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42章 504 完美解決(一更)



    “那不行!”顧長卿想也不想地拒絕。

    瘟疫究竟有多可怕,他並非沒有經歷過,幾乎每一場災害或者戰事過後都會爆發一次疫病,只是輕重緩急的問題。

    有些疫病發現及時,控制力度大,就能及時遏止,然而死傷仍是不可避免。

    他不允許她以身涉險。

    “我是大夫,我不會有事的。”顧嬌說著,從小背簍取出小藥箱,拿出手套與護目鏡戴上,又拿了一件隔離衣穿上。

    顧長卿看她從一個小藥箱里拿出這麼多奇奇怪怪的東西,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些什麼好了。

    “你……”

    他張了張嘴。

    顧嬌系好隔離衣上的最後兩根帶子,對顧長卿道︰“我有這些,就不怕傳染了!”

    按理說防護服的效果最佳,可小藥箱里沒有防護服,只有手術隔離衣,並且只出現了一件,是她的尺寸。

    顧嬌決定的事沒人能夠更改,就算顧長卿質疑由他去殺人,顧嬌也還是會跟過去,除非他把她點穴點在這里,可萬一前朝余孽的士兵回來了,被點穴獨自留在這里的她就危險了。

    思量再三,顧長卿只得同意她去。

    顧嬌沒帶紅纓槍,她抽出了腰間的匕首。

    顧長卿將自己的匕首換給她︰“用這個。”

    這把匕首比顧嬌的匕首長,也更鋒利。

    “好。”顧嬌沒拒絕。

    “你把門開著。”顧長卿說。

    “嗯。”顧嬌也應下。

    看吧,她大多數時候都很听話。

    顧嬌帶著匕首來到那間死士的屋前,抬手叩響了房門。

    腳步聲是從木橋的方向傳來的,死士以為是前朝余孽的士兵,他拉開了房門。

    就在房門打開的一霎,死士察覺到了不對勁,他猛地關上房門,奈何晚了一步,顧嬌一腳抵住房門,手中的匕首直直朝死士的腰腹捅去!

    死士關房門是條件反射,過後他就立馬後悔了,他關什麼門啊,直接殺啊!

    然而機會是稍縱即逝的,他若直接攻擊顧嬌,顧嬌興許就得逞不了了。

    顧嬌這一刀又快又狠又準,完全沒給死士喘氣的余地。

    她將刀子拔出來,鮮血濺了她一身!

    死士直勾勾地倒在地上,臨死也不明白自己怎麼就掛了。

    顧長卿看到死士的血濺了顧嬌一身,嗖的自灌木叢後站起身來,大步流星地朝顧嬌這邊走。

    顧嬌伸手沖他比了個停住的手勢︰“我沒事,別過來!”

    這是全是感染的血跡。

    顧長卿停在橋上,擔憂地看著她。

    顧嬌將死士拖進小木屋,里頭是燒了柴火的,顧嬌原本打算將尸體連同屋子一起燒掉,猶豫了一下,她改變了主意。

    她在屋子里找了一圈沒找到鐵鍬,于是去敲響了隔壁的房門。

    誰料里頭的人壓根兒不敢開門。

    緊接著,她又換了幾間小木屋,無一例外都沒人給她開門。

    “是因為我沒說話嗎?他們不知道我是誰,還是將我當成了誰?”顧嬌正猶豫著自己要不要開口,最東頭的那間小木屋的門打開了。

    方才試圖逃跑卻被死士殘忍打傷的小伙子一瘸一拐地走了出來。

    小伙子好奇地看了看一身奇怪打扮的顧嬌,又看了看死士的那間屋子前倒在血泊中的尸體,他認出了那是死士的尸體。

    他一下子怔住了。

    顧嬌索性朝他走過來,問他道︰“有鐵鍬嗎?”

    小伙子又是一怔,姑娘?!

    這這這、這是個姑娘!

    “有鐵鍬嗎?”顧嬌又問了一遍。

    “啊,有、有、有的,你……姑娘……呃……”小伙子不知該如何稱呼她,結結巴巴地問道,“你要嗎鐵鍬?”

    顧嬌︰“要。”

    小伙子轉身去拿鐵鍬,許是太緊張慌亂的緣故,他整個人撞在了門板上,撞得頭暈目眩、兩眼冒金星。

    他進屋後,顧嬌听見刻意壓低的談話聲傳來。

    “是誰來了?”

    “不認識,不過應該不是翊王的人。”

    翊王,前朝余孽的首領,據說是駙馬的親叔叔。

    “你瘋了!他們不讓我們與外頭的人說話,也不許我們給外頭的人開門,否則就會殺了我們!”

    “我們在這里和等死又有什麼區別?何況她把那個人殺了,她一定是來幫我們的!”

    “你又知道!”

    “我不管,反正我是要逃的!”

    小伙子說完這句話,便拿著鐵鍬出來了。

    他將鐵鍬遞給顧嬌︰“給。”

    顧嬌正要伸手去拿,他想到了什麼,立馬將鐵鍬收了回來,並後退一步,對顧嬌道︰“我們是得了瘟疫的人,你當心被傳染了。”

    “我知道。”顧嬌上前,將他手中的鐵鍬拿了過來,“謝了。”

    “哎——”小伙子還想說什麼,顧嬌卻已經轉身離開了。

    顧嬌在寨子後方挖了個坑,挖到一半時,那個小伙子走了過來︰“你要挖坑嗎?我幫你吧。”

    “不用。”顧嬌說。

    雖是被拒絕,可小伙子仍是拿著另一把鐵鍬滑進了坑里。

    顧嬌看了他一眼,沒再說什麼。

    兩個人的速度比一個人快多了,須臾一個大坑便挖好,顧嬌跳上去,把他也拉了上來。

    小伙子起先有些猶豫,可見她戴著手套,似乎這樣不算有肌膚之親,他才將手遞給了顧嬌。

    顧嬌把死士的尸體拖了過來,扔進坑里,與柴火一起扔進坑里,一把火燒了。

    小伙子咽了咽口水,有些害怕也有些好奇地問︰“真是你殺的嗎?”

    他方才與同屋這麼說是為了安撫同屋的情緒,可他心里是有點兒難以置信的。

    這可是個高手!

    “嗯。”顧嬌嗯了一聲。

    小伙子疑惑地問道︰“你是誰?為什麼要殺他?你的親人也被他們抓來了嗎?”

    言及此處,他撓了撓頭,訕訕道︰“啊,我的問題是不是太多了?你可以不說的!你殺了他,你是好人!”

    顧嬌的神色沒多大變化,她問道︰“這里頭關著的都是什麼人?”

    小伙子道︰“什麼人都有,販夫走卒,鄉紳老爺。”

    顧嬌問道︰“不是住在這里的村民?”

    小伙子惋惜道︰“這里的村民早被他們殺死了,我們都是後面抓來的,我們的家人也被他們抓走了,如果我們不听話,他們就會折磨我們的家人,或者,把我們的家人也送來等死。”

    顧嬌看向他︰“你呢?你為什麼不听話?”

    “我沒家人。”小伙子的情緒低落了下來,他家人都死了,被那群前朝余孽殺死的。

    原來如此。

    顧嬌頓了頓,道︰“那些士兵每天只來送飯,還會不會做別的?譬如,檢查你們什麼的。”

    小伙子搖搖頭︰“不會,他們根本不敢靠近,你是第一個。說真的,你不怕被傳染嗎?還是……你已經被傳染了?”

    “我沒被傳染。”顧嬌說道。

    小伙子忙道︰“那你趕緊離開這里吧!再過一個多時辰,他們就會來送晚飯了,要是發現你在這里,還殺了他們的人,他們不會放過你的!”

    顧嬌︰“你叫什麼名字?”

    小伙子道︰“我叫沈軒,我爹娘叫我小石頭。”

    顧嬌定定地看著他︰“小石頭,我能信任你嗎?”

    ……

    從凌關城出來已是一個時辰之後,顧長卿與顧嬌找到先前藏匿馬匹的林子,將二人的馬牽了出來。

    “真的沒事嗎?”顧長卿問。

    他問的是她的身體狀況。

    顧嬌卻領會錯了,以為他在擔心寨子里的情況。

    她說道︰“那些士兵每次放下食盒就走了,根本不會進屋檢查里頭的人還在不在,送早飯時死士會敲敲自己的門板,這是他還活著的信號,士兵只要知道他還活著,便不會質疑寨子里的情況。小石頭搬去了死士的屋子,以後每天由他來敲門板。”

    顧長卿又道︰“其余人呢?會不會將他供出去?”

    顧嬌道︰“如果他們想要自己和家人都活命,就不會。”

    她答應了會救他們的家人,並且留下了足夠的藥物,只要他們認真按時服藥,就不會死于瘟疫。

    另外,顧嬌還告訴他們,顧家軍抵達邊塞了,木橋上站著的就是顧家軍的少主。

    朝廷沒有放棄昭國的國土,更沒有放棄邊塞的百姓。

    顧長卿深感動容,他的妹妹果真是很能干的。

    “治療需要多久?”顧長卿問。

    “七到十天。”顧嬌道,“他這幾日會仔細想想逃走的路線,要是攻城的話提前通知他,他會帶著寨子里的人逃走的。不會逃到人多的地方,他明白瘟疫的傳染性。”

    顧長卿沉吟片刻,道︰“這樣的話就沒什麼後顧之憂了。”

    原本計劃中就是要先攻打凌關城的,凌關城的地理位置比較特殊,與月古城與鄴城形成掎角之勢,奪下它後,再去攻打鄴城就能從兩面夾擊。

    當然相應的,攻打凌關城的時候,也容易被前朝余孽與鄴城的陳國大軍兩面夾擊。

    顧長卿不怕他們兩座城池的敵軍聯手,他已經打探清楚他們的兵力了,凌關城守軍三萬,鄴城守軍三萬,而顧家軍有十萬,就算他們對顧家軍來個兩面夾擊也不怕。

    北陽城在鄴城的另一邊,只要他們出手夠快,北陽城的敵軍就沒這麼快趕過來。

    “北陽城有增兵的架勢。”顧嬌說。

    “還有這件事?”顧長卿微微蹙眉。

    顧嬌點頭︰“嗯,小石頭說的,他被抓去太守府時無意中听到了駙馬與陳國某個將領的對話。”

    陳國原本有八萬兵力駐扎在邊塞,听說十萬顧家軍朝邊塞開拔後,勃親王也從陳國各地調遣了十萬大軍。

    陳國大軍的八萬兵力已折損兩萬,加上前朝余孽的三萬大軍,還剩九萬大軍。只要沒有爆發瘟疫,顧家軍對付這九萬人馬幾乎是不在話下。

    可倘若陳國的十萬援軍趕到了,恐怕就是另外一故事了。

    顧長卿點點頭︰“這麼看來,北陽城的三萬大軍倒不是什麼太大的威脅了。”

    路上的十萬援軍才是。

    顧嬌說道︰“但如果每次都能以多欺少,就能最大程度降低顧家軍的傷亡,那樣就算陳國的援軍來了,也未必沒有勝算了。”

    顧長卿︰突然覺得以多欺少是句好話怎麼回事?

    顧嬌沒說的是,比起怎麼對付陳國的十萬援軍,她更想盡快揪出那個潛藏在暗中的前朝死士。

    沒了瘟疫這個事故,顧長卿便不會去尋藥,那個死士又會找個什麼時機來對顧長卿下手呢?

    二人一道回了月古城,進城後二人先去了軍營。

    剛到軍營門口,二人便瞧見了一臉激動的程太守。

    程太守的身上落滿雪花,看樣子他們走後月古城下了一場雪,且這位程太人一直在大雪中等著。

    “顧將軍!顧大夫!”

    程太守見到了顧長卿與顧嬌,眼楮一亮,拱手迎了上來。

    他已經知道顧承風與顧嬌的身份了,無比慶幸自己沒得罪過他倆。

    顧長卿看向他,淡淡問道︰“有事?”

    “啊……”

    這略帶嚴肅的語氣弄得程太守的心咯 一下,他猛地意識到顧長卿是在質問他為何擅離職守,出現在這里?

    月古城剛結束了一場戰役,要料理的事情還很多,作為月古城的太守,他本該去處理安置百姓的事宜。

    “小的剛從粥棚過來。”他不由地捏了把冷汗,幸好他一下午確實是冒著風雪在賑濟災民,“小的是來給顧將軍匯報情況的。”

    “外面冷,你先進屋。”顧長卿挑開營帳的簾子,讓顧嬌進了營帳,語氣溫柔得與方才嚴肅的顧將軍判若兩人。

    等顧嬌進去了,顧長卿的語氣再次淡了下來︰“你自己的分內事不必向我匯報。”

    “啊……是!是!”

    顧將軍變臉比翻書還快呢。

    程太守心中嘀咕,面上卻訕訕一笑,道︰“小的還有一件事要向顧將軍稟報。”

    “何事?”顧長卿問。

    “老侯爺醒了!”程太守笑著說。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