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37章 三更



    卻說另一邊,邢部尚書帶著蕭珩連夜出城查案,蕭珩在刑部掛的是書令一職,按理說是不參與查案的,不過邢尚書當初把人要過來就是看中了他辦案的能力。

    書令一職只是個幌子。

    刑部尚書姓邢,名書文。

    這名字怎麼听也不像個能做大尚書的,可偏偏邢書文就是做了。

    邢書文是六部尚書中少有的寒門出身,當初也是吃盡了苦頭,好不容易才進入刑部。

    因為沒有家族的支撐,他要扶搖直上就比那些貴族官員艱難了許多,他經歷過兩次外放,一次是得罪了人,另一次是動了不改動的勢力。

    但大概他的命真的很硬,就這樣都挺過來了。

    他人品端正,家風也正,符合皇帝的用人標準,當然前提是他得能被皇帝注意到。

    “說來其實是個巧合,我第二次外放是在酆都山附近的一個小縣城里,我辦了一樁案子,受害者是公主府的人。”馬車上,邢尚書對蕭珩說。

    蕭珩不知這事。

    他離京之前沒想過自己會進入六部,因此沒特地關注過六部的動靜,信陽公主有監測朝中的動靜,因此他偶爾能听到一些官員的把柄——譬如國子監鄭司業收受賄賂的賬冊。

    但很顯然刑尚書並不在有把柄的行列。

    他是一個清廉正直的好官。

    馬車在崎嶇的小道上顛簸地走著,二人的身形都不免有些搖晃。

    邢尚書一邊搖晃著,一邊接著說道︰“老實講,只是個微不足道的下人,被當地的一個鄉紳欺辱了,那鄉紳與京城這邊又有那麼點兒沾親帶故的關系。你知道換了別人會怎麼做嗎?”

    蕭珩明白他不是在問自己話。

    果不其然,邢尚書自顧自地往下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有時老百姓的命不值錢,下人的命也不值錢,信陽公主當時就問我,‘刑縣令,你敢查這個案嗎?’”

    蕭珩幾乎能想象信陽公主當時的表情。

    “我問公主,‘我查了,出了事,公主能保住我的家人嗎?’公主說,我不能,你的案子不是為我查的,那是你的職責,你可以選擇做一個好官,也可以選擇做一個污吏,結果都由你自己承受。哎呀,真不近人情啊!我當時想。嗯……其實現在想想依舊覺得公主的心腸太硬。她是公主啊,她要庇佑幾個人還不簡單嗎?她這是把我架在火上烤,還不給我家人退路啊……”

    “但是六郎,世道就是如此。從我選擇為官的那一日起,我就自己將我家人的命運送到了一條不可預知的道路上,沒人逼我,都是我自個兒選的。”

    “案子鬧到京城,你可知那鄉紳竟是與羅國公府沾親帶故,我差點死了,但天不亡我,陛下听說了這個案子,他將我調回京城,我就算是被保住了。”

    “她幫你了。”蕭珩忽然開口。

    “什麼?”邢尚書不明所以地看向蕭珩。

    蕭珩說道︰“信陽公主,她幫你了。”

    邢尚書一愣。

    蕭珩撢了撢寬袖︰“不然陛下為何會听說你的案子,為何突然將你調回京城?天下命案那麼多。”

    “啊……這……”

    邢尚書一時接受不了這麼大的沖擊,老實講,他也不是沒想過這個可能啊,不過他事後見了信陽公主好幾次,信陽公主完全沒有讓他感激她的意思。

    甚至,她話都不與他說的。

    做好事這麼不留名的嗎?

    信陽公主圖什麼?

    圖他是個好官?

    圖他這張臉?

    傳言信陽公主多面首。

    邢尚書摸了摸自己的那張糙臉,話說曾幾何時,他的確是他們縣城的美男子呢……

    “大人!到了!”車夫將馬車停下。

    邢尚書之所以在馬車上與蕭珩說那些,是因為他察覺到這次的事情不簡單,背後牽扯的勢力可能超乎他們想象,他擔心蕭珩會不敢往下查,才想要用自己的事跡去感化蕭珩,讓他也立志做一個不畏強權的好官,就算沒有任何人庇佑自己,也一定能扶搖直上九萬里。

    不過看樣子,好像有點翻車了。

    “咳咳。”邢尚書清了清嗓子,“下去吧。”

    這是他們輾轉查到的第三個證人的住處。

    可惜也撲了個空。

    證人這幾日一直沒有回家。

    李侍郎的案件說簡單也簡單,說復雜也復雜,李侍郎出京探望養在莊子里的妾室與庶子,半路遇上一伙劫匪,李侍郎隨行的護衛及時將劫匪趕跑,其中有倆人反抗嚴重,傷了李侍郎,護衛也是不得已才將二人打死。

    可誰料送去當地衙門時,其中一個死者竟然成了良民。

    良民的家人找上門來,說李侍郎打死了他們的兒子。

    其余幾個劫匪的身份也查明了,他們當時的目擊證人,奈何都不在家中。

    以邢尚書辦案多年的經驗來看,這是一場有預謀的陷害,目的並不是李侍郎,而是李侍郎手頭的案子。

    蕭珩是可以信任的人,邢尚書在他面前便沒繞彎子︰“仙樂居一案事關重大,京兆府與刑部都在查辦此案。”

    蕭珩點了點頭,又道︰“那為何京兆府的人沒事?”

    邢尚書若有所思道︰“只有一種可能。”

    京兆府已經被收買了。

    蕭珩也猜到這種可能了,他正色道︰“李侍郎繼續往下查就會有危險,是大人你的危險。”

    李侍郎只是听命行事,決定權在邢尚書手中,所以其實對方是沖著邢尚書來的。

    以上是基于目前所掌握的線索的猜測,具體是不是如此還有待後續的查證。

    沒找到證人,邢尚書帶著蕭珩坐上了回京的馬車。

    馬車剛走沒多遠,一支箭矢咻的射進了他們的車廂,直直釘在了蕭珩與邢尚書之間的車壁上!

    力道太大的緣故,箭都刺進去了,箭尾還在劇烈地搖晃,可見這支箭若是射在他倆任何一個人的身上,都能讓其瞬間斃命!

    邢尚書眸光一冷︰“刺殺朝廷命官?還好我早有準備!”

    他說罷,拿出一只骨哨,用力地吹出了聲響。

    一聲,兩聲,三聲過去了。

    該出現的高手卻遲遲沒有出現。

    邢尚書懵了︰“怎麼回事?本官花重金在江湖上買的高手呢!”

    “沒了。”蕭珩淡淡地說。

    “不會吧?”邢尚書眸子一瞪,又一支箭矢射了進來,這一次射在了邢尚書的褲襠下,邢尚書只覺自己的小尚書都有點兒涼!

    “下車!”蕭珩道。

    邢尚書挑開簾子,抓住蕭珩的手與他一道跳下了馬車。

    就在二人跌在地上的一霎,一整排箭矢鋪天蓋地而來,將馬車射成了篩子!

    邢尚書呼吸都摁住了。

    若不是方才與蕭六郎及時跳車,這會兒他倆也成篩子了!

    “太可惡了!什麼人干的!別叫本官發現!否則本官一定查到他傾家蕩產!”

    咻!

    又一支箭矢射來,險些射中邢尚書的屁股!

    “啊!”

    邢尚書猛地一跳,拉住蕭珩的手拔腿就跑!

    起先蕭珩認為那伙人是沖著邢尚書來的,直到他們進了一個林子,邢尚書摔下山坡,而那伙人並沒有追著邢尚書而且,而是朝著蕭珩襲來。

    蕭珩才總算明白,射邢尚書是誤射,他們的目的從一開始就是自己。

    他們不是要通過李侍郎的案子警告邢尚書罷手,他們是打算利用邢尚書將他帶出京城查案,在路上殺了他!

    真是好手段。

    看來莫千雪的案子,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局。

    蕭珩看著朝自己逼近的五名黑衣人,冷冷地問道︰“你們的主人是誰?”

    為首的黑衣人冷聲道︰“死都要死了,知道我們的主人有用嗎?”

    蕭珩淡定問道︰“總得讓我死個明白。”

    為首的黑衣人冷笑︰“那好,我就告訴你,要殺你的人是我們少主。”

    蕭珩冷冷地看著他︰“你們少主是誰?”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