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61章 523 夫妻相見(二更)



    顧長卿與顧嬌此次去接的人是寧安公主與皇甫崢的兒子,今年十三,寧安公主提到他時沒說太多,只道了句“他身體不大好”。

    可當三人真正趕到寧安公主提供的住址時,才明白他們低估了“身體不大好”這句意思。

    那是一個坐在輪椅上的少年,臉頰清瘦,皮膚有著病弱的蒼白,他裹著厚厚的披風,領子上的狐毛隨著凜冽的寒風幽幽鼓動。

    他有一雙狹長的鳳眸,像極了他的父親。

    而他的鼻子和嘴又像極了他的母親。

    他坐在種滿翠竹的院子里,身邊只有四個護院。

    他看到身著盔甲的兄“妹”三人,表情沒有絲毫波動,只是用雙手扶住輪椅的輪子,淡淡地說道︰“你們是來接我的?”

    “呃……啊,是!”顧承風愣愣地說。

    “走吧。”他推動輪椅。

    顧長卿定定地看著他,沒說什麼,走上前,繞到他身後為他推輪椅︰“我來。”

    他松開放在輪子上的手。

    “那什麼,你不問問我們是誰嗎?”顧承風疑惑地問他。

    他道︰“不是我父親的人就是我母親的人,我父親兵敗了,所以我猜,你們是我母親派來的。”

    “還挺聰明。”顧承風嘀咕。

    唉,老實說顧承風有點兒失望。

    他原以為他們是來救人,誰料真的是字面上的接人。

    還想打一架,讓大哥看看他的功夫呢,又白瞎了!

    顧長卿推著少年往門外走去。

    顧嬌站在門口,雙手抱懷靠著門框。

    顧長卿將輪椅推過去時,顧嬌朝他的腿上看了一眼。

    不是出于冒犯,也不是出于好奇,純粹是一個大夫對于患者的診斷。

    可惜了,他的腿上蓋著厚厚的毯子,將他一雙腿捂得嚴嚴實實,顧嬌什麼也沒看見。

    宅子里有少年專用的馬車,後面的門板能打開,放下來就是一個滑坡。

    顧長卿將輪椅推了上去,顧承風幫著合上門板。

    “他們要一起走嗎?”顧長卿看了看宅子里的四名護院。

    少年淡淡說道︰“京城缺伺候我的人嗎?”

    這話沒毛病,只是听著莫名讓人感覺他不太好親近。

    不過顧長卿原本也沒打算親近他,回京的路上他與他是君臣,可能回京之後就成了再不相見的陌路人。

    車廂的地板上有固定輪椅的東西,只不過顧長卿並不熟悉這個,少年也沒提醒。

    車夫打算駕車時,顧嬌開口道︰“等等。”

    車夫停下。

    顧嬌一把掀開簾子上了馬車,將隱匿在地板上的幾個木扣拉出來,卡在了輪椅的輪子上。

    整個過程她沒故意去觸踫少年的腿。

    做完這些,她看了少年一眼,才轉身下了馬車。

    他們是先出發的,大軍還在後面。

    顧長卿找了一間回京之路上必經的驛站,要了兩間房,一間給顧嬌,一間給少年。

    大軍夜里就能抵達,顧長卿與顧承風睡營帳。

    少年住進驛站後便睡著了,晚飯也不出來吃。

    兄妹三人在院子里生了一堆篝火,烤了點紅薯和臘肉。

    顧長卿挑了些糧草去馬棚喂馬。

    顧承風與顧嬌坐在火堆旁,顧承風往顧嬌身邊挪了挪,小聲說道︰“喂,你有沒有感覺那小子好奇怪啊?”

    “怎麼奇怪了?”顧嬌翻了翻架在火堆上的臘肉。

    顧承風咽了咽口水,用棍子插了一個烤好的紅薯起來,壓低音量說︰“他親爹死了,他好像都不難過的。還有他的性子,總讓我感覺陰森森的。再還有他的腿,你說他的腿是怎麼回事啊?他是受傷了還是瘸了?”

    顧承風說著說著,忽然感覺一絲不對勁,他猛地扭過頭,就見少年不知何時從屋子里出來了,正坐在冷風直灌的輪椅上,陰森得像個來自陰間的鬼。

    顧承風一貫膽大,這會兒也沒忍住汗毛一炸,手里的紅薯都掉了!

    顧嬌平靜地看了看他,收回目光,繼續烤肉。

    “你們在烤什麼?”少年問。

    “臘肉。”顧嬌說。

    “我也要吃。”少年道。

    顧嬌翻了翻烤肉︰“烤好了給你送進去。”

    少年拒絕道︰“不要,我要在這里吃。”

    從屋子到這里有台階,他自己是下不來的,顧承風定了定神走過去,將他連人帶輪椅抱下台階,隨後把他推到了火堆旁。

    “這兒風大,你吹會兒就進去吧。”顧承風好心提醒。

    少年沒接他的話,而是看向認真烤肉的顧嬌︰“你為什麼戴面具?你很丑嗎?不能見人?”

    顧承風腰桿兒一挺︰“哎!你怎麼說話的!誰丑了!”

    少年譏諷道︰“不丑干嘛遮著臉?”

    顧承風氣得揍他,顧承風冷下臉來,哼道︰“我們樂意!遮臉就是沒臉見人,那你坐輪椅是沒腿走路嗎!”

    話音一落,顧承風感覺少年的表情僵了一下。

    顧承風忽然意識到自己可能說錯了話,他張了張嘴,想補救什麼,奈何已經晚了。

    少年緩緩地扯了扯唇角,似嘲似譏地笑了笑。

    隨後,在顧承風帶著幾分心虛與愕然的注視下,他抬起蒼白的手,拉開了蓋在腿上的毯子。

    一陣寒風吹過,吹起了他那雙空蕩蕩的褲腿。

    ……

    邊塞大捷的軍報早在十二月處便通過八百里加急抵達了皇宮,皇帝與文武百官齊齊松了一口氣。

    前朝余孽勾結海匪與陳國大軍,導致昭國的兩處邊境同時開戰,昭國腹背受敵,又听聞老侯爺與寧安公主被抓了去。

    對于這場仗,眾人本是沒報多少信心的。

    可沒想到顧家軍這麼快就打贏了。

    皇帝開始期盼寧安公主、顧長卿、唐岳山、老侯爺以及將士們的歸來。

    當然了,還有小神醫。

    放小神醫出京的聖旨是他給的,他那會兒真沒料到小神醫去邊塞了,要不是月古城傳來消息,說來了兩個莊太後派過去的大人,拿著仁壽宮的令牌,他還一直被蒙在鼓里。

    早知她是去那麼危險的地方,他說什麼也不會給她出城的聖旨。

    天知道他快被母後怨死了,他已經三天沒見到母後了!

    “還沒到嗎?還沒到嗎?”皇帝在御書房坐立難安。

    “快了快了,說是再有幾日就能到。”魏公公笑著說道。

    皇帝幽怨地看了看他︰“你上次也這麼說的!”

    魏公公訕訕一笑︰“那不是……遭遇大雪封山,突然走不了了嗎?”

    回來的天氣比去時更冷了,大雪封山的次數也更多了。

    原本按照大軍急行軍的速度,二十號就能抵達京城的,可一日拖一日,把小年都拖過去了,仍是不見大軍的影子!

    皇帝頹然地癱坐在椅背上︰“小神醫再不回,母後怕是這輩子都不會理朕了。”

    皇帝錯了,嬌嬌回不回,莊太後都不想理這個傻兒子了!

    竟然把她的嬌嬌弄到邊塞去了!

    她當初是怎麼沒用被子捂死他的!

    碧水胡同那邊,一家人也是盼顧嬌盼到度日如年。

    顧嬌離開的當晚他們都睡下了,是第二天蕭珩才將顧嬌去了邊塞的消息告訴他們。

    姚氏差點當場暈過去。

    邊塞在打仗,她的女兒怎麼去了那種地方?

    顧琰習慣了顧嬌的存在,突然她走了,顧琰只感覺自己是被人砍了一半帶走了。

    顧小順也很擔憂和難過。

    他從小與顧嬌一塊兒長大的人,他與顧嬌相處的日子最長,分開的時候最短,因此幾人中,其實屬他最不習慣。

    小淨空一覺醒來,發現顧嬌不在了,差點哇哇大哭,隨後他就看見了顧嬌留給他的信,再隨後他把眼淚統統憋了回去。

    嬌嬌不在京城,他哭了也沒用。

    他要把小眼淚留著,回來了哭給嬌嬌看。

    蕭珩如今在翰林院與刑部同時任職,刑部的消息比翰林院靈通,但凡前線有什麼動靜,刑部都能與兵部最先知曉。

    說是公務所需也好,說是私心也罷,蕭珩這兩月在刑部的日子多過于翰林院,他拆開了不知第幾封信函。

    “又大雪封山了嗎?”

    邢尚書路一邊寫著奏折,一邊問一旁在一旁整理信函的蕭珩。

    蕭珩將信函收好,語氣如常地說道︰“嗯,在滄州一帶耽擱了。”

    邢尚書蹙了蹙眉,說道︰“滄州離這兒少說七八日的距離,年前大軍怕是回不來了。”

    後日就是除夕,就算大軍馬不停蹄也趕不回京城了。

    蕭珩望著窗外紛紛揚揚的飛雪,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邊關苦寒,硝煙彌漫,京城卻未收到戰火的影響,大街小巷,販夫走卒,商鋪林立,人群絡繹,繁華似錦。

    碧水胡同家家戶戶都掛上了紅燈籠、貼上了窗花與對聯,他們家也貼了。

    今年林成業與馮林都回了幽州過年。

    家里人不少,卻依舊讓人感覺冷清,不知是因為少了他們倆,還是因為少了顧嬌。

    小喇叭精不再叭叭叭了,姑婆也不找街坊鄰居打牌了,姚氏的小兒子三個月了,卻乖乖的,不哭也不鬧,活像是家沒有小奶娃似的。

    小淨空站在門檻內,一雙小手臂伸直了飛在身後,小身子撲稜出去,小腦袋朝著兩邊的巷口望呀望。

    嬌嬌。

    他要嬌嬌。

    門口傳來馬車的聲音,小淨空興奮得邁著小短腿兒奔出去,噠噠噠地跑了一陣才發現回來的是壞姐夫。

    小淨空的小臉一沉,失望地說道︰“怎麼是你?”

    蕭珩走下馬車,點了點他腦門兒︰“怎麼不是我?”

    “哼。”小淨空撇過臉。

    “走了。”蕭珩對他說。

    小淨空慢吞吞地跟在他身後,一步三回頭。

    蕭珩走在前面,不回頭也知道他在干嘛︰“別看了,嬌嬌今天不會回來。”

    小淨空問道︰“為什麼?”

    蕭珩道︰“大雪封山了,大軍走不了。”

    小淨空︰“那嬌嬌明天能回嗎?”

    蕭珩︰“不知道。”

    小淨空︰“後天呢?後天是除夕,我的生辰,嬌嬌能趕回來和我一起過嗎?”

    蕭珩“你又不是除夕生的。”

    小淨空叉腰跺腳︰“方丈說我的生辰是除夕!那就是除夕!嬌嬌給我過的生辰也是除夕!”

    蕭珩笑了,沒與他爭辯,而是停下腳步,揉了揉他長了些許頭發的小腦袋︰“進去吧。”

    第二天一大早,小淨空便坐在了門檻上,他從天亮等到天黑,等得自己都成了一個小雪人,還是沒等到嬌嬌回來。

    顧琰走過去,將小家伙牽了進來。

    過了今晚子時就是除夕了,大軍依舊被圍困在滄州的雪山中,這個年注定是回不來了。

    夜里,一家人坐在堂屋烤火。

    忽然前院傳來敲門聲,幾人齊齊一怔。

    “嬌嬌!”小淨空第一個沖出去。

    然而來的並不是顧嬌,而是周阿婆,她是來送餃子的。

    “謝謝周阿婆。”小淨空禮貌地接過籃子道了謝。

    他提著籃子回了堂屋。

    剛坐下,院門又被人敲響了,這次是顧小順沖了出去。

    顧琰也想沖的,奈何他是個小病秧子,跑不過他倆!

    可惜這回也不是顧嬌,是六嬸兒,六嬸兒是來送春卷的。

    當院門第三次被敲響時,是暗衛甲沖了出去,他接收到了來自小主子的眼神殺,要麼搶門要麼死!

    哎呀好殘忍!

    “……趙大爺,多謝您了!”

    暗衛甲拎著一籃子鴨蛋回了堂屋。

    所有人齊齊嘆了口氣。

    院門是虛掩著的,顧嬌回自己的家並不需要敲門,所以其實眾人清楚地知道來的不是顧嬌。

    只是他們依舊會忍不住去期待。

    “都去睡吧。”蕭珩對眾人說。

    眾人心事沉沉地回了各自的屋。

    看來這個除夕,嬌嬌是真的回不來了。

    蕭六郎將堂屋收拾了一下,他暫時不困,便去書房看了會兒書,依舊是那本燕國的國書,他看了快一半了。

    只是今晚他無論如何也看不下去。

    除夕對他來說曾是人生最重要的日子,是他來到世上的日子,也是他“死于”那場大火的日子。

    很巧,都是子時。

    蕭六郎看了眼牆壁上的沙漏。

    又到子時了。

    他合上手中的書冊,來到了寂靜的院子,看著那個顧嬌親手扎的秋千,怔怔的有些出神。

    咚!

    有什麼東西撞在了院門上。

    蕭六郎回過神來,蹙眉看了看,邁步朝院門走去。

    房嬤嬤臨睡前將院門插上了,蕭六郎頓了頓,將門閂拿了下來。

    他拉開朱紅色的院門,一股凜冽的風雪猛地灌入,而這漫天風雪後,一道身著青衣小身影靠牆橫坐在門檻上,一只修長的腿屈著,捏著馬鞭的手擱在膝蓋上。

    她的青絲被風雪吹亂了,嘴唇也干裂了,形容有些狼狽。

    她脫力地靠著牆角,大口大口地喘氣。

    仰頭用她那雙被風沙彌漫過卻依舊清澈的眼楮深深地看著他,彎了彎唇角,說︰“生辰快樂啊,蕭大人。”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