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65章 527 歡喜(兩更)



    除夕宮宴,皇帝與莊太後齊齊開溜,只留下蕭皇後與太子主持大局,邀請了信陽公主等諸位皇室宗親慶賀邊關戰事告捷,喜迎新年。

    這真是開天闢地頭一回。

    皇帝毫無心理壓力地進了院子,母後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魏公公一言難盡地看著自家陛下。

    自從相信自己服下了迷藥之後,自家陛下就在放飛自我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了,要不要提醒陛下,他吃的只是一顆生發丸呀?

    “母後!朕來啦!”

    皇帝即刻化身莊太後的小尾巴。

    魏公公捂住眼,媽的!沒眼看了!

    顧嬌本是要進宮向姑婆報平安的,既然姑婆來了,那就不必再大費周章了。

    顧嬌與姑婆進了堂屋。

    先前沒太仔細觀察,眼下陪著姑婆在家里轉悠了一圈,才發現自己離開的三個月里,家里其實是有很大變化的。

    前院的菜圃擴大了一圈,多種了小蔥與蘿卜,菜圃對面的小魚塘被填上了,換上了一口大魚缸。

    這是小淨空提出來的,他說家里有了弟弟,弟弟也該有自己玩的地方,哪怕弟弟還這麼小,可他依然義無反顧地將自己的小魚塘貢獻了出來。

    再就是後院通往隔壁的通道已經不是一條通道了,那面牆徹底被推掉了,如今兩座宅子的後院連在了一起,變成了一個大院。

    “姑爺爺把那座宅子買下來了。”見顧嬌一臉錯愕地看著打通的院子,蕭珩在她邊輕聲解釋。

    “不便宜吧。”顧嬌喃喃道。

    蕭珩點頭︰“嗯,花了一千兩呢。”

    原先沒這麼貴的,可自打出了一個新科狀元,碧水胡同便多了一個狀元胡同的稱號,地價房價那是嗖嗖的漲。

    就這一千兩還是友情價。

    顧嬌古怪地問道︰“姑爺爺哪兒來那麼多錢?”

    如果她記得沒錯,國子監祭酒的俸祿好像沒那麼高啊。

    蕭珩扯了扯唇角︰“就……賣了個把官職。”

    顧嬌︰姑爺爺還干這種事!

    老祭酒賣官職的操作是這樣的,先是放出自己想買宅子的消息,然後就有心懷不軌之人找上門來,以重金賄賂老祭酒。

    老祭酒直接將金子抱去了皇帝的御書房,義憤填膺地告訴陛下︰“我霍弦一生清廉,效忠陛下,絕無二心!居然想賄賂我,簡直痴心妄想!微臣在此立誓,就算全朝堂的文武百官都被收買了,微臣也不會被收買的!”

    老祭酒最後的話成功引起了皇帝的深思,皇帝自親政以來遇到了不少事,忽然間就明白了莊太後當年的一些決斷。

    皇帝與莊太後在用人上是截然不同的,皇帝的眼里揉不得沙子,他用人須得是作風正直之輩,譬如老侯爺,譬如老祭酒,唯獨宣平侯風流了些,但也從違法,不違背倫理綱常。

    莊太後心寬一些,她講究用人之長、容人之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唐岳山。

    唐岳山此人好大喜功,叔嫂不倫,換做皇帝是萬萬不會重用他的。

    可這次邊塞的戰役打下來,皇帝忽然覺得唐岳山此人還是優大于劣的。

    皇帝開始思考莊太後的攝政之道,發覺莊太後的身上有許多值得自己學習的地方。

    水至清則無魚。

    就好比祖上傳下來的蔭官制,真取締它是萬萬不能的,它動搖了太多權貴與士大夫的利益,可母後用了一招六部考核制就輕松將問題解決了。

    雖說還是會有蔭官,然而在最大程度上減少了蔭官的平庸資質以及在位年限,這就是一種完美的平衡。

    皇帝覺得,買官的事怎麼都會存在的。

    老祭酒拒絕了,也難保對方不找下一個,與其找到不知哪個官員的名下,不如讓老祭酒應下。

    這樣至少他知道哪些官是買來的,一切盡在掌控中,等到朝綱徹底穩固了,他再將這伙人一網打盡!

    于是老祭酒在皇帝的允許下光明正大地收受賄賂,買下了狀元隔壁的大宅子!

    莊太後與皇帝在堂屋坐下,二人都有許多話要和顧嬌說。

    老祭酒不動聲色地去灶屋做紅糖餈粑。

    蕭珩打算去給老師打打下手,遭到了老祭酒的無情拒絕。

    自己的廚藝幾斤幾兩心里沒點數嗎?還是你想吃死莊錦瑟啊!

    “阿珩過來幫忙貼對聯吧。”姚氏笑著說。

    “好。”蕭珩走出去,拎著一桶漿糊,帶著家里的幾個小男子漢去門口貼對聯。

    莊太後倒是沒提戰場上的事,那些事可以過完年再提,她說的是村子里的事。

    她派去清泉村的太監與侍衛見到薛凝香了,周二壯與黎院長同時求娶薛凝香的事在十里八鄉造成了極大的轟動。

    薛凝香是個小寡婦,鄉下人多瞧不上她,卻又有心術不正的想要染指她,原先顧嬌一家子與周母都在時那些子小人還能有所收斂。

    後面顧嬌一家子走了,周母過世了,顧琰的兩個暗衛也回京了,薛凝香的處境就變得艱難起來。

    有一次她睡到半夜,隔壁村的流氓痞子竟然翻牆進了她的屋,把她壓在床上欺負她,還是狗娃醒了,哭聲太大把鄉親們驚來了才沒叫那人得逞。

    在鄉下根本藏不住消息,夜里剛發生的事翌日便傳遍了鄉里。

    那個流氓痞子叫李大柱,他婆娘第二天便上門與薛凝香大吵一架,罵薛凝香是狐狸精小賤蹄子小娼婦……在高粱地里脫光了勾引她男人,還叫她男人大半夜的去找她。

    薛凝香從受害者變成了勾搭人的狐狸精,有理說不清。

    諸如此類的事並不少,薛凝香在信上從未提過,要不是莊太後的人去了一趟鄉下,也不會知道薛凝香遭了這麼多委屈。

    羅里正是護著薛凝香的,可他越護,閑言碎語越多。

    弄到最後,他這個里正也變得里外不是人。

    黎院長得知此事後就想把薛凝香接到鎮上,偏這時,周二壯回來了。

    事情是怎麼鬧得人盡皆知的已無從知曉,總之全村都知道薛凝香被自家小叔子和天香書院的院長大人看上了,確切地說,他們認為是薛凝香勾搭上了他倆。

    薛凝香被罵慘了。

    她遠在百里之外的娘家人也得了信,過來揪住薛凝香一頓痛罵。

    有時人性就是如此,見過了薛凝香在泥潭掙扎的日子,就不願看到她從里頭爬出來。

    在不少人看來,一個克死了丈夫的寡婦就該被人唾棄著,憑什麼過上人上人的日子?

    當然這一切都是有辦法解決的,人們敢去罵一塊擋了路的石頭,但幾乎沒人去罵村子前後的大山。

    莊太後直接就將薛凝香變成了村子里最高的那座山。

    “我家太後想請薛娘子去京城一趟。”

    太監此話一出,十里八鄉的人直接跪了。

    他們知道的最大的官就是縣太爺,太後是什麼?是菩薩,是佛祖,是天!是一根手指頭,不,不用手指頭,一口氣就能要他們全村人的命的強大存在!

    眾人看向薛凝香的眼神已經由嫉妒變成惶恐了。

    他們嫉妒不起了。

    當然了,莊太後也不是真的要把薛凝香強行叫來京城,那是給她撐場面的話而已。

    莊太後派去的人告訴薛凝香,有太後給她撐腰,讓她什麼也不用怕,就是想娶十個八個丈夫,也沒人敢閑話她的。

    薛凝香讓這大逆不道的話嚇得不輕,什麼十個八個丈夫啊,她可沒這想法!

    不過,這麼一通談話下來,倒真讓薛凝香的膽子大了不少。

    周二壯與黎院長都是十分優秀的男人,再過十年、二十年,興許薛凝香會選擇意氣風發的少年周二壯。可只比顧嬌大兩歲的她在如今這個年紀,背負著眼下這些坎坷的遭遇,會更傾向于黎院長這種父親一般的男人。

    他成熟穩重、他體貼細致,他待人包容,他還有錢。

    再者,周二壯是薛凝香的小叔子,薛凝香心里過不去那個坎兒。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她是一個母親,羈絆一個女人的有時並不是男人,而是孩子。

    狗娃喜歡黎院長,稀里糊涂認了個爹,她這個做娘的還能怎樣?

    黎老夫人對薛凝香與狗娃的疼愛是加分項。

    說白了,就是薛凝香累了,想要找個能夠讓自己依靠的男人安安穩穩地過完下半輩子。

    對于薛凝香的選擇,莊太後表示理解。

    這世上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像顧嬌一樣堅強,顧嬌是獨一無二的。

    她從不去向任何人尋求安全感,她的內心足夠強大並且充滿力量。

    這自然是有代價的,沒人生而堅強,不過是有太多的東西需要她用稚嫩的肩膀去扛。

    她的嬌嬌,全都扛住了。

    薛凝香不用成為第二個嬌嬌,她輕松自在地過自己的小日子就好。

    另外,薛凝香給顧嬌寫了一封信,莊太後一直放在自己打牌的錢袋里,她將信交給顧嬌。

    這一次薛凝香倒是沒再報喜不報憂了,畢竟莊太後的人什麼都知道了,她瞞著也沒任何意義了。

    她在信上問了太後的情況,為何太後會認識她,是蕭六郎這個新科狀元在京城混得太好了,還是顧嬌與侯府那邊相認了,然後把太後那邊的人給驚動了?

    薛凝香尋思著自己也沒那麼大面子。

    “……總不會那個得了麻風病的老太太就是太後吧?沒那個運氣吧,那我豈不就是給太後做過飯?太後她還幫我看過娃?一定不是的吧……我家祖墳也沒冒青煙呀……”

    顧嬌想了想,提筆回了一句︰你要不回你家祖墳看看?

    “嬌嬌!嬌嬌!”

    是小淨空抓著一封信跑過來了。

    他原本是在貼對聯,突然看見顧嬌在看信,就想起了自己這邊也有信。

    小孩子就是這樣。

    “嬌嬌,茗兒哥哥給我寄的第二封信!”

    “要給我看嗎?”顧嬌問。

    信是十分私密的東西,顧嬌並不會因為小淨空是小孩子便去隨意拆閱他的信件。

    但如果他要與自己分享,顧嬌也會欣然接受。

    “嗯!想給嬌嬌看!”小淨空點頭點頭。

    顧嬌拆了信,信上都是孩子間的問候,小淨空在上一封回信中提到了一些家里以及國子監的趣事,成功激起了茗兒的學習勁頭。

    茗兒告訴小淨空,他也去國子監上課了。

    只不過,他上的是武課。

    梁國的國子監與昭國略有不同,是分了文武的,大概是因為梁國的科舉不僅有文舉,也有武舉。

    第一次念這封信時小淨空還沒太大感觸,這會兒與顧嬌一起重新看了一遍,突然感覺自己特別特別羨慕茗兒哥哥。

    他也想習武。

    他要保護嬌嬌。

    與第二封信一起到來的是茗兒在第一封信里提到了的有關《照影》曲譜的謝禮,信是用飛鷹送的,來得快,謝禮是用車馬拉的,所以才慢了。

    謝禮是裕親夫婦的準備,都是一些梁國的特產外加十幾樣小孩子的玩具,還算有心。

    另外,裕親王妃知道小淨空天資聰穎,正在學習各國語言,特地挑選了十本只有上國才有的書籍,都是適合小淨空這個水平的。

    蕭珩給小淨空做了計劃,他每日讀一點,三門上國語都進步了不少。

    為了證明自己的進步,小淨空跳下椅子,噠噠噠地跑回屋,將自己的三本上國詩集拿了過來︰“嬌嬌,我背給你听!”

    隨手他小手背在身後,搖頭晃腦地背了起來。

    ……好像顧嬌听得懂似的。

    顧嬌是第一次出遠門,以往都是蕭珩出去,每次回來蕭珩都能感覺到家里的變化,而這回,輪到顧嬌感受這些變化了。

    顧小寶長大了,顧琰與顧小順長個了,小淨空長頭發了,還會背很多很多上國詩集了……

    這種感覺有點新奇。

    晚飯沒那麼快做好,倒是熱水先燒好了,姚氏叫幾個孩子去洗澡。

    “趕緊洗完澡了把衣裳洗出來,大年初一不洗衣裳的。”姚氏說。

    “我先去洗!”小淨空一秒化身愛洗澡的乖寶寶,渾然忘了顧嬌不在的三個月他究竟有多抗拒洗澡!

    “嬌嬌也去洗吧。”姚氏對顧嬌溫柔說道。

    “好。”顧嬌應下。

    燒的水暫時只夠兩個人洗的,其余人就得等下一波。

    “姐夫,謝謝你,請你幫我洗澡。”小淨空來到門口,無比禮貌地對正在貼對聯的蕭珩說。

    蕭珩嘴角抽了抽︰“呵,你上次好像不是這麼說的,再敢捉你去洗澡,你就要怎麼著來著?”

    離家出走。

    “咳。”小淨空清了清小嗓子,攤手,一臉無奈地說道,“誰還沒個年少輕狂的時候?”

    蕭珩︰“……”

    蕭珩帶著小淨空去西屋洗澡。

    西屋的炭火燒得旺旺的,並不冷。

    顧嬌也去洗澡了。

    她才發現家里添置了新的木桶,又大又深,坐下去能讓整個小身子都泡進水里。

    呼。

    太舒服了。

    她的小腳尖在水下一下一下地蹦著。

    蹦了一會兒,她忽然想起一件事來。

    她毫發無傷地回來了,相公答應她的事是不是也該兌現了?

    ……

    蕭珩從西屋出來,就見顧嬌已經洗完澡也洗完頭,穿得暖融融的在堂屋坐著了。

    蕭珩微微一愕︰“這麼快?”

    小淨空還在木桶里玩水呢,水有些涼了,他是去灶屋再給小淨空打一通熱水過來的。

    顧嬌睜大一雙布靈布靈的眼楮看著他。

    莊太後上灶屋吃紅糖餈粑去了,皇帝也跟了過去,堂屋里只剩下顧嬌一人。

    天色其實有些暗了,可顧嬌的眸子亮得逼人,實在令人無法忽視。

    “怎麼……這麼看著我?”蕭珩問。

    “我沒受傷。”顧嬌說。

    “嗯,我知道。”蕭珩點頭。

    說完,他意識到了什麼,神色一怔,睫羽顫了顫,臉頰開始發熱。

    顧嬌兩手托腮看著他,是期盼的小眼神沒錯了。

    ------題外話------

    能求一波月票嗎?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