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47章 509 大佬嬌嬌!(一更)



    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天下兵馬大元帥又一次栽在了顧嬌的手里。

    既然是顧嬌的小馬仔了,顧嬌拍拍小胸脯,表示會罩著他!

    “好了好了,匕首可以收了,嚇壞我小弟不好。”顧嬌頭頭是道地對顧長卿說。

    顧長卿收了匕首。

    顧承風嘴角一抽,這、也、行?!

    顧長卿匕首收得這麼容易,唐岳山也有點傻眼——莫名覺得自己答應得太快了怎麼回事?

    可轉念一想,顧長卿原則上來說是個正人君子,只是他並不愚善,他不會為了一個人的命而令邊關將士與百姓身陷囹圄。

    如果殺了唐岳山一人,能救所有人,顧長卿會毫不猶豫地舉起屠刀。

    這是唐岳山對顧長卿的判斷,且正因為如此,唐岳山才相信顧長卿方才是真的打算廢了自己。

    嗯,沒錯,顧長卿一定是認真的,他不是在嚇唬自己。

    自己沒這麼容易被嚇唬!

    沒什麼可後悔的!

    識時務者為俊杰,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古有越王勾踐臥薪嘗膽,今有他唐岳山認賊為兄!

    一場突如其來的收小弟儀式結束後,幾人開始談論正事。

    其實顧長卿原本就有事找唐岳山,如果唐岳山沒來太守府,他打算探望完祖父便去傷兵營找他。

    “是攻城的事嗎?”唐岳山問。

    他依舊是躺在自己的病床上。

    顧嬌給他打上吊瓶。

    因為是小馬仔了,待遇升級,顧嬌給他扎的是留置針,這樣就不用天天扎針了。

    顧長卿坐在屋子里的八仙桌旁,正對面是唐岳山的病床,左面是顧承風的病床,距離是差不多的,但因主要是與唐岳山議事,因此他選擇了對著唐岳山的椅子。

    顧承風只能撇嘴兒看著自家哥哥的側臉,故意翻身把動靜弄得很大!

    顧長卿全神貫注地議論攻城之事,似是並未發現弟弟的小情緒,他看向唐岳山說道,“明日傍晚我打算攻打凌關城。”

    唐岳山沉思片刻,蹙眉道︰“其實我建議你先攻打北陽城,北陽城是當初反抗最激烈的城池,為何反抗激烈,就是因為前朝余孽滲透得沒有那麼全面。你初來邊塞,大概不知道邊塞有個活佛。”

    “活佛?”

    唐岳山點點頭︰“我和你祖父也來了這里才听說。活佛在邊塞廣收信徒,普度眾生,就連駙馬與寧安公主都是他的信徒,當然如今寧安公主不是了,她已經明白活佛是前朝余孽的手段。可惜為時已晚,大量百姓上了鉤,對活佛深信不疑,前朝余孽的大軍半數以上是活佛的信徒。”

    顧長卿恍然大悟,喃喃道︰“難怪他們能在邊塞建立這麼龐大的軍隊卻不被人發現。”

    唐岳山道︰“活佛在鄴城的信徒最多,這就導致三座城池里,鄴城的反抗最弱。”

    顧長卿道︰“月古城呢?”

    唐岳山搖搖頭︰“月古城太小,戰略位置也不算重要,前朝余孽沒盯上月古城,因此城中暫時沒有活佛的信徒。”

    顧承風撇嘴兒︰“一個假的活佛就讓他們和朝廷對立,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唐岳山說道︰“那些虔誠的信徒是連自己的命都能獻給活佛的,活佛是來拯救他們脫離苦海的,活佛說翊王才是天選之子,是上蒼派來撥亂反正的帝王,翊王登基,必將國泰民安,百姓豐衣足食,再不必飽受饑寒之苦。”

    顧承風不信這些,也就不理解為何那些百姓會上如此淺顯的當。

    “百姓的日子太苦了。”顧長卿沉吟道。

    唐岳山嘆了口氣。

    邊塞的疾苦不是京城百姓可以想象的,這里的農作物不易生長,收成極差,百姓吃不飽穿不暖,生不起病。

    這種日子仿佛看不到頭。

    為何信奉活佛呀,因為都想往生極樂,不要再吃苦了。

    乍一听像是愚蠢,仔細一品又何嘗不是心酸?

    顧長卿說道︰“凌關城有瘟疫患者,如果我們太晚去攻打,我擔心他們會用瘟疫攻擊攻擊城中百姓。”

    唐岳山聞言一怔︰“什麼?竟有這事?”

    顧長卿說道︰“是嬌嬌上次去凌關城的太守府探听到的消息。”

    顧承風瞪大了眸子,狐疑道︰“不是,我也去凌關城的太守府了,我怎麼不知道有這麼個消息?”

    顧長卿給了他一個一言難盡的眼神。

    妹妹就是比你厲害。

    顧承風︰“……!!”

    這也能被比下去嗎!

    他時時刻刻和那丫頭在一塊兒,真沒听說瘟疫啊!

    顧承風唰的看向來給他打吊瓶的顧嬌,正要開口問顧嬌你啥時候听到的,就听見顧嬌幽幽地嘆了口氣︰“讓你不要走神。”

    顧承風︰“……”

    “消息可靠嗎?”唐岳山問。

    顧長卿點頭︰“我們去看過那些瘟疫患者了,也殺了看守他們的死士,給他們留了藥。前朝余孽每日會去給他們送吃的,但因害怕被傳染,所以並不會進屋查看。一個叫小石頭患者冒充死士住在中間的屋子,但是,能隱瞞多久不得而知。所以我的意思是,盡快攻打凌關城。”

    瘟疫所帶來的後果並不比任何一場戰爭來得可怕。

    若前朝余孽真的發現端倪,並且一怒之下把那些患者放出去,或者殺了他們,將他們的衣物和鮮血散布給城中百姓。

    凌關城就危險了。

    唐岳山的臉色沉了沉。

    雖早知前朝余孽不是一群好東西,卻也沒料到他們會用如此卑鄙齷齪的手段。

    看來確實得先攻打凌關城。

    “瘟疫真的能治嗎?”

    唐岳山問。

    在唐岳山的印象中,瘟疫往往不是靠治療平息的,是得了瘟疫的患者都被隔離起來死掉了,沒有更多的人被傳染,一場瘟疫才算終止了。

    這個問題,只有顧嬌能回答。

    顧嬌將吊瓶掛在床頭的鉤子上,說道︰“能治。但是最好還是不要太多的人被感染,我怕藥物不夠。”

    這幾日用藥過量,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小藥箱似乎不再重新煥發光澤了,就好像箱體被掏空了、、、

    這丫頭居然能瘟疫都能治……唐岳山捂住胸口,這突如其來的自豪感是怎麼一回事?

    “前朝余孽與陳國大軍的關系如何?”顧長卿接著問道。

    唐岳山道︰“他們之間並不是鐵板一塊,一方面是利益分配上存在一定分歧,另一方面就是雙方的對敵手段也有無法契合的地方。”

    “比如?”顧長卿看向他。

    唐岳山帶了一絲嘲諷道︰“比如陳國大軍讓前朝余孽交出寧安公主,用寧安公主來威脅邊關將士,卻被駙馬攔住了。”

    顧承風呵呵了一聲︰“駙馬對寧安公主難道是真心的?那還亡她的國?”

    唐岳山睨了睨他︰“你懂什麼?一個有野心的男人是不甘心做一個沒有實權的駙馬的,何況他本就是前朝皇室,復國是他的使命。”

    顧長卿問道︰“駙馬的叔叔翊王呢?”

    唐岳山道︰“他也主張將寧安公主交給陳國大軍,只是駙馬的意願太強烈了,駙馬在邊塞的聲望不低,翊王暫時沒與這個佷兒撕破臉。當初你們祖父要去營救寧安公主,我之所以沒支持他,是因為我覺得從戰略上來說,寧安公主在駙馬手中,可以導致他們三方的關系始終存在一條裂縫。可倘若寧安公主沒了,他們幾個就徹底一條心了。”

    顧承風坐起身來︰“可是萬一翊王為了快刀斬亂麻,直接將寧安公主殺了呢?”

    唐岳山嘆氣︰“你祖父就是這麼認為的,所以他才奮不顧身地去救了。”

    唐岳山是不贊同老侯爺這麼做的,但他也不能阻攔老侯爺,畢竟老侯爺君令在身,皇帝讓他務必將寧安公主毫發無損地帶回來,他就必須得將她帶回來。

    顧承風哼了哼,又重新躺回床鋪上︰“你多派幾個人去,興許我祖父就不會出事了!”

    唐岳山搖頭︰“去了也無濟于事,這是我在兵敗之後東躲西藏時打探到的消息,駙馬身邊有個十分厲害的死士,靜太妃當初派來保護寧安公主的三名龍影衛都不是他的對手,更別說我手底下的將士了。你祖父的武功並不弱,對上龍影衛也能有勝算,可要說三個龍影衛同時出手,那就不好說了。”

    “這麼厲害的嗎?”顧承風驚訝。

    顧嬌默默地合上小藥箱。

    這個死士會是夢境中斬去了顧長卿雙腿的死士嗎?

    能打贏三名龍影衛,怪道能暗算顧長卿了。

    不過從暗算這一點來看,顧長卿的戰力並不弱,否則明著也能殺掉他了。

    “在想什麼?”

    從屋子出來後,顧長卿問顧嬌。

    “又下雪了。”顧嬌站在廊下,望了望紛紛揚揚的雪花說,“真是行軍的好時機。”

    “就不知何時會停。”雪停了再交戰會更好。

    “戌時。”顧嬌說。

    “你還會觀天象?”顧長卿錯愕地看向她。

    顧嬌面不改色地點點頭︰“嗯,一點點吧!”

    顧長卿輕輕地笑了,他解下自己的披風給顧嬌穿上,修長卻長了薄繭的手指為顧嬌系好披風的絲帶。

    顧承風的羅漢床是正對著大門口的,他躺在床上,酸溜溜地看著大哥給顧嬌穿戴披風的畫面,鼻子一哼,重重地側過身去!

    他再也不要理大哥了!

    屋子里傳來唐岳山驚雷的呼嚕聲。

    顧承風心煩意亂,拿被子捂住頭,又從枕頭里摳棉花塞住耳朵。

    奈何習武之人的耳力太強大了,唐岳山的呼嚕就像在他耳邊打雷似的。

    顧承風一時間不知是更氣大哥不理自己,還是更氣唐岳山打呼嚕!

    “哼!一個個的都來氣我!好!等我痊愈了,我就回京城去!我再不來這種鬼地方了!”

    “什麼鬼地方?”

    一道熟悉的聲音在他床邊響起,顧承風一個激靈,身子僵住。

    “干嘛把頭蒙在被子里?不悶嗎?”顧長卿探出手來,將顧承風的被子緩緩地扯了下來。

    顧承風弱弱地反抗了一下,並沒有什麼力道。

    他看了眼突然折回來的大哥,心底的委屈成倍翻涌。

    他知道他沒有多厲害,可他盡力了,大哥表彰了所有守城的將士,獨獨沒有表彰他。

    他不差吧……

    他從一個文若書生變成浴血殺敵的將士,他沒退縮,沒棄城,沒逃跑。

    他其實也覺得很難很苦啊,他又不是從小吃苦吃到大的。

    他一點兒也不習慣。

    可他都忍住了。

    他一句抱怨也沒有。

    大哥為什麼就是看不到他的努力?

    “還疼嗎?”顧長卿問。

    哼!

    現在才來關心我!

    晚了!

    顧承風別扭地往里挪了挪。

    還不表揚我!還不夸我!

    “有個東西要給你。”顧長卿輕聲說。

    一定是那丫頭選了剩下的,我才不稀罕!

    “什麼?”顧承風壓低嗓音,沉沉地問。

    “你自己看。”顧長卿將一個用細繩拴著的東西遞到他的腦袋上方。

    顧承風依舊沒回頭去看顧長卿,十分高冷地用手將那個東西拽了下來。

    他隨意瞟了一眼,只一眼,然後他整個人都頓住了。

    他幾乎是本能地坐起身來,難以置信地看著手中的小牌牌,上面寫著他的名字以及他的生辰與籍貫,而在小牌牌的背面有個大大的顧字。

    “這是……”他唰的跳下地,瘸著一條胳膊,看向自家哥哥。

    顧長卿也看向了他,神情鄭重,眼神里透出不屈不撓的軍魂︰“顧家軍的木牌。從即日起,你是一名真正的顧家軍了。你當為陛下盡忠職守,為百姓鞠躬盡瘁!你要恪守軍令,懲奸除惡,衛國安民!你還要守住昭國的每一座河川,I衛昭國的每一寸疆土!我希望你保護好你自己,因為你的命將不再屬于你自己,但如果百姓需要,我希望你能隨時把它獻出去!你須謹記,敵若來犯,只能從你的尸體上踏過去!”

    顧承風胸腔猛脹,眼眶發紅熱淚滾動,他挺直了身板,哽咽而鄭重地宣誓道︰“顧家軍顧承風……領命!”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