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43章 505 真相大白(二更)



    程太守說完就發現顧將軍的神色有點懵。

    程太守︰……明白了,這是高興傻了,也是,不遠千里來征戰,不就是為了救回自家祖父嗎?

    瞧這反應,真是個大孝孫子啊!

    不過,也不用這麼懵吧?

    怎麼瞅著有點兒像是突然記起來自己還有個祖父似的。

    程太守撥浪鼓似的搖頭,不可能,絕不可能!

    顧將軍是孝子賢孫,他才不是這種人,有了妹妹就忘了祖父!

    程太守笑了笑,拱手行了一禮,說道︰“那,小的先告退了,衙門里還有些事要處理,小的明日再來給您請安。”

    顧長卿輕咳一聲,道︰“嗯,你去吧。”

    程太守離開後,顧長卿才捏了把額頭的冷汗。

    他轉身進了營帳,目光落在顧嬌的身上。

    顧嬌正在欣賞她的紅纓槍,經過一場戰役後,槍頭上的小辮子髒了,槍身上又貼又畫的小紅花也刮花了,不過顧長卿都給清理修補過了,和原先的一模一樣。

    “喜歡嗎?”顧長卿的眸光不自覺地柔和了下來。

    “喜歡。”顧嬌對小紅花和小辮辮其實並無多少特殊嗜好,但它們都是小淨空親手弄上去的,顧嬌一直很珍惜。

    若是回去讓小淨空發現它們壞掉了,小淨空會難過的。

    顧長卿听到她說喜歡,心情突然就好了起來,他說道︰“祖父醒了,我一會兒要去一趟太守府。”

    他都知道顧嬌心里並未接受這個祖父,因此沒提出讓顧嬌一起去。

    不料顧嬌卻主動說道︰“我和你一起。”

    拜把子的兄弟醒了,必須去探望!

    再就是她也要守著顧長卿,謹防那個前朝死士來暗算他。

    顧嬌想去,顧長卿沒有攔著她的道理。

    為了方便行走,顧嬌在邊塞一直是少年打扮,今日也不例外,只不過在出發前,顧長卿發現她戴了一個面具。

    顧長卿︰“……”

    二人去了太守府。

    老侯爺依舊住在顧嬌最早住過的那間屋子里,這座院落原先挺空的,是最近傷兵營不夠用了,陸陸續續也有別的病人搬了進來。

    老侯爺這段日子並非一次也沒甦醒過,然而完全清醒是今早。

    他終于不再是渾渾噩噩的狀態,他記起了在鄴城以及凌關城發生的事——見到的人、受到的威脅、遭到的凌虐……

    不過有關他事後被人救出去的經過卻沒什麼印象了。

    太守府的下人也說不清,只是差人去通知了程太守。

    程太守倒是想親自來他面前混個眼熟,奈何沒膽子在顧家軍的眼皮子底下玩忽職守。

    老侯爺還是听到下人說有傷兵搬進太守府了,才知道顧家軍已經抵達邊塞了。

    那想必他的孫子也快來見他了。

    結果老侯爺等了一整天,也沒等到自己的嫡長孫來看他!

    廊下,顧長卿與顧嬌的腳步停住了。

    顧長卿看向顧嬌道︰“你要去見見祖父嗎?”

    顧嬌探出小手,給他理了理衣襟,用一種特別慈祥的眼神看著他︰“你先去。”

    顧長卿︰突然感覺自己的輩分不對勁……

    顧嬌眨眨眼,讓你當了一天的哥哥,可以啦。

    接下來我就是你祖父的拜把子兄弟啦。

    反正你也知道的嘛!

    顧嬌拍拍他肩膀︰“去吧!”

    顧長卿︰“……”

    顧長卿在顧嬌慈祥而又欣慰的小眼神下進了自家祖父的屋子。

    隔壁屋暫時沒有傷兵住進來,顧嬌打算進去坐坐,剛推開房門余光便瞥見兩名顧家軍抬著一個傷兵朝這邊走來。

    隨後,幾人就停在了顧嬌的面前。

    “顧大夫。”兩名抬著擔架的顧家軍與顧嬌打了招呼。

    顧嬌往擔架上定楮一看,竟然是顧承風。

    “你怎麼會在這里?”

    “你怎麼會在這里?”

    二人異口同聲。

    顧承風雄赳赳地說道︰“我來看我祖父!我听說我祖父醒了,正巧傷兵營的位置不夠用了,我就干脆搬來太守府了。你呢?你是來給傷兵治傷的?”

    總不會是來看他祖父的。

    這丫頭又不是顧家人。

    顧嬌挑了挑眉,道︰“我來看我兄弟!”

    “嗤~你兄弟會在太守府?”顧承風都讓顧嬌逗笑了,這丫頭吹牛的本事真是越來越厲害了,虧他從前還真信了她是為救兄弟和一個什麼傻瓜北上的。

    然而相處這麼久下來,別說兄弟和傻瓜的人了,他連他們的一根毛兒也沒見著!

    依他看啊,這丫頭根本是在撒謊!

    “他就是在。”顧嬌認真地說。

    “哦。”顧承風呵呵道,“那你兄弟是誰呀?你指出來。”

    顧嬌想了想,道︰“我怕會嚇死你。”

    “吹,你接著吹,還嚇死我?你兄弟只要不是我祖父,就算是唐岳山都嚇不死我!”

    “你叫我?”

    唐岳山的聲音突然出現在顧承風的擔架後。

    “臥槽!”顧承風直接一個激靈,從擔架上咚的一聲栽了下來!

    他狼狽地看向唐耶穌︰“你怎麼來了?”

    大白天是見了鬼嗎?

    說曹操曹操到也不是這樣的!

    唐岳山沒好氣地說道︰“你能搬過來,本帥不能來?”

    還真不是他想來,是傷兵營擠不下了,分配去太守府不是按照身份來的,是根據傷勢判定的,唐岳山與顧承風恰巧就屬于傷勢嚴重但情況穩定可以挪動的行列。

    顧承風鼻子哼哼道︰“你來就來,非得和我分在一個院子!”

    唐岳山暴躁地說道︰“一個院子怎麼了!又不一間屋子!”

    “你們在同一間病房。”隨行的大夫看著手上的名冊,面無表情地說。

    二人︰“……”

    顧承風與唐岳山被抬進了老侯爺隔壁的屋子。

    在戰場上二人曾並肩作戰,也曾守望相助,可下了戰場,他們是沒有任何交情的,顧承風討厭唐岳山,唐岳山也瞧不上顧承風。

    倆人眼楮不是眼楮,鼻子不是鼻子。

    相較之下,唐岳山看顧嬌竟然都順眼多了。

    顧嬌對隨行的大夫道︰“這里交給我,你去別處忙吧。”

    “是,顧大夫。”

    隨行的大夫去安置別的病人。

    屋子里原本只有一張羅漢床,新增病人後又加了一張床,對于床鋪唐岳山倒是沒挑剔什麼,顧承風成功霸佔了寬敞的羅漢床。

    唐岳山的小竹床緊貼著牆壁,隔壁就是老侯爺。

    其實兩間屋子原本是一間,是後來用梨花木做牆板隔開了而已。

    如此一來,隔音效果就難免差了些。

    他听到了隔壁的聲音。

    唐岳山雖不算什麼德厚流光的君子之輩,卻也不是梁上君子,他發誓他不是故意偷听的。

    唐岳山听著听著臉色就變了。

    顧承風時不時拿眼瞪唐岳山,在不知第幾次朝唐岳山瞪過來時,他捕捉到了唐岳山的不對勁。

    這家伙在干什麼?

    他耳朵離牆那麼近……難道是在偷听?

    隔壁是他祖父,唐岳山太不要臉了,竟然偷听他祖父的牆角!

    他也要听!

    當顧嬌從小藥箱里拿了兩支體溫計出來,一轉頭就瞧見兩個互不對付的大男人一同坐在了小竹床上,耳朵緊緊地貼在牆壁上。

    顧嬌︰唉,你們真是……

    也不叫我。

    一會兒之後,三只耳朵都長在了牆壁上。

    隔壁屋,老侯爺剛醒,意識是恢復了,武功還沒有,也就沒留意到自己被人听了牆角。

    而顧長卿雖是察覺到隔壁有人,可他以為是顧嬌,也就沒太在意。

    老侯爺抑制不住地咳嗽了一陣,顧長卿遞給他一杯熱水。

    老侯爺接過來,看了眼始終不與他有任何眼神交流的顧長卿,語重心長地嘆了口氣︰“你是不是還在怨我?”

    顧長卿垂眸道︰“祖父說什麼,孫兒不明白。”

    老侯爺語重心長道︰“你是我的長孫,我親手將你養大,你心里在想什麼我會不明白嗎?有些話我原本打算爛在肚子里,死後帶進墳墓……但前不久,就在我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我腦子里想的竟然是很後悔沒有告訴你所有的事。”

    顧長卿沒說話。

    儼然並不關心祖父對自己瞞了什麼事。

    老侯爺將茶杯放在一旁的凳子上,說道︰“接下來我要說的話你可能會難以接受。”

    顧長卿自嘲冷笑,意有所指地說道︰“我還有什麼接受不了的?”

    “你有。”老侯爺看著他,神色逐漸變得凝重起來,“你是不是以為是我殺了你娘?”

    顧長卿捏緊了手指。

    老侯爺道︰“讓我猜猜,是凌姨娘告訴你的吧?我也是沒料到當年的事居然被她看到了。是不是她和你說,你娘當時的病情有了好轉,然而就在我去見了她之後,她的病情突然惡化,所以我是凶手,而你也信了。”

    “難道我信錯了嗎?難道祖父沒給暗衛下令,讓暗衛殺掉我娘嗎?”顧長卿如果不是查到了證據,又怎會如此堅信?

    老侯爺並不意外顧長卿能查到暗衛的頭上,這是他的孫子,他的能耐他很清楚。

    老侯爺點了點頭︰“沒錯,我曾經是想過要殺了她。”

    顧長卿大掌一握,眉間浮現起一絲極力隱忍的痛苦之色,他幾乎是牙縫里咬出字來︰“為什麼!我娘做錯了什麼你非要殺了她!”

    “你娘……”老侯爺閉了閉眼,眉間掠過復雜,“是前朝細作。”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