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23章 485 祖孫相見(一更)



    顧承風覺得前朝余孽與陳國大軍怕不是淋雨淋多腦子進水了,竟然把人關在酒窖里!

    什麼操作!

    顧嬌要進屋。

    他抬手擋住顧嬌︰“等等,我先進去。”

    得知自己差點給人千里送人頭後,顧承風就變得格外警惕了,他把顧嬌留在外面,自己先進酒窖仔細檢查了一遍,確定沒有暗藏的機關與危險,才對顧嬌道︰“進來。”

    顧嬌進了屋,反手將房門合上。

    酒窖沒有窗戶,房門一關,屋子便暗得伸手不見五指。

    顧承風取出火折子,吹亮之後來到老侯爺面前,跪在冷冰冰的地上,伸手去扶老侯爺。

    “慢著。”

    這次,是顧嬌擋住了顧承風的手。

    老侯爺氣息很微弱,呼吸很淺淡,看上去不大正常。

    作為大夫,對這種情況有著幾乎本能的直覺,顧嬌解下身後的紅纓槍,放在地上。隨後她在顧承風身邊單膝蹲下來,借著火折子的光看清了老侯爺的模樣。

    用遍體鱗傷來形容他已經不大夠了,他分明是被人狠狠地折磨過,渾身上下沒一處不血跡斑斑的地方。

    “火折子湊近一點。”顧嬌對顧承風說。

    顧承風將火折子拿近了些。

    火光照在人的臉上其實是能掩藏一些面色的,然而饒是如此,老侯爺的蒼白依舊無處遁形。

    顧承風的心揪成一團,他的喉頭滑動了一下,隱忍著小聲喚道︰“祖父,祖父。”

    老侯爺沒有回應他。

    顧承風的心揪得更緊了。

    顧嬌的神色沒有絲毫變化,她從容淡定地解開老侯爺的衣裳,開始逐一檢查老侯爺的傷勢。

    顧承風能練就如今的本事,自然沒少受傷,也沒少見別人受傷,然而若是受傷的對象變成自家祖父,他便有些不敢往下看。

    也不知這丫頭是如何做到如此冷靜的。

    也是,她又不是真正的顧嬌娘,他祖父于她而言就是一個普通的傷患。

    火折子這麼燒燒不了多久,何況光線也不大夠,顧嬌打開小藥箱,從里頭取出一個應急小手電,打開後遞給顧承風︰“照著。”

    顧承風對于她總能拿出奇奇怪怪的東西見怪不怪了,其實不就是夜明珠嗎?只不過發的光更長更亮一點。

    顧承風熄滅了火折子,為顧嬌打著小手電︰“我祖父傷勢嚴重嗎?”

    “嚴重。”顧嬌說,她的動作很輕,卻沒錯過任何一塊骨頭,“內傷外傷都有,身上多處粉碎性骨折。”

    顧承風驚嚇不已︰“碎、碎成粉了?”

    顧嬌嘆氣︰“碎成三片以上就稱粉碎性骨折。”

    沒說一定是碎成粉了。

    又不是碎骨機。

    除了骨折之外,渾身上下也有不少鞭傷,身上的血跡便是這些鞭傷留下的。

    這些鞭傷是看著嚇人,實則並不是導致老侯爺失去意識的主因。

    顧嬌又拿出血壓計,為老侯爺量了血壓。

    “奇怪,血壓怎麼會這麼低?”

    老侯爺失去意識的原因找到了,是出血性休克。

    只不過,老侯爺的鞭傷只是皮外傷,血跡斑駁,實則出血的總量並不大。

    “內出血嗎?”顧嬌喃喃著凝了凝眸。

    她的話顧承風一個字也听不懂,听懂了也覺得可能並不是自己領會的那個意思。

    顧嬌從小藥箱里取了一副手套戴上,又拿出一根長長的穿刺針。

    顧承風眉心一跳,這丫頭又要做什麼!

    上回現場觀摩顧嬌為顧承林做縫合手術後,顧承風愣是半年沒吃下過一口葷菜,顧承風的心理陰影剛有痊愈的痕跡,不能再這丫頭荼毒自己的小心靈!

    他果斷撇過了臉!

    “喂。”顧嬌叫他。

    “我不害怕!”他色厲內荏地說!

    “手電打歪了。”顧嬌提醒。

    “歪、歪哪兒了?”顧承風就是不敢回頭看。

    顧嬌拉著他的手,將手電往前挪了挪︰“別動了。”

    顧承風︰“哦。”

    顧嬌為老侯爺做了腹腔穿刺,抽出來的是不凝固血液,說明患者出現了血性腹水,結合他的傷勢來看,應當是有實質性髒器破裂。

    顧嬌收好穿刺針,靜靜地看了看他的腹部,隨後她開始順著他肋骨的方向輕輕往下觸摸按壓。

    當按壓到左上腹時,他的身子微微痙攣了一下。

    沒有徹底失去意識嗎?還能感知到一點疼痛。

    患處應該就是在這里了。

    顧嬌的眸光涼了涼。

    這個地方是脾髒。

    “你檢查完了沒有?檢查完了我們趕緊趕著我祖父離開吧,我總感覺這里不太安全,那伙人好像隨時可能找回來似的!”

    “不能走。”顧嬌說,“他有傷。”

    “回客棧療傷不行嗎?我知道受了傷的人不能輕易挪動,我去找個擔架來!絕不會讓他的傷勢加重!”

    顧嬌看著還在往下降的血壓,搖搖頭道︰“等不及了。”

    “等不及是什麼意思啊?”顧承風回過了頭來,一臉錯愕地看著她。

    顧嬌道︰“他需要手術。”

    顧承風又是一怔︰“在、在這里?”

    顧嬌鄭重點頭︰“在這里。”見顧承風很是糾結與猶豫,她補了一句,“不立刻手術,他會死。”

    顧承風與顧嬌相處了這麼久,當然明白這丫頭除了在收診金時喜歡獅子大開口,別的事從不夸大其詞。

    顧承風深深地看了顧嬌一眼︰“你確定要這麼做嗎?”

    在敵人的地盤上手術風險有多大,不必他提醒,救的是他的祖父,然而豁出去的也有她自己的命。

    他接著道︰“一旦被發現的話,我們三個可能都走不了了。”

    顧嬌沒有猶豫地取出手術刀︰“我盡快。”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是認下他這個祖父了嗎?”

    “沒有。”顧嬌將手術刀拆封,“他不是我祖父,不過,為兄弟兩肋插刀,應該的。”

    拜把子,她是認真的!

    完全誤會了的顧承風感到自己心口一陣酸脹與動容,原來在她心里,自己是她的兄弟!

    顧嬌︰你想多啦。

    你不是,躺在地上這個才是。

    “需要我做什麼嗎?”顧承風義薄雲天地問!

    顧嬌決定暫時先不和他掰扯輩分,她將手術刀與麻醉藥拿出來︰“找東西把門縫堵死,不要讓任何光線透出去。”

    酒窖里也沒個抹布啥的,顧承風于是將自己的中衣撕了下來,用匕首割成一條條的堵住了門縫與門裂。

    邊塞天寒地凍,酒窖內沒燒火炕,為了防止手術途中老侯爺出現體溫過低的情況,顧嬌又讓顧承風拆了桌子,澆上一點烈酒,生了個小火堆。

    天空下起了雪籽, 里啪啦地打在屋檐與地上,恰如其分地遮掩了柴火燃燒的動靜。

    顧嬌的動作很輕,神色很冷靜。

    她為老侯爺打上點滴,讓顧承風找了個架子把吊瓶掛上。

    老侯爺內出血嚴重,進行硬膜外阻滯麻醉不太方便,顧嬌給他上了全麻。

    老侯爺最後一絲殘存的意識也沒了,他沉沉地睡了過去。

    現場條件不適合用手術鋪巾,顧嬌為老侯爺大面積消毒過後直接就在他的左上腹劃開了一道口子。

    血性腹水唰的順著傷口溢了出來。

    顧承風連呼吸都屏住了!

    顧嬌將脾髒充分游離,順利提出切口外,顧承風只看了一眼,就差點當場暈了過去!

    顧嬌冷靜地繼續著眼前的手術,她找到脾髒上的活動性出血點對其進行縫扎,縫扎過後若還是止不住血,就只能選擇切除部分脾髒或者全部的脾髒。

    脾髒不是闌尾,切了就切了。

    脾切除術所帶來的的後遺癥是終身性的,一旦做了這個手術,老侯爺將再也無法上戰場。

    時間一點點流逝,外頭的雪籽不知何時停了下來,太守府陷入了萬籟俱寂。

    火堆里不時傳出 啪的聲音,每 啪一下,顧承風的心都緊一下。

    顧嬌全身心地投入了手中,她一雙素手早已鮮血淋灕。

    縫扎的效果很明顯,不需要切除脾髒,只用縫合修補所有裂口。

    脾修補術已完成,手術進行到了收尾階段,接下來是縫合腹部的傷口。

    顧承風拽緊了拳頭,在心里默念著,千萬別來人,千萬別來人……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