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85章 547 吃醋(二更)



    萬幸此時秦公公過來了。

    “小鄧子,你怎麼還杵在這兒?不是讓你去砸核桃的嗎?”秦公公數落了小太監一番,隨即沖寧安公主拱手行了一禮,“公主,是不是這不中用的奴才沖撞您了?”

    寧安公主溫聲道︰“沒有,叫小鄧子是吧?我很喜歡。”

    小鄧子受寵若驚!

    秦公公忙對小鄧子道︰“還不快謝公主抬舉!”

    “是!是!”小鄧子跪下給寧安公主磕了個頭,“謝公主抬舉!”

    “下去吧。”寧安公主說。

    “是!”

    小鄧子退下了。

    秦公公笑著對寧安公主道︰“公主今日來得晚了些,可是碧霞殿的庶務太多?要是伺候的人不夠用,奴才再給您送幾個得力的宮人過去。”

    寧安公主客氣道︰“不必了,我們母子用不了那麼多宮人。”

    秦公公就道︰“公主是老奴看著長大的,公主若有什麼需要,大可不必與老奴客氣。”

    寧安公主淡淡地牽了牽唇角。

    寧安公主從前是個活潑愛笑的小丫頭,可自打從邊塞回來,她所有的快樂都仿佛消失殆盡了,秦公公很少能看見她笑。

    即便真笑起來,也透著一股無奈與苦澀。

    秦公公暗暗嘆氣。

    造孽呀。

    當初若不是靜太妃用駙馬設了一出美男計,又何至于讓寧安公主淪陷至此啊?

    “秦公公。”寧安公主忽然開口。

    “公主請吩咐。”秦公公恭敬地說。

    寧安公主直言道︰“你有沒有發現顧大夫與我很像?”

    “發現了!背影特別像!身上的氣質也有三兩分想象,然後……”秦公公訕笑著打住。

    寧安公主替他說完了未敢說出口的話︰“然後我臉上有塊疤,總是畫著海棠妝,她臉上有個胎記,像極了我的海棠妝。”

    秦公公干笑︰“啊……是這麼一回事。”

    其實秦公公覺得倒也不是像極,只是乍一眼看去,左臉上都有點兒東西。

    寧安公主往前走︰“母後是怎麼與顧大夫認識的?”

    秦公公邁步跟上︰“太後與顧姑娘認識那會兒,老奴在宮里,並不在太後身邊,只怕個中情況您得親自過問太後呢。”

    秦公公的確不在太後身邊,可事後秦公公已經從太後口中了解到了事件的來龍去脈。

    他不告訴寧安公主是因為他覺得這件事不該由他的嘴來告訴。

    寧安公主道︰“如果是顧大夫問秦公公,母後是如何第一次見到我的,秦公公也會讓顧大夫親自過問母後嗎?”

    秦公公噎住。

    寧安公主淡淡地笑了笑︰“我開個玩笑。”

    “啊。”秦公公暗暗捏了把冷汗,心道您這玩笑開得有點兒大。

    寧安公主又道︰“顧姑娘會扮做我的樣子哄母後開心嗎?”

    秦公公再次噎住。

    他笑了笑,說道︰“公主金枝玉葉,顧姑娘哪兒能真和您那麼像呢?不能扮,扮也扮不了的!”

    寧安公主輕聲道︰“看來是沒有。我還以為,母後這麼寵她是因為在她身上看見了我從前的影子。”

    秦公公︰公主,您不要什麼心里話都和奴才說啊,這讓奴才壓力很大呀。

    所幸接下來的路上寧安公主沒再講任何讓秦公公接不住的話。

    秦公公將寧安公主送到莊太後的寢殿。

    小淨空待不住,他在姑婆的寢殿沒坐上一會兒便嗖嗖嗖地跑沒影了。

    此時的寢殿內分外安靜。

    秦公公推開虛掩的房門,一名小宮女輕手輕腳地走了出來,對二人行了一禮,小聲道︰“公主,秦公公,太後歇下了。”

    寧安公主擔憂地問道︰“這麼早?母後是哪里不舒服嗎?”

    小宮女搖頭︰“方才顧大夫給太後把過脈,沒大礙,太後就是乏了。”

    寧安公主神色稍霽,點點頭說道︰“那讓母後好生歇息,我就不進去打攪了,我明日再過來。”

    小宮女屈膝一福︰“恭送公主。”

    寧安公主轉身離開仁壽宮,另一邊,顧嬌修完了秋千,去寢殿向莊太後辭行。

    寧安公主一回頭,就看見顧嬌如入無人之境地進了莊太後的寢殿。

    不用通報,也不受阻攔。

    秦公公看看寧安公主,又看看就這麼進了寢殿的顧嬌,一時尷尬不已。

    他不知該如何解釋自己絕對沒有對兩位主子區別待遇,是太後沒拿宮規拘束顧姑娘,顧姑娘在這兒與在碧水胡同一樣。

    與顧姑娘在一起,莊太後不是權傾朝野的太後,只是碧水胡同的姑婆。

    不像與寧安相識時,寧安是公主她是皇後,規矩從一開始就立下了。

    寧安公主喃喃道︰“看來母後真的很疼顧大夫。”

    秦公公忙道︰“太後最疼的是公主您,您守規矩,顧大夫在鄉下長大的,有些宮規她不太懂,太後年紀大了,就不愛與小姑娘計較。”

    寧安公主淡淡一笑︰“秦公公不用著急辯解,我又不會為難她。”

    秦公公笑道︰“那是,那是,您是公主,您度量大,定不會和一個小姑娘計較的。”

    寧安公主頷首︰“秦公公請留步。”

    秦公公行了一禮︰“公主慢走!”

    寧安公主消失在夜色之後,秦公公回到了自己養王八的小池子。

    要說莊太後對他算是仁至義盡了,竟然單獨給他挖了個池子養王八。

    在宮里呀,誰的嘴都信不過,他有啥心事兒都只和這一池子小王八說。

    他摸了摸最邊上的一只小王八,嘆道︰“我怎麼覺著公主是有點兒吃顧姑娘的醋了呢?”

    他左手一只王八︰“顧姑娘。”

    右手一只王八︰“寧安公主。”

    都是他要效忠的小主子啊,他得一碗水端平了,不能偏袒任何一個。

    他看著右手的王八︰“你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你尿褲子的時候我還給你換過衣裳呢。”

    他又看向左手的王八︰“太後的命是你救的,太後和你在一塊兒不用活得那麼累,啥事兒你都替太後兜著。”

    他又看向右手的王八“從小到大,太後都最疼你,不讓你受一絲委屈。”

    他又看向左手的王八︰“多謝你把太後保護得那麼好,讓她老人家有個依靠。”

    唉,作為一個忠心不二的奴才,他應該更效忠自己一手帶大的寧安公主。

    但是為什麼,他就是更中意左手的這只王八呢?

    ……

    “嬌嬌!”回去的馬車上,小淨空乖乖地坐在顧嬌的身邊,拉了拉顧嬌的手。

    “你不困嗎?”顧嬌回握住了他的小手。

    小淨空搖頭搖頭。

    顧嬌唔了一聲︰“真奇怪,你今天沒午睡,竟然也不困,是被小狗嚇到了嗎?”

    “沒有。”小狗是很可憐沒錯,但小淨空不是個容易被嚇到的孩子,他睜大一雙烏溜溜的眼楮,長長的睫羽忽閃忽閃的,指了指路邊的大樹道,“嬌嬌,那些樹的樹枝斷了,它們是不是很疼呀?”

    顧嬌想了想︰“可能會疼吧,不過到了春天它們的樹枝就能重新長出來了。”

    “那……花花呢?”小淨空又問,“花花摘掉了也能重新長嗎?”

    “嗯。”顧嬌點頭。

    小淨空將自己的小腦袋伸出去晃了晃︰“那我的小腦袋呢?也可以長出來嗎?”

    顧嬌嬌軀一抖︰“這個不可以!”

    “哦。”小淨空重新端端正正地坐好,他晃了晃自己的一雙小短腿兒,“那要是腿呢?嬌嬌?沒有腿了可以像樹枝那樣長出來嗎?”

    顧嬌摸了摸他的小腦袋,很遺憾但卻不得不殘酷地告訴他︰“長不出來。”

    小淨空低下頭︰“哦。”

    他才見了皇甫賢就問出這種話,自然不是無的放矢。

    她的淨空是世上最暖最暖的孩子。

    顧嬌揉了揉他的小腦袋︰“雖然長不出來,但是,可以借助外力,重新站起來。”

    小淨空黯淡無光的眼底忽然光彩重聚︰“真的嗎?真的真的可以站起來嗎?”

    顧嬌彎了彎唇角︰“可以,只要他夠努力。”

    ------題外話------

    剛看了下,快破五千了,求一波月票,求破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