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69章 531 囂張(兩更)



    “無妨。”皇帝並不在意地說道,“賢兒還小。”

    他不至于去跟個孩子計較,否則,他早被自家的小胖子氣死多少次了。

    何況

    皇帝的目光落在了皇甫賢的腿上,身子骨不好,鬧點情緒也難免。

    “蓮兒,你先帶賢兒出去曬曬太陽。”寧安公主對蓮兒說。

    “是。”蓮兒恭敬應下,拘謹地來到皇甫賢的身後,推著他的輪椅走了出去。

    “陛下。”寧安公主解釋道,“賢兒讓我慣壞了,請陛下擔待。”

    “還叫我陛下嗎?”皇帝凝視著她道。

    寧安公主苦澀地笑了笑,改口道︰“皇兄。”

    秦公公走過來,笑著稟報道︰“太後,寧安公主和公子的寢殿收拾妥當了。”

    “母後……”寧安公主錯愕地看著莊太後。

    莊太後道︰“你出閣前的碧霞殿一直都為你留著,你和賢兒暫時住那邊吧。”

    “我……”寧安公主的眸光動了動,垂眸問道,“我還能住在皇宮里嗎?”

    沒有出閣的公主住回皇宮道理,事實上一般的公主不會有自己的寢殿,她們多與自己的母妃居住,寧安公主是特例,莊太後與皇帝太寵愛她了,單獨為她建造了一座碧霞殿。

    而她遠嫁邊塞這麼多年,碧霞殿也從未挪作它用。

    皇帝忙道︰“既然是母後的意思,你就住下吧。”

    皇帝也希望寧安公主能在皇宮住下,這樣自己照顧起他們母子來也方便。

    皇帝心中有許多話要對寧安說,他猜母後也是,只不過三個人聚在一起有些話便會難以開口。

    “朕陪你去碧霞殿。”皇帝說道。

    寧安公主點點頭,沖莊太後行了一禮︰“兒臣稍後再來給母後請安。”

    莊太後頷首,目送皇帝與寧安公主出了仁壽宮。

    秦公公奉了一杯茶過來,見莊太後一臉哀傷,不由嘆息一聲勸道︰“公主是個命苦的,當初若是听了您的話,又何至于此啊?不過好在人平安無事地回來了,往後都沒人再給公主罪受了。”

    莊太後閉上眼轉過頭,頰上滑下一滴淚來。

    皇帝與寧安公主並肩往碧霞殿走去。

    蓮兒推著皇甫賢不近不遠地跟在身後。

    寧安公主回頭看了眼一臉冷漠的皇甫賢,無奈地嘆了口氣。

    皇帝察覺到她的目光,輕聲問道︰“賢兒的腿究竟是怎麼回事?是這次打仗受傷了嗎?”

    寧安公主艱澀地搖了搖頭,說道︰“是小時候的事了,賢兒五歲那年邊塞遭遇了一次十年難遇的大雪。”

    皇帝若有所思地嗯了一聲︰“這事朕有印象,朝廷還朝邊關撥了賑災款,靜……”

    靜太妃親自給寧安公主做了御寒的衣裳,托賑災的欽差一並帶去邊塞。

    皇帝如今實在不願提及這個名字,他對她厭惡至極,可偏偏她又是寧安生母,真是好不尷尬。

    寧安公主淡淡地笑了笑︰“沒錯,母妃當年還給我送了御寒的衣裳。”

    “這與賢兒的腿有什麼關系?”

    “那時我與……他父親都去賑濟災民了,他一個人在公主府溜了出去。這孩子打小頑皮,一刻也停不下來,侍衛都看不住他,成功讓他跑丟了。我們找到他時已是一天一夜之後,他從山坡上跌了下來,躺在冰冷的雪地里,他雙腿凍到壞死,為了保住他的命,大夫不得不截去他的腿。”

    寧安公主說這番說,盡量讓自己顯得平靜,然而她的呼吸與捏緊的手指還是泄露了她的情緒。

    皇帝的心一揪,說不上來是更心疼皇甫賢,還是更心疼兒子有了如此遭遇的寧安公主。

    他像少時那樣拉住寧安公主的手︰“朕竟不知你和賢兒出了這樣的事……你在信上為何不說?”

    寧安公主低聲道︰“這種事……不好說。”

    提一次心如刀割一次,被人安慰一次再心如刀割一次,一個人真正痛到極點不是四處求安慰,而是將自己與外界隔絕起來。

    皇帝心里自然是明白的,因此也更心疼寧安公主了。

    他暗暗發誓,從今往後他再也不會讓寧安公主離開他的身邊,更不會讓她與賢兒受一絲委屈。

    “賢兒他……”寧安公主欲言又止。

    皇帝是她哥哥,就算這麼多年沒見了,可她心里最擔憂什麼他還是能揣測一二的。

    他停下腳步,鄭重地看向她道︰“不論賢兒的父親是誰,他都是你的孩子,是朕的外甥,朕會盡全力護著他。”

    寧安公主回京是沒多少人反對的,皇甫賢就未必了,他體內畢竟流淌著前朝皇族的血,那些激進的文武百官怕是要拿皇甫賢的血脈說事。

    寧安公主慚愧道︰“要給皇兄添麻煩了。”

    “不麻煩的。”皇帝道。

    若皇甫賢是個健全之軀,興許確實有點兒麻煩,可他殘缺之身又有哪一點能讓人心生忌憚的?

    那些官員是心里有火無處發泄才要拿個孩子開涮,等知道真相爭議便會小很多了。

    皇帝道︰“寧安,靜太妃的事朕還是要與你談談。”

    寧安公主淡淡地笑了笑︰“皇兄不必多言,寧安都明白的,母妃她……是前朝細作,從她為前朝皇室賣命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最後的結局。”

    “你可怨她?”皇帝問。

    寧安公主道︰“現在說這些也沒意義了。”

    皇帝“她曾派了龍影衛去邊塞找你,可是要挾持你的?”

    寧安公主搖搖頭︰“他們想帶我走,他們是和一個暗衛一起過來的,那個暗衛說京城出了事,邊塞怕是不安全了,讓我先和他們離開。但他們打不過皇甫崢的死士,最終都被打傷了,那名暗衛更是不治身亡。”

    皇帝也是沒料到杜崢……不對,杜是假姓,他的真名是皇甫崢。

    沒料到他手中竟有如此厲害的高手。

    萬幸寧安公主沒事,否則皇帝都要追悔莫及了。

    寧安公主不知這是今日多少次表達愧疚了︰“抱歉,害皇兄的龍影衛受了重傷。”

    “他們會痊愈。”皇帝說道,龍影衛已經跟著大軍回到京城了,正在專門的地方修養。

    說不肉痛是假的,可這件事與寧安沒有關系,一切是靜太妃的主意。

    寧安公主繼續往前走︰“我想,母妃應當是猜到自己瞞不了多久了,翊王與皇甫崢的手段令人發指,她擔心事情敗露會令我陷入危機,所以派了人來救我。她利用了我一輩子,臨了了才幡然醒悟要為我做一點事。”

    言及此處,寧安公主自嘲地笑了笑,“何必?”

    皇帝神色復雜,沒有說話。

    一行人很快到了碧霞殿。

    內務府的人慣會拜高踩低,別看寧安公主只是一個喪夫的寡婦,可她擁有皇帝與莊太後全部的寵愛,為她置辦的物件兒全是最氣派奢華又最精致無價的。

    別的不說,單是床幔便是以鮫紗所制,連蕭皇後與信陽公主都沒此等待遇。

    伺候她的宮人也是內務府精心挑選的,掌事太監一人,掌事嬤嬤一人,另外大宮女四人,小宮女十人,小太監十人。

    這已經不是一個公主能夠享有的規格了。

    “皇兄。”寧安公主的眸子里掠過一絲復雜,她嘆道,“我用不了這麼貴的東西,也不需要這麼多人。”

    皇帝聞言臉色一沉︰“你是朕最疼愛的妹妹,朕說你用得著你就用得著!”

    “我……”寧安公主欲言又止。

    皇帝扶住她的肩膀,定定地看著她那張飽經風霜的臉,心疼又自責地說道︰“朕當初沒能保護好你,害你吃了這麼多年的苦,往後朕會好生補償你,你什麼不必擔心,一切交給朕就好。沒人敢非議你,若是有,朕就砍了他腦袋!”

    寧安公主還想說什麼,奈何拒絕的話尚未出口,碧霞殿外便傳來了屬于孩子的嘰嘰喳喳的小聲音。

    寧安公主的面上浮現起一抹困惑,皇帝笑了笑,說︰“是小七和他的小同窗的聲音。”

    小淨空是才入宮的,他是小孩子,並不清楚宮里都來了什麼人,他純粹是為漲租一事來的,那日他向姐夫提出了漲租的要求,姐夫說他的要求不合理。

    所以他想問問姑婆,怎樣才能合理漲租。

    只可惜姑婆的情緒似乎有點低落,他是善解人意的小孩子,于是決定暫時擱下漲租的事,化身小萌物努力賣萌了許久,結果就被姑婆面無表情地扔出來了。

    太吵了……

    然後他就去找秦楚煜了。

    秦楚煜最近養了一條小狗,二人追著小狗四處亂跑。

    小狗約莫是聞到了皇帝的氣味,跑著跑著就來碧霞殿。

    秦楚煜與小淨空追到碧霞殿外時恰巧看見在門口曬太陽的皇甫賢。

    他們從未見過輪椅,因此相當好奇。

    小淨空走過去,打量著皇甫賢的輪椅說︰“哇!這是什麼椅子呀?還有輪子!”

    比起這把奇奇怪怪的椅子,秦楚煜的關注點則更多的是在這個人的身上,他疑惑地問道︰“你是誰呀?我怎麼從來沒見過你?”

    皇宮是秦楚煜的家,宮女太監他可能認不全,但這種一看就明顯有點來頭的人他不該不認識才對。

    皇甫賢冷笑著看著面前的一個小豆丁和一個大豆丁︰“你們又是誰?”

    秦楚煜鄭重地介紹道︰“我是秦楚煜,他是我的同窗淨空。”

    皇甫賢上下打量了秦楚煜一番,嗤笑著看了看小淨空,不無譏諷道︰“你都這麼大了,還和這麼小的孩子一起上學,你們昭國的皇子原來這麼笨的嗎?”

    秦楚煜汗毛一炸︰“你說誰笨呀!我我我、我才不笨!我念的是國子監的神童班!”

    皇甫賢呵了一聲︰“塞進去的吧?”

    “你!”

    秦楚煜被噎得面紅耳赤。

    小淨空完全被輪椅的大輪子所吸引,沒留意二人的談話,他蹲下小身子,歪頭認認真真地觀察起面前的大輪子來。

    秦楚煜叉腰跺腳,這是小淨空的習慣性動作,與小淨空相處久了,不自覺也染上了幾分小淨空的做派。

    他生氣地說道︰“你居然敢這麼和我說話!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昭國七皇子!你再這麼無禮,我就讓人揍你!”

    皇甫賢听了這話非但沒被嚇唬到,反而冷冷地伸出手來,一把將秦楚煜推倒在了地上!

    不巧的是,小淨空正蹲在地上看輪子,秦楚煜一倒,把他也撞倒了。

    “哎呀!”小淨空痛呼。

    他的小腳腳被秦楚煜的屁股壓到啦!

    皇帝與寧安公主走過來時看到的就是兩個孩子摔倒在地上的一幕。

    魏公公也跟了出來,他眼疾手快地走上前,先將在上面的秦楚煜拉起來,又將在底下的小淨空拽了起來。

    “沒事吧?摔著哪兒了沒有?”他擔憂地問。

    小淨空的右腳有點痛。

    秦楚煜肉多,他沒摔痛,但他很生氣!

    他唰的轉過身,就要朝皇甫賢撲過去。

    “住手!”皇帝厲喝。

    魏公公忙抱住了秦楚煜。

    秦楚煜果斷告狀,指向皇甫賢道︰“父皇!他推我!”

    皇帝看向了輪椅上的皇甫賢。

    皇甫賢慢悠悠地靠上輪椅的椅背,挑了挑眉︰“我沒推你,你自己摔倒的。”

    秦楚煜睜大眸子︰“你胡說!我才不會自己摔倒呢!就是你推我了!淨空你看見了是不是?”

    “啊?”突然被點名的小淨空一臉懵圈。

    他方才只顧著去研究大輪子了,什麼也沒看見。

    就在此時,蓮兒拿著一束花氣喘吁吁地回來了,她還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將手上的牡丹花遞過去︰“公子……給……你要的……花……”

    這是信陽公主種在御花園暖房的花,一朵價值百金。

    蓮兒隨手一薅,就給薅了五朵。

    皇甫賢隨手接過來,嫌棄地說道︰“才這麼少,不是讓你全摘了嗎?”

    蓮兒抹著額頭上的汗水道︰“……其、其它的……都沒長好……就這五朵最好看。”

    “我不喜歡。”皇甫賢說罷,想也不想地將信陽公主辛辛苦苦培育出來的五朵牡丹花扔了。

    皇帝已經能想象信陽公主發現她的花兒沒了之後的表情了。

    “賢兒。”寧安公主的臉色沉了下來。

    皇帝的喉嚨有些發干,他弱弱地抽了口涼氣,輕咳一聲,鎮定地說道︰“無妨,幾朵花罷了,賢兒喜歡牡丹,回頭朕讓花房再挑幾盆送到碧霞殿來。”

    他說著,轉頭對秦楚煜沉聲道︰“還不快過來見見你姑姑和表哥?”

    秦楚煜問道︰“誰是我姑姑?誰是我表哥?”

    寧安公主朝他走過來,抬手摸了摸他腦袋︰“我是你寧安姑姑,他是你賢表哥。”

    她說著,指了指身後的皇甫賢。

    秦楚煜一把拿開她的手︰“他才不是我表哥!”

    皇帝的眸光一沉︰“放肆!”

    秦楚煜怒指皇甫賢道︰“他推我!”

    皇甫賢雲淡風輕道︰“我沒推你。”

    秦楚煜氣到抓狂︰“你推了你推了你就推了!”

    寧安公主看向皇甫賢,嚴肅地問道︰“你到底推了七殿下沒有?”

    皇甫賢一臉坦蕩與恣意地迎上寧安公主的視線︰“沒、有。”

    “你有!”秦楚煜快要氣炸啦!

    “夠了!”皇帝厲聲喝止了秦楚煜,對魏公公道,“送七殿下回坤寧宮,還有,送淨空回仁壽宮。”

    魏公公硬著頭皮應下︰“……是。走吧,七殿下,淨空。”

    二人被魏公公輕輕擁著朝前走。

    轉過身的一霎,秦楚煜抬手抹了眼角委屈的淚水︰“……我沒撒謊,他就是推我了,父皇為什麼不信我?”

    小淨空安撫地拉住了秦楚煜的小胖手,回頭望向輪椅上的少年。

    而此時少年也正好望向了這邊。

    小淨空看見少年沖他露出了一抹惡意而又挑釁的笑。

    滾遠點。

    少年譏諷勾唇,無聲地說。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