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20章 嬌嬌的怒火



    另一邊,銀狐男子殺氣騰騰地去找顧嬌,巡邏的士兵都被他的氣勢嚇到,連出聲行禮都不敢了。

    也不怪銀狐男子如此氣憤,他聰明一世糊涂一時,在一個臭小子手里栽了如此大的跟頭!

    他不願承認自己的愚笨,也不願去後悔若是當初沒有剛愎自用,而是听了叔叔的話結果會是怎樣?

    可世上沒有如果,只有後果和結果。

    他欺騙不了自己,他悔得恨不能從未遇上那個昭國士兵!

    若是在給他一次機會,他一定毫不猶豫地殺了他!

    如今殺他也晚了,可他滿腔怒火無處發泄,總得要做點什麼!

    只是令銀狐男子始料未及的是,當他一腳踹開顧嬌的房門時,等待他的卻是一間空蕩蕩的屋子。

    “人呢?”

    “醫官!”

    沒有醫官。

    “大人!”在附近巡邏的士兵循聲走了過來,沖銀狐男子拱手行了一禮。

    銀狐男子抬手指向屋子,冷聲道︰“里頭的人上哪兒去了?”

    士兵一臉古怪地說道︰“大人是問童醫官嗎?不是大人將童醫官叫去給公主治病了嗎?”

    “我幾時……”銀狐男子欲言又止,他深深地看了眼空蕩蕩的屋子,想到了什麼,面色一變,推開士兵大步流星地朝自己的院子走去!

    臨近院子時他听見了一陣騷動,緊接著他看見不遠處濃煙滾滾、火光漫天。

    “快快快!水!”

    一名伍長指揮著士兵四處奔走打水,現場亂作一團。

    銀狐男子隨手抓起一個去打水的士兵,厲聲道︰“出了什麼事?”

    士兵驚嚇地說道︰“大人!您的院子走水了!”

    他的院子?

    銀狐男子的臉色再次一變,扔下士兵沖了過去。

    火是從他書房的里頭燒起來的,起先士兵們沒注意,等燒到外頭時火勢已經有些大了,書房的文書也好,重要物件也罷,幾乎全給燒沒了。

    玉碟。

    他們大歷朝的皇族玉碟!

    那是他們皇甫家的族譜!

    每一任皇族的子嗣都記錄在玉碟之上,是唯一能追溯他們身份的東西!

    沒了玉碟,誰知道他們皇甫家還剩下什麼後人,又有誰知道他皇甫崢是前朝皇族的什麼人!

    傳國玉璽丟了可以找,壞了可以做,唯獨這數百年皇族的族譜一旦沒了,就再也無法挽回了。

    這一把火,燒掉的不是大歷朝的玉碟,是皇甫家的氣數。

    皇甫家的氣數盡了……

    皇甫崢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場仿佛燒盡了皇甫家江山氣數的大火,心底怒氣翻涌,怒海生波!

    他的身子漸漸有些搖搖欲墜。

    他拒絕接受腦海里閃過的念頭!他拿劍的手開始隱隱顫抖!

    “公主有沒有事?”他強忍著問一旁的士兵。

    士兵道︰“公主出去了。”

    皇甫崢蹙眉道︰“出去了是什麼意思?”

    士兵答道︰“公主說出去走走。”

    皇甫崢從未限制過寧安公主出院子的自由,只要在山上,她可以任意行走。

    可前幾日她足不出戶,今日卻出去了?

    皇甫崢這才記起來寧安公主將童醫官召過去為她治病的事,他匆忙趕來就是覺得事出蹊蹺,結果看見這場大火,一下子把正事兒給忘了。

    不對,大火燒了玉碟才是真正的大事。

    不過燒都燒起來了,他難道還能把玉碟的灰燼搶出來拼湊完成不成?

    皇甫崢去了寧安的屋子,一切看似沒有多大改變,但仔細翻找會發現寧安公主的令牌不見了,桌上的點心與干糧也沒了。

    皇甫崢冷冷地眯了眯眼,寧安,你最好不要背叛我!

    後山的林子里,身著紫貂披風的寧安公主腳底一滑,重重地摔了一跤。

    “公主!”蓮兒趕忙扶住她。

    寧安公主搖搖頭︰“我沒事。”

    他們一共四人,寧安公主、蓮兒、童醫官與顧嬌。

    四人都戴上了口罩,冒著凜冽的寒風在後山的林子里穿梭。

    寧安公主其實並沒有京城傳聞的那般嬌弱,至少如今不是了。

    她在邊塞苦寒之地生活了這麼多年,時常與牧民們打成一片,她放過羊、種過地、干過髒活累活,她的一雙手早已不是養尊處優的縴縴玉手,她的臉也因飽經風霜與暴曬失去了玉雪晶瑩的肌膚。

    但她身上依舊有著一股皇族的高貴氣質。

    “啊!”

    寧安公主又摔了一跤。

    很快,童醫官也摔了一跤。

    沒辦法,雪太深了。

    “公主!我背您吧!”蓮兒心疼地說。

    寧安公主擺擺手︰“你背不動我,我太沉了。”

    她說著,回頭看了眼來時的路。

    這會兒盡管是夜里,然而由于雪地反射的月光,整個後山依舊顯得十分亮堂,乃至于整個地上都是他們斑駁的腳印。

    “趕緊走,他們很快就會追上來的!”

    寧安公主喘息著說。

    顧嬌凝了凝眸,問寧安公主道︰“密道在哪里?”

    寧安公主抬起有些酸軟的手,往林子後方指過去︰“穿過這片林子,有一口古井,井下就是密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

    最後一句令童醫官的眼皮子都跳了起來︰“公主,什麼叫你沒記錯的話?你是知道密道還是不知道密道啊?”

    寧安公主為難地說道︰“我只是在書房見過密道的圖紙,大概是記得……”

    “啊……”童醫官啞巴了。

    這要是記錯了,他們走投無路,豈不是死得更慘?

    “走吧。”顧嬌道。

    童醫官咬牙跟上。

    逃都逃出來了,也不可能再回去了。

    蓮兒與童醫官攙扶著寧安公主,顧嬌拿著紅纓槍,盡量與幾人保持著安全距離。

    他們穿過了林子,來到古井附近。

    古井被厚厚的大雪蓋住,幾人找了許久才找到井蓋。

    “上鎖了!”童醫官絕望地說。

    顧嬌伸出紅纓槍,抬手一挑,輕松將鎖挑斷。

    目瞪口呆的童醫官︰“……”

    顧嬌點燃火折子,往古井下一扔,借著火光看清了古井壁以及井底的景象。

    井壁上掛著一個軟梯,井底空蕩蕩的,暫時沒發現什麼危險。

    “我先下去。”

    顧嬌說。

    “當心!”寧安公主對她道。

    “嗯。”顧嬌回頭,略一頷首,拿著紅纓槍縱身躍入了井中。

    幾人見她沒用軟梯,直接跳下去的,不由地又驚訝了一把。

    顧嬌將火折子拾了起來,四周瞧了瞧,抬頭說道︰“下面有一條通道,暫時沒發現危險,你們下來吧。”

    “公主,您先下去。”蓮兒說。

    寧安公主點點頭,緩緩踩著軟梯下到井底。

    緊接著是蓮兒。

    她身上背著包袱,差點卡在井口上。

    “你把包袱扔下來。”顧嬌對她說。

    “好,顧小兄弟,你、你接住了!”蓮兒將包袱拋給了顧嬌。

    顧嬌順手接住。

    蓮兒小心翼翼地爬了下來。

    她穩住身形後,仰頭望向井口︰“童醫官,你也趕緊下來吧!”

    童醫官一只腳跨在井口上,另一只腳卻遲遲邁不動︰“我我我我……我怕高……”

    “不高的!有梯子!”蓮兒說。

    童醫官瑟瑟發抖,怕得都快哭了︰“不行,我真的做不到……”

    而就在此時,不遠處傳來了士兵的厲喝︰“大人!他們在那里!”

    童醫官一秒把腿撂進來,嗖嗖嗖地下了梯子!

    所有人︰“……”

    顧嬌將火折子遞給童醫官,她自己則飛速爬上井口,將井蓋蓋上,井蓋原本是自帶的機關了,顧嬌將井蓋下的鐵棍一轉,井蓋便從里頭鎖死了。

    她跳下來,對幾人道︰“走!”

    幾人進了密道。

    密道里黑漆漆的,起先顧嬌還能用火折子,可走了一段後,火折子都不能亮了。

    “蓮兒,把夜明珠拿出來!”寧安公主對蓮兒道。

    “好!”蓮兒從包袱里取出了一顆比拳頭還大的夜明珠。

    顧嬌沒見過這麼大的夜明珠,怪新奇的。

    寧安公主垂眸,苦澀地笑了笑︰“是我生辰的時候,母後送我的。”

    顧嬌不知寧安公主再提起姑婆時是什麼樣的心情,姑婆曾百般阻撓這門親事,然而寧安公主被情愛沖昏頭腦,一心一意遠嫁駙馬,得來的卻是一場算計與背叛。

    “也不知母後還想不想見到我。”

    “想的。”顧嬌說。

    姑婆從沒忘記過寧安公主。

    寧安公主的眼眶閃過淚意,可她沒哭出來,她忍住了。

    密道的回響聲很大,顧嬌能听到他們撬開了井蓋,洪流一般地追了過來。

    除了顧嬌,其余三人都走不快,他們最終還是被追上了,在一個巨大的岩洞里。

    岩洞的一端連著來時的密道,另一端卻是一座懸在峭壁之上的索橋。

    月光與峭壁上的雪光徐徐射入岩洞內,岩洞中有了光亮。

    顧嬌將小背簍拋給童醫官,擋在三人身前,冷冷地看向涌入岩洞的追兵︰“你們先走。”

    “今天一個也不許走!”

    皇甫崢的聲音出現在大軍身後。

    岩洞內的士兵即刻分開讓出一條道來。

    皇甫崢神色冰冷地走過來,目光落在顧嬌的身上,微微地眯了眯眸子︰“我小瞧你了,又是疫病,又是凍傷,竟然還有力氣折騰!”

    “疫病?”蓮兒不可置信地看向了顧嬌。

    童醫官也一臉震驚地看過來。

    皇甫崢將二人的神色盡收眼底,目光移到了面無表情的寧安公主臉上。

    寧安公主卻沒看他,仿佛連一個眼神都不再願意給他。

    皇甫崢捏緊了手指︰“看來你們還不知道,她感染了疫病,是她把疫病帶過來的,她就快死了,你們跟著她逃出去,遲早也會被她感染,死于疫病。”

    蓮兒嚇得往寧安公主身邊靠了靠。

    童醫官怔怔地看向顧嬌︰“你……你給我吃的那些藥……是治疫病的藥?”

    皇甫崢眉心一蹙,他看看已經能行動自如的顧嬌,又看看完全不見絲毫病態的童醫官,恍惚間,他意識到了什麼!

    他激動道︰“你有治療疫病的藥!”

    “有也不給你。”顧嬌沉聲道。

    她刻意壓低了音量,又隔了一層鐵質面罩,乍一听下成了一道雌雄莫辯的少年聲。

    皇甫崢大笑了三聲︰“天不亡我!”

    沒人知道皇甫崢此刻的心情究竟有澎湃,原本以為必死無疑了,可這小子手中竟然有藥!

    是真正能治好瘟疫的藥!

    他和叔叔有救了!

    顧嬌的身上什麼也沒帶,反倒是童醫官背著一個自己的藥箱,還抱著一個顧嬌的小背簍。

    皇甫崢冷冷地勾了勾唇角︰“這小子交給我,你們去把他們攔下!”

    “是!”

    他深沉的目光望向寧安公主︰“注意別傷了公主!”

    “是!”

    士兵們一擁而上。

    顧嬌掄起紅纓槍,皇甫崢一躍而起,與她交起了手來。

    皇甫崢冷哼道︰“小子,怎麼說也是我把你救出來的,如果不是我,你早在雪地里凍死了!你不感激我就算了,竟然恩將仇報,害了我和我叔叔,還妄圖拐走公主!”

    “不是拐走,是營救。”顧嬌一槍斬下去!

    皇甫崢抬劍抵擋,雙方的力量在岩洞中廝殺出了另一片戰場!

    皇甫崢冷笑︰“小子,你不是我的對手!”

    顧嬌還在病中,實力的確打了折扣,可皇甫崢染了疫病,也不比顧嬌強上多少。

    顧嬌又一槍朝皇甫崢刺來時,皇甫崢竟然沒擋住,生生被斬斷了長劍!

    顧嬌的紅纓槍猛地刺穿了他的肩膀!

    隨即顧嬌一腳將他踹飛在了地上!

    皇甫崢當即吐出一口血來。

    他沒料到這小子這麼能打!

    難怪能殺了天狼!

    要說顧嬌的武功確實是不如皇甫崢的,可顧嬌不要命,他皇甫崢敢嗎?

    顧嬌的目光如同一只凶殘的幼狼,她幾步踏上前,朝著皇甫崢猛得攻擊而去。

    她體力快耗盡了。

    得在那之前解決掉這個麻煩!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