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37章 499 大哥來了!(二更)



    陳國大軍的先頭兵架著飛橋飛速地朝護城河靠近。

    唐岳山站在高高的城樓上︰“弓箭手準備!”

    唐家弓箭手朝陳國大軍發動了第一波反擊。

    他們的箭矢錚錚錚地射在了先頭兵的盔甲與盾牌上。

    一個先頭兵中箭倒地,立刻會有隨行的另一個先頭兵頂上去,他們速度極快,在飛橋下的先頭兵幾乎全部換做一輪之後,三座飛橋被架在了護城河上!

    陳國士兵,死傷過百!

    然而這百人換來的是余下近兩萬人馬的攻城機會!

    “上雲梯!”容賦一聲令下,數百名陳國士兵抬著二十多架雲梯沖上飛橋。

    唐家的弓箭手做了最大程度的攔截,然而對方的人數實在太多了,一個士兵倒下,便立刻會有新的士兵將雲梯抓起來。

    而與此同時,陳國大軍的投石機也對城牆上的弓箭手展開了可怕的遠程攻擊。

    被澆了火油的石頭猛地砸在城牆之上,弓箭手們躲避不及,被狠狠地撞翻在地。

    “不好!滾木燒著了!”一個士兵大叫!

    滾木是用來對付陳國雲梯的,這會兒燒起來,他們一會兒要怎麼用手拿?

    在投石機的助攻下,雲梯被一架接一架的架在了城牆之上。

    唐岳山下令︰“撞車!”

    撞車出列,車架上的滾木對準陳國大軍的雲梯狠狠撞了過去!

    轟——

    城樓下傳來一聲巨響。

    正在攻擊雲梯的岑副將大驚失色︰“不好!是陳國的沖車!他們在攻城門!”

    城門後,顧承風與李副將率領兩千大軍嚴陣以待。

    騎兵騎在馬背上,步兵分列身後與兩旁,每個人的神色都很凝重。

    “傷兵都轉移了嗎?”顧承風問。

    “轉移了。”李副將說,“顧大夫帶著他們轉移的。”

    “附近的百姓呢?”顧承風又問。

    “也轉移了。”李副將接著說道。

    飛橋被改造過,加固了鐵鏈與鐵板,比尋常飛橋堅硬數倍。

    然而陳國的沖車也十分堅固,每撞一下,整個城樓好似跟著抖了三抖。

    所有人的喉頭都不自覺地滑動了一下,不約而同地握緊了手中的長劍。

    在城門口沖進來的地方,有士兵拉了繩索,這是用來絆倒騎兵的,也設置了矛車,尖銳的長矛並列成排,對準城門的方向。

    饒是如此,所有人心里也都明白,這些東西並不能徹底阻擋陳國大軍的進攻。

    一場浴血廝殺,在所難免!

    砰!

    砰!

    砰!

    砰!

    巨大的沖車將飛橋撞得顫顫抖動,城牆上的灰塵開始簌簌滑落。

    伴隨著一陣驚天巨響,飛橋被陳國的沖車撞破了!

    陳國的沖車打算進一步攻擊月古城的城門,然而恰在此刻,意想不到的狀況發生了!

    城門洞內突然砸下好幾桶吊著的火油,火油的繩索就拴在飛橋之上,飛橋不破,繩索不斷。

    偏偏飛橋破了。

    火油嘩啦啦地澆在了陳國的士兵與沖車之上,而當火油澆完,懸掛在油桶之上的火折子與帽子被兩端的細線扯開,吧嗒一聲跌了下來。

    “不好!快逃!”

    一名陳國士兵大叫。

    可惜,晚了。

    火油被噌的一下點著,火舌竄起三尺高!

    沖車很快燃燒了起來,陳國士兵被火燎得抱頭逃竄!

    城門內的顧承風與李副將等人听到了城門洞內傳來的哀嚎之聲,明白火油的計劃奏效了。

    李副將激動地看向顧承風︰“顧大人真是神機妙算!”

    不是他神機妙算,是顧嬌。

    飛橋的改造以及機關的設置全是顧嬌的主意,他只是將它們做出來了而已。

    其實他覺得,如果是顧小順在這里,沒準能做得更好。

    城門暫時守住了,而城樓之上,唐岳山也率領手下掀翻了所有雲梯,抵擋住了第一波攻擊。

    子時過後,陳國大軍鳴金收兵。

    陳國大軍首戰失利,折損了兩千兵力,昭國大軍的損失亦十分嚴重,源源不斷的傷兵被送往後方的營帳。

    顧嬌與月古城的大夫們刻不容緩地忙碌了起來,顧嬌先為傷兵初診,根據其傷勢貼上不同顏色的布條,隨後士兵們再將他們送入相應的營帳。

    傷兵雖多,但沒人手忙腳亂,也沒人手足無措,一切都在顧嬌的安排下井然有序地進行著。

    不是不慌的。

    只是每當大夫們一扭頭,就能看見顧嬌冷靜地做著手里的事,漫天戰火在她身後,她自臨危不動。

    那一瞬,他們的心也好似跟著平靜了下來。

    陳國大軍在第二天的白天竟然沒有發動攻擊。

    也不知是被打怕了,還是在認真謀劃著什麼,如果是後者,對月古城的形勢將極為不利。

    陳國首站主要敗在輕敵,他們沒將月古城的幾千守軍放在眼里,以為閉著眼楮也能將城門踏破。

    若他們真的開始全心應對了,月古城就危險了。

    “唐大元帥!”岑副將走進了城樓下的一個營帳,見顧承風也在,他頓了頓,也打了聲招呼,“顧大人。”

    唐岳山正在做沙盤推演,試圖推算陳國大軍接下來會從何處攻擊。

    “什麼事?”他問。

    岑副將支支吾吾道︰“糧、糧草不夠了……”

    “已經……吃完了嗎?”顧承風驚訝地問。

    岑副將為難地點頭。

    太守府的糧草本就極少,當初凌關城打仗還從中借走一些,盡管顧承風昨日去買空了城里的鋪子,也得到了一些百姓的捐贈,可對于七千大軍來說,還是不夠吃兩頓的。

    今晚,他們就要開始斷糧了。

    “先給傷兵吧。”顧承風說道。

    唐岳山的喉頭滑動了一下,捏緊拳頭,做了一個很艱難的決定︰“給能上戰場的兵。”

    顧承風沉默了。

    他的良心告訴他應該幫扶傷弱,理智卻提醒他,傷弱已不能出戰,只有讓健全的士兵吃飽了,他們才能殺掉更多的敵人,才能守衛住這座城池。

    傷兵的命也是命。

    但比命更重要的是保家衛國的使命。

    岑副將的喉嚨有些酸脹,他沒說的是,就算是只給能上戰場的兵,也不夠吃了……

    岑副將出了營帳。

    顧承風沉浸在一股莫名的懊悔之中。

    唐岳山皺眉︰“你在想什麼?”

    顧承風悶悶地說道︰“我在想,我從前為什麼要浪費那麼多糧食。”

    他從不知邊關的將士這麼苦,更不知打起仗來這麼慘。

    過了一會兒,岑副將拿了幾個饃饃與兩碗米湯入內,對唐岳山與顧承風道︰“唐大元帥,顧大人,你們也吃點吧。”

    唐岳山道︰“我不用。”

    他的情況他自己清楚,他扛得住。

    顧承風道︰“我也不吃!拿下去給將士們分了!我一路上吃了不少油水,餓幾天不礙事。”

    岑副將正想勸二人幾句,營帳外忽然傳來一陣騷動,岑副將走出去一瞧,頓時怔住了。

    是月古城的百姓又來送吃的了。

    上一次,他們送出去的是自己的存糧,這一次,他們直接省下了自己的晚飯。

    將士們當然不會要!

    岑副將也上前,打算勸走那些百姓。

    唐岳山卻緊繃著身子,隱忍住巨大的情緒走了出來,雙臂抬起,拱手沖全城百姓深深地行了一禮。

    隨即他轉過身,堂堂七尺男兒,眼神犀利而濕潤,他對所有將士︰“吃!”

    將士們抱起熱氣騰騰的碗,喉頭脹痛,哽咽著抹掉眼淚,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

    接下來的三天,陳國大軍一共朝月古城發動了三次小進攻,一次大進攻。

    陳國士兵的傷亡雖慘重,然而月古城的將士們也耗損嚴重,到最後一次大進攻時,月古城能作戰的兵力已不足兩千人。

    陳國大軍的雲梯牢牢地架在了城牆之上,無數陳國士兵殺上城牆,而城樓下的城門也被沖車攻破。

    這一次,他們沒再用人去應對火油,而是壯牛。

    城門破開的一霎,不計其數的陳國騎兵如同潮汐一般涌入城中。

    顧承風殺紅了眼!

    城牆之上,唐岳山的右臂中了劍,他沒有絲毫猶豫,仿佛早已忘記疼痛,繼續在血海中掄劍廝殺!

    城牆正中央的城樓之上,陳國的副將容參一刀砍傷了兩名昭國士兵,他凌空飛上屋頂,雙手握住長刀,一把砍斷了昭國的旌旗!

    他將昭國旌旗痛快地扔進火海,陳國士兵士氣大漲,發出了得意的吶喊!

    容參拿起陳國的旌旗,猛地將其插在月古城的城樓之上;“月古城是我們……”

    他話未說完,一桿紅纓槍帶著銳利的破空之響疾馳而來,四周全在廝殺,乃至于掩蓋了它的動靜,等容參脊背發涼時已經沒辦法去阻止。

    那桿紅纓槍直接穿透了容參的肩膀,將他整個人撞到了陳國旌旗的旗桿上。

    旗桿如何受得住如此劇烈的一擊,當場斷裂!

    容參也自城樓的屋頂上呱啦啦地滾了下來。

    “將軍!”

    一名陳國士兵驚叫。

    他朝容參沖過去,奈何根本沒靠近便被一只素手揪住領子,狠狠地扔了出去!

    顧嬌拔出了容參肩膀上的紅纓槍,一腳將容參踹下了城牆!

    顧嬌足尖一點,踏著城牆的內壁,借力躍上城樓。

    她一手抓著紅纓槍,另一手唰的揚開手中的昭國旌旗,穩穩當當地插在了城樓之上!

    廝殺持續了整整一夜,月古城的城牆之上,火光漫天。

    廣袤的蒼穹之下,這座城池燃燒了!

    百里之外的一處營帳,一名斥候飛速從山巒上下來,對營帳中的男子稟報道︰“顧將軍!前方的城池好像著火了!”

    “著火?”顧長卿望了望腳邊的沙漏,“這個時辰?哪座城池?”

    “月古城!”斥候說。

    顧長卿一路上早已將邊塞的輿圖爛熟于心,他當然明白月古城如今的戰略重要性,如果陳國大軍與前朝余孽要繼續侵犯昭國的領土,下一個目標就是月古城。

    顧長卿站起身︰“帶我去瞧瞧。”

    斥候將顧長卿帶上了山巒的制高點,從高處眺望,其實只能看見一條燃燒的火線,這是由于距離太遠的緣故,可若是推算到現實之中,那就是整個城牆之上都燒出了火光。

    “是戰火!”顧長卿眉心一蹙,火光在他瞳仁閃爍,他的周身忽然迸發出一股強悍的氣場,“叫醒將士們,準備出發!”

    從這里到月古城約莫百里,並不是直行距離,而是算上了迂回的官道以及蜿蜒盤旋的山路。

    一般來說,步兵常行軍日行三十到五十里,急行軍日行六十到九十里,而強行軍最高可達一百五十里。

    來的路上為了保存戰力,顧家軍一直都是急行軍。

    強行軍對戰力耗損太大,不到萬不得已不能這麼做。

    可眼下就是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了。

    顧長卿走下山腳時,一切營帳與輜重已收拾完畢,將士們全都整裝待發,絲毫看不出剛被叫醒的痕跡。

    這是昭國最訓練有素也最強大迅猛的軍隊,所有人幾乎是瞬間進入了戰備狀態!

    顧長卿翻身上馬,披風在寒風中獵獵舞動。

    他握緊韁繩,望著月古城的方向,啟聲道︰“所有將士听令,全速行軍!”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