不能飄,飄了就挨刀”!

    顧家兄弟在碧水胡同吃過晚飯才回。

    臨走前,顧長卿教小淨空打了一套拳法,小淨空學得津津有味,一個人在後院不知疲憊地練習,喊他洗澡也不過去。

    “算了,讓他玩會兒吧,反正明天也不上學。”顧嬌對玉芽兒說。

    玉芽兒道︰“那我先把熱水送到小公子和小順的屋,讓小順先洗。”

    家里洗澡的順序是從小到大,顧小寶已經洗了。

    “去吧。”顧嬌說。

    玉芽兒拎著熱水去了。

    顧嬌去灶屋幫房嬤嬤收拾,房嬤嬤不讓她動手︰“我又不是老得動不了了!成天這也干那也干,我閑著吃干飯的!”

    這倒不是夸大其詞的話,家里人個個都不當大爺,就連最懶的顧琰都知道要給剝個玉米、澆下菜地,家里的活計都被分擔得差不多了,房嬤嬤當真不累。

    顧嬌見狀沒再執意進灶屋了,她回東屋收拾了一下東西,一會兒還得去醫館,走之前她想和家里人打聲招呼。

    其余人都見著了,蕭珩卻既不在書房也不在西屋。

    顧嬌唔了一聲︰“奇怪,去哪兒了?”

    蕭珩去了隔壁。

    事實上顧長卿也在。

    仙樂居出了這麼大的事,顧長卿不可能毫無驚覺,在顧承風坐上回府的馬車後,他對顧承風謊稱要去軍營,其實是來了隔壁。

    “劉全,去外頭守著,別叫人听見了。”老祭酒對劉全說。

    “是,老爺。”

    劉全在門口警惕地看守了起來。

    三人在書房坐下。

    老祭酒道︰“說吧,都是什麼事?”

    顧長卿看了眼蕭珩,開口道︰“仙樂居出事了,你們刑部可有什麼消息?”

    “有。”蕭珩對顧長卿又比對邢尚書更坦白一點,除了莫千雪將他錯認成另一個人的事情外,幾乎是和盤托出,包括仙樂居的少主。

    他沒說少主是莫千雪告訴他的。

    顧長卿便以為是他通過刑部的手段查到的。

    顧長卿沉默了,他真沒料到會有如此驚世駭俗的事︰“我還以為只是傳聞……仙樂居的目的是什麼?”

    蕭珩認真地想了想,說道︰“最終目的並不清楚,但嬌嬌似乎擋了仙樂居少主的路,仙樂居對嬌嬌下手了。”

    顧長卿的臉色驟然變得冰冷!

    蕭珩說道︰“不過仙樂居這次打錯了算盤,他們派出來的人無法對嬌嬌下手,暫且不必為嬌嬌擔心。”

    顧長卿的眸光依舊冰冷︰“有什麼是我可以幫上忙的?”

    蕭珩說道︰“查仙樂居少主的底細,所有過往,所有認識的人,所有做過的事,越詳細越好。而且要暗中調查,決不能讓任何人發現。”

    顧長卿沉吟片刻,說道︰“我會對陛下說,我要離開京城,去撫恤顧家軍殉職的將士家屬。”

    老祭酒贊許地點點頭,這是個不錯的理由。

    顧長卿離開後,老祭酒對蕭珩道︰“你是不是還有什麼沒有說的?”

    老祭酒太了解蕭珩了,別人看不透蕭珩的情緒,他卻不會被輕易糊弄過去。

    畢竟,蕭珩這一身腹黑本事是他教出來的。

    “那伙人可能來了。”

    “那伙人?”老祭酒擰了檸花白的眉頭,努力想了一下能被蕭珩稱作那伙人的人究竟是什麼人。

    半晌,他眉頭一皺,“你是說……燕國的人?”

    蕭珩緩緩地點了點頭。

    他可沒擋仙樂居少主的道,如果他是仙樂居少主,一定會以收服他為主,收服不了再殺也不遲。

    要他命的一定是另有其人。

    他坐到如今的位置,眼紅他的人不少,可真正有膽子動他並且有實力入仙樂居的眼的太少了。

    整個昭國可以說幾乎沒有。

    莊太傅不想動他嗎?可莊太傅沒那膽子去挑戰莊太後的底線。

    莊太傅至多就是用一點兒權術去打壓他。

    實力不如莊太傅的,仙樂居瞧不上,仙樂居瞧得上的,又與他蕭珩無冤無仇。

    思前想後,只剩下最後一種可能。

    老祭酒長嘆一口氣︰“唉,我現在終于明白為何信陽公主寧可讓你流落民間,對你不管不顧,也不要把你找回京城了。”

    上國勢力,那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抗衡的。

    他們掩藏得如此天衣無縫,卻依舊被對方嗅到了蕭珩的氣息。

    老祭酒語重心長道︰“信陽公主這段日子不在京城,你自己得多加小心。”

    蕭珩道︰“他們暫時沒膽子在京城內對我動手。”不然也不會做了這麼大一個局把他引出城去。

    有個問題老祭酒想不通︰“上國勢力要殺你,卻又不敢殺得太明目張膽,他們在忌憚什麼?宣平侯?昭國皇室?”

    老祭酒仔細分析了一下事情的經過,發現那伙人動手是越來越小心翼翼,起初刺殺蕭珩母親時還敢潛入宣平侯府,十多年後刺殺蕭珩時就只敢借助寧王的手了。

    至于說如今,他們更是連在京城內都不敢輕舉妄動了。

    這其中一定有某些緣故。

    老祭酒若有所思道︰“我總覺得你娘不是一個女奴。”

    蕭珩早已沒有這個心結了,他體內流著誰的血,對嬌嬌與家人而言,他都只是蕭珩。

    他對自己的境遇並不上心,他說道︰“是什麼都不重要,眼下是解決仙樂居這個大麻煩。”

    老祭酒猶豫片刻,問道︰“你把仙樂居的事告訴莊錦瑟了嗎?她的態度是什麼?她是偏向嬌嬌,還是偏向那個人?”

    翌日天蒙蒙亮,寧安起了個大早。

    她先去了一趟皇甫賢的屋子,皇甫賢還在睡覺,她看了看他臉頰與手背的傷勢,取出抽屜里的金瘡藥給他涂了一點,

    金瘡藥與她給的那一瓶似乎不大一樣,不過她也沒太在意。

    隨後她便前往仁壽宮給莊太後請安,陪莊太後用早膳。

    莊太後如今不必早朝,倒真閑暇了不少。

    莊太後洗漱的功夫,寧安公主靜靜地在莊太後的寢殿等候。

    不一會兒,內務府的人過來了,將一個蓋著綢布的托盤交給了秦公公。

    秦公公又將托盤送進了莊太後的寢殿。

    “這是什麼?”寧安公主輕聲問。

    “是內務府送來的東西。”秦公公說。

    “我看看。”寧安公主拿開了蓋在上頭的綢布。

    只見托盤里放著的赫然是一塊皇室紫金令牌,刻著護國二字,而在令牌的旁邊是一頂紫金打造的鳳冠。

    “這是……護國長公主的令牌與鳳冠嗎?”寧安公主被這精致絕倫的物件驚得說不出來。

    不是什麼人都能擁有護國這個封號的,本朝可以說沒有一個公主擔得起。

    而如今,寧安公主就要被冠上護國長公主的封號了。

    這如何不讓寧安歡喜?

    她在邊塞錘煉出來的冷靜這一刻統統都消失殆盡了,她激動地伸出了手來,拿起那頂鳳冠戴在了自己的頭上,又抓起托盤里的令牌,轉身朝著銅鏡里望了望。

    然而,不待她看到自己這威風威儀的模樣,便有一道身穿寶藍色鳳袍的身影氣勢磅礡地走來。

    身影的主人唰的摘了她頭上的鳳冠!

    一切發生太快,寧安公主根本沒反應過來,她坐在椅子上,身子與頭發俱是被劇烈一扯,原本精致的發髻都被帶散了。

    莊太後的眼底沒有絲毫憐憫。

    莊太後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強大的氣場迸發而出︰“這是哀家給嬌嬌準備的東西,誰給你膽子去動了?”

    寧安公主狼狽又難以置信地看向突然出現的莊太後,她不知該詫異莊太後的出現,還是該詫異莊太後的話。

    明明昨天還……怎麼今天就……

    這態度著實殺得人措手不及。

    寧安驚愕又受傷地看向莊太後︰“母後?”

    莊太後又一把奪了她手中的護國令牌,一臉冷漠地說道︰“別叫哀家母後,你,不配!”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